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3章 乾坤之怒

上一章:第342章 疯狂石头 下一章:第344章 最后一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事情进展得无比顺利,每次鲁执等人去过一个世界,那个世界就再没强者飞升、自然也再没人进入仙界。直到从第七界回来后的一天,鲁执找到了楚慈悲。

当时鲁执的神情有些阴郁,兄弟间也不需铺叙,直接引入了正题:“中土,怕是不好办。”

楚慈悲不解,皱眉问道:“不好办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咱们先前去过的那七个世界,虽然不像仙界那么夸张,在行属上都有瑕疵。相较之下,只有中土是真正的四象整齐,五行生克、八卦轮转、万物相济!”说着,鲁执摇头而笑,感慨道:“以前真不曾想到过,原来中土,才是真正的完美乾坤!这许多的世界放在一起,如果真要‘选’出一个仙界的话……非中土莫属!”

楚慈悲始终在留守,并不知道其他世界的情况,闻言后先是愣了愣,继而突兀地笑了起来……中土才是完美世界,想想以前家乡中的修士,修啊修啊,原来都是生在福中不知福!

“麻烦的是,”鲁执轻叹:“中土太完整,要改它的灵元,彻底抹掉修真事,怕是不会容易,至少我现在没太多的把握!”

修改其他的世界,能够利用它们自身的瑕疵,以巧破道;但中土世界,却完美到了极点,至少鲁执当时还无法找到可以利用的漏洞。

虽然不好办,可该去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……

略作修整之后,鲁执与同伴再次踏入飞舟,遁化虚空,赶往中土世界,不过这次不是去一半留一半,而是十一人赶赴中土,只剩楚慈悲一人留守仙界:

一来,中土‘完整’,楚慈悲感到事情棘手,要多带帮手;二来,九个世界中只剩两个还有飞升事,而鲁执等人去到中土,就算没能及时改变局面,至少也会阻止中土修士渡劫。这样的话就只有恶鬼世界的高手越界,楚慈悲修行的是佛家神通,玲珑慈悲更是伏魔利器,从行属上刚好能够克制恶鬼力量,由他留守再合适不过。

说到这里,楚慈悲忽然闭上了嘴巴,再没有只言片语!

突如其来的沉寂,几个听众都默默地叹了口气。直到半晌之后,楚慈悲才再度开口:“当年一别,再无相见。”

十一个人,一个都没有再回来。只剩一个楚慈悲,孤守仙界,于无穷无尽的岁月中,击杀越界恶鬼……

楚慈悲转目望向梁辛,声音中略略显出了些疲惫:“要是不嫌麻烦,能不能把‘骸骨老兄’的事情再给我说一遍?”

老头子刚刚现身的时候,梁辛已经自己所知的、有关骸骨老兄之事尽数交代过,可现在,楚慈悲想再听一遍。

梁辛没有丝毫的耽搁,立刻开口,又把有关诸事,再仔仔细细地讲了出来。

分送给其高手的玲珑玉匣,或遗落中土,或被骸骨老兄收回,事情再明白不过,玉匣原来的主人都丧身于梁辛家乡。

一旦离开仙界,楚慈悲也就失去了这里恶土之力的支持,可即便如此,就凭着他们这十一个屠灭仙界的绝顶高手,又各有一件玲珑法宝在手,中土世界又哪有人能伤得了他们?

玲珑至宝,都是由仙魔尸体炼化而来,在最初的主人手里,发挥出的威力,绝非青墨、琼环、莫追烟这些后人可比……

这个时候,天嬉笑轻轻的咳嗽了一声。梁辛知道他有话想说,点了点头示意但讲无妨。

得了宗主许可后,天嬉笑才开口:“属下的出身,诸位是知道的,因为先师的缘故,我们这些弟子也都修习过些风水、堪舆……”

刚铺垫了两句,谢甲儿就不耐烦打断:“直接说正题就好了!”

