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7章 两恶相争

上一章:第346章 活佛做主 下一章:第348章 天魔卸甲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久之前,舟内细沙已起,但天嬉笑尚未完成诸般细节操作时,梁辛忽然耳中听到了一阵怪响,乍一听上去,好像是人吼马嘶、怒啸与惨叫、咒骂与哭号混在一起,可再仔细分辨,却又不是什么哭声,而是来自冥冥之间,由元魂戾气所凝化的锐响;

继而,他又嗅到丝丝缕缕的血腥气,虽然不算浓重,但却腥臭到了极点,熏人欲呕;同时眼中也显出了几滴血色,不过是寥寥点点,但每一滴都足够鲜艳,红得让人心惊肉跳。

怪声越来越响,渐至震耳发聩;腥气越来越重,让他胸闷憋闷欲炸;血雨越来越磅礴,由点串线,再到彻底弥漫视线,让他眼中只剩淋淋殷红!

飞舟内一片太平,没人惨叫更没人流血,梁辛的眼中所见、耳中所听、鼻中所嗅,去不是幻听幻象,所有这些,都是外面的情形……这是坤蝶传递进来的讯息。

大军奔袭入场,由此谢甲儿与三头邪魔的恶战也变成了屠杀,每个眨眼功夫,都有千百铁甲被碎尸万段,血染青岗,已死之人残念阴戾,未死之人战意冲天,加在一起,除了激起冲天戾气外,另外还惊动了仙界中那份平时都隐藏不露,但却磅礴厚重的至土恶性!

坤蝶本就臣服于此间的厚土之威,即便已经身死无数年头,它也还是这里的一份子。

随着法术成形,黑蝶已经进入了小乾坤,但是在破空之前,虽外人不可碰触外力无可伤害,它仍处于仙界天地,与大天地的联系还在,是以对外间的杀戮戾气与至土恶性有所感应。

不过也仅仅是感应而已,莫说只是一头由蝶尸炼化的飞舟,就算它还活着,也不会主动参与什么。

正在飞舟之内的四个人,其他三个都感觉不到有什么异常,可梁辛不同,在十二岁时,他就夺了苦乃山玉石双煞的恶力,而后先将其中四分之一化作本源,跟着又在大海深处‘散功入体’,这一连串的机遇之下,让他得了个土行真身。

早在第一次赶赴离人谷,为曲青石‘返老还童’时,大祭酒就曾点明了他身体中的土性。当然,梁辛的土行身,远没有骸骨老兄‘山天大兽石中人’那么纯净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玉石双煞也都是了不起的恶土精怪,何况它们和坤蝶都是中土出身,既是同根也是同源,所以梁辛的土行身得到了坤蝶的‘认可’,能感觉到飞舟上传递来的讯息。

事情又何止‘感觉’那么简单。

……

在中秋恶战那次,被残碎的人骨笛勾起恶性后,梁辛就靠这份‘恶心’来催动天下人间,之后他每动用一次魔功,杀心就会更浓一份,一直积攒到现在。若是他的杀心不加以控制、毫不保留爆发而起的话,怕是比起外面那三头赤涅罗刹也毫不逊色。

耳中戾气锐响、鼻端血腥熏人、眼前鲜红淋漓,梁辛看不到具体惨祸,只能通过坤蝶尸体感受到外面的惨祸,殊不料这种仿佛从冥冥中透出的感觉,虽然略显模糊,却越过了他所有的思维,而直击他内心深处。

直接,有效,更不受控制,而蛰伏在他心底的杀心恶性,于刹那间就被尽数勾起!

土行身、杀心起、恶性生,此刻的情形,又与鲁执当年受此间恶土封王的状况何其相似……但是梁三比起鲁二来,虽然都是土行身,可成色实在差得太远了,就算他的杀心比着鲁执当年更前,也难以获得仙界厚土恶性的共鸣。

也是因为‘成色不足’这个原因,所以他初到仙界时,也曾置身于杀戮屠场中,也一怒而战兴起杀敌恶念,但战力没有一星半点的变化,更不曾得到此间恶土的呼应。可这次的情形不同,梁辛正身处坤蝶之内……

飞舟破空在即,坤蝶腹中细沙流转,将众人包裹,把每一个‘乘客’都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。梁辛也不例外,此时他就仿佛一块掉进沙堆的土疙瘩,既泾渭分明,又融合一处。由此他的杀心,在仙界的恶土之力‘看来’,也就成了坤蝶的恶性!

