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9章 半个恶鬼

上一章:第348章 天魔卸甲 下一章:第350章 唯独一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小罗刹修为太高,要是让他成功恢复,就算没有了那五路神通,也照样能够击杀所有人。

两个人一个夜乞叉,出手间没有丝毫保留,尤其那头最后一世化为夜乞叉的罗刹,实力着实了得,有他相助,小罗刹颈下珠纹消失的速度更快,此刻第二枚‘珠子’已然消失不见,天耳通已经耗尽,宿命通的珠纹开始变浅。

可三个高手的攻击,也仅仅是让珠子纹路变浅的速度加快,却不能阻止小罗刹伤势地愈合……

现在的情形,干脆就是三个高手‘破坏’与五神变‘修复’的比拼,二者的‘战场’,便是小罗刹的身体:

如果天嬉笑等人造成的破坏,强于五神变的修复,那小罗刹在珠纹变浅的同时,伤势也会渐渐加重。

眼前珠纹虽浅淡下去,但是那些恐怖的伤口,却在缓缓愈合……他们的轰杀,还比不上五神变的疗伤之力!

憨子大吼叠叠,天嬉笑青筋暴露,夜乞叉满脸焦急,三人倾尽全力势若疯魔,可力有穷尽时……全无花哨可言,更没有计谋可用,最简单最直接的对抗,敌不过就是敌不过!在宿命通消耗殆尽、第四颗‘他心通’珠纹开始消散时,小罗刹的脸已经有了个囫囵样子,随即他的眼皮轻轻撩开一条缝,目光里满是既有残忍也有笑意,一一扫过三人。

天嬉笑被他看得脚跟发软,怒吼中砸出连串重击,总算把小罗刹刚刚长好的眼珠子重新打爆,而此刻对方的嘴巴也完全长好了,‘咕’的一声,小罗刹怪笑出声。

三人都能明白,凭着自己的力量阻止不了小罗刹恢复,夜乞叉再也坚持不住,从胸腹深处发出一声充满恐惧的尖叫,背后双翼一撑,再次背叛同伴自己仓皇逃走,转眼消失不见……

男鬼逃遁,剩下的两人也就更打不出什么效果了。天嬉笑勉力又轰出几道神通,转头望向谢甲儿:“大魔君,还请进入飞舟暂避其锋!”

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,飞舟密闭、外壳坚固,至少也能用作避难。谢甲儿没说什么,算是默许,天嬉笑立刻催动手诀,把外面的四个同伴都送进了坤蝶……

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小罗刹从地上一跃而起。不仅头颅、脸面、颈子等处的致命伤尽数痊愈,就连再之前前受的那些重创也全都消失不见。

他的颈子下面只剩下最后一枚‘神足通’的佛珠纹路了……‘五神变’是小罗刹毕生修行的所在,其中每一路都花费千年光阴、历尽无数辛苦,他飞升前做梦都不曾想到,自己打了一架,还是偷袭在先、又有轮回二鬼相助的情形下,竟还是被霸王毁去了其中四道神通!不只是神通不再,他的身体虽然得以痊愈,但修为和战力也随着珠纹消散而骤降,只剩刚越界时的一半。

小罗刹背负双手,围着巨大的坤蝶缓缓踱步,眼中无限怨毒,脸上却仍是笑眯眯的,毫不着急的样子。

即便有飞舟相隔,天嬉笑也还是抑制不住从心底泛起的惶恐,望向小活佛情不自禁地问道:“他、他打不进来吧?”

小活佛比着他还要更害怕,张开嘴正想说什么,外面的小罗刹发出一串叽叽怪笑,抬腿跨步,穿过了坤蝶的阻隔,突然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!

仅剩的神足通!虽不像乾坤挪移那么霸道,但五神变之中最后修成的神通,又岂同反响!除了白莲分身,上天入地无处不可去,无论远近只用一步,无论障碍只需一跨!神足通,身如意通,在这道大本领面前,就根本没有‘阻隔’这两个字。只要在同一片天地中,任何地方,小罗刹想去就去,坤蝶腹中也不例外。

小活佛对‘身如意通’,也仅仅是听说过,并不太了解它真正的神奇之处,全没想到煞星竟竟然毫不费力地穿跨坤蝶,来到众人身前。

而再一眨眼,小罗刹又消失不见了。

小活佛还道是‘疑心生暗鬼’,让自己眼花了,大大的松了一口气,但是还不等他把浊气吐进,就陡然狂怒,声嘶力竭地嘶吼:“混账混账混账!”飞舟内消失不见的,不止是小罗刹,还有大活佛!

