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5章 五路神通

上一章:第344章 最后一人 下一章:第346章 活佛做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就在巨蝶落地的同时,谢甲儿便已经赶到了。

天嬉笑灰头土脸地跳回地面,谨慎又谨慎、小心又小心地开口:“外力还不够……”

谢甲儿的脸色发黑,没有废话,直接喝道:“再来!”

天嬉笑答应一声,再次遁入巨蝶,跟着又是霸王怒吼、巨力喷薄,飞舟呼啸破空……然后直挺挺摔回来。

谢甲儿一连试了十余次,可人力有穷尽时,即便他拼了命,打出的力量仍不足以助飞舟破空。

这件事可始料未及,任谁都想不到,凭着谢甲儿之力,送不走飞舟。

而且,谢甲儿之力,与坤蝶破空的需要,相差得竟还不少……至少后来小活佛也在一万个不情愿中,以三蛮之力助谢甲儿共推飞舟,可飞舟还是走不了。

而且根据楚慈悲死前的交代,以外力相助来发动飞舟,如果能够成功,也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形。

飞舟发动,之所以需要外力相加,是要靠外力来引发设计在坤蝶上的一项破碎虚空的大法术,飞舟穿越十个世界,都要靠这门法术。可现在谢甲儿用力之下,干脆就是把坤蝶给‘打飞了’,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

归根结底,还是谢甲儿的劲力不足,竭尽全力的猛击,也还不足以引出巨蝶破空的法术。

梁辛傻眼了……

谢甲儿的脸膛更黑了,琢磨了片刻后,嘿了一声:“我一个人还不成,等着吧。”

小活佛事事都不会落下自己,忙不迭借口叹道:“算上我也不成……”

梁辛苦着脸,没理会小活佛,而是接着师兄的话问道:“等?等多久,又等谁?”

“等四个月,等那头飞升的恶鬼过来时,我再送你们走!”说完,霸王也懒得去解释什么,随便找块石头一倚,开始闭目养神。

师兄不累,但师兄生气了……梁辛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惹他,甩着手,骚眉搭眼地坐到一旁去了。

这事就算再怎么着急也没有,只好耐下心来等着,好在四个月的时间还不算太长。至少师兄没说:等我悟出真正的仙道再送你走……

随后一段日子,梁辛过得百无聊赖,其间也向谢甲儿请教乾坤挪移的手段。

‘天上人间’是谢甲儿生平第一得意之事,对唯一的师弟更不会有所保留,知无不言言无不细,甚至还在梁辛发动魔功时,亲自踏入师弟的‘天下人间’,悉心指点。

在蜀藏的茧子中,梁辛就已经悟出了‘天上人间’最根本的道理,只是对‘如何抗击乱流、借以调整挪移的位置’这些规则技巧还全然摸不到门路。

不过要掌握这些技巧,有个极大地关键,就是梁辛首先要对魔功内诸般反噬乱流有个清晰的认识:上一路从何而来、下一路何时会出现等等。可是他现在连在‘天下人间’中从容移动都做不到,身体的感知还差得远,又何谈去摸索天上人间的规律。

师兄教得认真,师弟学得刻苦,奈何基本功还不成,哥俩再怎么努力,梁辛也学不会天上人间。

到后来连谢甲儿都泄气了,一巴掌拍在梁辛的后背上:“先给我练基本功去!有啥事都等你能从天下人间之内跑起来再说!”

……

另外,上次飞升而来的那对赤涅罗刹,也还被牢牢镇压着。

当时楚慈悲用来封印恶他们的符撰,是以前从中土带上来的宝贝,所以并不会‘法随身灭’,在楚慈悲去世之后,法宝之力仍能牢牢克制它们。放眼仙界,有能力解开符撰的人,就只有梁辛这一伙子人。他们也没那个本事。

