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外地蚂蚁

上一章:第316章 小小破绽 下一章:第318章 大福之地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久前天嬉笑来到西蛮,找弦子一起商量对付鬼道士。

弦子被囚白头山时,和六个丑娃娃达成交易,着实花费了一番心血,将那里的‘牢狱’法阵修改成向齐青夺力的阵法。后来六个丑娃娃夺力齐青功败垂成,是因为齐青的鬼魄中,有贾添亲手加持的厉害禁制,而弦子的设计本身没有任何问题。

事情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,天嬉笑和弦子都不敢怠慢,又把当初弦子的那番设计仔细核查了一番,最终才确认下来。

再说不老宗的那三处牢狱,在法术道理上完全一致。只是老不死为了养成山天娃娃自毁噬嗑山;曲青石独挡五道三俗,激战中毁了白头山。三处牢狱两处被毁,只剩下牢山。

牢山也出过事,神仙相老虎和用掩曾经在此处闹出了不小的动静,天嬉笑和弦子这才联袂赶了过去,检查阵法是否还能用。

如果牢山里的不老宗阵法还完整的话,那两个丑娃娃只需要‘照方抓药’,将其修改一番就能夺下鬼道士的修为和一部分记忆了,比着从头再去设计、整列新阵要省时省力得多。

梁辛兄弟听血河屠子说过原委,也不再多做停留,找了个丑娃娃带路,又向着牢山赶去。

梁辛身上的事情不少,不过细数起来,哪一件都比不上对付鬼道士重要,何况此行又不算绕路。大洪座下九州三十一府,其中偏靠西南边陲的,是天下闻名的富庶之州:蜀。

牢山就坐落于蜀地之内,算起来距离西蛮倒不算太远。

差不多黄昏时分,他们就进入了牢山界内,在随行的丑娃娃指点下,他们先来到法阵总坛的坐落之处,却不见天嬉笑和弦子的踪迹,梁辛略感心慌,又命丑娃娃带路,急急忙忙找到了‘牢狱’的所在:诟龟呼天。

诟龟呼天这处地势果然名副其实,一片扁平的山崖斜插于地面,远远望去,像极了一只正跃起身形,对天嘶吼的凶龟,再稍加端详,龟子的足、首甚至背壳上的纹路都清晰可辨!

而天嬉笑和弦子两个丑娃娃,正并肩蹲在‘诟龟’崖下,眉头微皱、眼睛死死盯住地面,仿佛在数蚂蚁。

很快天嬉笑就发现有人靠近,一把将伤势未愈的弦子拉到自己身后,同时翻手亮出了从小眼内重新炼化的法宝,不过随即发现来的自家人,神情也就放松了下来,对着梁辛招了招,笑道:“来得正好,正要找人帮忙来着!”

梁辛等人跃到了崖下,也不用多客气什么,径自问道:“怎了?”

天嬉笑并未急着解释什么,而是伸手向地面一指。

梁辛循着他的手指望过去,地面上分布着几个香头大的小孔,小孔周围还堆积着小小的一撮粘土,仿佛缩小了千万倍的火山口……分明就是几个蚁穴的出口。出口附近,还有不少蚂蚁在忙忙碌碌、跑来跑去。

柳亦略显纳闷,笑呵呵地问道:“刚才你俩蹲这,还真是在数蚂蚁?”

天嬉笑点了点头,他也在笑,但目光却认真的很:“蚂蚁没问题,不过长在这里,就不对劲了。”

弦子言简意赅,从旁边解释了几句,‘荒时暴月’也好,‘诟龟呼天’也罢,都是中土上第一等的阴地凶穴,打从这份地势成形之日起,滋生的就只有蛇蝎和毒草,绝不会有普通的动物、植物。

可现在的‘诟龟呼天’中,毒虫毒草消失不见,光秃秃的倍显凄凉,却多出了几处蚁穴,这便说明,这一处地势的阴重戾气,被泄去了。

不老宗的牢狱与阵法相辅相连,现在牢狱的势子变了,阵法也就不能再用了。

诟龟呼天的戾气不再,多半是因为周遭的山水态势发生了改变,由此,两个丑娃娃在梁辛到来之前,就已经仔细过这附近的山貌地势,按照他们两个的心思,本来是想找出环境改变的原因,再试试看能不能加以复原,毕竟大家都是宗师修为,普通的土石搬移不在话下。

可一番检查之后,两个丑娃娃就发现,这附近的山水形态,比着原来没有丝毫的变化。

柳亦听得直皱眉:“这周围的地势都没有任何变化,唯独诟龟呼天好端端的被泄了戾气?总得有个原因吧?”

