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8章 玲珑慈悲

上一章:第337章 赤涅罗刹 下一章:第339章 完美世界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等涅罗刹扑进,谢甲儿就将双手一探,十根手指急促跳动,与击杀‘螃蟹’时如出一辙,两个涅罗刹所在的空间尽为他所控。

空间被锁,二鬼急冲的势子也陡然凝滞,呆立半空!谢甲儿的脸上微微显出了些失望,淡淡说了句:“不过如此。”说着,十根手指同时一弹,锁住怪物的小空间四分五裂,浓稠的鲜血泼溅而出。

因为空间的错乱,两个涅罗刹的惨叫听起来无比遥远,断骨碎肉被扬撒得到处都是,连完整的尸体都没能留下……

即便以前见识过师兄的手段,梁辛也没想到,这一战放在谢甲儿手中竟然如此简单,打从心眼里泛起来的,有震骇有畏惧也有敬佩。

小活佛也看傻了眼,眨巴着眼睛嘀咕道:“这、这也太魔障了……”

他的感慨尚未完结,不料从两个涅罗刹丧生的半空里,遽然响起了两声婴儿般地啼哭,两头怪物又突兀出现,身形毫不停留,再度向着谢甲儿扑来!

那些碎尸、断骨还散落在地,可两个怪物竟然又出现了,而且单以扑跃的力量来看,实力比着先前毫不逊色!尤其稀奇的是……‘新来’的两个,虽然也是怪物,但却不是涅罗刹了。

仍是一男一女,但长相都丑陋无比,面目狰狞让人憎恶,头上长瘤肋生肉翼,背上还高高鼓起个驼峰似的东西,四肢却尤其粗壮。

小活佛眸子一缩,惊愕道:“这两个是夜叉……罗刹怎么变成夜叉了?!”

谢甲儿也不明白怎么回事,他也不想明白,不管什么东西,大不了再杀一次便是。强敌又至,便只换来他‘哈’的一声大笑,神通再起!

比起‘前任’,夜叉的实力相若,但要更警觉得多,飞扑的速度极快,且轨迹变化多端,不让谢甲儿轻易逮到。双方相持片刻,一头夜叉终于在迂回中冲到近前,鬼爪猛起抓向谢甲儿的胸膛。

鬼抓下,霸王的身形陡然消失。乾坤挪移不止能杀敌,更能让主人任意穿梭于空间。那只夜叉鬼爪落空的同时,谢甲儿已经从他背后跨出,魔功一引,夜叉所在的空间轰然爆碎。和上次一样,怪物惨叫声中,血浆飞散,碎尸洒落。

另一头夜叉怒啸连连,飞扑而至。谢甲儿正要伸手相迎,不料他身前的空气猛地一颤,一抹雪亮的刀光闪过,自第一头夜叉丧生之处,竟又跳出来一个浑身裹满乌黑煞气的冷面男子,引刀刺向谢甲儿!

谢甲儿大吼一声,借着乾坤挪移,险而又险地躲开了突兀出现的敌人……

一个中土奇葩,与两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怪物滚滚相斗,打成一团,论起‘真实本领’,自然是谢甲儿更胜一筹,可那两个怪物竟然是‘杀不死的’。

不是杀不死,每次怪物被魔功击中,都会碎尸万段,死得不能再死,可旧的那个死了,又会从身死之地再跳出来一个新的,而且每次‘跳’出来的这个新的怪物,都与前次形态不同:

罗刹死了,来了个夜叉;夜叉死了,又来了个煞鬼;煞鬼死了,又有修罗现身……

相斗了一炷香的功夫,谢甲儿最少杀掉了十几头怪物,地上到处都是恶臭的血浆,可不管他怎么杀,怪物永远是两个!

梁辛、大小活佛都伤的不轻,先前与涅罗刹那一战,梁辛被乱流反噬,虽然没有伤及要害,但骨头断了好几根,一时间都没法再站起来;大小活佛则被恶力反冲,经络受创,面色苍白。

不过几个人谁都顾不得自己的伤势,早被眼前这场诡异之战惊呆了,怪物的实力固然可怕,可他们的‘能力’,才是真正的匪夷所思,这样打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。

小活佛终于看出了端倪,身子晃了晃:“轮回,这是轮回……两个涅罗刹也、也是领悟了天道的!他们手中握着‘轮回’天道,这一世死了,下一世就会出来!”