是以,对这对赤涅罗刹,全不用担心什么,除非谢甲儿抽风,否则它们永无出头之日。

四个月转眼而过,眨眼间,正日子到了。谢甲儿和梁辛等人都等在预兆中的‘漏日之地’,巨大的坤蝶飞舟就摆在众人身旁。

让梁辛等人都大感意外的是,来到此地的不止他们这一伙,还有一队队雄兵纵横山间,在自家将领的带领下,列队进入战场。

四个月前谢甲儿应下了楚慈悲的两个愿望,从此成了此间的‘护界神仙’了,凭着他的性子,又哪会去和那些聋哑凡人打成一片,早就让铁甲退散,对他们也不闻不问。没想到,铁甲虽然退走,但并未散去。

就算楚慈悲已死,再不需要人去唤醒,那只聋哑大军却仍还在,这几个月间,操练也从未停止。没人知道他们究竟在想什么,究竟是为什么,或许,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吧。

十万铁甲开入战场,盔明甲亮旌旗招展,虽是沉默之师,但那份饱满的战意却在无声中扶摇而起,弥漫山间……

谢甲儿满脸不耐烦,须眉乍起,对着领队的众将怒吼:“滚!”将士无耳,但霸王一喝中饱蕴真元,裹荡狂风席卷而去,无数旌旗迎风猎猎而响。

主官依旧是那个小将,纵马而出赶到谢甲儿身前,迅速地打着手势,示意他们也要参战,求霸王许可。

谢甲儿怒极而笑,连手势都懒得打:“看我自己打,你们觉得不好意思?”说完,气贯中元再度扬声大喝:“滚!”

虽然听不到,但任谁都能看懂谢甲儿的态度,小将双手比划着还想说什么,谢甲儿挥手一拳,将身边的一块大若房屋的巨石彻底轰了个粉碎!随后,他又随手从周围选了块大小差不多的石头,轻松掰下来扔到小将身边。

跟着霸王又用手指了指自己刚刚砸碎的那一片随时。意思在明显不过,想留下来可以,先把这块打碎了再说。

小将窘迫交加,嘴唇用力抿起,脸上一阵青一阵红,可还不肯退走,双手仍在比划……

谢甲儿却转过头,根本不再去看他。

小将尴尬住手,咬了咬牙,又绕到谢甲儿面前,不料还不等他再比划什么,谢甲儿就第三次大喝:“滚!”

一字之下,劲力涌动,小将就算一身好武艺,也抵受不住霸王劲力,立刻摔成了个滚地葫芦。梁辛咳了一声,想要跃出扶起对方,谢甲儿却沉声道:“你敢扶他,我就敢杀他!不知死活的东西,就不用活着了!”

师兄说到做到,梁辛立刻止步,不敢妄动了。

小将被摔得极惨,吃力半晌才勉强站起来,又默默注视了谢甲儿一阵,最终还是低下了头,躬身对着他长施一礼,神情黯淡地对着众将挥挥手,本一副视死如归慷慨而来的大军,黯然退出了众人的视线。

谢甲儿冷哼了一声,自始至终对他们也不曾稍加颜色……

四月前是正午时分红云烧天,飞升恶鬼应该也在这个时辰降临,谢甲儿抬头看了看天色,对梁辛道:“入飞舟去吧,等恶鬼越界后,我送你们离开。”

师兄始终不曾提过如何送他们走,不过梁辛也早就想通了,谢甲儿精通空间挪移之术,是要引恶鬼重击,再将这份力道转到飞舟身上,同时谢甲儿再倾出自己的力量。这便等若霸王又找到一个飞仙高手相助。

这个法子听上去有些离谱,不够谢甲儿的神通摆在眼前,十足可行。

梁辛也不再说那些没用的客气话,对着谢甲儿认真点头:“师兄小心!”说着,对丑娃娃做了个手势。

天嬉笑会意,但却没急着发动手诀,而是犹豫着,望向谢甲儿,似乎有话想说。

谢甲儿最烦此子谨慎罗嗦,皱眉道:“有话就说,用不着犹豫!”

天嬉笑吞吞吐吐:“大魔君的眉心……隐隐有一道煞纹,我怕、怕是这次越界的恶鬼也不好对付,您老千万留心……”

谢甲儿还道是什么事情,呵呵一笑,点头道:“明白了!”

