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大福之地

上一章:第317章 外地蚂蚁 下一章:第319章 天纵奇才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柳亦是自己回来的。

他到猴儿谷的时候,先前那个被葫芦安排着、送昏迷修士进入大眼的天猿还没上来呢。

梁辛先是吓了一跳,仔细一算还真是这么回事,上次他带过去的人着实不算少,随便摆放一下怕也得个把时辰……

柳亦多聪明,当然不会去把时间耽误在大眼里,就请天猿带着弦子下去。他探望过葫芦和丑娘之后,便折返了回来。

天门到现在,在苦乃山内还没有太多的动静,想来他们要布置的手段非同一般,进山之前还要大大花上一番准备功夫。

家里没什么事情,柳亦没进小眼,凭着他的速度,从牢山往返猴儿谷,有三四天功夫也就足够了,梁辛更觉得奇怪:“怎么耽搁了十来天?”

柳亦从师父赐给他的乾坤袖里掏了掏,取出一卷又粗又长的画轴,画轴贴有封条,方方正正的几个大字写得明白:大洪国蜀州详版——九龙司松阳镇抚。

柳老大做事细致,估摸着天嬉笑施法之后,大家多半要查找具体地点,在返程时特意从去了一趟附近的九龙司衙门,取了这幅精绘的蜀州版图过来。

这幅图来的正是时候,天嬉笑大喜,连声道谢中忙不迭展开地图,去对应查找自己的探测结果。

柳亦的神情里,却没有往时那种做了一点小事就神采飞扬的得意,对梁辛道:“我去司所取地图,由此也知道了一件事,这才耽搁了时间……福陵州的青衣,伤亡惨重。程七爷被人打成了残废,高老大带人赶去,也落了个重伤昏迷,到现在还未醒,随行的三百多个青衣大都惨死,至于当地兵勇、铁骑,就不用算了!”

福陵州地处东南沿海,从梁辛第一次落海归来时,高健和程七链子两大游骑就被指挥使派到了那里,一是为了侦办海匪,二是要追查先前青衣精锐被杀的案子。

梁辛的额头上立刻跳起了青筋!

他和高、程两位青衣共处的时间很短,但都是用性命拼出来的交情,这两个游骑狡猾、市侩,可也是真正的好汉子。

柳亦嘴角一抽,似乎是笑,古怪且阴狠:“凶手也是咱们的老熟人!”

梁辛先是一愣,随即脑子里嗡的一声响,声音干涩,语气里一千个不情愿:“是胖、胖海豹?”

柳亦点了点头,目光阴鸷。

这桩案子大到骇人听闻,但是其中的过程却异常简单。胖海豹和轱辘岛闹翻,领着一群拥趸返回中土,算起来,梁辛和柳亦到了牢山的时候,他们也才刚刚入港、上岸。

轱辘岛孤悬海外,但也和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胖海豹这一伙子人要想悄然上岸本来也不难,可‘穷人乍富’之下,行事也就没了分寸,首领是一个六步宗师,他们又哪还会将凡人差官再放在眼中。

近百名满身水锈、满目凶光的赤膊大汉,就这么大摇大摆地靠栈登陆。

青衣如何能不重视,刚一上岸就截住了他们加以盘查。

程七链子就在当地,接到传讯后也赶了过去,他是暗线,本没打算暴露身份,只在暗中观察。

胖海豹这一伙人本来就是海匪,一个两个还有希望蒙混过关,这么多人凑到一起,怎么可能瞒过青衣,何况……他们本也没打算去瞒,且不说胖海豹,单说那群拥趸,就是石林、洪熙宗站到面前,他们现在也敢一个巴掌扇过去。

而且从司老六的态度就能看出来,轱辘岛的海匪虽然是青衣后人,但他们对青衣只有敌意。

还不等缉拿、法办这些手段,在盘查时双方就冲突了起来,胖海豹回护自己人、对青衣也没什么好印象,他一出手,青衣立刻吃了大亏,整整一旗差官尽数丧命。

程七链子职责所在,出手救人,可他又哪是胖海豹的对手,中了对方一击天音吼,七根银链全被震断,一条右臂也被炸了个粉碎,所幸胖海豹先前不知道他的修为,还到他也是普通青衣,在天音吼中几乎没怎么用力,这才算保住了性命。

