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0章 吃你鸡腿

上一章:第319章 天纵奇才 下一章:第321章 剑走偏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柳亦愣了愣,眯着眼睛笑道:“什么大蛋?多大的蛋?”

欢喜指了指地面:“下面十里左右,有颗蛋。”说着双臂一圈,比划了个‘很大’的样子:“蛋好大,有四、五里的方圆!不过蛋的一端破了,里面早就空了,只剩个大蛋壳。”

柳亦饶有兴趣地追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小欢喜想了想,分不清柳亦的‘怎么知道’,指的究竟是自己为何对大蛋了解得如此详细,还是指自己如何得知三人是为了大蛋而来,干脆都做出回答:“我有蚂蚁,它们爬上爬下,早都探索得明明白白了……这里荒败了好几千年,你们三个又厉害得吓人,来此处当然不是为了玩,想都不用想,只能是为了大蛋。”

说完,欢喜耸了耸瘦弱的小肩膀,又加重语气重复道:“蛋壳空了,蚂蚁爬进去好几十只了,什么都没找到。看样子像是里面孕化的怪物成形,嗑碎蛋壳离开了。”

梁辛的眼睛亮得很,神情里满是愕然。一只蛋壳?那下蛋的、和蛋里孵出来的,又会是什么东西?

柳亦的心思还在小和尚身上,继续追问:“你在这里待了快两年,就从未想过下去看看那只蛋壳?”

欢喜面色赧然,搔着后脑勺笑了:“下面的岩土坚硬得很,我这点修为可挖不动。”

柳亦不置可否,探出独手按在地面上,劲力涌出略作试探,果然如小和尚所言,此处的山岩比着普通石块要更坚硬的多。

欢喜继续解释道:“我有蚂蚁传讯,越靠近蛋壳的地方,土石就越坚硬,再向下几里,怕是比着金刚石还要更结实,我还是省省力气吧,挖了也白费劲。”

……

又等了半晌,天嬉笑终于从入定中醒来,开始施展束灵成线的法术,一番细探之下,结果与欢喜所言几乎一致,只不过天嬉笑的探索,远不如蚂蚁们细致,他只能确定大福地在地下十里处,形若椭圆,有一层坚硬外壳相护,只在一端留有出入之门。

刚才三个人谈论时丑娃娃已经运功入定,没听到他们的话,此刻脸色古怪,迟疑着说:“看起来,倒有些像、像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欢喜就咯咯笑着,把‘蚂蚁爬蛋’之事又重复了一遍。

天嬉笑这才恍然大悟,伸手一拍大腿,笑道:“就是个蛋,果然是那么回事!”

跟着,他又露出思索的神气,双唇用力抿起,显得下巴都翘了出来,片刻后才再度开口:“大藏山中的地势,并没什么特殊之处,‘大福地’本身与周遭的山水态势并没有什么关联,它就是一块天生的福地,而且‘福’得全无道理可言……下面是个蛋的话,事情倒能完全能够对的上了,咱们要找的福地,就是个蛋壳之内的空间。如此算来,这枚蛋壳摆在哪里,哪里就是大福之地了!”

蛋壳空了没关系,关键是它本身就是件惊人的宝贝了。梁辛眉花眼笑,已经开始盘算着,把这枚蛋壳起出后,究竟是摆到猴儿谷好,还是放到麒麟岛去。

还有就是……一枚空蛋壳就来的如此神奇,那产下它的、和它孵出来又会是什么样的怪物?

梁辛早都等得不耐烦了,又把鳞片亮了出来:“能挖了吧!”

天嬉笑哈哈大笑,也翻手亮出法宝:“属下可早都等不及了!”

见他这么慷慨,梁辛反倒不放心了,忍不住问了句:“不会毁了下面的福地吧?蛋壳怕是不怎么结实。”

天嬉笑答道:“现在无妨,等靠近了大蛋,手上就需留些分寸了。宗主放心,届时属下自有办法!”说话间,金钱剑急颤不休,没入泥土,飞快地挖掘起来。

梁辛也不再废话,挥舞戾蛊红鳞,又干起了开山破土的老本行。

柳亦的修为比着天嬉笑只差了一个小境界,可力量却差出了一个大天地,干脆也不去帮忙,伸手拉过欢喜,退到了不碍事的地方。

天嬉笑当真干练,不停催动起一道道法术,以真元凝化栋梁支撑、加固山体;幻化疾风将废土卷出矿洞……在指挥法宝挖土的同时,他担下了所有闲杂活计,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
正如欢喜小和尚所说,越往下挖掘,土石也就愈发坚硬,开始的时候还好,在深入数里之后,大块的岩石坚如精钢,法宝到处火星四溅,以红鳞的锋锐,每次也只能铲下井口大的一块。

再向下挖掘,等到了八里左右的时候,红鳞一铲,就只能将岩石敲出一道裂隙,需要连续数击才能磕走一片石皮!