天嬉笑不再废话,就此发动咒诀,引同伴进入飞舟……凭着谢甲儿都无法推动的巨蝶,中土世界上怕是也没人有个这本事了,今日一别,后会无期!

飞舟神奇,梁辛等人身处其中,但是对外界的情形都清晰可辨,自内而外的感觉,就好像钻入了一个纯净的琉璃泡泡,视听五感都全无障碍。

天嬉笑在飞舟之内连连变换手诀,神情专注,口中喋喋不休,请动诸般法诀,着实忙碌了一阵,这才放松下来,转头对梁辛道:“万事俱备,只差大魔君引来的外力了。”

几乎就在他说话的同时,仙界陡然陷入无边漆黑!

先是无数墨云密布苍穹,继而云层流转,越来越快,渐渐凝华成一道宏阔漩涡,一炷香之后漫天乌云崩碎……一切都和上次那对恶鬼越界时差不多,甚至这次飞升进入仙界的,也是赤涅罗刹。唯一的区别也仅仅是,这次来的只是一头。

这头赤涅罗刹,应该是个‘男’的,皮肤黝黑、赤发碧眼、皮肤上爬满煞纹,但‘他’看上去,却比着上次那个顺眼得多——体型瘦弱,眉眼五官虽然丑陋,但脸上的神情却全无狰狞可言,仿佛还有些羞赧似的,目光程亮,好奇地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这次飞仙的……无论怎么看,都是个‘小家伙’,身形比着普通的十岁娃娃还要更矮小些。

尤其有些古怪的是,这头赤涅罗刹的颈下,还有五枚龙眼大小的佛珠似的纹路,栩栩如生,乍一看还道他真的带了五颗珠子。

小罗刹四顾左右,终于看到了正悬在半空,抱胸冷笑的谢甲儿。罗刹似乎吓了一跳,略显局促地退后两步,站稳后,竟双手合十,循着佛家礼数,遥遥对着谢甲儿施了一礼。

梁辛躲在飞舟之内,眼看着这次越界的小罗刹古里古怪,居然还会装和尚,心里着实诧异了,转头望向小活佛:“这个小鬼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活佛,此刻竟双目紧闭,似乎全不敢再向外面张望,额头上满满都是豆大的汗水,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梁辛大吃一惊,可还没等他去追问,外面那头小罗刹再对谢甲儿施礼后,又半转身子,对着飞舟内的梁辛等人,合十施礼。飞舟就是坤蝶,从外面如何能看得穿其中情形?可小罗刹却仿佛开了蟠螭才有的天目,轻而易举便洞悉了一切!

现身的、隐藏的,小罗刹认认真真,对着所有人都施礼之后,这才重新站直身体,歪着头寻思片刻后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双手翻了几个手诀,继而一搓,好像变戏法似的,从他身后显出了一朵碗口大小的洁白莲花,白莲颤抖了下,很快又消失在空气中……

谢甲儿才不去理会他究竟在弄什么玄虚,就在半空里冷笑以对。

忙活完毕,小罗刹不厌其烦,又对着谢甲儿咧开嘴巴笑了。笑容灿灿,毫无丑陋可言,只有一份由衷地开心与友善。

而就在这份笑容绽放的同时,小罗刹地口中陡然发出了一声只能用‘鬼哭狼嚎’来形容的长嗥!跟着双足一蹬,小小恶鬼如风窜起,直扑谢甲儿!身形之快,就连梁辛的目力跟不上!

说打就打,小罗刹凶相毕露,不过他的突袭虽快,但谢甲儿是什么人,岂能被它这点伎俩坑到,不屑冷笑中不闪不避,也不急着动用神通,抬手一拳迎向对方!

一只小小的鬼爪子,一只粗壮结实的霸王拳头,两只手一触即分,两个人同时都是一晃,各自后纵跃开。

谢甲儿的眼中现出了浓浓的兴奋,而小罗刹的表情竟也是喜不自胜,两人仿佛有默契似的,各自大吼一声,身形急闪如电,转眼斗在一起,谁都不用神通,只凭蛮力相搏!而当两条人影交织在一起,相斗片刻后,那第一击对抗时的破空巨响,才堪堪绽裂开来!