小罗刹进入飞舟,抓住憨子又回到了外面……憨子摔坐在地面上,神情委顿,被捉时就已经被凶魔种下禁制,无法稍动。小罗刹伸出一根手指,在憨子的光头上轻轻画圆,一圈又一圈。

凶魔的心思简单得很,眼前这几个人,谁也别想活,更别想痛快死掉,他抓憨子出来,在其他人面前慢慢炮制、一点点地去折磨,等弄死了大活佛,就再去抓小活佛,然后天嬉笑……最后才是谢甲儿。

一定要让谢甲儿看到同伴个个惨死在他面前,也只有如此,小罗刹才会稍稍开心一点。

至于梁辛,他此刻的情形,看上去不是走火入魔就是中了土行剧毒,毫无威胁可言,小罗刹进入飞舟时看到了他,但懒得去理会,反正此人也要死在霸王面前就是。

小罗刹不在飞舟内停留,跑到外面施刑,则是因为飞舟内有一股虽然没伤害、但却让他极度厌恶的气息:慈悲之意。

将坤蝶炼化成飞舟,是鲁执留下的法子,可出手之人毕竟是楚慈悲,千万年的炼化下来,坤蝶也染了浓重的佛家气息。来自恶魔世界的鬼怪虽然也修行佛家神通,但它们本身对禅意厌恶至极。

另外,飞舟里还有楚慈悲的尸体,老汉已经死了四个月,但尸体不腐不化,眉眼表情栩栩如生。小罗刹本来喜欢‘死人’,可不知为什么,偏就对这具尸体打从心眼里那么厌恶,不想在他身边多做停留。

小恶魔觉得飞舟里的味道很恶心,不愿多做停留,折磨人这件事,还是趁着星河明月、夜风清凉来得更惬意些……

小活佛暴跳如雷,伸手抓住天嬉笑地衣襟,咆哮道:“送我出去!”

丑娃娃站在那里脸色青灰,眼睛里满满都是绝望,任凭小活佛如何摇晃推搡都无动于衷。

谢甲儿早将自己生死置之度外,由此也更不会把大活佛等人的性命放在心上,望着陷在细沙中的梁辛,略显纳闷地问道:“梁磨刀咋回事?”

梁辛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……和身上皮肤一样,他的眸子里也都是浓浓的土锈颜色,眼珠子里昏黄、浑浊,但目光却凶悍、暴怒!

其他两个或狂乱或麻木,没人去关注小魔君,也没人去回答大魔君,谢甲儿冷哼了一声,不再关注梁辛,又将目光转向坤蝶之外。

小罗刹没了天耳天眼,不知道坤蝶内的情形,不过他明白里面那几个人都在看着自己,由此,脸上显出了个略显羞赧的笑容,跟着伸出手捏住了憨子的耳朵,手腕用力,缓而又缓,甚至小心翼翼地去撕大活佛的左耳……

憨子全无还手之力,面色中有些痛苦,可目光里仍是平静清宁,全看不到一丝恐惧!

足足用了半盏茶的功夫,小罗刹才总算把那只耳朵完完整整地扯下来,先对着飞舟晃了晃,随即将其送到了憨子的嘴旁,示意要憨子自己吃掉。

憨子毫不理会。

小罗刹笑容愈发开心了,目光中满是劝慰,另只手也抬起来,伸向憨子的嘴巴……而就在此刻,小罗刹脸色骤然一变,神情狰狞,抬眼望向天空!

夜空静谧,披染脓血的山岗只有死一般地沉寂,全没一丝动静,可刚才小罗刹却听到、听到有人骂他。

骂的是什么他没听清楚,但那份感觉清楚得很,绝对不会错,自己被人骂了。

小罗刹桀桀低笑,正想搜寻敌人,心中忽然一动,事情不对劲。‘他心通’不再,除了罗刹鬼话,他根本听不懂别人说话,又怎会知道自己是在挨骂?

