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3章 四个口袋

上一章:第332章 七腿螃蟹 下一章:第334章 不得好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滩涂碎了!

数不清的藤子拔地起、迎风长,遮天蔽日。这一次藤子没再攻向敌人,而是彼此纠缠、层层穿插盘绕,在悉悉索索的怪响中,顷刻编织成一座方圆数里的‘藤丘’。

‘藤丘’仿佛一只倒扣的厚重大碗,将柳亦和青墨护在其中,把妖僧和口袋牢牢隔绝在外。

青墨再不废话,集中精神开始催动神梭。柳亦帮不上什么忙,干脆连阴沉木耳都收起来,静立于一旁。

长春天也在‘碗’中,不过他不在柳、曲二人身边,这是他的法术,他的藤阵,他要以身入阵,正在编结得几乎毫无缝隙的长藤中不停穿梭。

八两和尚还当长春天要拼死反击,不料对方居然是用无数藤子编出一个巨大的‘龟壳’来,妖僧失笑摇头:“邪道上的人物,也就是这样的手段吧……”列于他身后的那些妖僧也都表情轻松,真正动手的,就只有那四个‘口袋’!

早在‘藤大碗’成形之际,红袍尸煞就已经合身扑了上去。

尸煞的动作僵硬,扑击却迅捷;他们几乎不会法术,可举手投足荡起的蛮力足以睥睨大宗师的夺命神通。

四个‘口袋’口中嗬嗬低嗥,从四个方向扎进密密麻麻地藤子,随即就像裹入乱麻的血猴子,手足乱舞,奋力挣扎……可他们的力气太大,一条条磨盘粗细的法藤在噼啪乱响中,被他们层层崩断!

无数的断藤远远崩出,摔落在地后,还像刚刚被扭掉脑袋的泥鳅,犹自乱跳、乱扭……

仍有长藤不断破土而起,狰狞摇摆着,去弥补被敌人撕裂的缺口,但藤子生长、织补的速度,远逊于口袋的突破。

毫无悬念的一战。

‘口袋’力量骇人,身体也古怪,皮肉稀烂但筋骨坚韧到难以想象,任凭藤子抽掉他们的头皮、五官和周身血肉,但于他们的战力却没有丝毫影响。

单以身体、力量而论,长春天绝敌不过一只口袋。不过口袋无智,相较于大宗师来说,他们的反应稍显缓慢。

反观长春天刚从小眼中修炼归来,修为大增,但即便如此,双方如果一对一来打一场狠的,胜负之数也在三七左右,长春天有逃命的机会,想取胜却难。

可现在这样的打法,完全是靠力量说话,与反应和身法都没有一点关系,又是以四敌一,长春天必败无疑。从动手到现在,也不过才几句话的功夫,‘藤碗’外壁就被削薄了一半,又哪还能撑过盏茶功夫容青墨发动起逃命的宝贝……

啪啪的急促爆响越来越近,外面的藤子败象毕现,柳亦虽然还没能看到‘口袋’的影子,但尸体身上的腐臭味道已经清清楚楚地传了进来,‘口袋’与他和青墨,也不过相隔数丈了!

青墨摒弃外物,全副心思都放在神梭上,全不知会外面的情形。可柳亦的脸色在不停变化,先是焦急、继而犹豫,渐渐又有些决绝,开口道:“我还是唤醒青墨吧,前辈也不用再撑了,并力而战也未必杀不出一条活路!”

长春天的声音自藤丛中响起,几乎每个字传出的方向都不相同,足见其移动之快:“趁早把杀出去的念头掐了吧,不靠梭子,咱们没机会!”说完,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不用理会外面,我还能撑。一盏茶,我看成!”

又片刻后,藤丛中的长春天忽然笑了一声:“哎呀妈呀,较劲的时候到了……”

东北口音响起时,四只‘口袋’已经彻底撕碎九成九的长藤,在他们面前,只剩最后一层由手指粗的细藤条编制的屏障。

长春天的身形也由此显露,脸色没什么异常,甚至还带着些笑意,但他的姿势显得有些……忸怩:

一个人赤身裸体,在自己的屋子里待着,忽然房门被撞开,一群闲杂人等冲了进来,这个人会是什么姿势?