梁辛不禁咋舌,柳亦则对怪蚁降砂另眼相看了,天生造化,万物神奇,降砂那点力量在修士眼中连个屁都算不上,可就是这点力量,刚好能克制土行厚重。

天嬉笑也若有所思,一边忙活着,一边对同伴说道:“那个蛋……既然是蛋,肯定是被什么东西下出来的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,笑骂废话。

天嬉笑搔了搔脑袋,也笑了:“我是想说那个下了蛋的怪物,多半是个土行神尊。”

所谓至土生金,土行到了极致,便会化作锐金。但是在五行相生之上,还有返璞归真一说,至纯的土,无论它发生过什么变化,到了最后,它的本形依旧还是土。

大蛋附近的土石,论起坚硬而来,比着锐金还要犹有过之,可这里的石头就是石头,并非金铜。这就是返璞归真了,土还是土,却更胜锐金!

能让土石纯厚到这种程度,早就超出了人力的极限,也只有土行神尊才能做到这一点。由此天嬉笑才有了刚才的推断。

梁辛随口应道:“土行尊,不是坤么?我和土坤打过交道,那种怪物应该还到不了这种程度。”说完,停顿了片,又继续道:“我对付的那条土坤,身体盘卷着,还占地百里方圆,估计也算得上是坤中的霸王了。”

两人运足力气,又挖掘了好一阵,距离蛋壳也只剩下十余丈厚的一层岩石了,悬浮半空的柳亦已经能清楚地看出‘大福地’的轮廓,真就是一只巨大的鸡蛋。

梁辛和天嬉笑动土的面积很大,并非单纯去打通通道,而是层层剥去泥土,将大半个‘蛋壳’都挖掘出来。

欢喜的眼睛亮晶晶的,小脸上尽是好奇和期待,一只蚂蚁在他手上爬来爬去,略显躁动。

到了这里,梁辛已经收手退开,剩下的细致活都交由天嬉笑去做。

丑娃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不再催动法宝强攻,而是催动起法术,真元之力以无厚入有间,缓缓去松动土层,这一来进度也就更加缓慢了。矿洞下日月无痕,全没有时间的观念,梁辛算不出时间,只知道其间小欢喜吃了他二十多个鸡腿,还有不少腊肉卤蛋……

终于,不停在土石上爬来爬去的天嬉笑,把矮小的身子一挺,跳了起来。丑脸上尽是疲惫,但神情中却满是兴奋和喜悦,对着同伴笑道:“风大沙子多,当心别迷了眼睛!”

说笑声中,丑娃娃把双手一盘,一阵狂风凭空而起!

先前那些坚硬岩石,已经被天嬉笑震碎,全都化作齑粉土屑、但仍保持着先前的形状,此时被大风一荡,呼的一声尽数卷扬而起,转眼间汇聚成一条粗大的土龙,被狂风带着,直直冲出了矿洞。

不长的功夫,尘土散尽,‘大福地’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,一层层柔白色的光芒流转不休,于宁静之中透出一份虽然浅淡、却真实存在的仙家瑞意!

一时之间,梁辛等人都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兴奋开阖,懒洋洋地舒适。

所有人都瞪大眼睛,使劲望向‘蛋壳’,唯独欢喜泪眼蒙蒙……这小和尚真迷眼了。

一般而言,蛋壳无论再怎么平滑,也会有些小孔,肉眼难辨,但凭着梁辛等人的眼力,都能够轻易看到,就连青莲小岛上的那两枚麒麟蛋也不例外。

可众人眼前这只巨大的蛋壳却是例外:

巨壳上面绝没有任何孔洞,却布满了层层纹路,看上去,就好像织造府中机杼上的梭子,一层层被细丝裹着而产生的纹路,均匀、细腻、紧密。

另外,这枚蛋壳也不是纯白颜色,而是呈半透明状,整体晶莹清透,可要是仔细端详,就能发现壳内有几处小小的黑点。梁辛正仔细看着,壳内的一处‘小黑点’突然移动了起来,着实把他吓了一跳。幸亏欢喜泪眼摩挲地解释了句:“我的蚂蚁,有不少都在里面。”

梁辛这才知道那些小黑点是什么东西,失笑中掠到蛋壳旁,探出手,大着胆子去摸宝贝。

蛋壳光滑细致,触手传来丝丝清凉,仿佛一盏锦缎滑过手掌的感觉。梁辛无比小心地加了一点力道,略略向下一按,跟着却皱起了眉头。

坚韧。

蛋壳不是硬邦邦的,而是坚韧中饱蕴弹性,梁辛能清晰地感觉到手掌按压下,传回的反弹之力。

柳亦、天嬉笑跟在他身旁,或伸手或催动灵元,小心翼翼地探查蛋壳,欢喜看样子也想去摸,但又有点害怕来着。

过了半晌,还是柳亦先开口:“蛋壳没孔、竖丝细纹、半透明、不硬却韧……这、这是蛋壳么?”

