第354章 你不许走

上一章:第353章 日馋高手 下一章:第355章 大好时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弦子在修改阵图时,曾花了大把精力,去掩饰大阵启动时的原力震荡。可还是难以避免,会有少许灵元泄露出去。

当鬼道士气息流露,大群妖僧仿佛嗅到血腥味的恶鱼,立刻追踪而至。

曲青石料到了妖僧会赶来,但他不知道,鬼道士桑皮也是贾添特意吩咐下去,要妖僧门徒寻找的人之一。更没想到这次妖僧全没前哨探查、法术试探,而是精锐尽起势在必得!

这一仗,甫一开始便直接进入白热化!

百余妖僧突兀从半空现身,继而无边雷霆煌煌霍霍,和着暴雨席卷而至;

六十名邪修,打扮各异却都用青布缠头;九十个头大脖细面貌奇丑的少年;还有百多个灰袍高手以铁面遮住面容!日馋高手早都严阵以待,分作三路,成鼎足之势护在弦子的夺力大阵周围,一见妖僧来袭立即高唱大咒,举阵而起!

缠头荒芜,不老妖风,长春红藤,邪道三宗虽已并入日馋,但数百年里刻苦经营的合击大阵还在,发动之下,一道道威力狂猛的妖法立刻与漫天雷霆绞杀于一处。

就在双方弟子各引大阵时,空中传来一串和蔼地笑声:“原来曲施主也在,你还欠和尚一只天灵盖,要还的。”

笑声响起处,一个中年僧人自暴雨中现身,挥手卷起重重雨箭,飞扑曲青石!

中年僧人正是在轱辘岛上伏击未成、反被两兄弟合力揭掉天灵盖的妖僧八两。没想到他竟未死,沉寂一年有余后,又生龙活虎地杀出来,新的天灵盖不是骨肉,而是由一道道古怪细藤编织而成,看上去着实带了几分邪气。

而八两和尚身边,还跟个六个肤色青黑的怪人……口袋。

曲青石二话不说,右手执剑左手催动槐楼神通,化身惊鸿直冲强敌!长春天挥舞藤鞭、琼环带上修罗面具,青墨驾驭辗转,紧随曲青石,与妖僧、口袋混战在一起!

因为弦子在施阵,曲青石不敢动用树大招风。

在梁辛‘消失’的这段时间里,曲青石一伙数不清多少次对上六个口袋,早就是老熟人了,于对方的实力都了然于胸。长春天与琼环差不多各能勉强对付一只口袋,青墨差一些,与哥哥联手的话,能抵住三个。但口袋一共有六只,恶战中稳稳占据上风。

幸好口袋都是尸煞,应变稍慢,而其他妖僧对口袋的控制也不如八两娴熟,所以每次曲青石等人能有惊无险,安全脱身,可这一次他们要护着弦子完成法术,之前绝不能退,只有咬牙苦撑。

本就实力逊色,何况敌人阵中又多出个最善操控尸煞,本身又是大宗师修为的妖僧八两。

两宗下的绝顶好手才一交手,曲青石等人就落了下风,而此刻在下面观战的老蝙蝠,伸手一指半空,对小吊说:“帮忙,打和尚去!”

小吊本来正笑嘻嘻地舔着一根棒棒糖,闻言立刻把糖丢到嘴巴里乱嚼,三两口吞了下去,随即纵声怒啸……跟着开始拼命大咳,糖渣呛到气嗓里去了。老蝙蝠毫不见怒色,伸手轻拍小吊后背,哈哈大笑:“就知道指不上你娃娃!”说完,双臂一振,于他身后遽然炸起刺目血光,数十盏戾蛊红鳞突兀现身!下一刻中,老蝙蝠已经带上这些利刃一飞冲天,扑入曲青石等人与口袋的战团!

老爹此行,不仅带了小吊助阵,还从小汐、宋红袍等人那里收集了梁辛的七蛊星魂……

七蛊星魂在老蝙蝠与数十片红鳞中如电穿梭,时时涟漪震颤,星阵凝结巨力轰杀口袋;过不多时,小吊也总算咳嗽完了,小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,就已经杀上了半空。

又有两个高手入阵,曲青石等人总算止住了颓势,虽然还处下风但至少防线还算稳固,将八两与六只口袋牢牢缠住!