“操!”一向不怎么说脏话的梁辛,也忍不住骂了一声:“这也太扯了吧!”

小活佛失魂落魄,摇头苦笑:“不扯,不扯,人也好、鬼也罢,飞升这种事,都是一样的……”

别说真正的修士飞仙,就是中土世界中的神仙相,在渡劫之后,都会掌握一重天道。罗刹也是如此,它们渡劫飞升,不是光靠着实力强大,也要有所领悟。这对涅罗刹领悟的天道,便是小活佛所说的‘轮回’。

不过这对涅罗刹,无论是身体力量还是手中的天道,至少看上去都要比着梁辛打过的神仙相厉害得多。

特别这道‘轮回’,几乎给了涅罗刹不死之魂!绝非梁辛对付过的神仙相可比。

其实在这其中,有个关键之处,就是‘天劫’。

悟道和飞仙并不是一回事。悟道之人,还要经历天劫才能够破界飞仙,在猴儿谷的假大眼成形之前,中土世界上不知多少悟道之人被天劫轰得神形俱灭。只有最最优秀、强大的悟道修士,才有机会飞仙域外。

后来骸骨老兄改变天地,修士天劫也随之被篡改,原本一炷香到半个时辰爆发完毕的雷劫被拖延到六个时辰之久,‘渡劫’变得简单了许多。考试的难度降低了,通过的人也就多了,但合格者的整体‘质量’自然也随之下滑。

这也造成了神仙相实力参差不齐,其中也有佼佼者,以‘百无一用’的修为,遇到真劫也未必过不了。只可惜他们永远也没机会去试一试了……无仙也好、一椭也好,这两大首领,前者为领悟活着而荒废修为、后者则因重伤而战力骤降,这才被梁辛击败。

两个罗刹鬼不是从中土世界飞升的,他们的天劫,比起神仙相的天劫不知严格了多少,能活着渡劫,实力自然要比普通神仙相更强。

涅罗刹的实力,便是骸骨老兄未篡改中土时,成功渡劫的剑仙实力!

所以,涅罗刹不一定比神仙相更厉害,但他们肯定会比绝大多数神仙相更强。如果扭转时空,让这对涅罗刹对上四大首领全盛时的任意两人,胜负还是未知之数。

两个怪物的实力固然惊人,可梁辛更关心的是如何才能破掉他们的‘轮回’。小活佛苦着脸摇头,他能猜透对方的天道真意就不错了,又怎么可能知道如何破道。

谢甲儿倒是无所谓,于剧斗中哈哈一笑:“把两个鬼子的今生来世都杀干净,自然破道!”

旁人早已记不得两个涅罗刹已经‘几世轮回’了,而谢甲儿的身上,也几次被怪物的狂攻扫中,粗壮的身体上添了不少鲜血淋漓的大口子。谢甲儿越恍若未觉,神情越来越兴奋,声声大吼也越来越响亮!

至少到现在为止,师兄还未落下风,梁辛还不算太担心,除了天嬉笑之外他们几个都伤的不轻,想动也动不了,帮不上忙。何况就算能动,冲上去或许不难,可那纯粹是添乱,只能让谢甲儿分心。

天嬉笑抽了个空子,把破碎的戾蛊黑鳞捡了回来,梁辛暂时也顾不上心疼,所幸黑鳞虽然碎裂,但奎木狼无恙,随着梁辛的心意,回到了主人体内。

恶战正酣,梁辛等人紧张观战。可谁都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又有异变突起……那支铁甲,竟又杀了上来!

士兵们不管不顾,有的挥舞利刃,有的干脆赤手空拳,潮水般扑涌而至……尽数扑向三个绝世强者的战团。

谢甲儿和两个涅罗刹,都在如电移动,眨眼前在天上,眨眼之后又跑回地上,就连梁辛也未必能随时跟住。可铁甲人数众多,一旦涌过来就是‘漫山遍野’的一大片,只要三个强者落到地面上,就会进入大军笼罩的范围。

谢甲儿既然答应了梁辛,就不会再去对付这些‘哑巴’凡人,但战局险恶,时时刻刻都是生死一线,他在不停的挪移空间时,也不会去刻意避开大军,于他而言,凡人上来或者不上来根本无所谓,他该怎么打就还怎么打。

而两个涅罗刹,虽然‘轮回’个不停,但凶根本性不会改变,能多溅血多杀人,他们求之不得……甚至都不用主动动手,单单扑跃时荡起的罡风、对撞时掀起的巨力,就足以绞杀附近的凡人。

战团‘闪烁’,时时变换位置,可只要一落地,便会溅起一蓬血雨!

