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8章 缠头禁制

上一章:第327章 见九成祥 下一章:第329章 仙光乍现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血河屠子身体极不再然地扭曲着,仿佛被剪断吊绳的木偶,就那么乱七八糟地堆在地上。屠子的脸色苍白,没有血色,不见半点生机,如果不是四肢还偶尔抽搐一下,根本看不出他还活着。

在他面前,一个僧袍洁白的青年和尚,正满目慈悲地望着他:“长春天在哪里?”

血河屠子的嘴唇轻轻颤抖了两下,似乎有话想说,可喉中猛地一呛,又涌出一片血沫子,把他的声音尽数淹没。

‘啵’,一声轻响,两人不远处的一座稀沼泥潭中,爆开了一个泥泡泡,氤氲起一阵恶臭……

今天一早,屠子手中用来监视外围禁制的木铃忽然碎裂了,跟着,一些在外面负责警戒的西蛮弟子也失去了联系。

风声鹤唳之际,西蛮边缘的禁制被破,外围弟子失踪,屠子又怎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前阵子经过曲青石、长春天两人的治疗,留在西蛮的众多日馋门徒,伤势都大有起色,可真正痊愈的只有血河屠子等寥寥几人,其他人尚未恢复战力。幸好,现在他们身边还有个大宗师:长春天。

屠子与长春天略略交代了几句,便潜出老巢,亲自去查探外面的状况,长春天留守本阵策应。

西蛮深处,遍地都是昔日老蝙蝠和西蛮妖人布下的机关禁制,屠子伤势尽愈,更比谁都熟悉这些陷阱,出来查探,他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屠子潜行大半日后,终于发现了敌人的踪迹,一个年轻的白袍和尚。

屠子的潜伏法术,并不算太精妙,但惟独有一点:他生在西蛮、长在西蛮、修炼也在西蛮,早就与此地融而为一。

离开西蛮,他的潜行术不值一提,但在此地,他如鱼得水。

西蛮之境已经接受了他,能大大加成他的潜伏,除非对方是大宗师,否则绝难发现他的踪迹。

白袍和尚是大宗师……就在屠子窥到他的同时,他也察觉到了屠子!

屠子一见自己暴露了,二话不说跳起来就逃,可双方的修为差距太大,一路上屠子用尽手段,却始终无法摆脱和尚的追袭。途中屠子几次摇铃向同伴求救,可所有的传讯法术都被和尚轻松截断……

最终,逃到这座泥潭旁边的时候,他被和尚的佛珠击中要害,摔倒在地。

从被击倒到现在,已经整整一个时辰了,这其间,白袍和尚只问过一句话:“长春天在哪里?”

屠子不答,他就再问一遍,耐心好得很,一个时辰的光景,就这一句话,他问了差不多几十遍。

所以,屠子的十根指甲不见了,不是被拔掉,而是被一种古怪的小铲子缓而又缓的顶回到肉槽内;屠子的肘、胯、膝、腕等诸多关节都变大了,关节的骨头缝中,都被和尚塞进一种薄薄的石片,撑开关节,却并不会使其断裂;屠子的左耳很沉、很烫,耳洞中被灌入了红色的铜汁;屠子的右眼只能看到‘半幅景象’,因为那只眼珠被和尚小心翼翼地剜掉一半,一边剜一边不停敷药,和尚的手法灵活而细腻,到了最后,屠子只剩半只右眼,但半只眼睛的视力却还在……

屠子身下的一片泥泞。鲜血、尿液、胃液,混合在一起,融化了泥土,正汇聚成一条浅浅的流,蜿蜿蜒蜒,向着那潭泥沼流去。

“长春天在哪里?”

屠子咳血,让身下那道费力流淌的血流更‘饱满’了些,流动的速度也稍稍加快。

白袍和尚叹了口气,从那件装满了各种古怪刑具的乾坤袋中,又取出了一把黑色长针。

摩挲着长针,和尚的神情忽然变了,再没了慈悲与祥和,换而狂热和快乐,破天荒地不再单调重复那一句话,而是伸出另一只手,去抚了抚血河屠子的头发,赞道:“你的头发真多。”说着,手指一弹,将一根长针轻巧地拈在手中:“这些不是针,而是‘套’、是‘管’,它们都是中空的,刚好套中一根头发。”

和尚手指舞动,将屠子的一根头发小心地送入针形的细管中,继续轻声解释道:“为什么要用细管子套头发呢,因为这些管子上有法术,稍一催动,就能让你的头发倒长……施主明白什么叫做头发倒长么?”

