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4章 顺藤摸瓜

上一章:第323章 三个办法 下一章:第325章 天上人间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坤,为五行之中的厚土至尊,与龙、凤是一个级别的怪物。

麒麟、蟠螭也是天地间的异兽,对它们的实力,人间修士只有仰望的份,根本无法分清这些个怪物之间,究竟谁更厉害些。

算起来,或许都差不多吧。

不过这个‘差不多’,是有前提的,一是要各种怪兽要年纪相近,力量才会差不多,比如,六千岁的麒麟对上五千五百岁的青龙,大家应该能斗个旗鼓相当;可要是八百岁的神凤遇到三千岁的蟠螭,就得赶紧振翅而逃了;二则是机遇了,吃过神果、饮过仙露的怪物,肯定比吃苹果喝山泉长大的同龄怪物更厉害。

三里坤,从一条小虫开始,慢慢将身体长到千里方圆,继而返璞归真,又缩回到三里大小,修行岁月漫长到难以衡量;

而虫子身的坤就是土行之尊了,虽然‘理论’上还能够脱变成蝶,可要想将之实现又谈何容易,非得另有大造化不可。

活了无数年,有过大造化,三里坤的力量也和寿命一样,大到凡人没法去理解,更无法去计算。

如果跨越时空,让青莲小岛上的那五头大兽麒麟,与三里坤同处于一个时代,五头大兽绝不会靠近三里坤所在千里之内的任何地方。

结茧的怪物,是三里坤,结茧的丝是它毕生修行的精华,所以一群大宗师对这个茧子束手无策也毫不奇怪。

到现在看上去最可行、不会引发可怕后果、还能让梁辛修为精进的办法,就是天上人间了。

虽然还需要憨子的配合,但如果成功的话,梁辛对天下人间的理解和使用,无疑会大大提高。

小活佛和憨子心意相通,帮着梁辛把事情对他解释了好几遍,到最后也不知道他到底懂了没有,反正憨子始终笑得那么厚实。

外面的人暂时都帮不上什么了,也实在没必要都在这里耗着。

秦孑正指挥弟子搬往青莲岛;曲青石长春天还要去救日馋门徒;老蝙蝠对身外身的邪术正修改到关键部分,身边需要跨两兄妹随时帮忙,同时他也开始用秘法炼制梁辛的七星蛊,以加强入阵者与蛊虫间的联系,小汐、郑小道和宋红袍都是入阵之人,都要配合他的炼化,这次赶来就已经耽误了进度,不能再逗留太久;青墨也挺着急,和以前一样,这次她还是偷跑出来的,得快些赶回去;柳亦和青墨同路,梁辛本就有几件事要去找大司巫商量,现在他被困住了,这一路就由柳亦去跑,另外还有件‘提亲’大事要办。

算到最后,日馋高手个个有事,真正的闲人就只有两个:火狸鼠和宣东篱。

火狸鼠留不留都无所谓,也就跟着众人一起回去了,倒是东篱先生,有见识有本事还会讲故事,留下来再合适不过……

众人一一和梁辛道别,就此散去,梁辛也不再耽搁什么,先将奎木狼度入憨子体内,继而退后十余丈,避开天嬉笑等人,开始施展身法,片刻后猛地一声低吼,魔功天下人间随心而起!

上次在小岛被残损的心魔笛子勾起杀心恶性之后,梁辛就只要愿意,就能随时以这种恶性来催起执念,借以发动天下人间。

天下人间时灵时不灵的日子终于一去不回头了……

看来憨子明白自己要做的事情,梁辛那边魔功一起,他就迈开大步,闪身进入天下人间,仿佛闲庭信步般,在梁辛身边不停徘徊。

至少第一个步骤成功了,憨子身带来自梁辛的奎木狼,也如戾蛊红鳞一样,能够不受魔功所制,在天下人间的范围自由行动!