高健闻讯,统御福陵精锐赶来围剿,要论起正面攻杀,数百个差官在六步宗师眼中也不值一提,但青衣还有机关术、江湖术等种种奇门手段相辅;

反观胖海豹,他的巨大力量是突然获得的,在使用起来还不够得心应手。何况他的天眷神力刚刚觉醒不久,身体还在提升、适应的过程中,尤其是灵觉、轻身等方面还差得远。算起啦,他有六步之力,但却没有六步的战力。

高健指挥的这一仗打得无比惨烈,随行高手大都阵亡,自己也被天音波及,昏迷至今。胖海豹身边的拥趸尽丧,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,不过还是凭借他的纵声大吼,冲出重围,逃走了。

大案惊天,指挥使勃然大怒,各地青衣尽数被调动起来,务必缉拿凶手归案,而胖海豹边战边逃,几次突破围捕,手上不知又添了多少人命,从沿海跑入内陆。柳亦去到松阳人字院司所借地图的时候,得知了此事。

梁辛明白,单只这个消息,不会耽误大哥几天的行程,柳亦出手了。

柳亦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,在凶岛上胖海豹偷吃过天地岁之后,两人之间就不怎么再说话了,不过也不是全无交情,这次出手对付胖海豹,并不是故意针对,也只能说明:九龙司在柳黑子心里,比着胖海豹要更重得多。

梁辛叹了口气,问道:“胖海豹死了?”

柳亦摇了摇头:“活捉的。胖海豹本来就伤的不轻,老爹的咒法才刚传给他几天,还来不学,他不是我的对手。”说着,柳亦翻起双眼,望向了梁辛:“还记得在杂锦孤峰的时候,拓穆和咱们说过的话吧……他的话,应在胖海豹的身上了。”

拓穆曾明言,天赐神力之祸,比着修士之祸犹有过之!

梁辛沉默了片刻,才低声道:“轱辘岛对九龙司早有怨恨,这次碰了个正着,打杀起来,也……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“以前他是普通人时怎么不打?”柳亦神情淡漠:“不想在轱辘岛受气,走就是了,又何必带上一群喽啰,这么做没什么,只不过会让几个首领威信松动罢了,一群草莽聚在一处,首领的威信松了,大乱也就不远了。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懂么?他懂,不过他飘了,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吧!青衣盘查时,他要护着手下脱身易如反掌,何必开口就杀人,还是那句话,他觉得自己有个这资格。”

他截住胖海豹的时候,后者破口大骂全力出手,想置柳亦于死地。可回顾过往,柳亦不曾欠过他半分人情,相反,还在对付苦栗子、逃避海底恶炎时几次救下了他……

这个事情柳亦没对梁辛提起,也实在没什么可说的,胖海豹拼命反抗也无可厚非,只不过在事后,一向没心没肺的柳亦,也难免有些感慨了。

梁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甚至都分不清胖海豹到底是对是错。

“我只是就事论事,和胖海豹其实没太大关系。换过谁去经历胖海豹的这些事情,惹出的祸事也不会更小……谈不上对错,本性如此!”柳亦停顿了片刻,把话题岔开了:“还记得初遇老爹时,提到的他‘吃’徒弟的事情么?”

老蝙蝠寻找适合养蛊的普通人,事先约定传力种蛊,并助其逍遥百年,待期满后在吃掉。

“所有人都一口答应下来,所有人在百年期满后都反悔了,逃亡者有之,忤逆弑师者有之,干脆自裁宁自毁身体也不让师父得利者有之,临死之前更无一例外,破口大骂,全忘了当初得到的好处,更忘了自己亲口承下的诺言。”柳亦的声音愈沉,又重复道:“其实人人都会如此,谈不上对错,只不过是本性罢了。”

到这里,柳亦自己也不愿再继续了,最后又说了句:“缉拿了胖海豹之后,石大人赶来,接收了人犯,我请他通融,好歹等你去见他一面之后,再定罪问斩。”

梁辛心里堵得难受,神情茫然的点了点头。

柳亦也不再说什么,默默地叹了口气,头枕单臂,躺下来望天。

半晌之后,天嬉笑轻轻地咳嗽了两声,总算打破了沉默,柳亦身子一绷劲,直挺挺地站了起来:“怎样?找到大福地了?”

