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2章 七腿螃蟹

上一章:第331章 暴殄天物 下一章:第333章 四个口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时值寒冬,草原上早已经冰天雪地,可地处东南深海的轱辘岛,仍炎热得很。

正逢退潮,梁辛捞上来的那半截阴沉木巨舰正斜陈于滩涂,几只海鸟乍着膀子,在船头上走来走去,异常威风……银滩、红船、白鸟、碧海、蓝天,相映成趣,另外还有个小青墨。

青墨手里把玩着几只漂亮贝壳,坐在红船的侧舷上,裤脚挽起到膝盖,赤着双足,向着东方远眺,看了半晌,实在看不到什么,小脸上终于显出了些无聊,问道:“你说,我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?”

柳亦就站在她身后,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”

“还有梁老三,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、他还回得来么?”

柳亦还是那三个字:“不知道。”

青墨回过头,看了看柳亦,轻轻叹了口气:“什么都不知道,要你有什么用啊……”

梁辛失踪后不久,柳亦和青墨就出海,来轱辘岛寻找曲青石。

受九星连线的影响,每年夏秋交际,都会有一道洋流自远东成形,穿过混沌深海,向着中土而来,曲青石就是要追着这道洋流去混沌之海的边缘布阵。

但现在这个时节,洋流已经消失,整个轱辘岛上,只有最精海事的司老六,能够探查、追踪到消失洋流留下的痕迹,其他海匪谁都没这个本事。

等柳亦两人赶到此处,司无邪早就跟着曲青石去远洋了,岛上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。

柳亦‘两口子’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在岛上干等,一等就是一个多月。其间两人也多次催动法术传讯,可曲青石去得太远,始终联系不到。

柳亦和青墨知道轱辘岛上的海匪,对自己这一伙人不存好感,也就不去自讨没趣,留在空旷外岛上,等待曲青石和司无邪回来。

青墨坐的厌烦了,双手在船帮一撑,跳到了滩涂上摸螃蟹去了……凭着小丫头的宗师修为,被潮水留在海滩上的螃蟹算是倒足了大霉,不一会功夫就被青墨抓了两大串。

这也算是青墨在轱辘岛最大的乐趣了,实在没事可干时她就去抓螃蟹,不吃,抓了放放了再抓,幸亏螃蟹这种东西生命力旺盛,被折腾两回也没什么大碍。

玩了一会,青墨好像发现了什么,轻轻咦了一声,反过来复过去开始摆弄自己抓到的螃蟹,着实鼓捣了一阵后,似乎是实在觉得无聊了,抬头望向不远处的柳亦:“柳亦,你可知道,螃蟹一共有几条腿?”

柳亦咳了两声,无奈而笑:“这事我知道,螃蟹八条腿子!”

不料青墨却笑嘻嘻地摇摇头,扬起皓腕把手中那两大串螃蟹对着柳亦一晃:“八条腿的,是普通螃蟹,却不是轱辘岛的特殊螃蟹!”

随着抖动,大小螃蟹一起遥对柳亦张牙舞爪,耀武扬威。

柳亦只道是小姑娘没事找事,心不在焉地接了句:“怎么,特殊螃蟹都二十条腿么?”

青墨继续摇头,笑道:“错了,这里的螃蟹七条腿,每一只都是七条腿!”

柳亦本来正呵呵笑着,闻言神情忽然一变,飘起身形跃到青墨身前,接过那两串螃蟹逐一查看,果然,每只螃蟹都只有七条腿。

青墨于百无聊赖中发现了‘特殊螃蟹’,神情挺得意来着,笑道:“七条腿,错不了……”

柳亦也在海滩上寻觅起来,随手也捉了几只螃蟹,一看之下全无例外,都是七条腿。

这个时候,远处忽然传来脚步声,一个中年海匪笑呵呵地,从内岛向着他们大步走来。这一个多月里,海匪们虽然没请柳亦和青墨入岛,但基本的待客之道还是有的,每隔一两天,这个中年海匪都会出来寒暄几句,问一问两人有什么需要。

中年海匪走路生风,来得飞快,见到两个宗师竟然在捉螃蟹,明显愣了下,随即笑道:“两位好兴致,不过轱辘岛算是深海,这里的螃蟹个头虽大,但肉粗脂腥,味道很一般,二位要是稀罕这口,我吩咐儿郎去趟中土浅域,那里的螃蟹才算有点滋味。”

柳亦丢掉了手中的螃蟹,嘴里打了个哈哈:“不敢有劳,我们两个闲的难受,这才做些无聊事情来打发时间……”

正说笑到一半,一道赤色光芒乍现,阴沉木耳现身,斩向海匪!