土行恶力‘挑剔’却无智,梁辛的半搀子土行身不够格,但坤蝶何其纯净,立刻就得到了‘它’的认可。而‘它’又分辨不出坤蝶究竟是死是活,恶土之势氤氲而起涌向坤蝶。

……

大天地、小乾坤,两处空间并非完全隔绝,只是凭着谢甲儿、罗刹鬼的本领,还无法察觉到这其中的联系罢了,仙界的土行恶性要输力却全无问题。

飞舟得到了恶土之力的滋润,但它终归是件死物,并无法吸收,可梁辛是活的,又因自己的土行身,和坤蝶融为一体,一部分恶土之力,也进入他的身体,不过只是很少的一部分。

说穿了,梁辛的情形与当年鲁执的遭遇,所差的仅仅就是:以坤蝶为媒。

大小活佛和天嬉笑,虽然与梁辛同处于坤蝶、细沙之中,但因没有土行真身,完全感觉不到恶土之力的流淌。

这份造化,无论对普通修士或者骸骨老兄而言,都是老天爷绝大的眷顾,若想修炼,只要催动心法,将进入身体的厚土灵元不停炼化,修为就会节节高升;如果想攻敌就更简单了,可以直接将身体中滔滔不绝流转而过的恶土灵元化作法术神通,打出去杀人……可梁辛几乎不懂法术,当年葫芦老爷送给他的那本‘土行心法’也不是什么高深秘籍,炼化真元的速度堪比‘老牛破车’,当恶土之力源源不断从体外流入,他根本就啥也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又看着这些大好力道从身体中转上几圈,又复消散而去。

但是有一件事不用梁辛动手,恶土之力自己就会完成:给他洗炼身体。

虽然道理、概念不一样,但这个过程,就好像山涧中的鹅卵石,被溪水不停冲刷,石头上的杂质都会被带走,由此也被打磨的得异常光彩漂亮。

如果只是恶土灵元流淌、‘洗炼身体’,梁辛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痛苦,甚至应该还是能说、能动的。

但他此刻目眦尽裂,满面狰狞,仿佛痛不欲生,身体也牢牢冻住了,无法稍动一份……之所以会如此,全是拜他体内的那枚奎木狼所赐。

奎木狼是贪婪蛊、夺力蛊,见有外力之力流转进来,全不用主人号令,扑出来,疯狂吸敛着土行恶力。

枯木狼夺力,是先吸敛,随后在将其炼化成能为自己所用的蛊力。

可是,所谓‘尘归尘、土归土’,厚土之善能够承天护界、滋润万物,但其恶也足以湮灭天地,将万物都化作泥沙。恶土的本性就是炼化一切、同化一切!

奎木狼再吸收了恶土力之后,还不一定是谁炼化了谁……

一旦老蝙蝠传下的蛊力被炼化成土行,奎木狼也将无所依无所用,立刻就会‘死’掉、消散。奎木狼尤其是易于之辈,让‘别人’去改变它的力量?在它发现这股恶土之力会要了它的命之后,立刻团成了一团,不再去抢力,而是旋转开来,拼命去抗拒恶土之力进入主人身体。

从品级、力量上而论,自然是仙界恶土占据上风;但奎木狼坐拥‘小主场’,对梁辛的身体熟悉无比,这番相斗甫一开始便激烈无比。

两股巨力都在依靠本能行事、相争,在梁辛体内开战,而梁辛都做不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打来打去,从五脏六腑到四肢百骸都万分痛苦,身体更是无法稍动……

外间的杀戮;仙界的恶土;坤蝶飞舟的细沙包容;梁辛的半吊子土行真身、心底的浓重杀意和贪婪成性的奎木狼……诸般缘由凑到一起,才演出了一连串的复杂变化!