天嬉笑答应一声,果然不再啰嗦:“堪舆之中,有‘无应’一说,指得是一道劫数。天地风水自有定数,普通改动倒无妨,但要惊动了真正的大气脉,便会引来这道大劫!不过这也只是个说法,至于冥冥之中,是否真有‘无应’,没人能说得准……”

堪舆玄术之中,有些说法太过飘渺,但是天嬉笑提出的这道‘无应劫’,倒是让谢甲儿恍然大悟,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:

中土由阴阳化万象,其中各道行属彼此交汇、协调,无数巨大的力量或相生或相克,最终才成就了这个完美世界,一旦有另一股力量介入,想要强行改变它运转的轨迹,必会引来可怕的后果。

“两种可能。”谢甲儿的语气斩钉截铁:“第一个是鲁执篡改天地,由此他们十一个人引来了‘中土世界的反噬’,不是什么天劫,是真正的乾坤之怒!”

“第二个可能也差不多,不过这道反噬不是单独针对十一个人,而是针对整座中土……就是说鲁执篡改天地,结果惹了大祸,弄不好会让中土崩塌,因为有约在先,他们没一走了之,而是齐心协力消弭了这场大祸,不过最后也伤亡惨重。”

是针对十一高手个人、还是针对整座中土但十一高手挺身而出,总之鲁执等人都惹出了、也都对上了中土乾坤中蕴含的可怕力量,一群杀灭无数仙魔的绝顶人物,在‘苍天震怒’之下,最终损兵折将。

但是不管过程怎样、伤亡如何,至少鲁执撑过了‘反噬’、收集了一些死去同伴的玲珑玉匣,而他对中土的‘改造’最终也成功了,‘穷尽天地、再无飞仙’,再没有一个中土修士飞升仙界。

小活佛听得挺认真,在弄清楚了诸般经过之后,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大疙瘩:“中土再无飞仙,鲁执也算大功告成,为什么不回来,恋家?”

“哪个告诉你,老二大功告成?要是别人,或许早就回来了,可他叫鲁执,他是鲁执!”楚慈悲忽然笑了起来,可笑容里又哪有丝毫的快乐之意:“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。八字碑文不是他的墓志铭,更不是发狠放话,你仔细想想,他写这八个字,是给谁看的?”

留在中土的碑文,自然是给中土人士看的。

小活佛还在迷糊着,梁辛却犹如醍醐灌顶,猛地明白了:鲁执的留字,对仙界、对那些已经获知‘修士飞升去不了仙界,只能变成神仙相’这个真相的人,的的确确是应验了。但赑屃碑上的留言,不是写给仙界的,而是写给中土人看的……

中土之人,并不知道修士渡劫后去不了仙界,而是被‘流放’到大海的另一端。

他们只看到,修身入道、断灭凡情、感悟力量与规则,有朝一日突破境界,继而天劫到来……一切都没有变化,天劫还在,所以飞仙还在。

鲁执的确篡改了天地,对于仙界而言效果圆满。但是对于中土人士而言,却没有任何意义,大家该怎么修炼还怎么修炼;对迎来天劫的‘仙长’们,该怎么羡慕还怎么羡慕!

赑屃碑上的八个大字,从不同的角度去看,根本就是两个意思!从仙界的这边去品读,鲁执大功告成;但是中土上的凡人和修士们看到碑文,只会当它是醉汉的疯言疯语……

对中土人士而言,什么才是真正的‘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’?

任你天资如何惊艳,任你悟性如何了得,任你心志如何坚毅,任你修行如何刻苦……可到头来,你永远也等不到天劫,永远也没机会飞升仙界!

没有天劫的淬炼与洗髓,身体中的浊气永远也无法清除,充其量只有一两千的寿数,充其量也只有六步大成的力量,永远也不会有永生,更毋论逍遥。到头来一事无成,回头看看,你的确是比着我活得长,可我赏花踏青泡山泉,你在修行;我饮酒作乐斗小牌,你在修行;我呼朋唤友闹通晓,你在修行;我娶妻生子找小妾,你还是在修行……断灭凡情、清心寡欲,活成了一棵树,而且绝没有出头之日,别说一两千的寿数,就是让你这样活上万万年,又有个屁用!

