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1章 肉身菩萨

上一章:第350章 唯独一人 下一章:第352章 大好奴才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楚慈悲已经死了整整四个月,尸体不腐不蠹,一直保持着死前模样,就连那副悲悯神情都不曾稍变。

老汉生前是绝顶高手,修为不逊于谢甲儿,死后肉身不腐,算不上太稀奇的事情,是以谁都没去留意过。

可现在,小罗刹的天道‘菩提’降临,大涅槃之力显现,此间的一切都被缓缓‘抹去’,万事万物都在氤氲里变浅、变淡,渐渐失去颜色,惟独楚慈悲的尸体,仍旧那么清晰、那么真实、那么饱满!

小活佛和天嬉笑的神智已经模糊了,无法抗衡的困意将他牢牢笼罩,身子好像极轻随风就能飘起;却又仿佛沉重到无以复加,没办法再稍动哪怕一根小手指……

谢甲儿的心神动摇,勉强撑住魔功,自然又少不了被乱流袭击,本就惨不忍睹的身体被打得更加破烂了,可谢甲儿根本不在意这些,只是死死瞪住楚慈悲的尸体,口中喃喃自语:“肉身菩萨?”

中土礼佛之风长盛不衰,自古以来就常有大德高僧圆寂后肉身不腐、毛发未损甚至异香扑鼻,是称肉身菩萨。

佛学讲求四大皆空不着于相,众多高僧身后也大都不会再留一具‘臭皮囊’,遗命弟子火化尸体。

而肉身菩萨圆寂前要嘱咐门下保留遗体,则是为了‘慈悲度生’,留此肉身只为以身弘法、以身说教,让世人目睹奇迹,以证佛光普照。

这是一份‘别愿’,一份大悲悯心。

楚慈悲死前,从没想过要‘普度众生’,更不会去乞求佛祖留他肉身不腐借以让仙界凡人拜服,但是,他临死之际,对这个无声世界的庇护心、对仙界凡人的怜悯心,比起那些大德高僧也毫不逊色!

再说生前,能够修成肉身菩萨的僧人,行迹各不相同,有的隐遁深山,有的入世行走,有的疯疯癫癫,但无论哪一个,都修持严谨,从而心体广大,内心宁静;而楚慈悲匡护仙界,他的内心谈不上清宁,时时刻刻都在防备着恶鬼越界,又是准备法术,又是等着打杀……但杀伐背后的那份大善大德,又有哪个高僧能够相比。

生前穷尽无尽岁月,保护仙界凡人;死时念念不忘,再求百年平安,楚慈悲修行的又是佛家力……他死后不化肉身菩萨,十届之内还有谁敢再去信佛?!

肉身菩萨,又称全身舍利,楚慈悲。

小罗刹的菩提天道,是以‘我在天地存,我死乾坤灭’为根基而求来的涅槃大力;楚慈悲的肉身菩萨,却是以‘上求佛道、下化众生、别愿以身度凡尘’做信条而引动的浩荡慈悲,两股力量同根同源,本来互不冲突,可一个为了杀天灭世,一个为了护佑乾坤,于此刻真真正正的较量在了一起!

两具尸体,两个死人之间的较量。胜负之间只有两个可能:

其一,菩提涅槃胜,肉身菩萨毁,小罗刹的天道在此得以证明,整座仙界都会化作尘埃;

其二,肉身菩萨存,菩提涅槃散,恶鬼的天道被楚慈悲击破,仙界得以保全。

小恶魔的‘菩提’,宏大而磅礴,足以覆盖整座仙界,而楚慈悲的‘禅念’简单却执着,为证佛法而牢牢守住他的法身……两股力量各占胜场,本应相持不下,但是这其中,还有个关键所在!

罗刹残忍,禅心更是无从谈起,所以他对佛家之力运用的再怎么娴熟,从根本上都和狂徒推翻佛像去砸人是一个道理,佛像不是他的追求、他的安宁,而是他的凶器。

但是楚慈悲是真慈悲,在他的心底,众生的安乐比着西天的佛要更重要的多……所以他才是真正佛。

两股力道,一个是借来利用,另一个却是发自本心,境界高下立时可判,因而,罗刹鬼的假菩提,化不掉楚老汉的真慈悲!