虽然现在奎木狼与恶土相争还在继续,但最终的结果却可以预见:

恶土之力源源不绝,奎木狼迟早会落败,由此老蝙蝠那四成修为会被炼化成土行力。恶土本性在于‘炼’,而不是‘夺’,所以这四成修为变成土行力后,并不会离开梁辛的身体,而是会随着恶土对梁辛身体的‘修炼’,而融入他的四肢百骸。

从此这份力量再不是蛊力,更不是修家真元,而是梁磨刀自己的蛮横力量……

……

小活佛等了半晌,见梁辛非但没有要醒来的迹象,反而身上的土锈越来越重,几乎已经将他彻底覆盖,看上去他就像个掩埋千年才刚被挖出来的陶土人俑。小活佛不耐烦了,又把自己的鞋子抛了起来。

这次运气不错,鞋子没再直插进细沙,而是‘啪’的一声,平面落下,鞋面向上。

小活佛立刻把手一挥:“天意在此,没得说了,咱们走!”

只要有人做主就好,天嬉笑毫不犹豫,立刻答应了一声,双手盘转,大声催动咒诀!大咒不过百字,嘹亮的唱诵声响起不久便高停歇。

几乎就在大咒停歇的瞬间,几个人耳中陡然炸起一串串闷雷般的怪响,同时飞舟剧烈跳动起来,小活佛只觉得天旋地转,而身下的细沙此刻也终于显出了神奇,虽依旧柔软,但却猛地坚韧了许多,仿佛化作一片粘稠到无法想象的泥沼,牢牢将其护住!

若非如此,就算大小活佛有三蛮之力,也休想控制住自己的身体,非得一头撞死在飞舟内壁不可……

巨震不知持续了足足有两三个时辰之久,终于在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中,飞舟又突兀地平静下来。

小活佛喜形于色,伸手抹掉被甩得满脸的口水,望向天嬉笑:“回到中土了?”

丑娃娃脸上的神情却惊骇欲绝!

还不等天嬉笑回答什么,小活佛只觉得眼前一亮,飞舟上屏蔽五感的法术消散,由此,舟内众人又能看到外界的清醒了。

小活佛举目向外一看,先是一愣,继而猛地惊呼了一声,神情也变得和丑娃娃一样……惊恐!

青青山岭铺满浓浓血浆、散碎尸体……一眼望去,目光之中只有无尽血沼!这又那是中土,分明是一处修罗屠场。

随即,又是一阵因巨力相撞而炸起的闷雷声传来,小活佛举目望去,只见四个浑身浴血的怪物,正自疯狂缠斗!

虽然鲜血早已裹满了那几人,但凭着小活佛的目力,还是马上认出了他们,其中那个彪形大汉,正是大魔君谢甲儿;而另一头身形尤其矮小、好像个血猴子似的怪物,分明就是‘五神变’罗刹……

轮回双鬼化身疾风,围住霸王疯狂旋转、泼风般乱打,小罗刹站得稍稍靠外,举手投足不停唤出神通,轰砸强敌……

到现在小活佛也终于明白了,坤蝶根本没‘飞’起来。不仅没走成,反而还丢掉了千辛万苦才发动的小乾坤,又跌落回仙界天地。

天嬉笑的丑脸上,既有惊慌恐惧,也有纳闷稀奇,他想不通,法术和手诀都没有半点差错,为何已经初步‘发动’的飞舟,竟会‘掉’了下来。

他不知道,在他正式催动飞舟破空前,仙界的恶土之力正氤氲浩荡,分作数十道,从大世界中涌入小乾坤,流转一周之后,再重回大世界。这些流转的恶土之力,就仿佛一条条绳索,将大小两重天地牢牢绑系在一起。

飞舟发动,就等若让巨蝶直接去和这些恶土绳索冲撞到一起,巨力翻腾滚荡,一番‘较量’之后,坤蝶凝化的小乾坤终于再承受不住巨震,就此散碎无形,巨蝶也由此掉落。

同时也幸亏这些恶土之力,在大小两处天地间形成了纽带,所以小乾坤震裂时,坤蝶并未随之一起被毁,而是借着这些‘纽带’及时逃回了大世界……

此刻十万铁甲早就被屠灭,没有一个人活下来。霸王也如远山旁那道赤红夕阳,到了穷途末路,正全不顾后果,倾尽余力疯狂抢攻!每一击都饱蕴巨力,冲到惨惨沙场中,激起无数血泞与残肢!