这才是鲁执给中土世界立碑留字的本意。可中土上仍有天劫,鲁二留字的意义又何在?

谢甲儿、梁辛、天嬉笑都已经明白了,唯独小活佛还满脸迷惘,眼看着身边的同伴一个个都露出恍悟神情,急得他烦躁不已,伸手猛拍梁辛后背:“到底咋回事,咋回事?”

梁辛口干舌燥,由此,长长呼出的那口浊气,也略显嘶哑:“你要顺着碑文在中土凡人眼中的意义去想……如果没有天劫了呢?中土修士再怎么精修,他们也就没法飞仙,这时再看骸骨老兄留下的赑屃碑,是不是就顺理成章了?”

不解释还好,解释之后小活佛更糊涂了,狞眉瞪眼,好像要打人……

“一个笨嘴拙腮,一个草包饭桶!”谢甲儿终于不耐烦两个小家伙的纠缠不清,从旁边开口解释:“碑文是给中土人看的,所以那八个字的本意,是‘你们看到了吧,这个世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飞仙了’;而不是‘明明还是有天劫,可我就说没飞人能飞升了,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纳闷去吧’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能明白不?”

小活佛勃然大怒:“卸甲磨刀,你们师兄弟合伙欺负人么!”

谢甲儿浓眉一轩,可再仔细一琢磨自己给出的解释,别说……还真比着梁辛的说法更让人糊涂。

天嬉笑赶忙跳起来打圆场,对小活佛耐心解释道:“当初那位鲁执前辈,以假大眼替换真灵穴,施展大手段改变了中土格局,由此改变了天劫,让中土修士渡劫之后,再无法真正飞仙,而是尽数去了混沌海另一端的穷恶大陆,变成了神仙相……不过照我的猜测,这并不是鲁二先生的本意。”

小活佛气哼哼地点头,表示还能明白:“接着说,那他的本意是什么!”

“他的这番手段,最根本的目的,不是改变天劫,而是要让天劫消失!也只有如此,才能扣合上鲁前辈做事彻底的性子、才能扣合上赑屃碑上的八个大字。”

“小佛爷试想,远古时,猴儿谷假大眼成形,鲁二先生满心豪迈,以为从此中土再无天劫,过不多久,修行事也会渐渐消失,所以留下了那座赑屃神碑,不料,还没等他从中土返回这里,就发现竟还有修士渡劫,这才知道,原来自己的算计失误了。”

“天劫依旧在,飞仙依旧在,修行之事当然更不受半点影响……其实事情到此为止,也算是圆满了,毕竟中土格局变了,中土修士再也没机会去仙界。如果换成其他人,多半也就会返回仙界了,但鲁执先生天性执拗,事情没办成他想要办的样子,他就不肯罢休,留在中土继续想办法,非要让天劫彻底消失不可。”

天嬉笑虽然罗嗦得紧,但也细致的紧,尤其他的这番解释,是顺序而下,先假设鲁执的做法,再去与碑文‘相扣’,而不是从碑文去倒推着说,由此清晰的很,小活佛很快就明白,嘿嘿嘿地笑道:“也没多难懂,就是一时没绕过弯来。”

天嬉笑着实松了口气,又继续道。“另外照我估计,鲁前辈留在中土不肯回来,应该还有另一重原因……”

鲁执发现有中土还有天劫,自然要去追究真相,凭着他的修为、见识,不难发现自己那一番作为之后,造成的真正后果是什么。

那些被自己坑害的修士,虽然变成了副鬼模样,但也都拥有了漫长的寿命和一重天道,实力突飞猛进。有资格成为神仙相的,都是心智纵横之人,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发现真相,也说不定会利用某种契机穿越混沌之海,重返中土摧毁假大眼,还中土于本来面目以求真正飞仙。

到那时,又会有新一番的灵元震荡,大劫再至山崩地裂……且不论‘我看不惯’或者‘心性执拗’,鲁执回中土的根本目的,是为了还仙界一个清静,但现在事情却变成了:他救了一个世界,但却很可能因此而摧毁另一个世界。而且要被摧毁的世界,还是他的老家。

这样一来,鲁执更不肯一走了之,就此留在中土,穷尽心思,想要修正自己的错误。

直到梁辛发现的他的尸骨时,在鲁执的手中,还捏着记录了中土所有灵犀福地的长娟!