梁辛霍然大喜,忍不住哈的一声笑了出来。

憨子见梁辛开心,他跟着一起高兴,来到梁辛跟前,轻轻一点头,也露出了一个灿灿笑容,继而背负双手,一路溜达,缓缓离开了天下人间……

大小活佛心意相通,可天下人间也有自己的禁制,憨子一进入其间,小活佛就无法和他联系了。

另外,两个活佛间能够互转真元是没错的,但奎木狼不能转。小活佛是吸敛贪痴嗔三念成形的精怪,体质特殊,奎木狼一进入他的身体,力道就都会被他抢走化为己用,当初活佛十一能活命就是这个原因。

所以小活佛能做的,也就是在外面来对憨子讲道理,其他的全帮不上忙。

……

费劲唇舌、多次尝试之后,憨子终于不是进来转一圈就走了,开始按照同伴们事先的指点,留在魔功范围之内,神情迷茫,时时摊开双臂,看样子的确是想要去感受、体会。可天下人间除了时间凝固之外,就只剩对主人的乱流反噬,憨子两者都不受,完全感觉不到什么,有心发力,却不知该怎么去打。

等了半晌,憨子明显不耐烦了,脸上渐渐显出韦陀怒像,低低吼叫一声,举手投足,干脆发力乱打,全没有任何章法,更没有目标,甚至有几次,掌风都险些伤到梁老三……

事情远比想象中更困难,小活佛垂头丧气,梁辛自己倒不气馁,笑道:“其实……乱打也是个法子,既然摸不到法门,也只能靠乱打来碰运气了。”

谢甲儿志在飞仙,对中土天下毫不留恋,自然犯不着说谎话去骗小师弟。由内而外以大力轰击扭曲时间,能够乾坤挪移,这一点是不会错的。至于具体的法门,既然无从摸索,也就只能靠乱打来碰运气了。

小活佛满脸不屑:“靠运气?运气要是不来呢?”说着,伸手指着来梁辛的鼻子,转头去问天嬉笑:“你们不老宗都会相面,你来看看,他这张脸长得有运气么?”

“宗主洪福齐天,鸿运当头!人中龙凤,上上之选!”天嬉笑声音响亮,他看不看都得这么回答。

小活佛继续撇嘴,显然明白不能把马屁当实话,继续对梁辛道:“趁早别费劲,干脆再把大伙请回来,搬着茧子先去大海,不成再去小眼才是正经。”

妖精心思,为了自己能够脱困,连累世界崩塌毁灭,也不见得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梁辛对‘连累世界’这种事也不想去矫情,不过他的心思在另一重:“正道紧锣密鼓,张罗着决战;神仙相很快会渡海而来;贾添的傀儡邪术也随时会来……家里人都忙成了一团,法术事实在不宜频繁打断。倒是我,马上出去了也没什么事情。等他们处理好手上事,自然会再回来。在之前,咱们还先是碰运气吧,万一碰上了,也就省了他们的麻烦。”

梁辛的脾气随和,可心思却执拗的很,他打定主意在茧子里碰运气,小活佛也只得依他,接下来的,又是天下人间、憨子乱打……

不久之后,一直在外面关注梁辛的东篱先生看出不对劲之处,在梁辛休息时将他唤到了门口:“你身上的虐戾气息与日俱增,现在几乎已经肉眼可辨,特别是你施展魔功之后尤其明显,到底怎么回事?你修炼的魔功对心性有反噬么?”

魔功对心性没有影响,但梁辛靠骨子里的恶性来引动天下人间,每次施法都会让他杀心涌动,事后都要必须奋力压制。

东篱先生双眉微蹙:“骨子里的杀性?这种本性里的恶根一旦被撩拨起来,就再难控制,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去惹它,不怕真有一天会变成嗜血的疯子么?”

梁辛搔了搔脑袋,笑道:“现在倒还尽能控制得住,应该无妨。何况……就算它真是恶根,也是我的恶根,只有我放它、收它的份,轮不到它来控制我。”

东篱愣了下,随即哈哈一笑:“这个调子,倒是投了我的脾气!”

话虽这么说,老先生还是放心不下,又将小活佛唤请过来,请他每次在天下人间结束后,唱诵经文助梁辛压制杀心。

小活佛闻言,立刻挂上了一副愁苦相:“唱经这事……换成打机锋成不?”

