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赤涅罗刹

上一章:第336章 打我一顿 下一章:第338章 玲珑慈悲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片刻之后,漫天墨云同时一震。正抬头仰望的梁辛恍惚间觉得,仿佛天空要崩塌或者沉降了似的,脚下一软险些坐倒在地。

小活佛满脸不以为然,伸手扶住他的同时撇嘴笑话道:“以前也没觉得你这么胆小。”

不等梁辛说话,谢甲儿就冷笑开口:“不是梁磨刀胆子小,是你感觉不到!”

梁辛探知外界不靠灵识,而是靠自己身体的敏锐感觉,就在墨云震动之际,梁辛清晰感觉到其中蕴含了他无法想象的绝大力量,由此才会产生‘天塌压顶’的错觉。

说话的时候,空中乌云又起变化,又震颤了几次之后,缓而又缓地开始流转……看上去,就好像有一条恶龙,正摇头摆尾不断盘旋,由此也带动了墨云一起旋转。

墨云流转由缓而急,前后不过一炷香的功夫,此刻落在梁辛眼中的,已经不再是黑沉沉的天,而是一只压在千丈高空、正飞快旋转的巨大漩涡!

天现异像,几个中土来者面面相觑,谁也不知究竟是怎么回事,那一队‘本地’雄兵,现在也重新列队,不过并没有再冲过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天上的漩涡吸引。

兵卒面色平静,和对阵谢甲儿时情形相若,没有人发出一丝声息,从他们的脸上也看不到太多恐惧,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情形。

漩涡越转越快,不知何时开始伴有隆隆巨响,仿佛千万头猛犸巨象正从天上踩踏狂奔……小活佛也不再说笑了,与憨子并立一处,严阵以待。

梁辛看得头昏眼花,天上那只漩涡转得太疯狂,以至于它自己都无法再控制所有的力量,已经隐隐现出崩碎之势,照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久,遮蔽苍穹的‘黑幕’就会支离破碎!

果然,又过了不久,冥冥之中陡然爆起一声巨响,继而漫天乌云轰然散碎,那只可怕的漩涡竟真的给自己给‘转’散了。

可就在漩涡消散前的瞬间,自它的斗眼中,突兀地坠落出一团五彩斑斓的怪东西……下一刻,青天再现,世界又复明媚了。

漩涡中掉出的那团‘怪东西’,‘咚’的一声摔落在地面,所落之处正处在铁甲大军与梁辛等人中间,距离双方差不多都有百丈距离。

怪东西颜色明艳,形状看上去好像一个大个的‘肉圆子’,落地后忽然一分为二……梁辛这才看清楚,哪是什么肉丸子,而是抱成一团的两个人,摔到地面后,分开跳起。

突兀出现的两人一男一女,都浑身赤裸。其中的女子体态高挑风姿绝伦,大约二十几岁的年纪,五官精致玲珑,自眉宇间凝着一副媚气,一头浓密长发直垂脚跟,其中还有几缕散落披于身前,于高低起伏间更显诱惑,除了美艳无方,这个女子与普通妇人还有一处区别,白皙肌肤上,蔓延着几道古朴、粗豪且诡异地红色纹路。

梁辛吞了口口水,看完了女的,再去看男的,一眼望去心里立刻翻了个个。

‘男’的身体粗壮,四肢强健,脖子比着金玉堂秦痩的大腿还粗,可他壮则足以,却完全谈不上‘健’,他的身体长得根本不成比例,与其说像人,到不如说是一只巨大的野猪人立而起。此人皮肤黝黑,胸上腿上都长满钢针似的鬃毛,红发、绿眼,一双三寸长的獠牙倒长,呲出口唇。

另外在他身上,也和女子一样,长着红色纹路……这个男的,干脆就不是个人!

梁辛看得头皮发麻,赶紧掉转目光,再去看女子,养养眼睛……一边吸溜着凉气,问身旁的同伴:“这两个是人是鬼?”

他也只是随口而问,本没指望得到答案,不料小活佛忽的冷笑了一声,反问道:“梁磨刀,你听说过罗刹么?”

梁辛想也不想就应道:“当然听过,琼环发动玲珑宝贝,就化身罗刹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小活佛就怒道:“放屁,琼环那个是玲珑修罗,修罗是修罗,罗刹是罗刹,两回事!”