可以说,鲁执对中土的改造,并未真正完成,而曾经屠灭仙魔的十一名绝顶高手,也尽数丧身于此……

靠听的,靠猜的,有关骸骨老兄的事情,总算弄清楚了。

有关飞仙,有关神魔,有关十个世界!

自从入世以来,梁辛或听说,或结识了数不清的厉害人物,论起惊采绝艳,以先祖梁一二、干爹将岸和大师兄谢甲儿三人为最,可这三个绝顶人物与骸骨鲁执一比,真就成了‘小巫见大巫’。

梁辛觉得心里有些发慌,一半是被鲁执的生平震慑,另一半则是因为……飞舟不再,自己回不去中土了。

楚慈悲语气里,有些古怪:“到了仙界,还想着回去?”

梁辛叹了口气,没说什么。不料楚慈悲突然把话锋一转:“当年,差不多就在鲁二等人驾驭飞舟赶赴中土的同时,此间出了件小事……又有一头坤蝶,穿越虚空、咬破壁垒,进入了仙界。”

九界‘仙魔’飞升,到了仙界就会化身恶鬼,但‘坤蝶’却并非如此,它们臣服于仙界的厚土之威,越界后并不滋扰一草一木,只逍遥飞舞,享受着最后的三百年生命。

“将坤蝶炼化成飞舟的法术,鲁二给我讲过。他们一去不回头,我越等越心慌,自然也就生出了去找他们的心思,在那头坤蝶死后不久,我就按照鲁二的法子,开始炼化新的飞舟。”

梁辛的目光又复明亮起来,谢甲儿却冷哼了一声,毫不留情地给师弟泼冷水:“光知道法子有什么用,楚三没有鲁二的力气,没有此间恶土的支持,要是真能炼成这件宝贝才见鬼了!”

楚慈悲却摇了摇头:“我虽然没有老二的力气,可你们别忘了,我有的是时间……积年累月、水磨工夫,一点一点的来,总会有成功的时候!”

法术事看重的是‘力、术’两道,与时间没太多关系,可是这一重‘没关系’,并不是绝对的,而是相对的。比如,一个玄机境的法术,在五步修士而言,只需要稍作准备即可成形;可一个四步修士要想施展同样的法术,就得经过一个漫长的准备,也许憋足一百年、一千年,也有成功释放的可能……法术的筹备功夫,比着修士的命还长,这事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

可楚慈悲的时间实在太充裕了,一千年?一万年?十万年?或者更长!

楚慈悲能活到‘十界第一长命’,与鲁执送给他的那件‘玲珑慈悲’有着极大的关系,这件宝贝不仅于攻战时有莫大威力,而且只要主人内心清净,就能从面具中得到滋养。

谢甲儿忽略了楚慈悲‘很能活’这件事,略略一愕,梁辛则又惊又喜,从地上一跃而起:“这么说,你炼成了飞舟?”

楚慈悲哈地大笑了一声:“炼成了!但是却用不上,否则我早他妈的回去找鲁二了!”说着,翻手掐了个指诀,摇摇向着远方一指。

下一刻,只见一道黑色长虹裹挟风雷,从天角尽头如电而至,梁辛目力精强,远远就看清楚,疾飞而来的,正是一头黑色的巨大飞蛾。

轰的一声,飞蛾摔落在不远处的空地上,溅起无尽沙石,遮天蔽日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42章 疯狂石头 下一章:第344章 最后一人
热门: 水晶瓶塞的秘密 禁忌之地 天机·第三季:大空城之夜 真相推理师:嬗变 我的灵异档案 河神·鬼水怪谈(2017网剧河神的原著小说) 大唐乘风录 绝不低头 京极堂系列06:涂佛之宴·宴之支度(上) 华音流韶:天剑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