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 三个办法

上一章:第322章 三件灵石 下一章:第324章 顺藤摸瓜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第一个出手的是青墨,神梭能够遁化五行,进茧去、接上大伙、再出茧来,若能成功。救人就再简单不过了。

青墨抱着宝贝梭子,大摇大摆地就要从破口往里进,丫头的想法是先进茧子,再催动法宝救梁辛出去,吓得众人呼啦围上去,把她拉住了。万一神梭对付不了茧子,又得搭上一个青墨。

商议片刻,还是决定由茧子一侧去发动神梭,这个办法比较稳妥,毕竟,要是能从外壁突入,也就能从内壁突出。

神梭打人的时候,不一定非得要主人在其内,但用作遁法载人,青墨必须在梭子内主持。

定议后青墨略作准备,纵身跃入法宝,继而神梭东摇西晃地飞起来,乱转一阵陡然一震,化作一道神光,向着茧子激射而去!

旋即‘嘭’的一声闷响,梭子从神光又幻化成本形,尖端处正抵在茧子的外壁上。

所有人的心头都是一沉,就连玲珑辗转都无法突破丝皮,被稳稳挡在了外面!

青墨如何能够甘心,全力催动起宝贝,只见神光缭绕,围住茧子团团打转,时不时就会在嘭嘭闷声中化作本形,无一例外,神梭的每次潜入都被丝皮挡住。

能够遁化五行,无往不利的宝贝,在茧子面前,比着一辆独轮车也没什么特殊……神梭失效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青墨‘败’下阵来,曲青石、长春天和秦孑,并肩跨出队伍。

茧子是坤留下的,从五行而论当属厚土一脉。青木克土,几个木行行家刚好派上用场。

藤子、树叶、草、木刀、蒺刺、花蕊针……长春天说不定还会有所保留,可曲青石绝对倾尽所知,把槐楼诸般道法从头用到了尾,但茧子丝毫不为所动!木克土是没错的,但五行相克的前提,是二者相差不能太过悬殊,好像老鼠怕猫,但水牛大的老鼠精,又哪会在乎几只呲牙咧嘴的小花猫。

木行道没用,其他人也各出奇谋,围着茧子不停去试自己的办法。

老蝙蝠修为不再,帮不上太多的忙,也就没跟着大伙一起忙活,而是信步溜达着,仔细地端详茧子,口中时而啧啧称奇,时而喃喃自语。

走了一阵,老头子忽然发出了一阵哈哈大笑,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老蝙蝠恍若未觉,自顾自地大笑着,口中骂道:“老魔头啊,你想瞎了心!好端端地……哈哈……非要跑到仙界去发疯,结果坐了千年的大牢,临死临死闹出了大笑话,哈哈哈,遗臭万年了吧!你钻的那头坤就是条小虫,睁开你的老眼看看,这才是真正的坤王留下的茧子,哈哈哈哈……”

仿佛大笑还不足以宣泄似的,老蝙蝠又扬起干瘦的巴掌,一下一下用力拍着茧子。

梁辛心眼厚道,生怕老蝙蝠修为散尽之下,情绪太激荡会伤身体,皱眉望向了柳亦。

早在梁辛陷入茧子之初,柳亦就用光了自己的办法,现在也不再徒劳尝试,就坐在茧子的破口前,见老三望过来,他摇头笑道:“无妨,师父这是恨干爹要去仙界捣乱,没喊他呢。”

梁辛仔细一琢磨,也乐了。幸亏老蝙蝠和干爹只是‘落花有意、但流水无情’的半个朋友。

要是两个老魔真有交情,干爹肯定会把借土坤飞天的想法告诉老蝙蝠,后者必定大呼过瘾……那样的话,梁辛在清凉泊土坤肚子里就能找到两个老头了。

老蝙蝠发疯,谁也不敢去拦,更不敢去笑他,全都假装没听见,继续低头忙活着自己的事情。继青墨、青石等人之后。

最先收手回来的是东篱先生宣葆炯,他修的是水行道,本来就被克于土,连那些能克土、修为更远胜于他的木行道大宗师都办不到的事情,东篱更是束手无策。

东篱也坐到了出口旁,对这梁辛叹道:“我这点本事,还差得远!”