梁辛对这些神怪的见识,都是来自童年时、老叔带个他解闷的那几本民间怪谈,他还真分不清修罗和罗刹之间的区别,反正都是魔鬼就对了。

在‘正统记述’中,这两种恶物虽然都是魔,但其间差异却不小。

修罗恨天,不过他们的性子高傲无比,所以从不欺凌弱小、更不会滋扰人间,修罗生平只与天神为敌;

而罗刹却生性残暴,杀仙杀人杀鸟兽甚至同类相残,这一族中男的长相可怖,但罗刹女却是‘绝妙相’。

小活佛三言两语,梁辛就明白了眼前这对怪物是什么东西,恍然:“两个罗刹?从天上掉下来又是怎么回事?”

小活佛目光炯炯:“从天上掉下来的事情我猜不透,不过,两个罗刹身上都长了煞纹,他们便不再是恶鬼了……而是凶魔,赤涅罗刹!”

小活佛的声音少有的低沉,其中还夹杂着一份深深的敬畏、恐惧!

与众生相同,罗刹也是能够修炼、有机会飞升的。

所谓飞仙,从另一个角度而言,就是‘晋升’。

修士‘晋升’了,从此变成仙家;而罗刹身上盘有煞纹,便说明他们也‘飞仙’过,从普通恶鬼化作了更加神通广大的凶魔,唤作赤涅罗刹,一般来说就直接把他们叫做‘涅罗刹’。

“他们两个……飞升后的罗刹?”梁辛开始模棱眼珠子,脑子又乱了。

初入时他们只道此间是‘仙界’,跟着见到凡人铁甲,又道这里是个和中土差不多的一个‘凡人间’,可现在又从天上掉下来两个飞升后的罗刹……有涅罗刹的地方,是凶魔境界?

仙人不会豢养凡间军队,涅罗刹说不定喜欢弄支铁甲大军来玩?这样倒是能说得通,但看上去又不像:那些雄兵对两个涅罗刹也显示出强烈地敌意,刀枪锋锐尽指向两个魔物,只等主官号令便会再次发起冲锋。

谢甲儿见梁辛的脸色一时一变,咳了一声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:“瞎猜无益,等等看吧!”

他们说话的时候,两个涅罗刹没什么动静,就在站原地,神情兴奋地打量着四周,那个男的一边乱看一边不停地抽动鼻子,用力嗅着空气中的味道;那个女子面带甜甜笑容,美目流盼,眼光销魂……

过了一阵,两个涅罗刹好像终于回过神来,对望之下,同时发出了一声欢呼,全不理会旁人,各张双臂,又复拥抱成一团。

梁辛笑得挺厚道,对身旁众人低声道:“像是两口子。”

谢甲儿冷哼了一声:“再仔细看看,有趣得紧!”

仔细端详,两个魔物不单单是拥抱在一起,他们各自都还有些‘小动作’,男的埋头,鼻子仍不断的抽动着,正沿着女子身体上的煞纹嗅个不停,神情里尽是贪婪,嗅得久了,似乎再也忍受不住美味的诱惑,伸出舌头,轻轻舔着女子的煞纹……

女鬼发出了一阵咯咯低笑,眼神却更加明亮兴奋了,玉指温柔滑动,满是爱怜地轻拂男鬼的丑陋身体,而她手指摩挲之处,也是男鬼身上的煞纹。

一对涅罗刹都显得异常兴奋,而他们的关注、爱抚之处,都是对方身上的煞纹。

梁辛终于看出了些端倪,语气里纠缠着纳闷与惊讶:“这两个怪物,都稀罕煞纹,好像以前没见过似的……他们是刚飞升的?”

谢甲儿皱眉不语,他也想不通其中的关键。

几个人正在沉吟之际,对面那支铁甲,忽然炸起一阵金属摩擦声,领头的年轻小将再度舞起长刀,带领大军再度开始冲锋。

大军又动,依旧不存嘶吼,只有隆隆脚步与刀枪惊鸣!

不久前他们被谢甲儿阻击,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摔得极惨,被刀剑误伤有之、摔断了胳膊大腿有之、鼻青脸肿面皮戗伤更比比皆是,可即便如此,在第二次冲锋中,所有士兵仍在拼命前进,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悲喜,看不出彷徨,也看不出愤恨和勇猛,只有……慷慨!送死般的慷慨。

铁甲的声势大不如以前,可前进的步子毫不停顿!

