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6章 小小破绽

上一章:第315章 小打小闹 下一章:第317章 外地蚂蚁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星魂的事情有老蝙蝠做主;无仙那边有浮屠看着,旁人也没什么可操心的,三兄弟和长春天一边说话,一边返回到日馋高手栖身的小境。和跨两、小活佛等人见面之下,第一件事自然是亮出自己抢来的灵石,大家比一比谁的收获最多。

出乎意料的是,抢到宝贝最多的,居然是实力最弱的跨两兄妹,究其原因,主要还是琼环经验丰富……盘点之下,这一趟扫荡的收获着实算得上丰厚,足以支持‘风吹草动’了。

曲青石和众人说笑了几句,就此岔开话题,望向梁辛:“这几天里,除了扫荡那些小门宗,我和长春天前辈也聊了一件事情。”

三天前二哥叫上长春天同路而行,梁辛就明白他们有事要谈,此刻听曲青石提及,立刻提起了精神。

曲青石并未直接去说正题,而是反问梁辛:“贾添为什么要统一邪道三宗?”

这件事梁辛早就想明白了,笑着回答:“因为他财迷!”

九星连线之势将成,五大三粗虽然不能确定究竟有没有浩劫、究竟是什么样的浩劫,但是不敢怠慢,秣兵厉马准备迎抗大难,不过在此之前,天门还有一件大事要做:欲攘外,先安内,屠灭缠头不老长春天。

贾添应付浩劫的办法是傀儡大阵,每一个修士在他眼中都是‘宝贝疙瘩’,邪道这股力量不容小觑,他自然舍不得放弃。

中秋之会不老在讲‘龙头韬略’时,也曾多次提到,要保住修真道三十年的平安,想来贾添已经为他们找好了藏身之地,若老不死夺魁,便要带着大家去匿藏起来了。

贾添的目的简单而直接,统一邪道就是为了行动方便,他要护着邪道上的这群高手,把他们藏好,不让正邪直接有机会火拼,直到他发动邪术的那天。

天下所有的修士、强者,都是他的傀儡兵,自行残杀这种事,贾添要管。

梁辛大概解释了几句,把事情说明白。

“还不错。”曲青石点了点头,笑呵呵的赞了老三一句,跟着又说道:“当初得知中秋之会是贾添主使的时候,咱们有过一个疑惑:他为什么不找三宗里势力最大的长春天合作,而是找上了老不死。”

至于缠头宗,老蝙蝠特立独行、桀骜不驯,贾添再傻也不会去找缠头老爹合作。

“不是说贾添早在百多年前就和老不死相识了么,做生不如做熟……”说着半截,梁辛也觉得不对劲了。

贾添和老不死相识在先是没错,可贾添是什么样的人,做事只看得失成败,又哪会去顾着交情,何况他们之间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。

梁辛一度还道这个疑惑已经解开了,没想到稍一推敲,就发现问题还在,当下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前阵还真没太在意此事。”

曲青石则不然,在中秋之夜他和长春天‘论而不战’,谈及木举人和他天梯的法术,他便悟出了些门道,不过后来的事情一件接一件,始终没机会去仔细琢磨,直到这次借着扫荡三天的机会,才拉上长春天一起印证了此事。

“算起来,木举人因材施教,点天梯木化作青木神将这门法术,是傀儡邪术的一个小小破绽!”曲青石知道梁辛不懂法术,也就没再如往常那样由他去猜,径直给出了答案。

贾添的傀儡邪术,最厉害的地方莫过于草木妖元夺舍修士,当初位列十三蛮中的牧童儿,在奎木狼的帮助之下,尚且抵挡不住妖元夺舍。何况槐楼被妖元袭击,是几百年前的事情,那时候贾添还未曾经营邪井,到现在,他的傀儡之术怕是更加圆满了。