梁辛对他始终心怀敬佩,摇头笑道:“先生辛苦了,为了我的事情特意赶来……”

东篱不想在此事上纠缠客套,把手一摆,随口岔开话题:“一个茧子都如此,何况从中飞走的那头蛾子!提到神奇蛾子,我倒想起来一件趣闻。”

东篱宣葆炯受梁一二之命,为查案在修真道卧底三百年,在不知多少家门宗内做过弟子或供奉,曾经便有一家他所在的小门宗,门下弟子常常会进入南疆采药。

南疆和北荒、西蛮一样,都是蛮夷之地,不在大洪治下。那里是大片的湿沼和雨林,其中也有不少土著。东篱所在的那个小门宗,在采药求丹时,自然也免不了和南疆土著打些交道,因而得知,在南疆深处有一族野人,就拜奉蛾子为神。

说着,东篱笑道:“土著崇拜,大都分作两种,一类是天魔、巫母这类不知所云的东西,另一类则是熊、鳄、蟒蛇那些凶猛的畜生。蛾子笨拙、难看,又没有自保之力,拜奉它的,实在算是另类了,由此才被当成了个趣闻笑话。不过看着个茧子,也就明白了,蛾子可也不简单嘞!”

欢喜还是个娃娃,自然喜欢听故事,小脸上满是认真,接口道:“南蛮野人拜的蛾子,别就是坤蝶吧?”

小活佛立刻那手指头点他眉心:“你心不静!”

东篱狂傲时,天地、神仙、君王统统都不放在眼中,不过在平日里,他却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学究。他随口说些趣事,只为来安慰茧子里的晚辈,并无它意,听到小和尚的话摇头笑道:“估计不是,土坤破茧后就飞仙了,凡人哪有机会见到它?野人图腾的,估计是另一种厉害的蛾子吧。”

说话的功夫里,跨两也用尽了手段,垂头丧气地退了回来,不久后琼环收起玲珑修罗,骂骂咧咧地回来的,小脸上全是不服气……

所有人的手段用尽,都奈何不了茧子,事到如今,也只剩下一个笨法子了……

随着老蝙蝠的一声吆喝,外面的一群高手唱咒掐诀,同时催动神通和法宝,对着茧子外壁的一点全力猛攻!

茧子中的梁辛等人也一跃而起,配合着赶来的同伴,自内而外轰砸不休。

尚有修为在身、能动手的,大都坐拥都是大宗师、甚至大宗师之上的力量,剩下的也都跨过了六步中阶,这样的力量集合到一起,前后持续了几个时辰的强袭,到最后仍旧徒劳无功!

现在,梁辛终于傻眼了。

小汐也坐在破口旁,长腿蜷起,双臂环之,下颌抵在自己的膝盖上,望着梁辛道:“莫慌,总会有办法,真要出不去了,我便进去陪你。”说着,白衣少女对他盈盈一笑。

众人尽数默然,只有小活佛妖性躁动,被困在这里比杀了他还更难受,再也绷不住佛祖宝相,伸手啪啪地拍着自己的额头,在茧子里又跳又骂,随即又想起一件事,抬头望向梁辛:“你说,我要是能点化了小和尚,他飞升时总得破茧吧,到时是不是就能把咱们带出去?”

梁辛模棱两可地点头:“可、可能吧。”

小活佛于绝境中又看到了一丝希望,猛转身,伸手一指欢喜:“小和尚,我非把你超度了不可!”

“超度?!”小欢喜大吃一惊,小脸煞白,摇摇欲倒。

“……说错了,不是超度,是点化,莫惊,是点化……”小佛妖说跑了嘴,又急忙纠正。

“小活佛说的倒也真能算是个办法,不过小和尚未必身具慧根,点化起来怕是不容易。”这个时候长春天从外面笑道:“另外,我也想到了个主意,还要大家帮忙一起参详。”

长春天伸手敲了敲茧子:“凭着咱们的力气,砸不开这件宝贝,不过要搬移它,或许还不太费力。”

现在的茧子大半裸露,下部还有小半牢牢嵌于岗岩土石内,只要将地下的土石挖开,想要搬走它,可能性极大。

长春天不卖关子,简单铺叙后,直接道:“搬它去海里,然后唤醒黑鳞中的六只蟠螭残魂,引海而攻!”