大军,送死!虽然跟不上三个怪物的移动,但每个人都在努力、奋力捕捉着‘战团’,好像生怕下一个死的不是自己……

梁辛看得眼睛发胀,全然想不通,更无力去阻拦。

铁甲大军对两个涅罗刹明显要更憎恨得多,飞蛾扑火般的围堵都是冲着两个怪物去的。

也许是梁辛等人先前与涅罗刹为敌,赢下了大军的好感,铁甲第这第三次冲锋,并无一人去针对他们。

整座战场中都弥漫起浓浓的腥味,刺得梁辛心胸翻腾。

沉默、送死、一次又一次,毫无道理……

天黑了。

这次是真正的天黑,远处太阳落山,月亮却未曾升起,夜空中的星光惨淡。可杀戮未完,血肉仍在泼溅。梁辛救不了这些本来都不需要去救的人,几个时辰的惨战,几乎让他麻木了。

两个涅罗刹仍在凶悍扑击,一次次被杀,一次次轮回,天知道他们还有多少个‘来生’,谢甲儿的神情未变,但身上的伤口却添了许多,这一仗的胜负,已经不在攻守之间了,而是……磨。

双方都在磨,谢甲儿想活下去,就要在力气耗尽之前,磨尽二鬼所有的来生;两个涅罗刹也是如此,他们要用自己的一个个‘来生’,磨光谢甲儿的修为!

铁甲已经伤亡了七成,剩下的残兵,犹自踩着同伴的尸骨、血沼不停的扑击,不停的滑到,不停的被杀。

……

梁辛开始后悔了。

小活佛平时浑浑噩噩,但这次却看懂了他的心思,挪动着屁股,费力坐到他身旁:“你还是不了解涅罗刹的性子,咱们不惹他,他也不会和我们相安无事。这种东西,只要是活着就一定会杀人,现在大家同处一片天地,就算今天撤走,迟早也会再相见,到时候还会有一场生死恶斗。”

听了小活佛的话,梁辛心中稍安,轻轻叹道:“还是盼着师兄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眼角余光之中忽然闪出了一道青色光芒,当即顾不得再说话,急忙举目望去。

夜空之下,一个玄衣老汉,正催动法术急掠而至,在他手中正拿着一件青色事物,青光也由此而起。

旋即,轰的一声巨响,老汉砸夯似的跳到地面上。他落地引出的动静,比着一块大陨石也毫不逊色!

老汉的长相普通,和那些俊美铁甲完全没法比,倒更像个中土上的老掌柜,微微有些发福,大约六十几岁的年纪,头发花白,睡眼惺忪,在他手中拿着的,是一只青铜面具。

面具的大小和琼环的玲珑修罗差不多,质地似乎也相近,不过它被老汉倒拿着,梁辛只能看到内侧,看不出是个什么样的脸谱。

老汉一现身,残存的士兵的脸上立刻显出狂喜,终于停止了送死似的冲锋,向着四下里迅速退散而去……

老汉对满地的尸体与血泊并没太多表示,望向两个涅罗刹的眼神也没太多稀奇,但是对谢甲儿、梁辛等人却满是意外,口中情不自禁‘咦’了一声。

即便身处恶战,谢甲儿的反应仍比着梁辛等人更快,立刻追问道:“老汉,你会出声,你会说话?!”

老头的神情更加惊愕了,显然听懂了谢甲儿的话。

看上去,他的惊愕,不是因为谢甲儿说了什么,而是因为……他能听得懂!

片刻之后,老汉总算回过神来,嘿嘿地笑了几声,想说点什么,可张开嘴巴半晌,眉头皱得老高,喉咙里也只响出了几个古怪音节,似乎沉默太久,他会说话却忘了该如何去说。

憋了半晌,老头子最终还是摇摇头,暂时不去说什么,而是对着谢甲儿挥了挥手,示意他退开。

谢甲儿好容易遇到了一个能听、而且还很有可能会说的大活人,心情变得大好,开口笑道:“两个涅罗刹不好对付,你成不?”

老汉仍是笑着,拍了拍手中的青铜面具,跟着把手一翻,掉转面具将其扣在了脸上。旋即,天地变色!