不过,妖元夺舍只针对修士、强者,不会去夺舍树木,一棵再怎么健壮的大树,也无法阻止敌人行军,贾添才不会去白费这个力气。

离人谷的篷滂就不曾被草木妖元夺舍夺力,由此也可见一斑。

反观长春天门下的天梯木,被点化成青木神将之后,虽然有了神志、能够作战,但本质上还是树木,妖元不会去擒下它。

曲青石已经尽量说得肤浅了,梁辛还是听得云里雾里满脸迷惘,倒是一旁的跨两听得挺入神,皱眉道:“草木妖元不扑青木神将,只扑修士……可神将和长春天门徒心意相通,主人被草木妖元擒下,变成了傀儡,神将就变成了傀儡的傀儡,这算啥子破绽么,分明是买一送一咯!”

中秋夜‘论而不战’时长春天说得明白,青木神将的魂魄,实际是主人送入天梯之中的一部分元神。

之后再经木举人点化后,神将才会完全听奉主人的号令。

所以说,青木神将干脆就是主人的提线木偶,主人变成了傀儡,还能指望木偶做什么?

长春天摇着头接下了话题,对跨两解释道:“青木神将的情形特殊,他们不是法宝,一旦神将战死,他的魂魄也不会就此消散,而是还于主人体内。”

跨两略略琢磨了片刻,明白了……这是个破绽,但只是个‘小小’的破绽。

试想,长春天身中贾添邪术,变成个只懂听命的傀儡,这个时候若梁辛等人杀了他的青木神将,那神将中的元神就会回到主人体内。

这一段元神没有被‘污染’过,一旦回到体内,长春天就能恢复些正常神智,但是用不了多长时间,这段元神还是会被草木妖元擒下、镇压,长春天也会再度变成傀儡。

先变成傀儡,再清醒片刻,最后又变成傀儡……这‘清醒的片刻’,就是那个小小破绽了。

跨两态度也没什么变化,摇头撇嘴:“清醒一会,又有个啥子用处。”

曲青石摇头一笑:“只要能够射一箭的功夫,便足够了!”

只清醒片刻,的确没什么用处,但如果慈悲弓在手呢?借着清醒的一瞬引弓而射!

有关贾添的邪术,大家所知的也仅仅是邪元夺舍,对其他的全都一无所知:不知道邪术覆盖的范围有多大,是否会连着大海一起笼罩其中?如果海外都无法避难,大家就只能躲进小眼了,且不说眉骨珠子何其珍贵,就凭着浮屠的性子,万一忍不住偷吃两口,就谁也受不了;

不知道邪术发动时持续的时间会有多长。妖元夺舍不是一蹴而就,至少从牧童儿的经历来看,修为高深元神稳固之人,都能抵挡上一阵,手中如果有慈悲弓,大可在此时挽弓……不过,要是邪术要是持续几个时辰呢?邪元浩荡,横扫天地,弯弓一箭杀死了侵入身体的妖元,可侵袭未止,还会有新的邪元不断杀进来。

那几个时辰里只有抱住神弓不撒手,一遇侵袭就引弓,才有望撑过去,弓不能离手,由此,一把弓救不下几个人。

一旦夺舍完成,神弓也就没了用处,傀儡只听贾添之命,当然不能指望贾添去命令傀儡舞弄慈悲弓。

倒是青木神将这个小小的破绽,能在邪术发动完毕、妖元夺舍之后再加以利用,虽然谈不上扭转大局,但至少能救回些同伴……

在安排三宗合一之前,贾添早都窥探过三宗的魁首、并改容易貌,对三宗高手一一出手试探。

长春天是以‘感受木叶生息’的名义,要门下弟子修炼天梯的,这在木行道中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,没有任何可疑之处,而大红轿子中的木举人,自从修行以来就从未在修真道上露过面,是长春天最核心的机密。是以贾添也没发现什么,否则以他的手段,岂容木举人活下来。

但贾添毕竟是渡劫、破道的绝顶人物,眼力自有独到之处,他试探不出长春天究竟哪里不对劲,但却能察觉到此人的确对自己有威胁。

贾添自然不会和一个对自己可能有威胁的人合作,不过他也没立刻杀掉长春天。归根结底,还是因为贾添那份‘财迷’的性子,在三宗合一之前,长春天若死,门下的势力也会立刻被正道剿灭,贾添实在舍不得那千多个厉害修士。