不问缘由,没有叱喝,柳亦脸上笑嘻嘻的神情甚至都没有丝毫变化,就已发出了夺命一击。

轱辘岛海匪都是搬山青衣的后人,可他们毕竟还是凡人,如何能对抗宗师一击,那个中年海匪连惊骇的机会都没有,头颅就被阴沉木耳斩掉,斜斜飞出摔落在沙滩上。

直到人头落地,青墨才惊呼了一声,全不明白柳亦为何要突然杀人。

可还不等青墨问出口,沙滩上的那颗人头突然扑哧一声,笑了起来,随即人头肉眼可见迅速变色,转眼间完全变了个样子。

人头还是‘人头’,不过不再是血肉筋骨,而是一蓬蒿草……一颗稻草人的头。

下一刻绿色的瘴气氤氲弥漫,稻草人的头凭空消失,最终还海滩上,只剩下一片绿叶。

而‘海匪’的无头腔子也氤氲起绿色瘴气,但并未化作绿叶,迷雾散去后,腔子变成个中年白面和尚。

柳亦也吃了一惊,没想到自己的全力偷袭都未能伤到敌人,仅仅是破去了对方以草木幻形的法术,当即催动戾蛊红鳞,再去猛攻敌人!

中年和尚右手低垂,左手中捏起一道青光,笑得饶有兴趣:“你怎么能看破我的法术,好奇得很,还请施主成全。”

柳亦混不理会,口中大吼连连,使出全部力气攻敌,可任凭他的阴沉木耳如何厉啸、猛扑,就是无法突破和尚手左手中的那一点青色光芒。

青墨再怎么糊涂也知道打架的时候到了,亮出玲珑辗转,双手盘印就要将之发动。

和尚是识货之人,一见玲珑辗转,他的身形陡然旋转开来,一步就绕过柳亦来到青墨近前,举起右手向着青墨的额头印了下去!

辗转梭是至强的宝贝,不过青墨得到宝贝的时间尚短,用作遁法时要着实准备一阵,挥荡杀敌时要快上许多,但总还需要一个结印请咒的短暂功夫。

只需要一个短暂功夫,可是和尚的修为远胜于两个巫蛊传人,在神梭将将现身却还没来得及发动的刹那里,他的手已经狠狠砸下。

青墨大惊失色,顾不得再催动宝贝,脚步踉跄着飞速向后退去,可惜和尚的速度比着她要快上太多,丫头根本逃不开那只索命的手掌。

眼看青墨就要毙命,突然一条黑色长藤凌空而现,自上而下直劈和尚头顶!不用等和尚追上青墨,藤子足能抽碎那颗光秃秃的脑袋!

藤鞭长百丈,另一端,牢牢握在正从海中纵跃而出的长春天手中!

长春天早在十天前就到了,但他始终不曾现身。在出航后不久他就发现大海上没有任何禁制。妖僧不设禁制,自然是不怕他们到大海上来,或者说,妖僧知道他们到了大海后会去哪里。

凭着长春天的心思,很快也就猜到了最大的可能性:妖僧不知通过什么法子,探查到了曲青石的行踪,并在轱辘岛布下天罗地网。

其实,妖僧们是在柳亦和青墨登上轱辘岛几天后才来的,不过这一行妖僧都是贾添的爱将,修为远胜柳亦两人,不露一丝痕迹就控制了岛上的海匪,悄然布下陷阱,柳亦‘小两口’又不去内岛打扰,是以全不知情。