弦子笑呵呵的,回答:“所以我和天嬉笑又转回头,开始研究蚂蚁。”

柳亦追问:“有新发现么?”

“有!”弦子点点头,一本正经地回答:“它们都不是本地蚂蚁。”

柳亦被弦子的答案震住了,彻底不知道该说点啥了,梁辛也有点傻眼。倒是帮他们指路而随性的那个丑娃娃,闻言之后若有所悟:“师兄的意思,这些蚂蚁是从其他地方挖过来的?”

这个丑娃娃俯下身,捻起一只蚂蚁在手中端详,片刻之后恍然笑道:“是‘降砂’啊!”,说着,他把蚂蚁托高,请梁辛兄弟观瞧。

蚂蚁的外形和体态都没什么特殊,但仔细观察就发现,它的上颚比着同类略显凸出,看上去好像顶着一把小小的方铲似的。

“这种蚂蚁天生带有木行力,要较真起来,也算是灵兽,不过它们携带的木灵元实在太少,根本不值一提,就是和其他蚂蚁打架,也占不到啥便宜。”

梁辛是日馋掌门,丑娃娃不敢有丝毫怠慢,解说起来神情严肃,语气沉稳:“它们也没什么别的本事,唯独喜欢探穴钻洞,在土里乱钻。又因为青木克土,所以它们挖土又快又远,由此也得了个名字,唤作‘降砂’,这些小东西,动辄就会挖个几十上百里的,毫不稀奇。”

梁辛指着地上的‘降砂’问道:“所以它们都不是本地蚂蚁,是从另一处挖土过来的?”说完,又试探着问道:“蚂蚁从远处挖到了这里,钻出了几个小洞,然后就把诟龟呼天的山阴戾气尽数泄掉了?那这天下数一数二的凶穴也太、太不结实了吧?”

“当然不是几个小孔就能泄掉此处的重势,主要还是看‘降砂’究竟是从哪里挖过来的。”弦子接过了话题,摇头笑道:“如果蚁穴的另一端只是普通的地方,诟龟呼天不仅不会改变,还会染得那边也变成一座凶地。反之,如果蚁穴的另一端,是一处福地,也会影响这边的地势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弦子忽然把话锋一转,语气也随之低沉:“不过,诟龟呼天是天下第一等的凶穴,放眼中土,也只有它去熏染他处的份!”

梁辛终于弄明白了他的意思,一边模棱着牙齿,一边吸溜着凉气。

蚁穴的另一端,连着的究竟是什么地方?只凭着些蚂蚁挖成的通道、小孔,就让祥福气息穿透过来,彻底消弭了诟龟呼天的凶气,直接把这座能在中土派到前几位的凶穴,直接熏染成了个普通所在!

柳亦咋舌,也不知道他在问谁:“小眼里有蚂蚁么?”

中土上最‘厉害’的灵穴,非小眼莫属了,能驯服诟龟的,怕也只有小眼了。

梁辛的脑筋开始乱套……有点不明白,这事怎么又跟小眼联系到一起了。

“肯定不会是小眼,根本就不是一回事。”弦子生怕他们越想越偏,赶忙又开口解释:“小眼主掌天地间的灵元走向,固然是奇特无比,但它本身于凶吉福祸无关,和逆冲凶穴的祥福宝地完全是两回事。而且小眼的格局浑然天成,别说不可能被挖出些小孔来,就算真被挖出几个大洞,它的灵元之力也不会外泄。”

梁辛听得似懂非懂,不过也能明白这里的事情和小眼没有关系,心里着实松了口气。

天嬉笑也笃定点头:“蚁穴的另一端,肯定与小眼无关,只是一处绝佳的福地……凭借堪舆之术都无法探到、任天下的风水大家咬牙切齿,也无法想象的福地!”