和尚的笑容愈发灿烂了:“倒长,就是这根头发不再向上长,而是倒着扎进头皮,磨穿你的头盖,再扎进你的脑子里,放心,你还不会死,头发还会继续倒长,至于它最后会从哪里长出来……也许是眼睛,也许是嘴巴,也可能是肛、脐,说不太好了。据说,痒得很呢。”

话音刚落,那根被套住的头发肉眼可见,竟真地缓缓地缩了下去,血河屠子陡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地惨嚎,本已失去所有力气,再也无法稍动的身体也随之乱弹、疯狂抽搐!

过了足足两柱香的功夫,那根头发从二尺长短缩得只剩寸许的一截,而头发的另一端,从屠子的伤眼中长了出来。

和尚大为开心,哈哈笑道:“这可刚刚好,原来我挖你眼睛,是早有先见之明呢!”笑声中,和尚手上动作不停,大把‘长针’一一套中屠子的头发……

血河屠子的神情终于松动了,拼出了所有的力气,却也只能稍稍一动下手指,哆嗦着向着身旁不远处的泥塘一指。

和尚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皱了下眉头:“施主的意思是,长春天在泥塘里?这个……打诳语不好,要是骗人太多,死后会下拔舌地狱的。”

说完,他又摇头笑道,自顾自地嘀咕了句:“其实,拔舌这种事,也不一定非得地狱才能办得好。”

血河屠子的喉中咔咔作响,费力地摇着头,似乎怕了和尚的手段,想要告诉他什么,手指也微微调整了方向,可指着的地方仍是泥塘。

白袍和尚停下手里的活计,又仔细看了看屠子指点的地方,这次的语气中带了些纳闷:“你是想告诉我,你的血,快流进泥潭了么?”

屠子身下的那道血流一路流淌,此刻正流到泥塘的边缘,眼看着那些血汁就要融入泥潭。

和尚探臂,随手撅断了屠子的手指:“乱指也不好,会让人糊涂的。”

屠子没力气再惨叫了,只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身含混地闷哼。

就在闷哼响起的同时,血液汇聚的小溪,也终于流入了泥塘……

而下一个瞬间,方圆足有十余里的巨大泥潭,就仿佛正于沉睡中被猛地斩断尾巴的豹,在饱蕴着痛苦与愤怒的嘶嗥里,如电而起!

潭中所有的腐臭稀泥,尽数泼荡涌起,转眼凝化成一条粗逾小丘黑色大蟒,裹挟风雷,一头冲向白袍和尚。

老蝙蝠性子偏佞,护短护到骨子里,自然不容自家弟子在西蛮的地头上被人欺负。所以他借用着当年西蛮蛊遗留下的设计,亲手替每一个缠头弟子,在西蛮腹地的外围,做了一项法术禁制,血河屠子也不例外。

如果缠头弟子突遇敌人,来不及回到门宗求援,至少还能靠着这道禁制来杀敌。

一个缠头一个禁制,只有本人才能发动禁制中的法术,成形一击,不逊于老蝙蝠的全力施为!

老蝙蝠留给屠子的阵法,就在这只大泥塘中了,所以屠子才拼命向着此处逃跑,而发动泥潭恶力的引子,就是屠子的血。

整座泥塘,稀泥何止万钧,其中本就残存着西蛮蛊当年的阵力,再经过老蝙蝠的亲手加持,爆发的力量何其惊人!

白袍和尚的修为,甚至比着进入小眼前的长春天还要略高一线,可突兀变故下也无处躲闪,只有拼出全身神通,去硬挡这迅猛一击。

和尚仓促布于身前的念珠、木鱼和一本不知名的古经,被巨蟒层层碾碎,最终轰得一声巨响中,稀泥层层砸碎,林中恶臭卷扬,和尚口中鲜血狂喷,双手齐腕粉碎,一双臂骨也扎出了肩膀,白森森的骨岔上还混着碎肉、红筋、鲜血和污泥。

巨震过后,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,被扬撒到空中的稀泥大雨般的浇了下来,把屠子都快埋起来了……屠子压着牙奋力抬头,勉强搜索着敌人的踪迹,片刻后心里一沉,和尚仍在,摇摇欲坠,但并未倒下。