恶战中的曲青石,始终皱着眉头。不是因为敌人强悍,而是墨剑。

墨剑攻敌时虽然凶猛依旧、锋锐依旧,可总好像有些‘心不在焉’似的,具体是怎么回事,曲青石自己也弄不出清楚……

恶战如火如荼,从天降破晓一直打到黄昏时分,邪道高手拼出全部修为,硬是撑住了整整一个白天,始终没让妖僧与口袋越雷池一步!这个时候,从弦子的阵法中遽然闪出一道七彩祥光。

这是夺力之术完成的前兆,众人等着这道祥光已经多时了,曲青石神色一喜,转头望向青墨。

小丫头不用哥哥说什么,闪身离开战团,回到山谷中,全力催动神梭,准备接应同伴撤走。

自从上次在葫芦岛险些误事,青墨就发狠苦练神梭,尤其是载人穿梭之术,现在已经大有提高,转眼神梭就准备完毕,只要再等片刻弦子收阵,日馋弟子就能按照事先的安排有序撤走,结束这场有惊无险地恶战。

可谁也不曾想到,就在此刻,神梭猛地跳了起来,全不受法诀控制,兜头罩住了青墨!继而一道粗豪到堪比巨厦、炽烈到几乎湮灭五感的白色豪光,突兀现身,直直击中神梭!

所有人都在苦战,无暇旁顾,只听一声轰然炸响,神梭被巨力掀起数十丈,虽不曾受损但刚刚成型的法术被击溃,至此青墨才知道,不是神梭‘造反’,而是宝物通灵护主,若非有它相护,小丫头现在连尸体都剩不下。

虽然有神梭相护,但没有主人的谕令,宝物也无法发挥全效,巨震之中青墨也收到波及,翻身跃起后,哇地吐了一口鲜血,又一跤坐倒在地,小脸煞白神情委顿。

随着白芒神通出手,偷袭之人的隐形法术也消散无形,于高空处,一个少了小半张脸、缺了一只耳朵,但仍还摆出一副和蔼笑容的侏儒老道现身而出,在他身后,还有数百道装弟子结阵而立……

牢山这一仗打得太大,方圆千里之内的修士都有察觉,无论如何也瞒不过天门的,距离牢山较近的天门,是指夕道宗,掌门就是中秋之会时在梁辛手上吃了大亏的侏儒闻风。

指夕道的高手早就赶到,只是始终不曾现身、干预,牢山之战与他们而言是‘狗咬狗’,乐得旁观,而且指夕道的十三蛮飞沙,是轱辘岛被毁的四个口袋之一,并不在此刻的六个口袋之中,是以指夕道全无压力。

曲青石等人都身处险境,全神贯注对付大敌,并未发觉指夕道靠近。

直到青墨祭出神梭,日馋高手露出撤退的势头,闻风才率同门下偷袭出手,志在毁掉青墨断了日馋退路,好让这两条狗子继续撕咬下去。

妖僧目的是夺鬼道士、杀长春天、捉曲青石,对指夕道全不去理会,仍集中全力对付邪道人物。

退路已断,妹妹重伤,曲青石恨不得甩开口袋,不顾一切反冲指夕道,可身边还有老蝙蝠等一众战友,他要撤出战团,便等若把同伴送给‘口袋’去杀,小白脸目眦尽裂,牙齿都咬得喀喀响,却不敢离开半步。

闻风也有些意外,这样一道狠击只破去了法术,既未能摧毁神梭,也没能杀掉妖女,侏儒满脸遗憾地摇摇头,不过邪道总算暂时无路可退,了想到此,闻风又咧开嘴巴对着曲青石等人一笑,挥手率领门徒向后退去,以免被‘疯狗’反咬一口……可闻风做梦也想不到,他是躲开了曲青石,却正好迎上另外一条更凶更猛的‘疯狗’。

一头刚从仙界回来的疯狗。

按照五金奴才的指引,梁辛和大小活佛一路疾飞,终于赶到了牢山。

远远他就看到牢山中的恶战,一众亲友几乎都在,可还不等他高兴大吼,就见白光绽放,青墨受创,一瞬间里梁磨刀就被气疯了!