黑鳞上的蟠螭残魂遇水而惊,同时水势越大,它们能发挥的力量也就越强,蜀藏内没什么水,自然指望不上它们,可要搬茧入海,它们就能派上用场了。

有了六只残魂的强助,凿穿茧壁的成算大增。

“可是,还有一点咱们谁都吃不准。”长春天把声音提高了些,语气也愈发郑重:“就算真能把茧壁打出一个缺口……新的缺口,会不会也像现有的那个洞口一样,空间特殊?”

三里坤织出的茧子,本来就是一个整体,一端的破口未出现前,那处茧壁与茧子的其他地方应该并无区别。

后来坤蝶成形,咬破了茧子,可破口处却多出了空间禁制。

所以,就算打出了一个新缺口,其间多半还是会有古怪的空间禁制,梁辛等人照样走不出来。

脱困的关键,不是把茧子砸个窟窿,而是要像坤蝶那样,破除破口处的禁制。

曲青石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,其间精光闪动,思索片刻后脸色忽然一喜,抬头道:“只要能挪动茧子便好,不用再去凿新的口子,更不用去大海。”

青墨见梁辛被困,现在都快愁死了,听哥哥的声音嘹亮,立刻来了精神:“那把茧子运去哪里?”

“小眼边缘!再给梁辛一件丧家法器!”

青墨丫头略一琢磨,立刻欢呼一声:“茧子的破口,肯定敌不过给天地乾坤做定盘星的小眼!”

小眼吸阴,一旦有阴身丧物靠近,都会被它吸敛进去,就连阴丧家的老祖宗浮屠都被它所摄。曲青石的办法巧妙无比,也浅显无比,借小眼的规则来破茧子的禁制。

梁辛带一件丧家的宝贝,随着茧子靠近小眼,小眼见阴便夺,茧子破口处的空间就算再怎么古怪犀利,也敌不过小眼吸阴的规则。如果成功,梁辛再从小眼中回来便是了。

可惜现在眉心骨珠已经用完了,青墨是急性子,这就要驾驭神梭返回草原,心里打定主意,拼了让师父责罚,无论如何也要在弄些珠子回来九老三。

不料老蝙蝠伸手,把青墨拦了下来:“稍安勿躁,小白脸子的办法是不错,不过说不好就会惹出大祸!”

曲青石的确是小白脸,但人人都在心里喊,谁也不敢直接从嘴里叫出来,唯独老蝙蝠不管哪套。

曲青石的脸都黑了。

老蝙蝠哪会去留意旁人的表情,继续道:“小眼内时间扭曲;而茧子破口处的空间诡异,用曲青石的法子,等若以梁辛为媒,将茧子的破口和小眼连接起来。嘿,一方是错宇,一方是谬宙,尤其小眼还是世界的定盘星……连起来的话……”

说着,老蝙蝠怪笑着摇了摇头。茧子和小眼连起来,具体会有什么后果谁也不知道,也许天下太平相安无事,但也有可能会引得时空失控,乾坤浩劫!

小活佛听得认真,心里琢磨着,还是得靠自己去点化小欢喜。

老蝙蝠望向了梁辛,怪笑中又把话锋一转:“其实曲青石和长春天的法子,也不是不能用,不过是现在还用不到,等你真的无法脱困时,再去试吧。”

梁辛一愣,马上就琢磨出了老爹话中的味道,喜道:“您老还有更稳妥的法子?”

“这只茧子最古怪的地方就是破口处空间古怪,可你们将岸门里,也有挪移空间的本事,未必对付不了它!”老蝙蝠踏上了两步,走到破口前:“你猜,要是茧子里的人是你那个师兄,他会被困住么?”