两个涅罗刹本来就是恶鬼中的恶鬼,平时只有他们杀人的份,又哪遇到过别人的主动袭击,大军才甫一动身,两个魔物就一起发出一声凄厉长啸,同时跃起,不退反进迎上铁甲。

旋即,两条泥沼血路,霍然出现在大军之中!

以凡人之力,又如何抵挡‘飞仙’后的恶鬼罗刹。两个涅罗刹甚至都不用动手,只凭身体一路撞去,面前的铁甲连耽搁他们半步的资格都没有!只稍一碰触,士兵就会在嘭的一声闷响中彻底炸碎,只剩一蓬鲜血飞溅半空……

片刻功夫,两个涅罗刹就分作两个方向,各自从大军中兜了个圈子,不知多少人被碎尸万段!

男罗刹鬼杀的兴起,全身上下故意裹满血浆,嘴里不停发出嘶哑的欢呼;女魔也一样的兴奋,但眼前这群人实在太脆弱,让她在杀戮中也产生疑惑,张开小嘴,对着远处的同伴发出一连串古怪地音节。

罗刹的‘话’,听起来就好像一大堆贝壳互相碰撞,稀里哗啦的脆响,短暂而急促,听的人心乱。

男罗刹大吼着回答了几声,双臂陡然挥舞了起来,不仅没有退开,反而杀得更卖力了!

明媚天地转眼变成恶鬼的屠场,梁辛看得眼角直跳,牙齿咬得发酸。身边的天嬉笑忽然伸手,死死拉住梁辛的胳膊:“是那些士兵自己送死,其中怕有深意,宗主先请稍安勿躁,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……何况,那两个恶鬼,怕、怕是不好对付。”

丑娃娃的目光深处,藏着一抹恐惧,那两个而退的身法,至少凭着他的目力,完全跟不上。天嬉笑自忖,以自己的修为,在两个涅罗刹面前,怕是比着那群凡人士兵也没什么区别。

铁甲中还是没有惨叫响起,沉默中的冲锋,沉默中的屠杀……悍不畏死,但却死的全无意义,每个人的眼中明明都写出了‘不想死’三个字,可冲锋依旧,无人退却!

梁辛口中苦涩,天嬉笑的阻拦固然有畏惧掺杂其间,但道理却再明白不过,这些人和自己没有一个大钱的关系,甚至还可以算作是敌人,而且他们是自己送死,他们有他们的目的,只不过旁人不知道罢了。

可是没有理由,梁辛就是想帮他们……与正邪无关,与对错无关,或许只是心中那一线……与生俱来的善。

性本恶?只去想着那份恶性,自然也就忘记了、看不见另一份与恶共生的天性善良!

就在梁辛甩开天嬉笑的时候,另一道强壮的身影已经抢先一步,飞纵而起,于雷霆大吼中直扑罗刹……大活佛,十一。

第一个出手的是憨子。

满脸韦陀怒像,目光却永远平静,大活佛气势煌煌扑入‘屠场’,掌蕴惊雷向着男的涅罗刹当头一击!

涅罗刹满眼狂热,正全神享受着他的屠戮盛宴,见大活佛扑至,神情更加亢奋,想也不想抬起粗厚的巨爪,直接应向憨子。

嘭的一声闷响,两只手掌交击一处!

双掌相抵,大活佛在上,涅罗刹在下,于交击瞬间里,两个人的身体都微微一晃。旋即涅罗刹站稳脚步,呲着獠牙露出狞笑;而憨子的身体却陡然扩大了一周,裸露地皮肤上,粗粗细细的血脉尽数高高鼓起,仿佛一层黑色的蛛网突然爬满他的全身。

大活佛被巨獠的恶力反冲,只怕坚持不了片刻就会暴体而亡!而下一个瞬间,雷霆般的大骂响起,小活佛遁化金光随行而至,双手同时按住憨子的肩胛,将自己的力道尽数送入同伴体内,三蛮之力共抗涅罗刹的一只鬼爪!