梁辛也暂时抛开心事,一边揉着眉头,一边凑了过来。

天嬉笑的脸色不错,手指牢牢按住了版图上的一处所在:“应该就是这里!”

他所指的地方,也是一片小小的山区,在版图上毫不起眼,而且九龙司的地图,每一处重要地点都有详细标注,在这片地方旁边一片空白,足见其全无要紧可言。

柳亦挑了下眉毛,对梁辛道:“怎么样,绕过去看一眼?”说着,又望向了天嬉笑。

天嬉笑明白他的意思,应道:“那里是大福之地,绝不会有什么凶险的,我用性命担保!”说话间,丑脸上满是跃跃欲试地神情,他们不老宗弟子笃信命理,遇到这样一个绝佳的福地,他又哪能忍得住不去看一看。

梁辛身上没有太着急的事情,去采血的弦子估计一时半时也回不来,当下痛快答应。

兄弟俩收拾心情,由飞得最快的天嬉笑带着,立刻启程,向着天下第一祥福之地赶去,一路平安无事,不久之后也就赶到了那片无名小山。

从天上遥遥望去,三个人都有些诧异,这里的山峰全都一个样子:东缺一角,西少一片,或者被凿穿深洞、或者被戗掉山皮,光秃秃的岩石裸露,看上去又破败又狼狈,好像一嘴巨人的烂牙似的立在那里(这比喻,自己打了个激灵),哪有一点祥瑞福地的样子。

等他们三个落脚到小小山村,和山民一打听才知道,此处哪是什么无名之地,恰恰相反,这片残破的小山曾经名噪中土!只不过,它荒败了,早在两千多年前就荒败了。

无数美玉曾出产于此间,只贡帝王家,偶尔有一两块流传于民间,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
不仅如此,山中玉矿被开采到最后,又挖掘出三块震惊天下的古怪石头:

一块有留声之效;一块具录影之能;第三块石头直到遗失乱世,它的用途也未曾被破解开来……

‘长舌’、‘冷眼’、‘糊涂蛋’。

梁辛等人踏足的地方,就是‘蜀藏’了,这片小山也不是无名山,因藏得名,唤作大藏山。

只不过美玉已尽,此处荒了两千多个年头,昔日盛名不再,只剩下满目苍夷。

本来是要找大福之地,长长见识顺便挖个宝贝,结果却寻到了‘蜀藏’中来,这个结果可是梁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,天嬉笑和柳亦更是信心大振,两人都是一个念头:‘蜀藏’之中,怕是还藏着第四块石头!

果然,在不久之后,天嬉笑按照自己先前的灵元查探,带着众人来到其中一座小山上,指着山体上开凿出的矿洞:“应该就在这下面。”而他们聘来的山民向导也言之凿凿,这处洞子就是当年的主矿所在,长生冷眼糊涂蛋也就是出自这里。

天嬉笑随手抛给了向导一块十足真金,道了声谢,踏步走入了矿洞。梁辛被那么大一块金子给耀花了眼,快步跟了上来,嘀咕着问天嬉笑:“你挺有钱啊。”

天嬉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干笑了几声……

矿洞斜倾而下,不久后就变得一片漆黑,两千年前的遗迹,到现在破败成什么样子不言而喻,不过凭着他们三个的修为,又哪会顾及这种小事。而此处至多也就是有些崎岖,比起苦乃山挖石脉似的凶险、比起杂锦孤峰的诡异,实在也算不得什么。

走了一阵,柳亦伸手从石壁上一捉,继而摊开手掌,将一只蚂蚁托到了梁辛眼前:“错不了了,是降砂。”

天嬉笑也接过蚂蚁看了看,表情更兴奋了些,随即又好像想起了什么,对两人道:“有件事忘记说了,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,降砂从这里一路挖到牢山,看上去好像巧合,其实也是有原因的。”