说着,老蝙蝠又笑了起来:“别总指望旁人,全当是修炼吧!到最后要还是不成,再琢磨搬茧子去大海、去小眼。”

中秋之战的最后,谢甲儿现身半空,和梁辛说了会子话,其间也简单交代了‘天上人间’与‘天下人间’的差别。

天上人间,是从将岸的魔功脱变而来,其间所差的,说穿了只有一句话:在天下人间之内,以大力轰击扭曲的时间,借以撕裂空间,乾坤挪移。

而引力自击天下人间,也不是说随便打出一股力道就能乾坤挪移,这其间的法门谢甲儿未曾细说,梁辛要想成术,就只能靠着自己去揣摩。

梁辛发动魔功时只能勉强自保,本来没有余力去从内而外轰击天下人间。不过他能将戾蛊红鳞引入魔功范围之内。

但一个人的心思终归有限,在躲避乱流的同时,催动红鳞打出一个星阵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,有哪还有富裕心思,去揣摩该怎么发力,该轰击哪里。

就算知道了最根本的道理,想要让天下人间再升一级、脱变为天上人间,又谈何容易?

梁辛越想心里就越凉,在他想来,自己悟出天上人间的机会,未必比欢喜立地飞仙更多。

“阴沉木耳能进入你的天下人间,行动自如,并且不受乱流反噬。”老蝙蝠出言提点:“阴沉木耳不受天下人间,是因为其中载了你的星魂。”

梁辛点了点头。星魂拜梁辛为主,它们进入阴沉木耳之后,既是外物又是梁辛身体的延伸,两种绝不可能同时出现的属性共容于木耳,所以才成为天下人间的‘漏洞’。

“那你为何不试一试,把阴沉木耳换成个大活人,会怎样?”老蝙蝠的笑容,总是阴测测的。

梁辛恍然大悟。

把木耳换成人……一个能容星魂的同伴,携带星魂进入自己的天下人间,如果也能行动自如,该如何发力、如何去轰击魔功,就都交由同伴去试,全不用梁辛去操心了!

这便等若,把一个人的活计分给两个人做。

梁老三的眼睛亮了,盯住了老蝙蝠,眼睛里要是能伸出小手的话,老蝙蝠现在就已经被他拽进来了,论到对星魂的控制,论起对蛊力的运用,无人能出其右,携星魂进入魔功,助自己‘乾坤挪移’的最佳人选,自然也是他老人家。

老蝙蝠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,把干枯的手掌一挥:“少打我的主意,万一不成,老子也就出不来了!另外也别打北斗星魂的主意,这些虫儿自己的力量一般,非得成阵才能显出威力,要旁人修炼星阵,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。”

这也不能指望,那也不能指望,青墨琼环等人越听越丧气,但梁辛的眼睛却愈发明亮了,他的蛊力,现在可不止北斗七星,还有一记蕴含着老蝙蝠四成修为的奎木狼。

北斗星魂将梁辛认作紫薇,奎木狼虽然不理会帝星,但也被老蝙蝠炼化,奉梁辛为主人。

而茧子之内,就有一个曾叱咤风云的强者,于几百年之间,先被奎木狼送力、又被奎木狼夺力,前后两次中过这道戾蛊……憨子!

老蝙蝠见他懂了,哈哈大笑道:“还算你有点机灵劲,把奎木狼度给憨子,让他进你的天下人间,去帮你寻找乾坤挪移的法子吧……尤其妙的是,憨子自身也修为雄厚,他能不能找到法门不好说,但至少,力气是足够了!”

奎木狼不是想给就能给的,施蛊之人必须要以西蛮秘法催动,才能将戾蛊种到别人体内,但是憨子曾经被谢甲儿、宋红袍两次种蛊,他的身体对这道蛊再适应不过了,所以梁辛再给他传蛊,全不用费力,直接拉着手塞过去就成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22章 三件灵石 下一章:第324章 顺藤摸瓜
热门: 诗人 极端的年代:1914—1991 龙蛇演义 剑王朝 迷人的山顶 星神祭 华音流韶:天剑伦 首无·作祟之物 杀人的祭坛 庆熹纪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