除非是那头变作夜乞叉的罗刹又跑回来骂自己,可小罗刹不信他还有这个胆子,何况就算夜乞叉敢来,也逃不过自己的灵觉。

正疑惑间,突然一连串闷雷般的大响陡然炸碎,即便以小罗刹的修为,竟也被这片跌宕狂躁的轰鸣,震得心智失守,双脚一软跌倒在地。

周围明明还是寂静一片,既不见山兽惊醒咆哮,也不见夜鸟仓皇疾飞,山岗附近根本没有一丝动静。

可那片浩浩巨响,明明白白正从自己的耳中一路咆哮、滚荡不休,最终炸响在心底……小罗刹猛然醒悟过来,这份连绵巨响,只有自己才能听到,而且骂自己的声音,就是‘它’!

诸多神通不再,不过还有一身灵识还在,小罗刹已清晰地发觉:

脚下草、身前石、附近山岗、过境夜风……这天这地,这世界所有所有的一切,都对自己升起浓浓敌意!而那份只有他能听到、直接炸碎于心底的怒响,就是整座乾坤对自己的怒意!

不用语言,不用解读,怒骂自己之‘人’,竟是这个世界……

小罗刹以恶鬼躯修佛家力、以罪恶心度飞升劫,他的修行本来就是一件逆天事,尤怎会惧怕天怒。此刻虽然不明白这份乾坤敌意究竟为何而来,片刻功夫他便重新镇静,不仅没了恐惧,反而变得虐戾起来,引颈嘶嗥与天地对骂,同时一跃而起,随手抓住脚边的一块大石,想将其抛出去……砸天!

小罗刹还是想差了一件事,这个世界都对他显出敌意不假,但是这份敌意、怒意却并不是来自天,而是来自地,来自仙界中的至厚土行,恶土。

梁辛醒来了!

或者说,他根本都没睡,身外发生的事情,每一样他都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,只是在剧痛之中不能稍动,也无法调运心思。

体内两股巨力始终在争斗不休,现在也没有停止,不过奎木狼虽然凶狠,终归还是敌不过无止无休的仙界恶土,此刻已经有半数蛊力都被恶土炼化。

奎木狼势微,恶斗的程度随之减弱了许多,梁辛也得以恢复神智,虽然还没法挣脱细沙跳出去拼命,但是他的心思能动,他想杀小罗刹!

他的心思,在仙界恶土的‘看来’,就是坤蝶的心思,由此,土势激荡,也对小罗刹显出深重敌意。

厚土震怒,又岂会再让凶魔去动一沙一石?小罗刹抓住大石,却没能将之搬起。石头仿佛生了根,任凭他如何用力,除非能将整座仙界大地都一并举起,否则绝动不了这块石头!

小罗刹正恼怒间,一道巨大的阴影突兀降临,将他稳稳笼罩,小罗刹抬头一看,立刻惊得魂飞天外,那头身形足有三里之巨的墨色蝴蝶,腾飞而起……这么大的尸体究竟是何时飞起来的,他居然毫无察觉。

而下一个瞬间里,巨蝶双翅猛震,自半空中直扑小罗刹!

……

梁辛不是个憨小子,以前听过鲁执的故事,又有在飞舟中的亲身经历,很快也就明白自己正处的状况。同时他更清楚,凭着现在这副样子,别说还挣不脱,就算真跳出去也只会送死,根本救不了人。但是,他可以‘借势’,借坤蝶与恶土之力铲除强敌。

事情出乎意料地简单,他只需集中全部心思,去盼望:坤蝶飞起撞烂罗刹。

‘梁辛的念头就是坤蝶的心思’,而仙界恶土又认可坤蝶……让飞舟凌空,继而猛击敌人的不是梁辛,而是恶土托动、恶土推起,这霸道一击之中,梁辛所做的也不过是动了动念头,‘穿针引线’罢了!

本来,坤蝶飞舟不是玲珑辗转,一旦发动起来,就会遁入小乾坤,继而破碎虚空穿梭世界,所以它不是件攻敌的宝贝,但是就连土疙瘩都能砸别人脑袋,又何况这么大的‘土行真身’。

平时不用它去砸人,是因为它太沉重,就算能被挥动起来,速度也不会太快,敌人大都能从容躲避;但这次,把它舞起来、砸出去的,不是什么仙魔精怪,而是这座仙界!