他是妖身,平时说佛偈、打机锋都无所谓。但是要唱诵经文,就和发动佛门天眼通一样,没问题,可是会让他痛苦不堪。不过小活佛还算讲义气,也不想梁辛突然有天会变成个嗜血疯汉,勉为其难总算答应了东篱。

随后差不多一个月里,天下人间、憨子乱打、梁辛收敛魔功、小活佛赶上去念经……如此往复,单调枯燥,幸好外面还有东篱陪着,间歇时说些异闻和趣事,帮他们打发无聊。

天下人间丝毫没有突破的迹象,不过在试过多次后,梁辛也渐渐有了些想法,把几个同伴聚拢到一处,先把施展魔功时的情况,又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下,这才切入正题:“师兄要以大力轰击扭曲的时间,可‘扭曲的时间’……是什么东西,它在哪里?”

说着,梁辛竖起了两根手指:“我仔细想过,天下人间之内空无一物,不外两个特殊之处:一是时间扭曲,二则是乱流反噬……这两者其实是二而一的关系。时间被人扭曲,由此释放出力量,形成乱流,又对始作俑者反噬。便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了。”

见众人点头后,梁辛又继续道:“扭曲的时间,看不见、摸不着。不过乱流却明明白白的存在,稍有不慎,就会伤到我。”

说到这里,东篱已经若有所悟:“你的意思……顺藤摸瓜?”

梁辛哈的一笑,跳起来对东篱躬身长揖:“先生大才!就是这个意思,乱流是由我扭曲了时间而来的,所以我要能发力轰击乱流,让乱流逆冲回去,也会影响到‘扭曲的时间’。”

“顺藤摸瓜,倒袭逆流去影响扭曲的时间,这个道理我能明白,但是……”天嬉笑谨守本分,一般而言,如果不是梁辛特意追问,他都不会开口,不过能修炼到他这个程度的人,在性子里都有一份对功法的痴迷,此刻也插口问道:“要是真能做到这一点,将乱流尽数逆冲回去,对‘扭曲的时间’的影响就是……就是时间回复正常啊!这会让天下人间失效,又何谈乾坤挪移?”

这番道理说得天嬉笑自己都头疼不已,其中涉及‘扭曲的时间’和‘由时间扭曲而产生的力量形成的乱流’,不仅拗口,而且还虚无缥缈,实在不那么容易懂。

不过梁辛却能明白他的意思,笑道:“道理是没错的,可关键是,我没打算把乱流尽数逆冲回去,而是胡拍乱打!”

天嬉笑懵了,使劲的眨眼睛,不敢再开口,生怕越问越乱。

“一条小河正在流淌着,我向其中扔了块石头,由此小河翻起浊浪,流淌的速度、顺序、方向都被暂时打乱,可小河也被石头溅起了一大片水花,尽数向我泼溅过来。”梁辛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干脆胡乱举例子:

“水花向我泼过来,如果我又发力,把水花都砸回到河里去,应该会有两种情况……第一种情况就是你说的那样,我龙王爷附体,用的力道全都恰到好处,水花溅起时是什么位置,回去的时候还是那个位置;水花溅起时是多大力道,回去时还是那样的力量。如果真正做到这一点,先前扔进去的石头就会被反弹出来,小河也会瞬间恢复正常,就好像从没挨过石头砸一样,这是不会错的。”

“第二种情况,我不管那套,那些被石头溅起的水花涌过来,我就乱拍乱打,把它们再拍回到小河里去,至于力道啊、位置啊,我全不管,这样一来会怎样?”

天嬉笑豁然,点头笑道:“那小河就会更乱,乱成一锅粥!”

小河就是时间了,至于溅起的水花,就是反噬的乱流。

梁辛的神情愈发兴奋:“师兄用巨力轰击天下人间,其实轰击的魔功内的乱流,而轰击之下,本来就扭曲的时间,会变得更乱、更扭曲……等时间错乱到一定程度,就会引发空间错乱,由此‘天上人间’成术!”

