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9章 完美世界

上一章:第338章 玲珑慈悲 下一章:第341章 别生气啊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‘罗汉’的声音晦涩,结结巴巴的几个字里,重音压得也完全不对,听上去不像汉话,倒更像跨两附了黑胖子巫士的体,然后又故意模仿长春天的口音似的。

不过梁辛也还是听懂了,老汉的青铜面具,果然与琼环那件渊源深厚,也冠以‘玲珑’之名。

梁辛正想继续追问,可还不等他再度开口,那两个涅罗刹就趁着‘罗汉’分心之际,拼出全身里力气陡然挣脱束缚,纵身掠到高空!

‘罗汉’吃了一惊,作势欲追,可身形却微微一晃,飞起得慢了刹那。

眼看两个涅罗刹就要逃遁不见,身在‘禅境’谢甲儿,竟似全不受境域影响,抬手对着怪物遥指急弹,这次不是用空间撕裂,而是最直接的乾坤挪移。

眨眼间涅罗刹又被谢甲儿抓了回来,重新扔到罗汉的脚下……

罗汉顾不得道谢,收敛心思,全神贯注去降服怪物。

梁辛也不敢再多嘴了,就凭‘罗汉’刚才那‘被耽搁的一跃’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,老汉也不像看上去的那么从容……

纵然面具神奇,能营造‘禅境’克制罗刹,这一仗也打了几个时辰,直到破晓之际,那两个怪物才彻底失去了力量,倒在地上再也无法稍动。

‘罗汉’又施法术,在每个涅罗刹身上都封了十几枚符撰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,至此,两个涅罗刹总算被降服了,再无力作恶。

‘罗汉’满脸疲惫,除下面具后老汉更是脸色苍白,几乎都有些立足不稳,踉跄着坐倒在地。

铁甲大军中剩下的兵将并未散去,而是躲到了一旁观战,眼见大功告成,人人神情欢喜,先前那个主官小将也幸存下来,快步走到老汉跟前,双手飞快不停地比划着,偶尔还会向着梁辛等人一指,应该是在向老汉禀报先前发生的事情。

这一番比划,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,到最后老汉点了点头,又对着小将做了几个手势。

小将转身,来到梁辛等人面前,除掉帽盔,对着几个人躬身施礼,意在道谢。

他一动,所有幸存兵将,都勉力站起、脱帽,纷纷施礼。

众铁甲除掉了头盔后,梁辛这才恍然发觉,他们没有耳朵。所有人都一样,中土凡人长耳朵的位置,在他们脸上只是平实的肌肤……他们果然都是聋子,或者说,他们干脆就是五感缺一,天生没有听觉。

不生双耳,自然也不会、不需要发声,喉咙里也没有声带!

此间的人物,个个相貌俊美,少了耳朵倒无伤大雅,但在留意之后,再看上去说不出的古怪。

谢甲儿不耐烦地挥手:“退开吧,用不着谢!”说完才想起对方听不见,自嘲似的笑了下,大步走向了老汉。

梁辛也由天嬉笑扶着,跟在了师兄身后,没想到刚到身前,那个老汉就费力的摇了摇头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睡、睡了……你……他……回头……说……”话没说完,鼾声便起,老汉居然在顷刻间就睡着了。

下一刻,被他握在手中的‘玲珑慈悲’又透出丝丝缕缕的佛光,将老汉层层包裹,不长的功夫在梁辛等人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只淡金色的‘茧子’,跟着空气微微一颤,一切都恢复正常,但老汉、面具已经不见了。

待老汉消失之后,小将先对着梁辛等人点点头,比划了个‘稍等片刻’的手势,之后他忽然跳起来,快步冲到两个‘涅罗刹’身边,举起手中的铸铁偷窥,发疯猛打。

不止小将,铁甲中只要还能动的人,全都围拢而至,或挥舞刀鞘或高举石头,倾出所有的力量,去无声的哭,去用力的打!