双臂抱胸,蹲下。

长春天现在就是这个样子,当然,他身上穿着衣服呢。虽然是蹲姿,还在最后一层藤编屏障中迅速移动,身法极快,出没无踪!

几乎全不费力就扯断了外层厚重藤壁的四个‘口袋’,迅猛前进的势头,也终于在着最后一层薄薄薄薄壁垒前停顿下来。

这一层的藤子虽然纤细但却坚韧到匪夷所思,就凭着四个尸煞分金裂石的可怕蛮力,一时竟对它们奈何不得。

‘口袋’不停的扯、砸、踹……甚至于嗷嗷怒啸中撑开大口奋力撕咬,细藤间不停发出吱吱的怪响,但就是不曾崩断!一根都没断!

柳亦探知四个怪物终于遇到了阻碍,惊喜之余更是佩服,由衷赞道:“前辈法术神奇,正经让柳黑子大吃一惊!”

“不是法术。”长春天就像一只疯狂的蜘蛛,在辛苦织就的大网中飞速游弋,闻言后笑到:“被尸煞扯碎的外面那些大藤子,是我的法术;可最后这层小藤子,却是我的本源。”

长春天移动的速度太快,柳亦的目力不济,跟不上他的身影,所以也就不曾看到,现在的长春天,手掌上根本没了指头!他的十根手指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弯弯细藤,而这最后一道屏障,就是这十根疯长的‘手指’编制而成。

这层细藤,已经不能算是法术,而是长春天的性命、身体、修行多年以来所有的精华所在!

长春天语气从容,但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声音的疲惫:“四头老虎想要杀一只豹子,也得花点时间,撑得,撑得,放心吧!”

像极了中秋时的梁磨刀,长春天又何尝不是用性命去拼时间、去护住逃生的那一抹希望。

不过长春天既然做了好人,就一定得把自己的辛苦说清楚,如果换做是老蝙蝠,就算是拼命,也犯不着去和小辈解释什么。

四个口袋,犹自发狂狠打!

细藤未断,但长春天的脸色已经惨白得有些透明了……

此刻的情形,与其说是他施法抗敌,倒不如说‘口袋正在杀长春天’来得更贴切些。口袋撕本源凝化的藤子,与直接去轰击长春天的身体没有丝毫区别。长春天现在的依仗,也不再是精深的修为,而是他修炼木行而得到的韧力和强大旺盛的生命。

忽的,摆在地面上的神梭轻轻一震,玲珑辗转有了反应,小丫头的遁法堪堪成形。就在此刻,一道昏黄的雷霆突然从天而降,轰向藤壁。

九个妖僧结阵出手!

轰藤子,就是杀长春天。八两和尚看透了这个关键,他要办差,贾添交给他的三件差事之一。

九个妖僧联手打出的雷霆,也不过儿臂粗细,谈不上多壮烈,唯一的奇特只是,这道雷光暗淡昏黄……雷光本来绚丽华美,可就是因为它太灿烂,甚至将劈落途中所有的光线都尽数吸纳。

直到雷霆击中藤结,刺目的强光才陡然暴散开来,猎猎光辉直冲九霄,更将整整一座轱辘岛映衬成仙境灵山!

藤结仍在,看不出有丝毫松动迹象,可长春天却哇的喷出一口血。

璀璨、艳丽到极点、让人一望之下就会将目光深陷、若泼洒老树甚至会让此木化作妖孽的百炼精血!

长春天的身体迅速枯萎,原本饱满的皮肤肉眼可见拔出一道道晦暗的干裂,不过一个呼吸间,他就从中年人变成了一副没法形容的鬼样子。

不是变老了,而是变得干巴了,就好像一棵烂根烂皮烂枝烂叶的朽木,只剩还略显明亮的目光能说明他还是个活人。

第一道昏黄雷光消散,四个口袋狂性大发,第二道雷光又复酝酿,而摇摇欲坠的藤障下也终于传来青墨的一声叱喝:“成了!”

神梭遁术发动,长春天也再难支持,直挺挺地摔下来,倔强到让‘口袋’咬碎烂牙的藤障随之消失。

青墨手诀翻转,将自己和两个同伴迅速送入法宝之内!四个尸煞扑到时梭子已经封闭。

对玲珑辗转的控制,青墨还是没有半点长进,和以往每次遁化时一样,神梭虽然已经封闭、发动,却无法即刻遁形,而是东摇西摆着腾空而起。

四个尸煞虽无智却嗜杀,见敌人要逃走,全都化身疯魔,红色的身影纵跃如风,拼出所有的力气,直接用身体去狠撞神梭!