相持一阵之后,楚慈悲的尸体不仅没有丝毫黯淡,反而愈发生动,于他的发肤之中,甚至开始隐隐透出一抹清透光芒,而周遭本已变浅、失色的一切,在光芒映射下,又复鲜活起来……突然,冥冥之中炸起了一声嘶哑凄厉的恶鬼啸叫,而啸叫声才刚起,就被轻灵悦耳的颤禅唱声彻底湮灭。

下一刻里,空气猛地一颤,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,小罗刹的菩提散碎,涅槃天道消散不见!

楚慈悲仍旧栩栩如生,面带微笑……肉身菩萨,万家生佛!

以小罗刹的修为,早在千百年前就够资格渡劫,只因为他要领悟菩提,这才耽搁到了现在。别人是法随身灭,他却是身灭道起;旁人领悟的是‘共生’;而他修行的是‘俱灭’,抹掉整座世界,算得残暴无边。

但是‘菩提’化不掉‘慈悲’,涅槃大力随之消失。由此,要在仔细琢磨就能明白,其实小罗刹的天道,也不见得就比其他仙魔的天道更可怕。

按照无仙所言,第一重天道,就是‘规则’,千条万条多不胜数,但都是为了‘平衡’而存在,其间并无强弱贵贱之分,至于仙魔之间的天道比拼,胜负只在于一点:看谁对自己的天道领悟得更透彻了。

就以神仙相的四大首领‘百无一用’为例。

若‘菩提’对上百纳的‘再生造化’,一灭一生,孰强孰弱?

当大涅槃力降临,无仙以‘万法自然’化之,又会如何?

一椭精擅一字成道,连连催动‘散’字诀时,能不能摧毁菩提天道?

还有用掩,他精通‘回天之术’,在‘菩提’之下,他肯定救不了整座世界,但能不能救活自己呢?

如果‘百无一用’对自己的天道领悟得更深刻、更透彻,那菩提就杀不掉他们。而大涅槃必须是天地尽灭,只要有一物化不去则巨力崩塌消散。所以,如果菩提杀不掉百无一用,也就无法毁灭他们所在的世界。

如果对上菩提的不是百无一用,而是小眼中的浮屠呢?

天道是引动规则,而规则之所以能成为规则,也还是因为它带有大力,能够制约一切。但这并不绝对,当初曲青石的墨剑在无仙的‘万法自然’下,毫不受影响,就是因为墨剑,强过了无仙手中那一重天道的规则之力。

和楚老汉的‘慈悲’一样,只要浮屠强过了‘菩提’,那小罗刹天道还是没用!

……

小活佛一惊而醒,看了看左右,同伴还在;拍了拍头顶,脑袋还在,这才在长出一口气的同时,愕然道:“咋回事,咋回事?”说着,也不等别人回答,跑上两步狠踢小罗刹的尸体。

嘭地一声,谢甲儿扯掉魔功,重重摔倒在地,随即谢甲儿抬头望向小活佛:“死了便罢,别再欺负尸体了。”

小活佛撇嘴:“挫骨扬灰我都不解气……”

谢甲儿皱了下眉头:“到此为止。”

小活佛色厉内荏,眼看谢甲儿的神情认真,也就悻悻住手,纳闷道:“你干啥护着他?”

“天杀我,我就杀天。”谢甲儿把小罗刹死前的话重复了一边,继而浓眉一轩:“不错!”

说完,谢甲儿笑了:“小罗刹才是正经魔头,这一架打得过瘾……死了也不冤!”

小活佛嘟囔了几句谁都听不清楚的话,好像是在骂街,跟着不再理会大魔君,转头去催促天嬉笑送他出去找憨子。

法随身灭,小罗刹死后,憨子身上的禁制也尽数消失,大活佛只是丢了只耳朵;谢甲儿伤得虽重,但他得了小罗刹的一成修为,只要安心静养,不久就能恢复如初。

其他人都还好说,唯独梁磨刀还有的罪受,奎木狼得到小罗刹的两成真元,又跑去和仙界恶土拼个你死我活,一时之间难以分出高下,梁辛被折磨得痛不欲生,偏偏又无法昏厥过去。

仙界恶土,会随着他心态平和而消,但梁辛在剧痛之下,又怎会平心静气?