法术、数术、方术、蛊术……什么术都好,在理论上总会有一个极限,一旦有事物超出了这个极限,那这件事物也就‘不存在’了,不是它真的不存在,而是现有的方法,根本无法去探测、发现它。

九龙司小心保护的赵庆一家、死不瞑目的老不死、甚至主使国师修改小风水的贾添,随便哪一个都是当世的堪舆大家,也都曾游走天下,寻访福灵之所在,可就凭着他们的手段,却从未发现过天下还有这样一处福地。

简单地说,蚁穴彼端的福地,已经‘福’到大行家都难以理解的地步了。

柳亦的眼睛亮得吓人,喃喃叹道:“那别再是神仙家的院子吧……估计还不是一般的神仙。”

不管信不信风水,能发现这样的一个地方,小到贩夫走卒、大到修天宗师,都不会轻易放过。

另外,到现在为止,‘蚂蚁惹的祸’还只是在推测阶段。两个丑娃娃还想恢复诟龟呼天的气势,更要探一探蚁穴的另一端究竟是不是有个大福之地。如果有的话,事情也就简单了,他们只需将蚁穴堵死,将两地重新隔绝开,就能重新启用‘牢狱’阵法了;如果没有的话,说不得,哥俩想要利用此处的阵法,就得去找诟龟‘泄气’的原因。

不老宗笃信命理、地势这些奇门学问,门下弟子大都通晓一个‘束灵成线,绵延千里’的法术,本就是用来探穴寻脉的,此刻刚好能爬上用场,循着蚁穴去寻根溯源。

要施法就得入定,非得有人护法不可,施法的当然是天嬉笑,可弦子重伤未愈无力护法,在梁辛等人过来之前,两个丑娃娃正商量着要不要摇铃从家里调派高手过来,所以天嬉笑一见梁辛,第一句话就笑道‘来的刚好’。

挖掘鬼道士的记忆是正经事;挖掘蚁穴另端的大福地是大便宜,梁辛直接把胸膛一拍,对天嬉笑道:“探!赶紧的!”

天嬉笑二话不说,双腿一盘,坐倒在地开始念咒……这番准备时间漫长的很,梁辛从黄昏等到月上中天,天嬉笑才终于动了动身体,饱吸了一口气后,将早就盘结好的手印,缓而又缓地按到了蚁穴上。

半个时辰之后,天嬉笑沉声开口:“十里!”

柳亦脸上一喜:“福地距这里才十里?”

弦子赶忙摇头:“是他的法术已经探出了十里。”

柳亦傻眼了:“半个时辰,探出十里……就是个瘸子,这功夫也跑出十里去了。”

弦子想笑又觉得有点不合适,表情古怪地很:“这个法术最重要的地方是‘绵延千里’,速度上么……的确没什么可取之处。”

又是半个时辰,天嬉笑再报:“二十里!”

……

到了第二天晌午时分,天嬉笑‘跑’到一百二十里,蚁穴的尽头却还远远未到。柳亦终于坐不住了,和梁辛商量了几句,与其大家在这里干等,还不如兵分两路。

护法事大,柳亦的修为怕是力有未逮,就留梁辛在此处,小心看护着天嬉笑。

柳亦和弦子赶往猴儿谷,下到假大眼中,去采集四种命格的生血,不管是修改法阵还是重列夺力大阵,都需要这些生血,而且这些血液放在修士的乾坤袖中,也不怕它们会变质腐败。

取血、打探下天门在猴儿谷中的作为,再返回此处汇合。定议之后柳亦带上弦子即刻启程,向着苦乃山疾飞而去。

从西蛮跟过来的那个丑娃娃帮不上什么忙,身上的伤势还颇重,梁辛也就不让他再强撑着陪同,打发他回去疗伤了……

又等了差不多两天的功夫,在报过‘五百四十里’之后,天嬉笑的眼中终于略过了一丝喜悦!随即他又把双手一番,换过一个手印,他的法术不光是寻根溯源,还有初探端倪之用。

这次只用了很短的时间,天嬉笑好像忽然发现了极有趣的事情,竟于施法之间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笑得突兀,再加上丑娃娃的长相比鬼都难看,梁辛立刻被吓出了一声冷汗,脱口道:“笑个啥?!”