四头尸煞在一个刹那间,同时击中玲珑辗转!轰的一声巨响,震得海浪倒卷,向着四下里远远摔退开去。

神梭之内柳亦和长春天只是感觉梭子剧烈震动,并未有其他异常,但以心神入法宝、正全力控制梭子的青墨,在巨震之中七窍同时沁出血线!

四个口袋的合击,蛮力毫不保留尽数绽放,神梭是异宝是以无恙,但以神驭梭的青墨修为尚浅,恶力的余波也足以让她身心受创。

其实,以青墨现在对梭子的领悟和控制,从玲珑辗转摇晃而起到隐遁不见,加起来也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,这段时间对凡人极短,可对顶级修士而言,已经足以发动几轮神通!

口袋合击刚退,昏黄雷霆又劈头斩下;雷光尚未消散,四个化身疯魔的口袋又扑击而至……

青墨筛糠般颤抖起来,她想撑,她拼命撑,但是人有力竭时,再又一道雷霆劈中神梭时,青墨只觉得眼前的一切忽然化作淋漓血色,耳中仿佛有一千枚大洪火雷同时爆炸,小小的身体就那么毫无征兆地一弹,重重摔了开去,就此昏厥过去。

下一刻,神梭从半空里一头栽回地面,法宝无恙,但主人昏迷,法术就此消散,三个人都被神梭甩了出来。

‘口袋’见神梭跌落,一起张开臭气熏天的大嘴,齐声长嗥,个个张开大手扑了过来,想要活撕猎物。却不料就在他们要杀人的时候,又是一条黑色长藤凌空而现,对着冲在最前的尸煞凌厉一击!

藤鞭的另一端,握在正满脸虐戾,呲牙怪笑的长春天手中!他的法术被破掉、本源也剩不两成,可他的长春藤只在初遇妖僧时使用过,仍旧保存完好威力十足。

第一个口袋猝然遇袭,加之反应迟缓,根本来不及躲避,啪的一声脆响中,被鞭子直接抽翻在地,脸上的腐皮烂肉受不了巨力冲击,向着四周崩碎开来,露出森森头骨!

长春天嘶声而笑,手中藤鞭翻卷如龙,身形不退反进!长春天惜命、从不舍得拼命……可不舍得不代表不会。

拼命,谁不会?

藤鞭脆响,一次次抖碎空气,每一击都倾注全力,‘口袋’身上被打得烂肉翻飞身形踉跄,但却毫无退意,他们的筋骨仿佛都是有土基金髓所铸,凭着长春天现在的力气,根本无法将之摧毁。就连最先被击倒的那只口袋,也摇晃着光秃秃的颅骨,跳了起来。

八两妖僧回头,与身后的一排和尚相顾而笑,神情欢愉,如释重负。

‘口袋’们不理藤鞭,径直猛冲。长春天惨笑,嘴巴动了动,不知是想骂还是要叹,但还不等他发出声音,半空里猛地炸起一声饱含怒意的大吼:“妖人而敢!”

声音响起时,高深金行的淬厉之意弥漫于天海之间!

金光如电,足以洞穿巨川的锐意直指四个‘口袋’中身材最为臃肿肥胖的尸煞。

那只肥胖尸煞看也不看,对着金光他抬手就是一拳!数不清已经是第几次巨响了,但这次大响里,还夹杂了两声清脆地人骨断裂声……

肥胖尸煞惨嚎一声,坚若金精的臂骨就此折断!而来袭的金光也随之消散,一个白白净净、‘不算太胖的胖子’摔落在长春天身边。

长春天认得这个小胖子,完全是下意识地问一声:“你是不是打错了人?”

小胖子也算梁辛这伙魔头的老熟人,金玉堂,老九。

让长春天纳闷的是,老九又何必掺和到这场在正道眼中‘狗咬狗’的恶斗中,就算老九手心发痒忍不住要杀人,也应该来杀‘著名魔头’长春天,犯不着和尸煞动手。

老九却虎吼了一声:“没打错,师祖法身,绝不容妖人亵渎!”说着,又翻身而起,以身入剑,煌煌烈烈地扑向了肥胖尸煞。

刚刚那一击老九拼出了所有的力量,虽然斩断了肥胖尸煞的胳膊,可自己也不好过,化剑的右掌,五根手指都不自然地扭曲起来,不用问,骨头断了。而老九却浑然不顾,脸上筋肉抽搐,满眼都是杀意,若不毁去那只‘胖口袋’他绝不甘心。

藤鞭再度翻卷而起,从旁匡护老九,拼命的人哪还去分什么正邪!