和尚的一只眼珠在抗击巨蟒的时候爆碎了,独眼通红盯住屠子,声音里说不出的怨毒:“没想到……当真没想到,幸好,你没死,我也没死。”

与老蝙蝠全力施为相若的一击,也只是重创此獠,还并不足以杀掉他。

不过,泥潭的猛击已过,可禁制中的异术却尚未结束……时值黄昏,夕阳无力斜照,把和尚的影子长长地甩在地上,几只随着稀泥一起上岸的几条怪虫,正笨拙地扭动这身体,爬上了和尚的影子。

怪虫的样子有些像水蛭,可身体更为粗大,若洗去身上的污泥便能看到,它们的身体惨白,身上还有几道怪异的花纹,蠕动间就仿佛背着一张笑嘻嘻地人脸!

最大的一条人面蛭,一直爬到了影子的头部、大概是眼睛的位置,这才仿佛终于到了目的地,短粗的身子一探,口器悉索,猛啃影子覆盖下的泥土。

啃的是影子,可惨叫的却是和尚!

和尚残存的那一只眼睛,莫名其妙地飙出一蓬浊液,随即啵的一声爆裂开来。

另外几只人面蛭也不甘落后,冲到影子的头部,乱啃乱咬。

影子遇袭,便是和尚遇袭。

和尚嗷嗷惨叫,头上脸上,凭空显出了一个个血窟窿,不片刻的功夫,白骨森然可见。

本就重伤的和尚再也坚持不住,不迭的惨嚎中摔倒在地,身体乱扭。他用刑的手段高明,可忍痛的本事,似乎很不怎么样。

越来越多的怪物水蛭,从四面八方汇聚而至,也不再去啃咬影子,直接爬上了不停翻滚着的和尚……

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和尚的凄厉惨嚎就变成了气若游丝的呻吟,就在此时,附近一棵巨树的枝桠间,悄无声息地显出了一个人来,长春天。

长春天一见此间的情形,微微吃了一惊,当即催动法术,唤出长藤连怪蛭带和尚一起绑住,身形则跃向屠子,小心地注入了一道真元,沉声问:“怎样,还好么?”

屠子的精神才略略振作一点,脸上就显出了凶恶像:“那个龟儿呢,莫得让他死咯!千万莫咯死掉!”

长春天放心了不少,用细藤一一摘下水蛭,再细探后笑道:“放心,活的!”

血河屠子面露喜色,跟着又把他的一只半眼睛一翻,望向长春天:“你老汉怎么来了,不是要你护着小的么?”他语气凶巴巴的,对长春天赶来帮忙毫不领情。

长春天才不和他计较,催动法术带起他和俘虏向回飞去,同时道:“看你太久不回来,怕你死了,就出来接应下。”

屠子撇嘴,正反都是他的道理:“那怎咯现在才来?!早点出来么!”

长春天的神情却微显异样,右手下意识地背向了后面,可屠子少了半个眼珠,眼睛还是尖的很,看到同伴的右手鲜血淋漓,好像被熊瞎子狠狠嚼过几下似的。

屠子先是一愣,马上就认出了这个伤口,有气无力地咕咕怪笑,又把话倒了回来:“让你老汉莫子出来,莫子出来,你不听,吃苦头哟!”

长春天没瞒住,干脆也不再隐瞒,脸上的神气古怪:“西蛮的禁制都是些啥玩意啊,古里古怪,惹人讨厌,净瞎整。”

他在腹地等了一阵,见没什么动静,就像西蛮弟子仔细询问了护阵的关键,出来接应屠子了。哪想到他就算知道了重重守护阵法的设置和关键所在,可西蛮的法术还有诸多古怪的细节,一会是蚂蚁捣乱,一会是乌鸦杀人,把他闹了个手忙脚乱,由此大大地耽搁了时间,这么久才赶来。

最让长春天又气又恨的是,自己是个木行道大宗师,偏偏被重创的右手,是被一棵怪树给咬伤的……

血河屠子只剩半口气了,嘴巴却还闲不住,一只半的眼珠子全都盯在和尚身上,口中问长春天:“你家有没有特别厉害的刑罚,逼供、折磨人的那种。”

“痛不欲生法子有的是,都大同小异,没什么特别之处,不过又几个特殊法门,还是很有趣的,比如弄根藤子把他的眼睛顶出来,但却不瞎,让他的左眼能看到自己的右眼。呃,和尚已经瞎了;还有,我能把他的肠子勾出来,却不伤胃口,然后再逼着他吃东西,半天功夫,他就能变成个活着的粪包,臭气熏天,这时候再放几只我小心喂养的苍蝇进他嘴里……”

屠子眉飞色舞,一边呛血一边哈哈大笑着问:“这些法子,你门下弟子有会的么?”