涅罗刹已经被封住,既无法‘轮回’更无力反抗,但他们的身体也不是凡人力道能够伤害的,所有幸存者都可以尽情泄愤,却不用担心打死他们又惹出‘来世’。

疯狂的围攻,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,小将才止住了众兵,命人将涅罗刹带走关押。

这期间谢甲儿一言不发,静静坐在一旁闭目养神,与涅罗刹的恶斗,时间虽然不算太长,伤得也不算严重,但消耗却不小,就连霸王也有些疲惫了。

其他几个人也都守在谢甲儿身边,各自修养。旁人的表情大都平静,唯独梁辛始终皱着眉头。

什么都还没来得及问,老汉就消失不见,虽说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去问小将,但所有铁甲都是最彻底的聋哑之人……这让他们怎么问?

谢甲儿听到骚乱平息,又复睁开眼睛,没想到第一眼就看到了梁老三的愁眉苦脸,很快谢甲儿就明白他在发愁什么,当即哈哈一笑,说道:“他们学不会说话,我们还学不会比划手势么?也就是耗些时间罢了!”

谢甲儿等了一辈子,吃了无数苦头,才到了这个地方,结果一切都变得莫名其妙,为了找出真相,他哪会害怕再去学一门‘手语’?

说着,霸王大步向着小将走去……

两天之后,梁辛已经恢复如初。他被乱流反噬,当时伤得虽重,但都是些皮骨伤害,并未触及根本,凭他的底子和天嬉笑的灵药养护,身体回复的极快。

大小活佛也没什么大碍,不过总还要再静养一阵。

师兄卸甲儿则集中精力,正努力和小将等铁甲将士学习各种手势。谢甲儿天资自是不用多说,可要从头学习一门手语也不是简单的事情,特别是这里并非中土,人们生活的习惯、继承的传统甚至观察事物的角度都截然不同,学习的难度可想而知。

而且‘真相’,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。仙家境界里,一心送死的凡人铁甲、天道在手的飞升罗刹、打完就睡的古怪老汉,外加一只同以玲珑冠名的青铜面具……所有的事情,都来得莫名其妙,甚至毫无道理。想要彻底了解这些秘密,非得把‘手势’打得炉火纯青不可。

这么麻烦的事情,梁辛是不敢靠前了。

幸好小将看出他百无聊赖,同时也在先前的恶战中明白了梁辛的心性。当下连比划带画画,总算对梁辛说明,如果没事可做,小将可以安排两个手下,引着他去四处逛逛。

梁辛大喜,喊上天嬉笑,就请小将的手下带路,高高兴兴地游览‘仙界’去了……

头上青天脚下厚土,日升月落晴雨交替……乍看上去,‘仙界’和中土似乎也没太多,但只要在游览中略略加一些仔细,就会发现此间与中土,其实处处不同:

‘仙界’的天空,比起中土世界要更加清澈,由此也显得更高远些。

白天时这里的太阳,要更加红润。如果中土的日头像一团火焰、一个火球的话;那‘仙界’的太阳,则更像一块刚刚被融化的一碗铜汁;

天黑之后再仰望夜空,区别也就更大了,仙界居然有一大、一小两个月亮,不是同时升起,而是大月将落、小月才升,夜顶的星图,干脆和中土全然不同,梁辛不知找了多少次,结果连紫薇和北斗都没找到……

‘仙界’之内,既有广漠平原也有山川湖泊,但这里处处都是青绿盎然,生机旺盛同时‘友善’,根本找不到像‘西蛮’、‘南疆’那样的穷山恶水,更没有沙漠、荒丘那样的贫瘠土地。

以中土玄学的认知,天下地势之所以各有不同,有的地方是秀水春山、而有的地方却是荒岭凶山,是因为灵元分布不均,丰饶灵秀之地必定灵元浓郁,反之亦然。

按照这个说法来看,‘仙界’简直就是个大同天地,这个世界里不仅灵元浓厚,而且还分配得异常平均,没有一处荒瘠。天嬉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,直到有一次梁辛突发奇想,想要去看看‘仙界’的大海,对着两个向导比划了一番,可对方始终神色迷惘。到了最后,梁辛才终于弄明白,此间根本就没有大海。

