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2章 大好奴才

上一章:第351章 肉身菩萨 下一章:第353章 日馋高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天下人间一共三重,第一重是身法,第二重炼真元入体,第三重则是感悟凡间。

梁辛小小年纪,不算小眼里的六十年苦修,才入世几年?再怎么感悟所得也终归有限。但他造化之下,让他第二重远远超出了极限、超出了老魔君的想象,由此身体的感知也得以突破,弥补了感悟不足。

其实谢甲儿同样是靠着身体的异常强大,来弥补感悟不足的,毕竟不是谁都有老魔头的机缘,能够五世为人。

这样‘以身补感’倒没什么问题,至少卸甲磨刀都修成了天下人间,谢甲儿更进一步,摸索出乱流激荡的规律,把魔功从控制时间发展到挪移空间。只不过,这样修炼魔功,会有个小小缺憾:

老魔头将岸曾说,什么样的感悟,就会有什么样的‘天下人间’,每个人对世界的领悟不同,所以练成的‘天下人间’也各不相同。兄弟俩的感悟都不足,虽然靠身体弥补过来,可修炼时也只能‘照本宣科’,最终炼成的魔功,是干爹的‘天下’,却不是自己的‘人间’。

从战力上来看自然没有任何不妥,谁的魔功都能杀人。不过,要是再提升一个高度去想,‘天下人间’不单是一项杀人本领,它还是老魔头对世界的领悟、对生命的思量。

论本领,谢甲儿或许早就超过了师父将岸,但是论成就,论境界,他却远远不如。

小活佛也总算看明白了师兄弟的较量,是在天下人间中进行的。在惊讶同时,还有浓浓的好奇:“怎么,梁老三的魔功,对谢甲儿没用么?”

也就是因为卸甲、磨刀两人修炼的都是干爹的天下人间,所以梁辛的魔功,才对谢甲儿无效。虽然执念各不相同,但要达成的目的却毫无差异,由此兄弟俩的本领并没有真正区别,都能靠着自己魔功,在对方的天下人间内自由行动。

天下人间能够运用自如了,现在的梁辛已经可以开始参习、修炼师兄的天上人间,但魔功内乱流无数,想要一一理清规律,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。摸到门路是一回事,要真正炼成空间挪移的本事,还得需要一两百年的时间,至少眼下是没啥希望。

师兄弟又斗了半晌,梁辛眉目狰狞,魔功拖得越久他的杀心就越重,谢甲儿不怕师弟会发狂,可跑来跑去实在无聊,闪身撤出战团,笑道:“不打了,没意思,不过还不错!”

梁辛也撤掉魔功,回到师兄身旁,深吸一口气,努力去平复心底不断涌出的狠辣恶性。不料谢甲儿想了想,又对着身后的夜乞叉一摆手:“你上去打,不用小心留情。”

夜乞叉听不太懂中土汉话,但会察言观色,所以对谢甲儿的命令,也能理解无碍,当即快步走上前,对着梁辛点头哈腰,丑脸上尽是一副谄媚相,哪还有当初杀灭凡人时的威风霸道!

谢甲儿对着梁辛道:“他已被我下种下戾蛊,从此都是奴才了,但是一身本领还在,你和他试试,打过一场,对自己的本事也就该心里有数了。”

梁辛皱了下眉头,他对夜乞叉没有半分好印象,不过既然被师兄收服了,也不便再多说什么,点了点头,催动身法扑了过去。

夜乞叉也随之低吼,震动双翅,转眼与梁辛斗到一处!

第二场比拼,比起兄弟过招要精彩的多了。罗刹此生是夜乞叉,本就以‘迅捷’见长,全力施展下,梁辛跟上他不难,可是想要再发动魔功套住他却不容易。

而且夜乞叉也不仅仅是在逃,常常会突兀提速反击梁辛,而梁辛现在的身体不是一般的可怕,对夜叉奇袭也能从容应对,挥拳相迎毫不示弱。

一人一鬼滚滚相斗,空中不时因他们的互相攻击爆起阵阵闷响!