事情远远超出预料,小活佛仿佛堕入了一个噩梦,可还不等他回过神来,一股阴冷到骨子里的感觉遽然降临,将他重重包裹起来……那头‘五神通’小罗刹转回头,目光穿透坤蝶,望着小活佛,笑嘻嘻地点了点头,跟着,和初见时一样,他又对着他使了个佛家礼数。

不过现在,小罗刹已经变成了真正的恶鬼模样,仅剩的半边脸几乎也被谢甲儿打烂了,一个胳膊也彻底断裂,只靠一点皮肉的连接,勉强挂在肩膀上,无法再双手合十,只能以单掌竖在胸前施礼……谢甲儿必败、必死,可想要杀他的那个,也休想能再有个囫囵身体。

就算恶魔世界的第一人,修成五神变的小罗刹也休想!

施礼之后,小罗刹不再理会小活佛等人,与他而言眼前大敌仍是凶徒谢甲儿,至于藏在巨蝶中的那几个,没什么危险,更没机会逃走……小罗刹猛一转身,单掌急刺,却并未攻向霸王,而是直接插入那头罗刹女的后背,和着一蓬污浊血浆,将对方的心脏活生生地挖出来、捏碎!

凄厉惨叫中,被偷袭挖心的罗刹女尸体落地,同时又是一声厉啸,一头丑陋夜叉凭空现身,继续猛攻谢甲儿。

双修飞升的两头罗刹有轮回在手,谢甲儿知道了他们的天道,在恶斗中也就不再一味下死手去击杀它们,而是掰腿、折骨、撕肩臂,以耗掉对方战力为主。

这是对付他们的最好办法,因为是自己的‘轮回’,所以两头罗刹不能自杀,否则手中天道立刻散碎了;同样这两个凶魔是双修飞仙,骨血相连,互相残害也和自杀无异……但那头小罗刹,只要一见有同伴受伤或战力下降,立刻就辣手相残,杀掉‘疲软’今生,换来生龙活虎地来生。

这一仗打到现在,轮回双鬼已经在小罗刹手中不知‘死’了多少次!

飞舟外恶战不休,而飞舟内,梁辛仍僵立不动。

始终不言不动的大活佛忽然站了起来,大步走到天嬉笑跟前,抬手向着外面的战团一指。憨子的意思再明白不过,他要出去。

天嬉笑愕了下,转头望向了小活佛:“请小佛爷相劝。”

小活佛天性被五神通罗刹克制,现在又被吓得双目紧闭,手软脚软,却还勉强跟在憨子身后,闻言后摇了摇头:“我要能劝得住,他也不会站起来找你了。”

天嬉笑不再指望小活佛,对着憨子正色摇头:“出战即送死,天嬉笑担当不起,除非宗主醒来亲口传令,否则晚辈不敢引尊驾出战,还请大活佛体谅。”

憨子皱了下眉,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丑娃娃拒绝了自己,陡然扬起大手,掌贯风雷向着天嬉笑当头拍下……

天嬉笑的丑脸苍白无比,艰难地吞了口口水,涩声道:“多谢大活佛手下留情。”憨子的手掌最终还是没有砸下去,就悬在天嬉笑头顶三寸处。

又凝视了片刻,憨子收回了手掌,一言不发,转头坐回了原处……憨子请战、被拒的功夫,夕阳沉落不见,只在天边留下了一抹余韵,而此刻,外面那场苦斗又现突变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46章 活佛做主 下一章:第348章 天魔卸甲
热门: 捡了一片荒野 刀丛里的诗 石猴子 千劫眉·狐妖公子(第一部) 残疾人宣言 春风柳上原 法兰柴思事件 花雨枪 蓝色列车之谜 烧烤怪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