小活佛是妖,恶鬼屠戮凡人在他眼中,和凡人践踏草皮真没有太多的区别。他本无意此战,可他更不能舍了数百年里相依为命的憨子,骂归骂怕归怕,该打还得打,憨子去送死,他也哇哇大哭着、骂骂咧咧着、满心不甘地……跟着去。

三蛮之力,放在中土世界,又几人能挡?可涅罗刹高擎的单臂只是微微一沉,身形并未再见一丝摇晃!涅罗刹笑容愈发狰狞,另只手探出抓向憨子头顶。

就在鬼爪子堪堪摸到憨子头顶时,又是一声怒喝传来,第三条人影如电而至,梁辛赶到,旋即天下人间!

数丈之内时间凝固,涅罗刹僵立不动。中土世界的天道漏洞,放在此处依旧管用,但与以前稍有不同的是,魔功刚一成形,梁辛的身上就同时显出几道狰狞伤口。

反噬乱流太过凶猛,远超以往!

魔功一切正常,只不过被困住的那头雄涅罗刹的反挣之力太强!怪物挣扎的力量越大,天下人间内的乱流也就越激烈,梁辛才一出手就遭重创。

梁辛咬牙苦撑,心念急转,召唤冲来途中便已放出的阴沉木耳。奎木狼应诏,带动戾蛊黑鳞呼啸而起,冲向天下人间!

戾蛊黑鳞的破空声在刚刚想起,便戛然而止,旋转击中的势子也就此消散……

两根修长、白皙的手指轻而又轻地捏在黑鳞的边缘……饱蕴老蝙蝠四成修为的黑鳞,就像一只被捏住翅膀的蜻蜓,上下颤动反复挣扎,却没有一丝效果!

女涅罗刹出手。

女子绝美,将巨大的木耳捏在双指间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件凶器,同时另只手向着旁边轻轻一弹,将天嬉笑攻向她的法术轻松驱散……

看了两眼,女子便对黑鳞失去了兴趣,十指同时搭上木耳,柔若无骨的双臂轻盈一颤,‘啪’的一声脆响,生长无数年头、又被蟠螭精血炼化的戾蛊黑鳞,好像一直脆弱的细瓷盘子,竟硬生生地被掰她掰碎了!

与此同时,梁辛也再也扛不住乱流压力,怪叫了一声,天下人间散碎无形,魔功笼罩下的几个人同时摔倒在地。

男涅罗刹脱困,立刻怒啸一声,鬼爪抓向梁辛,要活撕了他!涅罗刹的动作何其迅速,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眼前这三个敢跳出来对付的‘小东西’,忽然消失了……

突兀、怪异、莫名其妙,一下子就没了!

同时,大小活佛和梁辛三个人,乱七八糟地从‘空气’中掉了出来,远离战团,正摔在谢甲儿身边。

天嬉笑顾不得去捡法宝,忙不迭赶上去扶起掌门。不用问,自然是谢甲儿施展空间挪移的奇术,于生死一线间救下了几个人。

谢甲儿低头看了梁辛一眼:“你欠我那顿打,我自己不太好意思动手,就让罗刹鬼代劳了。”

梁辛死里逃生,脸上还没恢复血色,结结巴巴的应道:“下次你别、别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
谢甲儿冷晒,没搭理梁辛,而是接着自己的话继续说下去:“不过,罗刹鬼打了我师弟,这个仇却是要报的。”

说着,谢甲儿踏上两步,把几个小的全都挡在身后,举目望向了那一对涅罗刹。

替师弟报仇、救那群凡人性命,也不过是些说辞吧,谢甲儿倾尽心机,却‘飞仙’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,他心里早都烦躁不已,不狠狠打一架,霸王不痛快!

两个涅罗刹,天生就是杀戮性子,就算梁辛等人不动手,在杀尽凡人后他们也会主动追杀上去,此刻对方敌意尽显,双鬼哪还有半分犹豫,随手扯碎身边的几个铁甲士兵,彼此招呼一声,纵跃而起,一左一右自半空里划出两道血淋淋的长弧,扑向谢甲儿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36章 打我一顿 下一章:第338章 玲珑慈悲
热门: 村长的后院 鬼话连篇 茅山后裔之传国宝玺 七宗罪3:肢解狂魔 黑魔女之隐秘 云梦城之谜 偷天弓 战天魔神 侠骨丹心 刺局2:字画中的诡异杀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