梁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时间与空间相互影响,干爹研创出扭曲时间的神通,但是在他的神通中,时间扭曲地还不够,不足以改变空间;师兄就‘加大了力度’,让时间更乱,终于得以错动空间,由此乾坤挪移。

梁辛悟到的,只是最根本的道理,在道理之上,还有只能用‘可怕’二字来形容的技巧……或者说是规律。

比如,当天下人间中的时间足够混乱,达到了‘乾坤挪移’的要求,而此刻,一共有一百道乱流向施术者反噬,以不同的力量,去回击或者改变不同的乱流,就会引出不同的空间挪移。只有真正掌握了全部的规律,才能随心所欲地移转空间,或让自己瞬移至他处,或把敌人凭空分尸。

可就是最普通的‘天下人间’之内,乱流又何止百道?再配以不同的力道,怕是中土史上最有名的神算子温树林复生,也算不出究竟会产生多少种结果。

谢甲儿却掌握了所有这些规律!

干爹将岸惊采绝艳,师兄卸甲又何尝不是天纵奇才!和他们一比,五道三俗、蛮十三甚至那些‘飞仙到丢了脸’的神仙相,都算个屁。

梁辛眉飞色舞,两个绝顶人物,一个我爸,一个我哥!

梁辛不笨,可就凭着他的资质,想要像谢甲儿那样,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,靠着摸索去掌握‘乾坤挪移’的规律、技巧,纯粹是痴人说梦,而且还是凡人的傻子说了个神仙才有资格做得梦。

不过梁辛有梁辛的办法,没技巧不要紧,他能蒙……他就守在茧子的破口前,发动一百次天上人间,就算是上下左右的乱‘送’,至少也会有一次能把他‘送’到茧子之外。

梁辛越说就越兴奋,跟他已经能让时间更加扭曲,从而使天下人间脱变成天上人间似的。

东篱咳嗽了一声:“关键是,憨子发力,能影响乱流么?”

梁辛认真点头,虽然已经努力遮掩,可脸上的兴奋劲仍旧明显的很:“能!就是因为他在乱打中,击中过反噬我的乱流,我才想通了这些事情!”

说着,梁辛长吸了一口气,总算让自己冷静了些,又把话锋一转:“不过,在天下人间之内,乱流都是从我身边乍起乍现,凭着憨子现在这样乱打,偶尔能击中它们已经是侥幸了,想要大片去扫中,引出天上人间,还差得远。”

憨子感受不到乱流,而乱流也都是在梁辛身周咫尺范围里凭空跃出,真要靠憨子去主动捕捉、追袭,怕是不容实现。

梁辛伸手拍了拍憨子的肩膀:“也只有一个办法……”

小活佛接口道:“让憨子直接出手打你?”

乱流围着梁辛打,憨子出手打梁辛,倒还真能打到乱流。

梁老三吓了一跳:“可不敢瞎说,万一打中一下我就活不成!”

其实梁辛心里的主意也危险得很,比起让憨子运力去打他,恐怕也差不了多少:他想和憨子‘移形换位’!

乱流只反噬梁辛,其中蕴含的力量只对梁辛有效,就算它们打到憨子身上,也不会伤他一根头发。但是憨子的发力猛打,是会影响乱流的。

拼着被乱流击中,梁辛也要动起来,先是自己移动身位,跟着憨子进入自己先前的位置,只要两个人的配合足够默契,完成入位的时间足够短,乱流在那个瞬间里就会‘袭’向憨子。

在那个瞬间里,憨子全不用管乱流在哪里,因为乱流已经将他包围了,只要闭眼乱打,就足够了!

只不过,时机快如白驹过隙,稍纵即逝,而梁辛‘让位’,是一定会受伤的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23章 三个办法 下一章:第325章 天上人间
热门: 推理作家的信条 雷霆之主 灵魂摆渡·黄泉 龙蛇演义2之拳镇山河 暗号 劲敌 搬山 谍网 你有罪:诡案现场鉴证2·犯罪升级 定婚耳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