飞舟急冲落点奇准,三里之巨的庞大身躯,轰击的目标就只有小罗刹,绝不会伤到三尺外的大活佛……这一击突兀且迅疾,就算小罗刹也来不及去把憨子抓来做盾,只有怒啸急撤。

又是一追一逃,同样快若流光,旋即便是轰然巨响,坤蝶一头戗在地面上,而小罗刹面色苍白,就在坤蝶头前不足七尺处……凭着神足通,凶魔还是逃开了夺命一击,但也被吓得魂飞魄散。

坤蝶的狠辣一击,怕是比起‘天上掉下做苦乃山’也不逊色,奇怪的是如此巨力夯砸,仅仅就换来一声闷响,全没有想象中的山崩石溅,泥土冲天,甚至飞灰尘埃都未被惊起,唯独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石块……恶土强攻,又岂会一击了事!

坤蝶未能砸到强敌,但冲到地面之后那份霸道力量并未四散席卷,尽数集中于一处,又崩起了一块全不起眼的小石头,继续袭向小罗刹。

见坤蝶落地,小罗刹也没有丝毫的放松,不过他的心思大都放在防备坤蝶上,等发现石头袭来时已经晚了半瞬,但身如意通岂同反响,心念到处立刻抽身而起。

小小的石头,小小的恶鬼!

小罗刹的身法太快,石头也未尽全功,几乎从对方脚下掠过,只勉强擦到了敌人的一根脚趾……在半空里,小罗刹已经调整好了身形,下一刻他就会逆袭,杀入飞舟之内!

至于被石头击中的脚趾……不过一根趾头罢了,他丢得起。

小罗刹以为自己足够重视,这才不去抵挡,而是拼出所有修为去躲石头。可他还是‘轻敌’了,石头虽小虽不起眼,但其间承载的却是坤蝶与大地碰撞下的全部力道。只是一根脚趾么?

是整整半个身体!

石头撞上了脚趾,可爆发的巨大力量,竟生生炸碎了小罗刹的下半边身体。

血肉翻飞,小罗刹高声惨叫,自腰际以下,双足、双腿和大胯全都消失不见,肠子也丢了半挂,就好像被大洪火雷炸飞的鬼猴子,半截身体翻滚着,直冲天空,身下洒落浓浓血浆!

连串突变,于顷刻间发生的事情,飞舟内的几个人全都惊得目瞪口呆,就连谢甲儿也不例外。

可还不等他们有什么反应,头顶处怒啸响起,小罗刹又凌空扑下,一头扎进了飞舟之内!

肉眼可见,‘挂’在他颈下的最后一枚珠纹,正在迅速变浅,只剩半截身子,就算强如小罗刹也活不了,只能动用自己仅剩的一路神通疗伤,不过珠纹彻底消散之前,他的身如意通还能使用,趁着最后的机会,小罗刹扑进飞舟。

与刚才那次疗伤稍有不同,上次是脑袋几乎被霸王砸碎,在脑袋长好前小罗刹无法稍动;这次是少了下半截身子,他神智尚在,可以一边杀敌一边疗伤。

小罗刹满身血浆,神情痛苦且凄厉,根本不去理会其他人,鬼爪高举狠狠抓向现在细沙中不能稍动的梁磨刀。

凶魔认定是梁辛‘发动’了这件巨大法宝,把其他的人其他事都放到了一边,当头第一要紧就是活撕了梁磨刀!

鬼爪加身,却未见血光,凭着小罗刹足以扯断金精铁髓的利爪,竟未能刺入梁辛的身体。

小罗刹想也不想,半截身子飞旋起来,改爪为拳重击连连,围住梁辛发疯狠打!

大魔君破口怒骂;小活佛一跤坐倒;天嬉笑身体颤抖,紧紧握着双拳,想出手阻止可无论如何也鼓不起勇气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48章 天魔卸甲 下一章:第350章 唯独一人
热门: 魔力的胎动 非人 青春的证明 吸血鬼日记5:回归-暮色降临 南吕羽舞 龙战在野 城邦暴力团(上) 斩仙 来信勿拆:杀人鬼 武侠崛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