一道淡金色的光环,从老汉脚下现出,转眼扩大,向着四下里席卷去,眨眼间的功夫,梁辛的视线所及之处,尽数氤氲起淡漠、柔和、恬静的安详佛光;

地面上的血污与残尸消失不见,朵朵青莲盛开,清香弥漫天地,先前的满心焦躁被洗涤一清,换而舒适喜乐;

不知何处,隐隐传来灵雀欢唱,钟磬轻鸣中,还透出阵阵梵音……

此刻梁辛也终于看清楚了面具的样子,无论外形还是那份古拙气质,都和琼环的面具如出一辙,只不过,老汉面具刻画的,是一个罗汉。

不光样子像了个十足十,甚至连威力也大同小异,琼环的修罗面具能够化身外四方为血炼苦狱,老头的罗汉脸谱将此间变作了灵山禅境!

琼环是化身修罗,而老汉则是变作金身罗汉,盘结伏魔印,向着两个涅罗刹纵身攻去。

梁辛身处面具凝化的‘禅境’之内,能够明明白白的感觉到,佛光虽然让人心旷神怡,但也实实在在限制了自己的力量,如果在这里和老汉相斗,无疑要吃大亏。

佛光、青莲、梵唱,对两个涅罗刹的影响尤其巨大,两个鬼物就仿佛陷在泥沼里的麻雀,拼命挣扎但步履维艰,在‘金身罗汉’的猛攻下,几乎只有挨打的份。

谢甲儿见老汉大占上风,也就不再动手,撤回到梁辛等人身边,微笑观战。

梁辛还有些担心,也不管老汉能不能听懂,放开声音提醒道:“两个恶鬼悟出了‘轮回’,打死了今生,来世还会再来。”

‘罗汉’转头,对这里梁辛微微一笑,神情安稳,显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。

小活佛从庙里长大,对佛家法力烂熟于胸,眉飞色舞地笑道:“用不着担心,我佛慈悲,不杀人……但能耗尽、或者封住罗刹的力量,他们不死,怎么轮回?却又没有力量,烂泥一滩!”

神通事、法术事本来就有相生相克之说,老汉的佛家力量,天生就是罗刹的克星,两个恶鬼遇到了他,就只有自认倒霉的份,就连‘轮回’都没了用处。

谢甲儿杀不掉的恶鬼,被‘罗汉’降服,也并不是说霸王敌不过老汉,不过在对付涅罗刹这件事情上,老汉更胜一筹罢了!

谢甲儿突然嘿了一声,满脸懊恼:“犯傻了犯傻了,不该直接去杀,就把他们的四肢绞碎,估计早赢了……”听上去有道理,但实际也不太好说,没了四肢也未必就会‘耽误’涅罗刹的凶狠扑击……

古怪的老汉赶来,战局斗转直下,眼看着两个涅罗刹渐渐乏力,败局已定,梁辛疑虑尽消,不再关注罗刹罗汉,开始研究老汉的面具,仔细端详了一阵,转头望向天嬉笑:“老爷子的这件法宝,和琼环的那件几乎一样,不过幻化的境域、主人不同。”

天嬉笑认真点头,笃定道:“两件面具,出处肯定是一个地方。”

梁辛暂时没去想那些更复杂的谜题,高兴之余把心思都用在胡思乱想上,他把声音压得极低:“那老汉的这个面具应该叫啥?琼环那件是玲珑修罗,那他这件叫玲珑罗汉?玲珑金刚?还是……玲珑我佛?”

声音虽低,可在禅境,没有一丝动静能够逃过老汉耳目,‘罗汉’在听到梁辛提及‘玲珑修罗’之后,身体明显一颤。

面具扣在脸上的时候,就不再是冷冰冰的金属,而是于主人融为一体,表情生动。此刻‘罗汉’的神情古怪之极,又意外、又兴奋、又迷惑,而更多的却是不敢置信。

老汉手中不停,猛攻涅罗刹,同时再度转头望向梁辛,费力半晌,终于干涩开口:“玲……玲珑慈、慈悲!”

玲珑慈悲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37章 赤涅罗刹 下一章:第339章 完美世界
热门: 恶俗:或现代文明的种种愚蠢 危险的维纳斯 捕梦网 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沉睡的人鱼之家 国家阴谋2:英国刺客 至尊仙朝 新世界 幽灵男 黑暗诱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