速度相差无几,力量不相上下,发什么夜乞叉要顾及着梁辛的魔功,所以始终落在下风,虽坚持良久也不曾落败,但也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。

此刻梁辛也总算对自己的战力有了个真正的概念……七步,嫦娥境!

谢甲儿哈哈大笑,唤回气喘吁吁的夜乞叉,也不在师弟修为的事情上多废话,又问起在上次恶战中仙界恶土被唤起的事情,梁辛把当时的情形、感受和自己的猜测都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。

出来疯跑这期间,梁辛也等调动杀心,但他都快把自己‘气疯了’,却始终无法再唤起恶土呼应,他也大概能想通,仙界恶土认可的是坤蝶而不是自己,当即笑道:“我进飞舟去,就会有恶土呼应!”说着,转头对天嬉笑摆了摆手。

丑娃娃会意,催动手诀把他送入坤蝶腹中。

结果梁辛全没想到,自己在坤蝶腹中憋了半晌,此间的恶土之势仍没有一丝动静……最后还是垂头丧气地出来了。

谢甲儿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,让梁辛进入飞舟去尝试,也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罢了,笑呵呵地安慰道:“反正你回到了中土,这里的恶土之力也用不上,再无法唤起也无所谓的。”当下也不去解释什么,就此岔开话题:“先前给你的那些五金奴才的残肢碎片呢?拿出来给我看看。”

说着,谢甲儿一拍自己右肩下仅剩的小小一截残臂:“少得这条胳膊,说不定能够靠它们补上。”

五金人偶身高八尺,比着谢甲儿只略略矮上几分,而且它们虽都是奴才相,但身材也都着实魁梧,要是有条合适的胳膊,真能帮师兄装上的话,相差还真不会太多。

梁辛霍然大喜,立刻从须弥樟中把诸多残肢碎片都倒了出来,旋即又欢呼了一声,其中正有一条完整的胳膊,胳膊在阳光下绽起烁烁金光,应该是五仆之首‘金战’之臂。

梁辛跟献宝似的,举起这只胳膊送到谢甲儿眼前:“师兄,这个正好!”

谢甲儿看了胳膊一眼,神情淡漠,居然全不领情,自顾自在眼前那堆五金残骸中寻找合用的材料。

梁辛纳闷之余,继续卖力‘推荐’,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谢甲儿有了反应,又抬起头,盯住梁辛的眼睛,问道:“梁磨刀,你不分左右么?”

……

梁老三举着‘金战’的左臂,骚眉搭眼地退下去了。谢甲儿从那堆残骸中仔细搜索了一阵,先后挑出了三十余块碎片,拼凑到一起,正是一条完整的右臂。

挑选过后,谢甲儿让梁辛把其他残骸收回,继续道:“都上坤蝶去吧,我和夜叉合力,试试看能不能把你们送走。”

梁辛却愣了下,发动飞舟返回中土,最关键之处就在于外力冲击,上次靠着‘一个半谢甲儿’的力量,飞舟就才得以发动。

当然,这不是说要送走飞舟就必须‘一个半’谢甲儿,或许一个另一成、一个另两成的谢甲儿也能成事,但至少,单靠一个谢甲儿是不够的。

夜乞叉的力量,大致相当于谢甲儿的两成,师兄现在说要试着送走飞舟,那他至少能有九成以上的力量了,这样算来,他已经尽数恢复了?

梁辛大是意外:“你修为尽复了?”

“哪有这么快,拜小罗刹那一成灵元所赐,疗伤的事情进展顺利,现在差不多有原来的一半了。剩下的修为想要恢复,就得慢慢熬了。不过拼一拼,现在还是能打出一下子十成之力。”

其实这个事情倒不难理解,修为恢复了一半,拼命之下,也未必就打不出全盛时的十足力道,不过最多也就能打出一次,不能像全盛时可以连击十次百次。

对梁辛而言,分别是迟早的事情,但没想到来得这么突兀……

谢甲儿不会去客套什么,把该说的都说过后,也并没有太多嘱托,直接命天嬉笑施法,将众人尽数送入飞舟。最后在天嬉笑离开之前,突然又把他唤住,问道:“你再看看,这次我眉心还有煞纹么?”