说完,他又深吸了一口气,声音略显干涩,但语气却笃定的很:“这不是蛋壳,而是个……巨大的茧子!”

桑蚕成熟,裹丝做茧,继而破茧成蝶。

其他人这才恍然大悟!茧子和蛋形状相近,雏幼破壳,常常会将蛋壳的一端敲碎后爬出去;而蛾子破茧又何尝不是如此,要咬开茧子的一端才能展翅而飞。‘蚂蚁传讯’不清不楚,由此小和尚才把它当成了一枚蛋,至于天嬉笑,他连‘蛋’都没探出来,思维上自然也跟着欢喜一路,把它当成了个蛋壳。

一蛋一茧,看似相近,可实际却天差地别,蛋内是幼兽,就算再怎么灵瑞天眷,力量终归有限得很,留下的空蛋壳哪能形成一方空前绝后的福地,麒麟、蟠螭这些家伙也都算神兽,可单以‘蛋’而论,也是在没太多惊人之处,比起鸡蛋来也就是更补些罢了……

而茧子之内,则是修持大成的怪虫,真要织出了一方福地,也尽可说得过去。

先前判断上的小小失误,对梁辛等人倒也没什么影响,惊奇一番也就罢了,循着茧子一路向前,很快就飞到破口的位置。

茧子大致数里方圆,破口处也宽敞得很,别说是人,就是一座楼阁都能塞进去。向内望去,里面光线柔和,但空空如也,还有些蚂蚁百无聊赖地爬着,看不出什么神奇之处。

几个人正仔细端详着,欢喜弯下身子,把手中的蚂蚁放到了地上,随即摔哒着小手,举步就像茧内走去。

柳亦立刻沉声问道:“你作甚?”,他对欢喜谈不上敌意,但始终抱有戒心。

欢喜回答得理直气壮:“进去逛逛啊,好容易挖下来,当然要进去。”

梁辛摇头劝道:“先探过再说,你老实呆在一旁。”

欢喜嫌他太小心,伸手指了指茧子里的蚂蚁:“放心,里面安全得很,估计还很暖和舒适,我的蚂蚁进去了都不想再出来呢。”说着,走上几步双脚一撑,喜滋滋地跳进了茧子之内,随即又转回头,小脸略显失望:“和外面差不多,也不怎么暖和。”说完,一路小跑着去探茧子了。

蚂蚁没事,和尚没事,宗师应该也没事。

天嬉笑时刻记着尊卑之别,有自己在场,自然不能让掌门去涉嫌,急忙抢上几步,说了句:“宗主稍待!”就赶在梁辛之前跨入茧子,同时亮出金钱剑小心护住身体。

迅速游走一周之后,天嬉笑才对着外面的同伴点头笑道:“全无异状,咱们都有些太小心了。”

梁辛笑得有些讪讪的,让同伴去打前站,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,闻言后点点头,也跨入了茧子之内,柳亦却没急着进去,倒不是他贪生怕死,而是做了十几年的青衣,早都养成了习惯,只要是莫名之地,总要留下一个人守门断后。

梁辛跨入茧子,毛孔又是一阵快活开阖,心中感叹着‘大福地’果然让人身心舒愉,脸上露出笑容,正想招呼着大哥也进来,不料正在前面抚摩丝墙的欢喜忽然转过头来:“梁辛,对不住,刚我说谎来着。”

梁辛微微变色,盯住小和尚问道:“哪里说谎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又猛地想起一事,神情也愈发警惕,心念到处,奎木狼带动红鳞滚滚翻腾,立刻护住了他的身形!

欢喜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名字……

欢喜的小脸上,早都没有了先前的快乐,但也不是仇恨愤怒,而是……黯淡:“你进来也就够了,让柳亦止步吧,不用搭上他了。”

柳亦不是莽撞之徒,并未急着冲进来,而是全身戒备,帮老三守住了门口、守住了退路。

天嬉笑的动作也极快,手诀一翻,金钱剑猛地抵住欢喜的脖子,阴声道:“哪怕你只动一下小手指,脑袋也会落地。”

茧子之内还是天下太平,梁辛静静等待了片刻,仍不见有分毫的凶险,也不急着追问什么,跃上前去将欢喜横抱在腋下:“出去再说”,说着,身形一晃退向出口。

天嬉笑挥舞金钱剑,护着掌门一起撤退。

可梁辛万万也不曾想到,等他到了‘门口’才知道,退不出去了!