恶土涌入坤蝶,一部分力量流转过梁辛,在帮他洗炼身体的同时,又炼化奎木狼之力。奎木狼壮大后,双方斗得也就愈发凶猛。而斗得越狠,梁辛也就越疼;梁辛越疼,本能刺激之下杀心也就越重;杀心重了,恶土涌入坤蝶之势便更强,由此他体内的恶斗也就越来越激烈,这一连串的反应便成了一道轮回般的循环……

不过,时至此刻,谢甲儿答应楚慈悲后匡护仙界的第一场恶战终于打完了。数不清的变化,数不清的险恶,数不清的转承启合,而结果……

小罗刹虐戾可恨,但是修为足以让所有人钦佩,丧身时竟要‘杀天’,又何尝不是一份残暴到无以复加狂妄,疯狂到无以复加的豪迈;

可真正让人唏嘘的,却是已经死了四个月的楚老汉,任谁也想不到,到最后救下所有人性命的,竟是他的慈悲。生前他执着护界,让无数人平安喜乐;死后竟又破去‘菩提’,救下整座世界,此间凡人奉他为神,老汉当之无愧!

外面还有一头化身夜乞叉的修罗,对众人而言仍是个极大的威胁,好在这头恶鬼没有身如意通,进不来坤蝶飞舟,众人暂时都不出去,就在坤蝶腹内修养疗伤。

时间又一次失去概念,梁辛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煎熬,直到整整六个月后,他的奎木狼终归抵受不住无休止的恶土侵蚀、炼化,丢掉了所有的蛊力,星魂也随之消亡。

至此,老蝙蝠的四成修为,小罗刹的两成真元,都被仙界的恶土炼化土行力道,随着洗炼融入了梁辛的四肢百骸!

仙界、坤蝶,都是厚重土基,梁辛置身于两重沉重土势的大环境之下,所以他这番‘洗炼’比起正常情形要快出了太多,否则且不说老爹的力道,就是恶鬼那两成真元,又怎么可能在不到两百天中尽数与他身体融合。

另外,因为梁辛对修炼事几乎全不摸门,所以在这次洗炼中,几乎没能得到恶土之力,说穿了,恶土并没有直接给他什么,而是帮他炼化了老爹和小罗刹的力量,再通过洗炼真身,让这两份力道彻底融入他的筋骨皮肉……

即便如此,他也受用不尽了,在半年前那场恶斗中,梁老三从头到尾没动手,光跟着咬牙暴怒来着,结果倒也立下大功,更得了大‘红包’。

强敌早就丧生,剧痛停止之际,梁辛的杀心恶性也随之消散,仙界土行的恶势再度隐身不见,放眼望去,厚土承天,只有无尽善良。

梁辛身子一翻,从细沙中跳了出来,虽然还在飞舟内,但也能明明白白地察觉到,从脚下到远方,整座世界都变得更清透、更细腻、更分明!

这是一种以前完全无法体会的感觉,现在回头想想,仿佛当初是蹲在一只不怎么干净的大琉璃瓶子中去看世界,一切都模模糊糊;而此刻瓶子碎了,天地万物,都在他面前清晰呈现……更纯粹的土行真身,还有炼入身体的厚重真元,让梁辛感觉飘飘欲仙。

天嬉笑和大小活佛见他醒来,各自大喜,丑娃娃上前大声道喜,小活佛则把三蛮之力全都弄到自己体内,挥着手对梁辛道:“来,比划比划!”

梁辛算了算自己现在的力道,笑得眼睛都找不到了,摇头道:“别试,刚炼化的,控制不好容易伤人。”跟着,喜滋滋地把小活佛扒拉到一旁,转头望向天嬉笑:“师兄呢?他怎样?”