但妖僧也不知道柳、曲两人是因为有急事才来找曲青石的,还道他们早就约好在小岛见面。为了不让曲青石返回时起疑,他们也没舍得去动这两个人,而且直到刚才青墨亮出神梭之前,妖僧都不晓得她还有如此神奇的宝贝,全没把他们两个放在心上。

长春天猜到岛上有埋伏,哪敢贸然现身,就藏在海中静静观察,在发现青墨喜欢摸螃蟹之后,他就开始掰螃蟹腿,大宗师的修为去做这事倒简单的很,就是螃蟹实在太多,搞得他头疼……

天底下没有七条腿的螃蟹,除非是有人将其一足掰断。要是一只两只螃蟹少腿不足奇怪,但所有的螃蟹都丢了一条腿……丢腿之意,便是‘失足’了。

轱辘岛,失足。

柳亦看懂了长春天的示警:自己和青墨已经‘失足’。

负责这次狙击、装扮成海匪的这个妖僧,是八两和尚。此人修为了得,心思更是老辣,长春天已经做得无比隐秘了,可是在柳亦刚刚有所警惕,还没来得及和青墨明言的时候,八两和尚就赶来试探。

八两没发觉长春天和‘失足’,他只是觉得柳亦在看螃蟹的时候,显得有些太专注了。双方都不是‘省油的灯’,柳亦知道身在险境,干脆连试探都免了,直接祭出杀手……

动手之下,长春天也不再匿藏,倒不是他有多仗义,主要是玲珑辗转神奇,是逃命的好宝贝,可不能就这么让青墨死掉;另外,长春天也实在有点心虚,依着曲青石那副脾气,对自己‘见死不救’的恨,比起妖僧杀他宝贝妹妹的仇,怕是也差不了多少。

长春天的修为,绝不是柳亦青墨能够相比的,始终好整以暇的八两和尚也变了脸色,前冲的势子陡然消散,整个人身子一矮,就在疾奔中直挺挺的坐禅在地,双手并举,于胸口处结做不动金刚大印。

一道混杂着丝丝青绿的斑驳佛光从手印中炽烈绽放,有如实质正正迎向藤鞭。

不唤法宝,凭雄浑修为,硬挡长春藤一击!

两道巨力碰撞,交汇处一圈宏大气浪咆哮而起,转眼横扫四周!

长春藤受佛光反挫,向后卷扬翻起;而妖僧脸上,也闪过一抹惨白。

长春天一旦动手,就绝不再留一丝余地,一字眉斜斜挑起,冷笑道:“不用法宝,秃驴狂啊!”笑骂同时,大袖卷起双臂用力向着左右一撑,他脚下的海水在轰地一声闷响中尽数炸碎,数百条粗大长藤,仿佛吞天噬日的恶蛟,从海面下冲天而起,从四面八方向着八两妖僧席卷而去!

刚刚被击退的那条黑藤,也再度一震,汇入藤潮。

黑藤是他的法宝,而后这一片巨藤则是他的法术,长春天贵为邪道上的一方尊主,修为岂容小觑。

恶藤狰狞,电射而至,八两和尚本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强撑着当下第一击,此刻再拼就得死无葬身之地,仓皇里怪叫了一声,身子灵活后翻,也来不及施展法术,撒腿就跑。

任谁都想不到,妖僧的身法真正施展开竟快得骇人听闻,凭他两条腿,跑得居然比着长春天的藤子法术也毫不逊色。

就连冷笑中的长春天也‘呃’了一声,惊诧到极点。而此刻,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滩涂上响起:“逃不掉,辗转!”青墨趁着长春天抢出的空子,终于发动了玲珑辗转。

神梭震烁,裹挟着一层绚丽弧光,直击妖僧!