肥胖尸煞毫不畏惧,跳将起来,呲着满口烂牙迎上了老九……其他三只口袋也同时动手。

老九的修为充其量能对付一只尸煞,甫一陷入敌阵就险象环生。

长春天一边咳血,一边笑了起来:“管你为啥现身,都是个送死的蠢货,罢了,没想到会和蠢货并肩……”

正说着,长春天忽然想到了什么,举目又仔细看了看那四具尸煞,继而脸色骤变,即便死到临头了,也难挡心中的内心的震撼,望向一群妖僧失声道:“蛮、蛮十三,他们四个是蛮十三!”

妖僧八两面露笑意,遥遥对着长春天合十施礼:“施主法眼如炬。”

蛮十三就是十三蛮,其中老五牧童儿为人所救、十一活佛仍活在世、老幺须根下落不明,剩下那十个的尸体,全都被贾添收集起来,炼化成了尸煞!

当初这十三个高手都是被灌顶之术催生而成,体质在活着的时候就被改变了,后来又被奎木狼再‘撑’大了些,这才有了‘口袋’之说。贾添就是看中了他们的身体、或者说尸体能够容纳大修为,这才花费不少心思,炼化妖元入尸,把他们变成人形荡克。

现在的口袋,比起当年的蛮十三也毫不逊色,而其不知疼痛不惧损伤,也足以弥补了反应缓慢带来的影响……他有十个‘口袋’,就是有十个蛮十三!

虽然不知道老九为何会来经过轱辘岛,但长春天至少能明白,老九认出了自家仙长的尸体被妖人亵渎,这才不管不顾地出手,要毁掉尸煞,再杀妖僧……

长春天不再理会八两,而是对着老九嘟囔了句:“咋这不冷静,你道心修哪去了?”说话时拼着最后的一点力气催动藤鞭,与老九并肩而战,对上四个蛮子,即便青墨能战、自己不曾受伤也绝无胜算,何况还有九个妖僧虎视眈眈?

不过必死之人,又何谈绝望呵。

八两和尚向着浴血苦战的老九凝望片刻,又转回头望向身后的同伴,目光里有些征询之意,依着他们的本意,现在还不想去惹上天门。

八个和尚同时缓缓摇头,其中一个柔声道:“他认出了口袋,最好不要留下。”

八两正想说话,眼前忽然翻卷起一道赤色光芒,阴沉木耳近在咫尺,直劈光头。

天地蛊能够入势,与周遭融为一体,柳亦自从跌出辗转后,就将戾蛊注入红鳞,沉入泥土缓而又缓地开始潜行,所为的就是这枚光头!在这场苦战中,他只是小脚色,谁也不没太注意他,直到红鳞现身!

惶急中八两怪叫了一声,缩身如电,但还是慢了一瞬,一小段鼻子被红鳞扫中,立刻鼻头落地血流如注。

柳亦的神情又是惋惜又是欢喜,哈哈大笑:“和尚,你敢不躲么?”

“不敢!”避过断头厄运的八两,并不见如何愤怒,声音依旧平静、轻柔:“不过我敢杀人,杀你。”

说着,八两迈步,向着柳亦缓缓而行,不料才踏出两步的时候,又是一声惊鸣从天角尽头绽放开来,转眼响彻苍穹!

一柄墨剑裹荡风雷,在青天下划出一道墨色长虹,直冲小岛而来。

在墨剑旁边还有一道青色光华,青光之中谕令如雷,声声大咒四散远播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32章 七腿螃蟹 下一章:第334章 不得好死
热门: 大唐悬疑录:最后的狄仁杰2 名侦探的守则 人间的十字架 七宗罪14:小镇狂魔 金沙古卷2·长生之源 莫斯科情人 Z的悲剧 神州奇侠别传:唐方一战 幻色江户历 南北战争三百年:中国4—6世纪的军事与政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