降砂身具木行之力,虽然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但要较其真来,它们也算是灵兽,既然是灵兽,就会追逐同源之力。按照天嬉笑的估计,当年诟龟呼天中,用掩以帮老虎改天换命,最后被反噬而死,他体内的草木妖元就此散去,其中大部分都随风飘散,但是因为诟龟地势特殊,有些许木原被留在了崖下。

蚂蚁感觉敏锐,这才追着‘味道’,一路挖掘了过去。

若是天嬉笑不解释,梁辛也就把这件事当成个单纯地巧合,可在解释了之后,就又冒出了新问题:“降砂要从这里挖到牢山,大概要多久?”

“具体不太好说,不过,最多也就一两年的样子吧。”天嬉笑应道。

梁辛的眉头皱了下:“这么说,‘降砂’也是最近才到蜀藏中来的?”

用掩早都死了百多年,要是降砂早就在蜀藏坐窝,也不会现在才爬过去找木元。

梁辛的意思再明白不过,于牢山而言,‘降砂’是外地蚂蚁,于蜀藏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。梁辛把声音压低了些:“关键是,这些蚂蚁是自己迁移到蜀藏的,还是被能人带过来的。要是前者自没什么可说;要是后者,他带着最会钻洞的蚂蚁来这里,怕也是来、来探福地的。”

柳亦忽然乐了,对梁辛道:“直接说心里话!”

“来抢咱宝贝的。”梁辛咬牙:“咱得快点,别让他把宝贝摸了去。”

凶光从天嬉笑的眼中一闪而过,凭着他的心思,就算被人摸了去,只要人还在就不怕,杀人夺宝这种事实在不值一提。

梁辛明白他的想法,正经摇了摇头。

柳亦也赞成兄弟,对天嬉笑沉声道:“不可造次,宝贝要在别人手里……没准人家一亮宝贝,就弄死咱了!”

梁辛咳了一声,笑道:“不是那么回事,对方又没得罪咱……”

还不等梁好人把话说完,走在最前面的天嬉笑脸色猛地一变,伸手打了个‘噤声’的手势!

片刻之后,天嬉笑传音入密:“深处,果然有人!”说完,天嬉笑把手印一盘,催动隐匿声息的法术笼罩住同伴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声音从矿洞深处传了出来,语气里甚是欢喜:“不用遮不用遮,我知道你们来了!”

声音清脆,听上去是个娃娃说话,虽然是以真元传音,不过也实在有些嘶哑散乱,就连梁辛都能听得出,对方的修为很一般。

可反过来看,天嬉笑现在已经突破了六步中阶,他才刚探知娃娃的存在,人家就知道他们三个来了,能有这样的手段,至少就说明人家的本事不会比天嬉笑更差。

三个人对望了一眼,当然谈不上害怕,不过都有些纳闷罢了,天嬉笑撤掉法术,既然被对方叫破了,也就不再匿藏,大步向着矿洞深处走去,口中笑着试探:“阁下好修为,我们才刚进来,便被你窥破!”

深处的娃娃毫不隐瞒,显得没什么心机,笑着应道:“不是我的修为怎样,是蚂蚁告诉我的。”

梁辛隐隐觉得声音有些耳熟,但又想不起从那里听到过,当下没有多问,快走两步超过了天嬉笑,把两个同伴都护在身后……先不论大家不是敌人,没架可打,就算里面藏了个神仙相,也未必能跨得过天下人间!

走了一阵,再拐过一个弯道之后,三人眼前同时一亮,矿洞已到尽头,方圆数十丈的空旷之地,正燃着几只火把。

火光下当然没有神仙相,只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沙弥,笑嘻嘻地望着他们,神情显得颇为开心。

小和尚长得白白净净,眉眼清秀,可神态里却带了股憨劲,看上去就讨人喜欢,在他手上,正把玩着一只蚂蚁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17章 外地蚂蚁 下一章:第319章 天纵奇才
热门: 紫极舞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 凉城客栈 黄河鬼棺之3:千年古墓 悖论13 尊严:池袋西口公园10 谋杀官员1:逻辑王子的演绎 至尊仙朝 局中人(局中人原著小说) 禁忌魔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