就在青墨唤出辗转的同时,妖僧也仓皇怪叫:“口袋!”声音到处,两个红袍人全没一点征兆,就那么突兀地出现在八两和尚身后。

两个红袍子来得太快,真就仿佛破碎虚空而至,其中一个十指急交叉、双手合拢成锤,看也不看直接凿向神梭;另外一个则跃身半空,一头扎进密密麻麻地怪藤之中,四肢乱舞,和藤子乱七八糟地裹成了一团。

轰的一声闷响,第一个红袍人的拳锤与辗转撞到一处,身体受巨力所冲,连着后退了七八步,一屁股摔坐在地上,两枚眼珠一起爆碎,却没溅出半滴汁液。而神梭荡起的可怕力道,竟也由此被他消弭,攻势被完全化解。

不等第一声大响消散,又是一连串噼里啪啦仿佛爆豆似的脆响,第二个红袍人凭着自己的血肉之躯,将数百条长藤寸寸崩断!只有黑色的长春藤得以幸免,迅速退回到了主人身边。

这个红袍人自己也狼狈不堪,浑身上下都被藤子割离出深可见骨的伤口,脸上更是被打烂了,连五官都无法辨认了。此人落地之后,伸手在脸上抹了抹,又用力一甩,将碎肉残皮尽数甩到了地上……

……

莫追烟曾经说过,玲珑匣中的宝贝虽然不同凡响,但主人对宝贝领悟的层次不同,发挥出的威力也相差极大,青墨得到神梭时间尚短,而这件宝贝在攻敌时有两重威力:神梭单独飞袭只能算是下乘;主人入主其间,驾驭梭子杀敌才是上乘手段,青墨到现在为止,进了梭子就只会逃跑,还没学会‘驭梭撞人’。

可即便她只能发动下乘之力、领悟也还远远不够,神梭却是货真价实的宝贝,一击之力何其强劲!而长春天融合了法宝与大修持的倾力袭杀更不必说。就这样的两股力道,硬是被敌人以血肉之躯接下了……

怕也只有当年的十三蛮,才能做到吧!

现身的不止两个红袍人,而是四个,另外两个并未动手,只是静立在海面上,稳稳封住了长春天等人的退路。

除了红袍人,还有八个和尚,从内岛飘然而出,人人都面容恬淡,并立于八两身后,对着长春天等人点头微笑。

兔起鹘落,宗师、至宝、和尚和怪人连番出手,也不过才几个呼吸间的功夫。

长春天和柳亦、曲青墨聚到了一处,心中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,神情却没有太多变化,先提着鼻子嗅了下,说道:“好重的尸臭味,现在的和尚都不念经,做起驱煞赶尸的勾当了?”

九个妖僧都是活人,但那四个红袍子浑身恶臭弥漫,面色青黑眼窝乌紫,脸上神情僵硬,明眼人一看便知,他们都是死人。特别是其中一个尸煞,当初身亡时应该是‘碎尸万段’的死法,但又被人仔细拼凑起来,脸上颈上这些裸露之处,缝补痕迹清晰可辨。

八两和尚又复微笑起来,伸手指了指四个红袍子:“刚刚施主说我狂妄来着,施主误会了,我有‘口袋’,又何必再去炼化法宝。”

长春天一笑,并不去追问‘口袋’的缘由,而是一拍青墨的肩膀,也不避讳妖僧,呵呵笑道:“丫头,还不发动梭子,该逃命了!”

青墨愣了愣,参与过中秋之战的人都知道,她的神梭不是说飞就能飞的,要发动遁法,要经过盏茶功夫的催动才行,此刻强敌环饲,又哪会给她这个时间,与其徒劳去想着逃走,还不如引梭抗敌。

长春天明白她的心思,伸手抹了抹:“安心发动你的宝贝,其他的事情,都交给我……等逃跑的时候别落下我就成。”

妖僧八两好像也在自说自话,伸出了三根手指:“找梁先生,抓曲先生,杀长春天施主……”说着,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:“三件差事,总算能交办一件了。”

话音落地,四个红袍荡克同时发难,而长春天也在一声:“滚犊子!”的喝骂中,全力出手!

与中秋之战如出一辙,柳亦无能为力、青墨咬牙拼命催动神梭,所差的也不过是替同伴争取时间的那个人,从梁磨刀变成了长春天!

藤子,无穷无尽的藤子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31章 暴殄天物 下一章:第333章 四个口袋
热门: 阴阳鬼契 欢乐英雄 从前我死去的家 失魂引:外一篇《残金缺玉》 雨夜杀人游戏 迷色莲花村 鼠男 我的前妻们 韩熙载夜宴 蒙娜丽莎的微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