‘仙界’无海,梁辛最多也就觉得有些稀奇,心里也不太当回事,但是天嬉笑却着实吃了一惊。

梁辛见他面色有异,便追问缘由,天嬉笑却没急着回答,在随后一段时间里,丑娃娃时时刻刻都捧着随身携带的罗盘,偶尔还会施法追逐风向、水流,看样子他是要给‘仙界’掌一掌风水……

丑娃娃神神叨叨地忙活好一阵子,总算有了个大概的结果,对梁辛道:“这个地方四象不全,五行有缺!”

梁辛愣了下,他不懂青乌堪舆的门道,不过也能明白‘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继而才有八卦、万物’,如果‘四象不全’,世界根本就不能成形,可是这里地上有人天上有鸟,虽然形态不同,但物种丰富,比着中土只多不少。

天嬉笑师承渊源,对风水有大造诣,可对上什么都不懂的梁掌门,丑娃娃那一肚子深奥道理全都用不上,着实措辞了一阵,才再度开口:“这个地方的水行至弱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”

梁辛也耐下心,不去反驳什么,而至就着天嬉笑的话提出自己的疑问:“水行至弱,就是这里的水少?”

天嬉笑勉强点了点头:“差、差不多吧,这个事不容易解释,宗主的说法也不能算错。”

“差不多就成,”梁辛笑呵呵地继续问道:“这阵子里,下雨遇到过几次,大江大湖也见过好几处,水也不比中土少吧……”

“但是这里没有海,只靠那几个湖泊,差得远了。”

在‘水行与水’的关系这件事上天嬉笑点到即止,又换过了话题:“四象分作太阳少阳、太阴少阴,其中太阳火、少阳木、太阴水、少阴金。至于土既不属阴也不属阳,是阴阳之间的平衡气。这是四象与五行之间的关系。”

“咱们最近这段游览,辗转了几千里,每到一处我都仔细测过,由此才敢断定这个世界五行缺水。这点绝不会错的,可它还能成形、成就万物,则是因为……此间厚土旺盛。”

按照丑娃娃的说法,‘土’为天地阴阳的平衡,虽然‘仙界’水行稀薄,但因为‘土’这个平衡之力足够强大,所以还是勉强托住了‘仙界’。

“这就好像是个方形的泥盆,在盆的四个角上,分别压上‘金木水火’四个秤砣,一般而言,四个秤砣中,如果有一个远远轻于其他秤砣,泥盆多半会倾倒、倾斜。但是如果这个泥盆自身足够沉重,那它也能保持平稳。”

天嬉笑举例子的时候,居然在咬牙切齿。这让梁辛大为奇怪,点头道:“意思我大概明白,可你咬牙做啥?”

天嬉笑如实回答:“因为我说的不对。”

梁辛立刻就懵了,又想了想,气乐了:“你啥意思?”

“我刚举的例子、讲的道理,都漏洞百出。要是行家听见,非用口水啐我不可,但要不这么说,就没法给宗主讲明白……那些真正的道理,晦涩拗口而且罗嗦无比……”天嬉笑也挺发愁来着:“总之,四象五行与世界乾坤之间的诸多牵扯,您不用太理会,您只要明白‘这个世界五行缺水、而土行奇厚’,也就足矣了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,明白天嬉笑的意思——丑娃娃发现了这里的异常,并告知自己,但丑娃娃是下属,对宗长程秉事情,并不是光说明‘结论’就可以的,还要讲明白其中的因果关联。麻烦就麻烦在这里,如果想要讲明白其中的道理,就得先请宗长去修上三十年的风水五行之学。

所以天嬉笑给出的‘缺水却旺土’的结论是正确的,但解释这个结论时用的道理、举的例子却似是而非,千万不能去深究。

梁辛也不会去深究,别说只是‘四象不全’,就是‘四象全没有’他也无所谓的。

天嬉笑松了口气,在说‘明白’了‘仙界’五行缺水之后,他还有几样与之相关的事情要讲:“五行与五官,也是呼应对称的,其中耳朵对应的便是水行。”

梁辛皱了下眉:“这个世界缺水行,所以这里的人都不生耳朵……这也太玄了吧?”