也许是受到仙界聋哑铁甲的影响,也许是被恶土洗炼身体后得了一份稳重性子,暴怒里的梁辛并未像以往般长啸怒嗥,而是紧咬牙齿,一声不吭地从活佛身边扑跃而起,快若流光扑向指夕道宗。

就在梁辛杀出去的而同时,大活佛也陡然狰狞,将手中横抱的楚慈悲尸体背在背上,双手猛挥裹荡风雷,直直冲进曲青石与口袋的战团……六个口袋,都是昔日同伴,大活佛虽然变成了憨子,但残损的记忆还在、心中的佛性还在,又岂容妖人亵渎死去同伴的尸身!

指夕道宗自东向西后撤,而梁辛则是从南向北而来,从侧面切入敌阵,侏儒闻风之前潜伏了几个时辰,也不见梁辛现身,只道他缺席此战,全没想到他会突然从身旁钻出来,几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,就觉得耳朵根子一疼,唯一的一只耳朵也被梁辛撕掉了。

撕过耳朵,梁辛忽然舍了侏儒,转身冲向十几个距离他最近的指夕弟子,拳打脚踢把他们尽数打落地面。

闻风侏儒哪敢去反攻敌人,掐起指诀起身便逃,但是才纵出不到百丈,身边忽的冷笑声响起,闻风转头一看,梁辛竟然又从侧面兜了过来,甩手就给了自己一记耳光!

耳光这种打法,一般来说侮辱成分大,却没什么杀伤力,可梁辛的修为堪比轮回双鬼,他的巴掌何其恐怖,就连六步大成的闻风也消受不起,五官移位,一张老脸立刻被抽歪,满口牙齿尽碎,尖声惨叫着斜飞开去。

打飞侏儒,梁辛又不去追了,回身击落指夕弟子打过来的一片法宝,直到闻风稳住身形,又开始逃出百余丈后,梁辛才冷笑出声,兜起半个圈子,仍是从侧面截击,双手一错掰断了侏儒的胳膊。

之后,梁辛再度离开,又去和指夕弟子为难。

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气的,闻风只觉得脑子都快要炸开了,心里则显出了四个字:猫捉老鼠!

猫捉老鼠,即便老鼠知道自己逃不掉,可还是要不停的逃,闻风也一样,强忍疼痛再次催动遁术,仍是百丈、仍是冷笑,仍是那个煞星!

返回中土前那次‘切磋’中,就连以迅捷见长的飞升恶魔都甩不开梁辛的追袭,闻风又岂能逃得掉……

另一边的恶斗中,大小活佛携三蛮之力入战,甫一出手就合力击毁了一只口袋。

不过他俩突兀现身,实实在在吓住了所有日馋魔头,从老蝙蝠到曲青石,人人惊愕住手,愣愣望向两位佛爷。

琼环的眼睛最尖,第一个远处发现正痛打指夕道的梁辛,惊呼道:“梁、梁老三!”大伙一起转头望去……大小活佛被五个口袋和八两妖僧围攻,立刻就吃不劲了,直到小活佛破口大骂,众人才终于回过神来,或欢呼或大笑,恶战中被剧烈消耗的真元仿佛也一下子变得充盈了,精神抖擞反攻强敌。

便以曲青石的阴沉性子,此刻也不禁声音颤抖,一边催动墨剑猛攻,一边涩声问道:“你们去……去哪了?”

“仙界!”小活佛的声音响若奔雷,说不出的得意。

“放屁!”老蝙蝠不信,开口便骂。

众人合力,转眼间又一只口袋被碎尸万段,八两妖僧也算个人物,眼看败局已定,口中呼啸连连,大群妖僧立刻开始逃遁。而剩下的四只口袋在主人的号令下,尽数发疯,留下阻敌断后。

四个口袋虽已不成势,但不畏疼痛不知生死,以十三蛮之力疯狂阻击,日馋等人一时也难以冲普他们的拦截。

缠头不老长春天三宗法阵,始终是在被动防守,敌人突然逃遁,三宗精锐一时间也来不及变阵阻止敌人逃走。

妖僧逃了,就再难抓住;指夕道宗逃了,想要搬家可不那么容易,曲青石大局分明,立刻大吼:“老三,抓妖僧!”

梁辛听到二哥召唤,都懒得再去看闻风一眼,倒翻开去,转身去追赶逃散的妖僧。

修为暴增,又有干爹身法相助,梁辛的速度无以伦比,凭着普通法术,妖僧绝无法逃逸,八两也明白眼前的危局,就在梁辛扑来的同时,他也对同伴扬声大吼:“引符遁走!”