天嬉笑随之从入定中清醒回来,丑脸上稍带赧然:“刚刚不是我要笑,而是法术如此……那边确确实实就是一方福地,灵犀动人,才引得我由衷发笑。”

梁辛眉飞色舞,心里却嘀咕了句由衷发笑都笑成那样……

天嬉笑把神情整了整,继续道:“东南方向五百余里,福地是错不了的,不过法术的探知有限,再想具体了解,总要到实地去探。”

说完,他也不再废话,唤出法宝迅速在地上挖掘起来。

梁辛更是大吃一惊,满脸都是愕然,丑娃娃这是打算挖过去?那又何必弄什么束灵成线、找人护法,打从发现蚁穴就开始挖不就得了,凭着他们的宗师力气,挖地的速度比起‘瘸子跑步’也只快不慢。

天嬉笑眉眼精明,看梁辛的神情就知道他误会了,先咳了两声,跟着才笑道:“不是要挖过去,我这是先坑后埋,阻断两处异穴见的联系,这边的地势和阵法咱还有用不是。”

不大的功夫,他就挖好了一个数十丈的巨大深坑,继而催动法术,于泥土中揉入丝丝金行脉络,重新把地面充填平整,因为有了淬金相掺,‘降砂’蚂蚁也就再无法挖出小洞了。

就在天嬉笑整理好地势的同时,梁辛真就发觉,整个‘诟龟’崖下,陡然变得寒意透骨!不是天冷风寒的凉意,而是……被死人的眼睛死死盯住的感觉!

原先地面上残留的一些蚂蚁,此刻也开始没命地狂奔,飞快逃出‘诟龟崖’笼罩的范围。

这种地方任谁也不愿多待,梁辛等人也退出此地,天嬉笑神情满意:“这里的阴重势子应该是复原了,等弦子回来,先让他主持法阵,把我关下去试试看,要是没问题,我们就动手修改阵法。”

梁辛急于知道结果,本来想让天嬉笑去主持阵法,自己去当囚徒试探监狱,话到嘴边又悬崖勒马,总算没说出来。万一自己被关押下去之后天嬉笑跑了,这事就麻烦了……连用掩都逃不脱的监牢,梁辛自忖也够呛能越狱。

等人无聊,眼下又没事可做,梁辛和天嬉笑之间的最大谈资,自然也就是东南五百里外的那处大福地。梁辛入世时间没多长,对中土各地基本没太啥概念,而天嬉笑搜尽记忆,也想不起那里有什么特殊的名堂。

其实想不到更好,越没有名堂,也就越说明那里还是片处女地。

再有就是关于大福地的用途,梁辛问过天嬉笑:“那里除了能当祖坟之外,还有什么用处?”

天嬉笑乐了:“其实,这种福地最大的用处也就是埋死人,不过,这个地方的祥福之意实在太……太惊人,我怀疑其中怕是有真正的宝贝也说不定!”

有宝贝,梁老三听懂了,记牢了。

让梁辛颇感意外的是,他又足足等了九天,也不见柳亦回来,事情就是这样,总以为马上就回来,所以也就一直拖着、等着。要是从天嬉笑探出福地时,他就起程去找柳亦,现在早都到了苦乃山好几天了。

天嬉笑也挺郁闷,他想的是有这个时间,都足够他去探一探五百里外的福地了。

梁辛越等越心慌,可细细一琢磨,在恍然大悟的同时,也牙根发酸。

大眼虽然是假的,可时间却货真价实跑得飞快,当初他把众多昏迷修士带回猴儿谷的时候,自己根本不曾下到其中,只是托请天猿代劳。而这次柳亦回去,到了大眼内,先别说就地采血,就算弦子只从千多人中辨认那几个硬格之人,最快也得小半个时辰吧……

大眼的半个时辰,就是凡间的三个月!

幸好,就在梁辛相通这个道理的时候,柳亦回来了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16章 小小破绽 下一章:第318章 大福之地
热门: 加贺系列1:毕业 中唐侠隐 名侦探的枷锁 秦书 城邦暴力团(下) 剑谷幽魂 星际盗墓 神秘的白牡丹 黑豹传奇 家有冥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