梁辛眼中只有无尽残像,全然找不到两个正相斗之人的真身,不过在感觉上至少是师兄未落下风,略略踏实了些,又忙不迭去摇晃小活佛:“莫担心,师兄能胜!那个罗刹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它也是赤涅罗刹……但他颈、径下,挂着五颗珠纹,天下竟真有此物。”小活佛仍是紧紧闭着双眼,声音里充满了由衷地恐惧:“一枚珠子的纹路,就说明他修出了‘五神变’中的一路!”

‘五神变’,是五道佛家大神通!

恶鬼世界的夜叉、罗刹、修罗、魔罗明明都是凶魔恶鬼,但却天生只能修习佛家本领,这一点从先前越界的那对恶鬼身上就可见一斑,那两头赤涅罗刹的天道,正是佛家的‘轮回’。

正因为体质与神通相克,所以他们修炼起来也最凶险、最困难,或许这也算是一份冥冥之中对其他世界的眷顾之意吧。

传说之中,恶鬼能修行到的最高境界,就是尽通五道大神通,修成‘五神变’,不过传说归传说,任谁都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情,因为……就算真正的佛陀,也只能修成六神通,比起恶鬼只多出一门漏尽通。

赤涅罗刹还是赤涅罗刹,只不过这次来的,是一头炼到‘五神变’的罗刹!

谢甲儿的运气好到了十足十,楚慈悲苦守此间千万年,都从未遇到过一头这样的顶尖恶鬼。

小活佛的身体颤抖得愈发厉害了,他虽然与佛无缘,心中更没有禅意,但毕竟是庙里出身的精怪,在天性上,就怕极了这种几乎修成邪佛的恶鬼,打从心底深处弥漫而起的恐惧,根本就无法抑制,此刻他还能勉强开口,胆子就已经算是大得离谱了:“五神变,天眼通,天耳通,宿命通,他心通,神足通……”

“天眼通,修得与色界天人同等的眼根,不论远近内外昼夜,不论阻隔障碍,都能看透,所以咱们躲在飞舟之内,他也照样看得见;”

“天耳通,与天眼相似,只要他想听就能听得到……”小活佛说话时,那头正与谢甲儿滚滚恶斗的罗刹,正微笑点头。

“宿命通,能够知道自己在六道之中的过去生死,过去生中的事,这头恶物都能回忆,了如指掌……就是说,前生的法术、学问、本领,他今生尽数用得!”

小活佛刚说到第三路神通,谢甲儿陡然扬声大吼:“便是此刻了!”

谢甲儿身负惊天魔功,却和这头小鬼以蛮力相斗,就是为了引出对方的大力轰击,再将之移转,配合自己的力道,先把梁辛等人送走,此刻相斗已久,时机恰到好处,胸腹间卖出破绽,只等恶鬼猛击。

小罗刹果然上当,丑脸上满满都是狂喜,身形疾扑而至,一双鬼爪子狠狠袭向了谢甲儿的胸膛。

谢甲儿双指一剪,就在小鬼的劲力堪堪击中自己前的瞬间,乾坤挪移之术发动,随即,霸王脸色骤变……小罗刹那双鬼爪子上蕴着的力道,干脆连苍蝇都拍不死,挪是挪走了,可这么小的力道又有什么用?

谢甲儿眼中精光四溢,心中着实诧异,对方竟早都知道了自己的想法,这番扑击,干脆是戏弄自己来的……

小罗刹满脸欢笑,口中依依呀呀,吃力无比的说出了三个字:“他……心……通。”

他心通,小罗刹的‘五神变’之四,修成此道,能洞悉他人种种心相,读人心思,时刻掌握先机,不怕被暗算,更不会被利用。

小罗刹早都读出了谢甲儿的心思,又岂能让霸王称心如意?

想要借它之力送走巨蝶,难上加难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44章 最后一人 下一章:第346章 活佛做主
热门: 所罗门之犬 麻衣相士 天马行空 杯雪 天生不凡 乱反射 鬼吹灯之雌雄双盗 灯塔血案 你的尸首我的魂 诡案罪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