贾添门徒都随身带有隐遁神符,一旦发动,会以身体受创为代价,顷刻逃出千里,再无法追赶。

随着八两传令,和尚们同时翻手亮出神符!而梁辛全不理会旁人,眼中只有那个用细藤子编制头盖骨的妖僧。

再一眨眼,八两手中灵符化作青烟,而梁辛据他还有十余丈的距离,眼看着妖僧就要逃走。而下一个瞬间里,灵符发动后凝化的青烟,忽然诡异地被‘冻’住了……天下人间!

梁辛想要抓人,未必非得去揪住对方的衣襟才算数,魔功笼罩之下,除了谢甲儿还有谁能逃得脱?!

随即梁辛飞身上前,抬手对着八两的后背轻轻一砍,直接打断了和尚的脊椎。

其他的妖僧纷纷引符逃走,梁辛拿住了首恶,也不再去管那些小角色,撤掉天下人间,把八两向着同伴身边一扔,又转头瞪向了指夕群道。

老蝙蝠退出战团,扬手接住八两,双手飞快舞动,接连种下几道戾蛊,将妖僧彻底彻底控制住。

另一边的指夕弟子哪敢停留,正簇拥着掌门全力逃遁,梁辛刚要去追,忽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:“梁磨刀,你不许走不许走不许走!”

随着尖叫,刚受重伤的青墨踉踉跄跄向着他飞过来,本来苍白的小脸上,尽是浓浓地喜悦,赶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,开心地又蹦又摇又跺脚!

这下可把梁辛给心疼坏了,胸中的杀心恶性尽灭,更顾不得再去打老道,何况又是青墨亲自来‘抓’他,忙不迭架住丫头的胳膊,一起落回地面。

这个时候又有两个口袋被众人合力击碎,梁辛猛然想起还在自己须弥樟中闹个不休的五金奴才,立刻对着曲青石喊道:“二哥,五金奴才在我这里,便是它们引我来的!”

说着,还生怕曲青石忘了‘墨剑金尊五仆相奉’的事情,又提醒了句:“就是金战银、银啥铜铁啥的锡难过。”

久别重逢,跟来的就是大喜大怒,激动之下梁辛的脑子有点混沌,五金奴才就还记得一头一尾。

曲青石当然能明白老三的意思,欣喜同时更是恍然大悟,明白自己的宝贝墨剑为何会‘心不在焉’了。笑声之中,梁辛快步来到二哥身旁,托着长声道:“五金奴才现身!”声音落地,掐起指诀对着须弥樟一晃,旋即只见一大堆残骸碎肢稀里哗啦地掉出来,围住墨剑层层打转。

曲青石的脸立刻黑了。

五金奴才的残骸现身,墨剑立刻发出一连串哀鸣……真就仿佛多年无法相见、再得音讯时才发现竟已阴阳相隔地骨肉兄弟,剑鸣凄凄,陡现悲凉。

除了哀伤之意,墨剑与五金奴才重聚之后,也并不见其他神通,看来是因为剑奴已毁,再无威力了……

又过了片刻,只见墨剑一震,剑鸣声再度清澈嘹亮,五金残骸之间也都爆起一串乱响,旋即残骸自行散开,金银铜铁锡五金分为五路,分作五个方向激射而去,转眼消失不见,快得连梁辛都没来得及去追赶。

半空里,又只剩下孤零零地一柄墨剑。

众人都有些懵了,面面相觑,长春天满脸遗憾,眉宇间却掩饰不住地幸灾乐祸:“唉呀妈呀,咋走了呢?”

琼环一贯向着曲青石,对长春天口出恶言:“走你妹!”

倒是曲青石,虽然略有失望,但又怎抵得上梁老三回来的大欢喜,露出个漂亮笑容:“先杀口袋!”

众人手上加劲,也不再等着墨剑试招,合力把最后两个口袋打烂。

此刻弦子的阵法已经完成,正闭目静养,鬼道士失去力量,转眼化作一滩枯骨!

强敌逃散,日馋仙宗大获全胜。唯一略显不足的是八两妖僧竟不受老爹蛊力所制,死了。

他的藤子头盖悄悄生长,直刺入脑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53章 日馋高手 下一章:第355章 大好时机
热门: 寒门状元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暗夜下的墓葬 金字塔之秘 十四年猎诡人 手机 流星之绊 隐侠传奇 π的杀人魔法 恶魔吹着笛子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