‘出口’内外,至多半步之遥,可就是这半步,无论他如何催动身法、发力奔跑,却始终无法逾距。阻隔他的不是看不见的墙、无形却有质的力,而是距离,完全扭曲的距离。

眼中的半步之遥,在脚下却仿佛万里之途,仍他怎么跑,也都跑不到尽头。最后这半步,好像脚下的路会随着他的身形一起流转,由此将他的脚步尽数抵消,无法前移一分。

可柳亦就在眼前,焦急表情清晰可见、低声咒骂清晰可闻。

小欢喜低声道:“这只茧子,许进不许出的,我的那些蚂蚁,不是想呆在里面不出来,而是它们出不来,所以我才说自己骗了你。”

梁辛努力半晌,仍是徒劳。天嬉笑心有不甘,试过几次,也没有任何效果。柳亦却不那么紧张了,至少现在看来,老三只是被困住了,并没有性命之忧。

眼前的情形,虽然有些窘迫,但也谈不上什么危机,至少老大在外面,实在不成还能回家喊人来帮忙,梁辛的心里,也是无奈大过着急,胳膊一松把欢喜放到了地上,指了指茧子问道:“这里怎么回事?”

欢喜却摇了摇头,回答得老实巴交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小和尚在蜀藏中躲了快两年,蚂蚁上上下下早就将附近的情形探查清楚,对于这只‘本以为是大蛋的怪茧’,他所知的也仅仅是:蚂蚁能进不能出。前后已经有几十只蚂蚁陷落其中了。

能困住蚂蚁,不代表就能困住梁辛,可小欢喜也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来报仇,唯一能期盼的,也就是这只茧子足够怪异,大小通吃。

梁辛并不恼怒,继续问道:“你怎么会认出了我,我可记得咱们没见过面,以前好像也没通过话。”

“我不认得你。”欢喜如实回答:“不过,我睡觉的时候,前阵爬去牢山的蚂蚁跑了回来,告诉我你叫梁辛,他是柳亦。我才知道你们就是仇人,忍不住还哭了一声。”

说话的时候,小欢喜的鼻头红了,眼泪又开始噼里啪啦地向下掉。

算算时间,梁辛等人在牢山足足耽搁了十几天,这才启程赶至大藏山,而他们在牢山交谈时,自然也不会避讳什么,称名道姓再正常不过。

‘降砂’世世代代被人轻视,可好歹它们也算是异兽,与小和尚之间心思相通,欢喜躲藏在蜀藏深处,唯一的乐趣也就是通过蚂蚁去探知外面的事情,早在蚂蚁们出发之前,就都得了‘盟主谕令’:遇到点啥事,都得回来报告。

所以一只脚程最快的蚂蚁,在梁辛等人到达牢山后不久,就‘六足翻飞’,跑回来给小和尚讲故事……

梁辛伸出袖子,帮小和尚擦掉眼泪,笑道:“你可是个笨和尚,就算你不进来,我们试探一番之后,多半也是要自己进来转一圈的,结果还是被会困于此,你又何必把自己也搭进来。”

欢喜鼓着嘴巴,忍哭的样子,很用力的摇摇头:“我不是害人,我是报仇,总得做点什么,我先一步进来,至少能让你们减低一丝戒备……我、我也只能做这么一点。”

梁辛可没想到小和尚这么可爱,虽然身处困境,还是忍不住心疼得慌。

这个时候,柳亦从外面开口问道:“小家伙,既然要报仇,怎么还那么不干脆,老三进去后,你又提醒不要我也进去?”

“你们是一伙的,可当初你是冤枉的,是师父办错了案子、可你们又是一伙的……”小欢喜语无伦次,说的话颠三倒四,最终还是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: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算、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报仇……不知道该找谁报仇,该怎么报仇……”

柳亦嘿了一声,独手扬起来搔了搔头皮,没再追问什么。

梁辛更是动容,耐心等小家伙哭了一阵之后,才说道:“不许哭了,过来吃鸡!”

“哦。”

欢喜答应了一声,屁股挪动,向着梁辛凑近了些……

接过鸡腿,正要大口咬下,小和尚又想起一件事,转头望向天嬉笑,满目歉意:“对不住,连累你了。”

“少废话,吃你鸡腿!”天嬉笑没好气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19章 天纵奇才 下一章:第321章 剑走偏锋
热门: 沉默的证人 再见,宝贝 邪恶催眠师 尚书直解 六人帮传奇 七种武器2:碧玉刀·多情环 易中天中华史:女皇武则天 国家阴谋4:维也纳死亡事件 生死翡翠湖 谜踪之国IV:幽潜重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