天嬉笑笑道:“不是玄不玄的事,只是有了这个关联,所以也就有了这种可能,造化这个题目太大,属下只是胡乱一猜,宗主不妨姑且一听。”

见梁辛点头,天嬉笑又继续道:“此间的异常,对凡人凡物繁衍生长并没什么影响,但因为五行缺一,所以天地灵元也浑浊不堪,这里的山川明秀,和灵元没有一点关系,而是托了瑞土之福。这倒无所谓,真正的关键是……灵元浑浊,修士是无法修炼的!”

“也不是绝对无法修炼,而是会变得异常困难,而且成就也有限的很,属下敢断言,把中土上所有的修天典籍都拿过来,再把中土所有天资绝顶之辈尽数集结于此,穷尽万年光阴,也绝培养不出一个四步之上的修士!”说到这里,天嬉笑的语气郑重起来:“连四步修士都无法培养的地方,又怎么可能会是仙界!”

梁辛叹了口气,谁都不是傻子,进入此间后的经历,再加上最近这段时间的游览、见闻,他哪还能不明白,这里也不过是另外一个凡间界,这次师兄算是闹了个大乌龙,彻彻底底地失算了。天嬉笑的发现,也不过是让‘此间非仙界’的说法更凿实些罢了。

在见识风土的同时,自然也少不了领略人情,‘仙界’人口众多,从他们走过的地方来看,应该不逊于中土。

‘仙界’人物,无论男女老幼,都是俊美之人,但无一例外的,所有人都不生双耳,看上去多少有些古怪。

也许是‘土行至厚’的原因,这里的人虽然无法修炼,但都会一门‘捏土为畜’的本领,当初和梁辛打仗的那些‘天兵天将’,胯下骏马就由此而来。

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当地人对‘长耳朵的丑八怪’极为抵触,但是铁甲士兵却更受爱戴,有两个向导代为纾解,当地人对梁辛和天嬉笑立刻就放下成见,友善相待。

‘仙界’风俗,也多有特异之处,其中比较有趣的是,无论是村落或者集镇,家家户户都没有‘自己的’孩子,每一个孩子,都由全村的大人共同抚养,这样看似原始,但每个娃娃都是自己的儿女;每个大人都是自己的父母;每个同龄人,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!同一个村镇之内,一般不通婚,年轻人长大后会离开家乡,有的嫁到了外地,有的领回了新娘……由此,整座人间,是为一家。

共养后嗣这个‘原始’习俗赖以传承、并且千万年不曾改变的,有两个原因:

第一,‘仙界’受厚土之福,物产极为丰饶,这里就没有穷富之分,因为财富没有任何意义,我在自己家存了一千斤苹果,可出门一看,外面还有一万斤桃子挂在树上,根本没人去摘……

而第二个原因,则是土著与生俱来的纯善,这一点无法言喻,只能在融入其间之后才能体会。单纯、满足、快乐、善良……所有这些美好词汇,融合到一起,最终变成了一份真正的安宁。足以消弭所有戾气,让人无论在睡、在醒、在忙碌、在闲暇时都会面带笑容的……安宁。

此间无声,却绝不寂寞。

对修士而言,这里四象不全、五行缺一,以至灵元浑浊无法修炼,简直比着最最贫瘠的荒山还要更恶劣一万倍;但是对无心望道的普通人而言,这里又何尝不是一个完美世界?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38章 玲珑慈悲 下一章:第341章 别生气啊
热门: 京极堂系列01:姑获鸟之夏 全球通史(上):从史前史到21世纪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 剑徒之路 江湖奇侠传 手机 九州·刹那公子 云中命案 盲目的乌鸦 新人性的证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