“有两个人会,就在大营之中,不过用不到他们,我亲自动手帮你报仇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长春天皱起了眉头,他知道屠子虽然虽然脾气古怪,但心思也有过人之处。

屠子收敛了笑声:“除了大小活佛,也只有贾添手下的和尚,才会如此厉害……这个和尚不是来对付日馋的,他要找的是你。”

长春天伸手,抹了抹自己的一字眉,神情里没什么变化:“明白了。”

“和尚应该是来探路的,不过龟儿自负了些,折到了老子手里,怕是用不多久,贾添那边的高手就会杀过来,现在的地方呆不得了,回去后得赶紧搬家,我领着大伙再往西蛮深处撤,你老汉儿干脆不能留在此地了。”

西蛮被老蝙蝠苦心经营了千多年,不仅设下了重重禁制,更因为有上次被中土大军剿灭的前车之鉴,老蝙蝠在西蛮深处特意开辟了一个避难之地,供手下藏身。

“梁娃儿莫名其妙地丢了,老爹现在也做不了太多,你去找曲青石,你们两个联手,就是遇到贾添,也能打一打!”血河屠子声音嘶哑,语气少有的沉重。

梁辛消失的消息,早在十几天前就蜀藏中被东篱先生传了过来,当然,此事只为几个核心人物所知,普通的邪道弟子尚不知情。另外,曲青石暂时联系不到,他去了混沌海的边缘,距离太远,早已超出了传讯法器能到达的范围。

其后不久柳亦也来过西蛮,他本想调动人手出去找人,但冷静之后又发觉这样不妥,日馋掌门失踪的事情一旦传出去,天门的狠扑便会接踵而至。

几个人仔细商议之后,还是决定一切照旧,由柳亦和青墨借神梭之利,先赶往轱辘岛,探明方向后再去寻找曲青石。

现在的日馋核心中,曲青石战力最强、心思也最重,老三‘丢了’这件事,一定要让他尽快获知,才能定出下一步的行止。

见长春天沉默不语,屠子还道他在发愁该如何去寻曲青石,接着给他说道:“你要先去牢山,找琼环姐儿,请她指点你轱辘岛的所在,你到了轱辘岛,剩下的事情就好办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长春天就摇了摇头:“贾添对我动手,多半也会对曲老二动手,这才是我去找他的关键。”

大家都是经年老怪,虽然猜不到贾添谕令的细节,但是几个重要之处,长春天还是能想通的,论起目光和心思,他要比着屠子更胜一筹:“牢山不能去,万一把和尚引过去,发觉咱们正想法对付鬼道士,就更麻烦了,只要能到海边,总有办法找到轱辘岛的。”

对梁辛失踪之事,长春天并非没有想法,但日馋不是当初的邪道三宗,它不仅从水下浮了上来,而且直接窜上了风口浪尖,要全靠这几个顶尖好手撑着才能接着向下走。现在要是趁着梁辛不在去夺权造反,别说成功不了,就算真成功了,他也对付不了天门。

长春天长长地呼出一口闷气:“屠子,咱们修行是为了啥?”

“飞仙呗!”

长春天追问:“飞仙之前呢?”

屠子乐了:“打架!”

“不错,飞仙还遥遥无期,不过我琢磨着……打架的时候差不多到了!”说着,长春天岔开了话题:“送你回去之后我便启程出海,你自己小心,敌人攻过来,万一不敌也不用拼到鱼死网破的地步,照我猜测,贾添还没想着毁去你们,他主要是想对付几个关键人物。另外,修炼天梯的事情,我会交代弟子们帮忙。”

屠子挺不耐烦:“老子这边的事情,你莫得管,顾好你自己就行了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27章 见九成祥 下一章:第329章 仙光乍现
热门: 无限之开荒者 七宗罪14:小镇狂魔 中国历史的里儿和面儿 剑客 阴阳禁忌 塞外奇侠传 鸽群中的猫 清明上河图密码4: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罪与罪 助鬼为乐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