在他的算计里,长春天是要死在中秋之会上的……

事情大概弄明白了,梁辛望向长春天,后者明白他的意思,不等他开口就应道:“放心,我这就开始准备,帮我们的人炼化天梯。也不一定都得是木行出身,只要修为到了四步都能炼化,不过修成的神将战力逊色些。”

到现在神将的战力已经不重要了,甚至可以说,它们越弱、越容易杀就越好,神将真正的用处不是能打,而是保住日馋弟子们的一份元神。

梁辛追问:“时间呢?”

长春天盘算了片刻,几乎是咬着牙说道:“最快也要一年的功夫,前提是西蛮的儿郎伤愈,而且我还要向曲二爷求几样珍贵的草木,加以炼化后辅助弟子们,才能达到这个速度。”

一年的时间着实不算短暂,但是比着梁辛的预想已经要好得多了。

梁辛点了点头,对长春天诚恳道:“前辈辛苦了。”后者闻言一笑,并没多说什么。

琼环是大砍大杀的性子,才懒得去理会这些小破绽、小手段,等大伙都说完之后,才撇嘴道:“算计这么多,不嫌脑筋疼么,催着天嬉笑赶快布阵,挖出鬼道士的记忆,直接毁掉独木井才是正经大事。”

梁辛笑着点头:“这是自然,不过多准备些补救手段,总不会错的。”

独木井是贾添的根本所在,不用想也知道,那里的守卫何其严密,就算大家真的找到了它,能不能攻下来也是未知之数……

事情越来越多,先前定下的诸多琐事还没落实,现在又多出了一桩‘炼化天梯’,大家商量过正经事后,谁都没心思再去说笑闲聊,就此散开各自忙碌去了。

跨两兄妹性子莽撞,心机一般,但胜在修为高、对修真道法的了解也足够渊博,虽然不足以独自主事,但却能给老蝙蝠、曲青石等人做个好帮手。

至此,离人谷中的‘日馋’高手人人有事可做,就只剩下了两个大闲人:柳老大、梁老三。

梁辛不肯‘坐以待毙’,离人谷里的事情他帮不上什么忙,干脆就喊着大哥一起,先返回西蛮,看天嬉笑的阵法是否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再去苦乃山探望师父、老娘,顺便打探下天门的动静,最后他还想着去一趟北荒草原。

去找北荒巫,一共有四件事。

一是了解下拓穆的状况,看他何时能够恢复记忆,此外梁辛还有个念头,如果可以的话,他想帮那个倔强老头也炼化出一道身外身。三百年前,拓穆为了帮梁一二才陷身天地岁,三百年后,他从一椭手下救了梁辛的性命,还把玲珑辗转送给了青墨。这不是报恩不报恩的问题,而是梁辛力所能及,真想帮他做些什么。

第二件事是询问大司巫,能不能多制出几把慈悲弓来。

另外青墨留下的眉骨珠子,现在又重新串成了一串,戴在了小吊的手上……

眉骨珠子是北荒巫的宝贝,青墨擅自做主,把自己那串耗用干净,就已经没法子和大司巫交代了,也实在不能指望她再帮着大伙弄一些过来,但以后无论是炼化身外身,还是修炼身法和星阵,甚至躲避劫难,都需要下到小眼中去。梁辛这一趟过去,倒没打算再讨要珠子,而是想请巫士出手帮忙,炼化些其他的丧家法器,不需要威力如何,只要能把人带入小眼就足够了。

最后一件事,梁辛要说服大司巫,他想让北荒巫这一族,尽数修炼天梯林。这不是坏事,不过北荒巫性子古怪,甭管是好意还是歹心,在他们眼里统统都是驴肝肺。

曲青石琢磨了下,又从须弥樟中取出了几样草木花枝,递到了梁辛手中:“大司巫和咱们没太多交情,不过,不管是青墨丫头,还是眉心骨珠,咱们都从人家那里得了好处,你这趟过去,想要办的事不管能不能办成,都把这几样东西给人家留下。”