天嬉笑认真回答:“大魔君双目溢彩,天庭弘光,真正好神气。”

谢甲儿哈哈大笑,挥手把丑娃娃也赶上了飞舟,随即对着夜乞叉招呼一声,主仆并肩,催动所有的力量,向着坤蝶狠狠一击。

下一刻,坤蝶微微一震,带动着周遭空气一起抖了抖,顺利凝化小乾坤!

谢甲儿笑了,退开几步盘膝闭目,十成的一击是透支而为,他还要静养一阵。夜乞叉受他戾蛊所制,不敢有半分悖逆,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,为主人护法……等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色已至黄昏,飞舟早已破空而去,夜乞叉仍站在他身旁,连姿势都没变过。

谢甲儿呵呵一笑,摇头叹道:“倒真是个好奴才。”

夜乞叉能感受到主人的夸赞,立刻露出了副受宠若惊的神情。

“知道磨刀儿自恶战之后,就再无法唤起恶土之力的缘由么?”谢甲儿有些突兀地说起了个不相关的话题。

夜乞叉听不懂,满脸迷茫地摇摇头。

“是因为十万铁甲。厚土的恶性,是先被十万条人命勾起来的,恰巧梁辛也凶性爆发,通过坤蝶传递,这才有了后面乱七八糟的事情……总之,要勾起恶土凶性,先要以杀戮为引才可以。”谢甲儿也不去管夜乞叉,自顾自地继续道:“十万铁甲勾起厚土凶性,师弟才得到了契机,结果就是在这份契机里,师弟得了造化,也保全了我的性命,算起来,那些聋子哑巴,竟也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谢甲儿的语气平淡得很,全听不出有一点心疼、唏嘘或者感慨。是以夜乞叉也不觉得怎样,就弯着腰,从旁边仔细聆听,时时迎上主人的目光,再送出个丑陋笑容。

“我收你为奴,是为了送磨刀儿他们离开,现在这桩事情办完了,就该算算另外那笔帐了。你杀了我几万个救命恩人,我又岂能容你。何况,我还答应过楚老头……”说着,谢甲儿抬手,与毫无征兆间突然向着夜乞叉头上一按!

夜乞叉毫无防备,如何又能躲得开,连惨叫都没有,全身都被霸王劲力轰碎,化作一滩碎肉……

霸王随手把污血往地上一抹,站起身,摇头笑道:“说了这么多废话才杀你……嘿,还是因为舍不得你这个好奴才吧。”话音落处,身形一闪,就此消失不见。

……

滂沱大雨。

仲夏时节的大雨,总带着几分狂躁气,放眼望去,整座天地都被暴雨激起的水烟氤氲。

忽然,方圆数里之内,空气都迅速地颤抖起来,一头巨大的黑色蝴蝶突兀现身。而奇怪的是:蝶是蝶、雨是雨……二者毫无‘接触’,雨水全无障碍地穿过巨蝶,砸在地上,溅碎成一蓬水雾。

片刻之后,巨蝶又轻轻一荡,终于从小乾坤落入大天地,嘭的一声砸在地上,溅起冲天泥水,继而人影晃动,梁辛、大小活佛和丑娃娃鱼贯而出。

大活佛的怀中,正稳稳横抱着楚慈悲的尸体。

梁辛满心忐忑,目光里几乎带了些‘怯生生’的味道,终于回来了,可现在谁敢说,他们回到的地方就一定是中土。

巨蝶着陆的所在,是一片莽莽丛林,举目四望,视线之内只有莽莽丛林,并无人烟。

密林连绵不绝,生机旺盛,在浩荡天水倾泻中,甚至显出了几分妖气,仿佛那些长藤古树,随时都会从泥土中挣扎而出,化作山魈木怪!

梁辛顾不得避雨,问身边的天嬉笑:“中土?”