大约在一个月之前,谢甲儿初步恢复,不过那条断臂是长不出来了。他曾答应楚慈悲匡护仙界,心里始终‘惦记’着逃走的恶鬼,甫一恢复,就离开坤蝶去找他了,现在还没回来。

虽然不太担心谢甲儿,但梁辛刚获大力,心里好像长了草似的又痒又躁,干脆离开了坤蝶出去找师兄,也不用天嬉笑帮忙,就靠着一双腿,放开力量猛跑……

仙界恬静而美丽,于青山绿水间纵跃奔腾,因为身体的探知更加敏感,由此世界愈发美丽;因为身体中有着几乎用不完的力量,由此尽情享受速度带来的快乐,梁辛喜不自胜,如果不是还在挂记着中土亲友,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,会比着现在来得更加逍遥。

还有此间的凡人,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法子,偌大一个世界,居然所有人都知道,是梁辛这一伙人击杀了越界凶魔,护住这个天下,由此,所有梁辛在经过凡人聚集处时,得到了无数笑脸、友善……也许是仙界和中土的认知不同,同样是奉作神灵,但仙界中人对他们心中的神明,谈不上太多敬畏,而是发自内心的,喜爱。

他们,她们,喜爱自己的神。就像对兄弟姐妹,对父母妻儿,简单到全不用形容,也真挚到绝无法形容……这个世界,这一群人,值得鲁执一怒拔剑,值得楚慈悲枯守万年,值得谢甲儿天魔解体!

跑了快一个月,梁辛始终没能找到师兄,结果还是天嬉笑留给他的木铃铛响了,传讯过来,谢甲儿已经擒下了夜乞叉。

梁辛立刻掉头……等他跑回飞舟,谢甲儿和几个同伴尽数迎了出来,在众人身后,那头夜乞叉亦步亦趋地跟着。

见到师兄又恢复了先前那副威猛模样,梁辛打从心眼里觉得开心,跟着看到谢甲儿右肩下空荡荡地一片,又觉得有些心疼、难过。

谢甲儿见不得他那副悲喜交织的‘软蛋’神情,也不去寒暄、问候,径直去问他的修为进境。

这可正提到梁辛的得意处,眉花眼笑地说了句:“请师兄指点。”话音落处,身形一震,举手一拳向着谢甲儿打去。

谢甲儿哈哈一笑,并未抵挡,而是脚步一错,也不使用乾坤挪移,就施展身法与师弟周旋,两个人一追一逃,闪转的地方始终就在十余丈之内,不多时就拉出一道道虚影。不过梁辛一直也未能追上谢甲儿。

大小魔君两人的速度不算慢,但也不比遇到小罗刹之前更快,这番切磋望上去眼花缭乱,实际却无聊之极,小活佛越看越没精神,嘴角都快从脸上撇下来了:“家家酒么?很有趣么?”

天嬉笑也觉得不对劲,又仔细看了一阵,直到在纵跃之中,梁辛好像中了暗器似的,肩头莫名其妙地被豁开一道小小的口子,丑娃娃才恍然大悟……的确是在追、逃,不过师兄弟两人实在天下人间中,一追,一逃!

不用问,这是梁辛的天下人间,雄厚真元入体,让他身体感知和身法速度全都得以暴增,再经过一个多月的肆意狂奔、适应,现在在魔功之中,已经能够清楚感受乱流,并从容闪避、行动。

这种感觉很奇妙,以往天下人间之内混乱无端、且异常凶猛的乱流,现在在梁辛看来,一条条纹路清晰,同时也好像慢了许多……当然不是乱流有了变化,而是他的身体更强,由此感知与反应都提升了不知几个档次,让一切都变得清晰可辨,让自己应变起来也游刃有余。

这才是真正的突破,至此,梁辛终于也能如干爹一样,成了‘天下人间’的主人,在魔功范围内自由行走,生杀予夺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50章 唯独一人 下一章:第352章 大好奴才
热门: 沧海1·海涯天劫(2017新版) 悲伤的精确度 绝色小姨的诱惑 反自杀俱乐部:池袋西口公园5 藏起来 精绝古城 第十三只眼 禁书 尊严:池袋西口公园10 谋杀官员3: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