梁辛根本不知道,青莲小岛虽然遍地仙草,可曲青石递给他的这几样,都是其中的翘楚奇葩,论‘珍贵’或许比不得玲珑玉匣,可论‘珍稀’却毫不逊色。

嘱托之后,曲青石忽然笑了起来,伸手一拍梁辛的肩膀:“这才入世几年啊?所过之处,不是惹下了一伙子仇家,就是欠了一屁股的人情,多走走脑子,该还回去的情分,要随时记得。”

梁辛也笑了,对他有恩、有好处之人,他从不敢忘记,但也从没刻意去想过怎么去还这些人情债。不过他们有难时,自己会全力以赴罢了。

柳亦了解自家老三的性子,更明白他的心思,笑着问他:“那你是盼着他们有难,能让你一显身手还上恩情;还是盼着他们平平安安,一辈子也用不到你呢?人来人往,也不全是你自己想当然的,时刻惦记着些,没坏处的。”

老蝙蝠在听说梁辛要去北荒之后,低头琢磨了片刻,此时唤过柳亦,吩咐道:“正好,借着此行,你去向老鬼提亲!”

柳亦吓了一跳:“这大忙忙的时候,正经事都忙不过来……”

话说着半截,老蝙蝠便摇头骂道:“你有个狗屁正经事,提亲、结婚、洞房花烛,就是件天大的正经事!”

柳亦干巴巴地笑了,这才明白,在师父眼中,自己的三件天大事,原来是提亲结婚和洞房。

说完,老蝙蝠从怀中摸索了片刻,把何山冲的邪术功法递到了柳亦手中:“把身外身的功法也给他带过去吧,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鬼,估摸着也会盼望能有个正经身子。还有那个黑胖子,现在变成了呆和尚,这门邪术的确好使,用得上。”

柳亦点头应命,接过心法小心收好。

临行前,梁辛又想起了一件大事,忙不迭跑到老蝙蝠跟前,没头没脑地问了句:“老爹,我能学飞了不?”

“能,但奎木狼毕竟不是你的本源,修炼起来多少有些麻烦,想要修行蛊力中的御风法门,总要有个两三年的功夫吧。”老蝙蝠挺开心:“不过,我的四成修为摆在你体内,你快点跳,比着飞也毫不逊色!”

老蝙蝠的鼓励对梁辛触动不大,兄弟俩和一众同伴打过招呼,就此上路。柳亦的蛊力精纯,早就会飞了,拉着梁辛向西而去,这一路都平安顺利,不久之后到了西蛮腹地。

此处由血河屠子主事,一切都被他安排得妥妥当当,虽然是‘逃难’回来,且又三宗混杂,但营地中一派平安景象,诸事井然有序,丝毫不乱……现在也没啥可乱的,十个妖人中倒有九个半在入定疗伤,哪还有精力闹事。

血河屠子本来也伤得不轻,但他肩负重任,不仅不敢去疗伤,还拖着重伤之躯布置警戒阵法、监视护山大篆,诸多琐事忙活个不停,拖到现在,脸上的白垩涂得再怎么厚重,都掩不住皮肤下的惨绿了。

梁辛心里感动,可笨嘴拙舌地也说不出什么,心里打定主意,赶回要请二哥第一个给屠子疗伤。

西蛮腹地安宁的很,邪道弟子都在修养,唯独梁辛要找的人却不在此地。

天嬉笑的确来过,可耽搁了一阵之后,他和弦子一起离开西蛮,去了牢山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15章 小打小闹 下一章:第317章 外地蚂蚁
热门: 我的阴阳招魂灯 数字城堡 闪灵 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第七重解答 万鬼之祖 恶魔的宠儿 史迈利的告别 南北战争三百年:中国4—6世纪的军事与政权 武当一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