天嬉笑应道:“楚前辈传下的诸般法术都做得丝毫不差,应该错不了。”说着,他翻手取出平时用来与日馋重要人物传讯的铃铛,迅速施法,传出消息。

可等了半晌,并不见有任何回馈,天嬉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了……

趁着这个功夫,小活佛飞上天空,大大地兜了一圈,回来后大摇其头:“啥也没有,全是林子,没完没了的林子!”

说完,小活佛还怕同伴心没凉透似的,转头去问梁辛:“楚菩萨说九界的时候,有没有提到过木头世界?”

梁辛受不了这话题,没去搭理他,沉声道:“选个方向前行,先离开这片林子再说!”说话间,手诀一引,想把飞舟纳入须弥樟中,却不料谕令到处,飞舟竟毫无反应,趴伏在地纹丝不动。

须弥樟的收纳,是依着主人力量而定的,只要是主人能拿得动的东西,它都能收的下。要是以前,梁辛肯定搬不起坤蝶,但现在他得了小罗刹的两成力,稳稳能够举动坤蝶。

须弥樟不收‘坤蝶’,这可到奇怪了。

梁辛又试了几次,仍不见有效果,正纳闷间,忽然又想起一件事,回过头去问身后的天嬉笑:“在仙界的时候,有见过师兄或者楚慈悲,把坤蝶收入乾坤袋中么?”

楚慈悲把坤蝶飞舟送给梁辛等人的时候,并非从乾坤袋中取出,而是引动法术,让它自己‘飞’来的,在他死后,梁辛等人也搬运过几次坤蝶,每次都是师兄拎来拎去。

天嬉笑仔细回忆了一会后,笃定摇头:“从没有过……”说着,他已经明白了梁辛的想法,一双小眼睛猛地一亮,又用力点头:“宗主明见万里,大有可能!”

坤蝶‘死得不能再死’,而它的分量又远逊梁辛的力气,可须弥樟却装不下它。不止梁辛,就连谢甲儿、楚慈悲这两个大高手都无法将其收纳,那便只有一个解释了:

坤蝶飞舟不受乾坤收纳之术。

坤蝶在活着的时候,能从中土进入仙界,它本身就带有破空之能,再经炼化,能够于个个世界之间穿梭,无疑是十界最最顶尖空间法宝。

乾坤袋也好,须弥樟也罢,也算是空间法宝,但是无论基础的材料还是炼化的手段,又哪能与坤蝶飞舟相比……桑皮纸糊成的袋子再怎么大,也装不了金精铁髓打造的快刀。

小活佛受不了他们两个打哑谜,凑过来满脸好奇地问道:“啥意思?”

“鲁执的那条飞舟,未必装在手镯里……何况,飞舟总会比着玲珑修罗更结实,没道理那只面具能留下来,飞舟却毁得连渣滓都没剩下一点!”梁辛的神情兴奋起来:“第一条完美飞舟,说不定没被鲁执带在身上,而是还在中土某处,要是能找到的话……”

扑哧一声,小活佛乐了,伸手拍了拍梁辛肩膀:“说这有个屁用,有啥事都得先弄清楚咱是不是回了中土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,现在也实在没必要去想其他事情,先弄清楚自己到了哪里才是正经,正想就此起步去探索一番,远远播散于四周的敏锐感知忽然一震,随即一根利箭穿透雨幕,向着他激射而至!

在梁辛看来,这快若流光的一箭,速度比着一头冲锋的蚂蚁也不见得更出色,箭身上的细节也能一目了然:飞矢简陋,只是一根削箭的木枝罢了,箭簇三寸闪烁着妖冶的黑色光芒,应该染了剧毒。

箭上附着的力量不算小,堪比三步大成的修士一击,不过这样的偷袭对他们又哪会有效,但是四个人却好像都被踩到尾巴似的,个个都忍不住跳了下,就连大活佛也不例外……

又有人射箭,刚到仙界的时候,他们就被冷箭偷袭来着,天底下,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射箭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51章 肉身菩萨 下一章:第353章 日馋高手
热门: 谋杀启事 计数器少年:池袋西口公园2 神秘的白牡丹 虫图腾1:迷雾虫重 长眠不醒 破窗 飞天 死活人 美人图 未完成的肖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