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掌门谕令

上一章:第312章 篡改天地 下一章:第314章 七星七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来了离人谷后,一伙人接着一伙人找个不停,直到此刻才算真正清静了下来,梁辛使劲伸了个懒腰,心里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又把先前的诸多事情仔细整理了一遍。

先是宋红袍的伤势,他被戾蛊反噬,幸好有老蝙蝠肯出手相救,总算是保住了性命,对此老蝙蝠极有把握,点头笑道:“放心,矮子死不了!”

第二件是当头大事,还是要靠老蝙蝠和其他几位宗师高手,尽快修改好何山冲给出的邪术功法,用麒麟来为老叔重塑身体,把他老人家救出来。

第三件是挖出鬼道士的记忆,此事也刻不容缓,找不到贾添的怪井,梁辛的心就始终悬着,说不定什么时候,身边的亲人朋友就都会变成傀儡。

第四件事是何山冲借着黑白无常的身体来施展邪术,试着还原人头,此事关系着先祖当年的机密,但并不急在一时。

最后一件事,便是他们‘日馋仙宗’和正道之争了,铜头和顾回头这两处都传回了消息,天门不会罢手,双方势必还要有一场轰轰烈烈的决战,不过仙宗掌门梁先生全不担心,此刻‘日馋’门下高手个个生龙活虎。

盘算下实力,日馋字号里的好手,有梁辛、曲青石、长春天三个大宗师,其中梁、曲二人的战力,实际已经远超六步大成;琼环丫头有玲珑修罗,实力比起大宗师只强不弱;跨两、天嬉笑两人在大眼中前后待了‘一个多月’,从伤势痊愈后算起来足足两百多年的修行,修为大有提高,已经跨过六步中阶,正向着大成境界突飞猛进,实力不可小觑;另外,他们还有个山天娃娃,倒霉孩子小吊……

如果再算上‘外援’的话,玲珑辗转曲青墨;坐拥三蛮之力的大小活佛;而天门把新的战场摆在了苦乃山,山里十几个妖王尽数有六步中阶之力,而葫芦大王修为更高……念及此,梁辛打从心眼里纳闷,天门高手不知怎么想的,居然选了苦乃山来和自己决战。

有关丝帕的秘议已经结束,长春天、跨两等人也都回到他的身边,小活佛也不愿再陪着憨子看坟,自己跑来找其他人。

众人看梁辛神情凝重,低头盘算着什么,谁都不去打扰,静立于旁边耐心等候,没想到等着等着,梁辛居然傻笑了起来……

老蝙蝠失笑骂道:“怎么着,琢磨娶媳妇了是么?”

曲青石也咳了一声,传音入密:“后面该做些什么,大伙都等在等你的主意。”

梁辛还有些纳闷,望向曲青石:等我主意?

他不会传音入密,但是曲青石会读唇,他不用出声动动嘴巴就成。

“日馋仙宗掌门,连老爹都是你的手下,当然要等你拿主意!”

这下梁辛正经懵住了,再望向曲青石,对方却不再看他了;他又去看柳亦,大哥也是如此。

开帮立派不算啥,梁辛没事的时候还做梦当过皇帝来着……可冷不丁被大伙架起来,他还真不知道该说点啥,呆了半晌,才斯斯艾艾地开口:“三宗合一,咱们成了一家人,总要弄个像样的礼典,既然有了门宗,就不怕让别人知道!这个算是第一件事吧。”

小活佛哈的一声大笑,点头道:“不错,光派请帖,五大三粗九九归一一个都不能落下,倒要看那天,他们是来送礼,还是来捣乱!”

听到‘送礼’二字,梁辛眉飞色舞。

长春天言简意赅:“门宗选址何处?”

梁辛想都不想,直接回答:“以前重镇铜川,现在一片废墟。”

长春天愣了下,修天门宗选址,莫不是在灵秀山川之中,哪有选在平原上的道理,不过在略作寻思之后,长春天又点头道:“铜川向西不远是苦乃山,向北略退便是北巫草原,真要打起来会从容的很,好地方!”

在梁辛的心思里,铜川的意义极为特殊,他到了这里才算真正入世。铜川是他一脚踩入修真道的起点,是他了解先祖搬山、见识修士仙祸的所在,更是他初尝做人滋味、发现‘事事有趣’的地方,由此才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。

长春天会错了意,不过他点出的这两点,也算恰到好处,苦乃山和北荒草原,既是奥援,也是撤身的退路。

“不过这件事我想等老叔出来再办……”梁辛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有出息了,但是这场热闹,如果缺了老叔,心里实在不是滋味。

众人一起点头,继而也都明白了,自家掌门说的第一件事,基本算是废话了。

长春天倒无所谓:“不妨,既然要建门宗,总还有一番土木劳作,回头我去安排下去。”

“往大里盖,越气派约好。”梁辛神情认真,完全是把它当成一件大事来嘱托。

长春天点头:“记下了,宗主放心。”

说过门宗的事情,梁辛的嘴巴也流利得多了:“再就是留在西蛮的弟子们,大都伤得不轻,可把大伙都带来小眼也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琼环就吐了吐舌头,笑道:“下面那颗人头要吃人,凶巴巴咯,风习习拼了老命才勉强护住咱们几个,要是再把那几百个娃弄来,非馋死个龟儿,到时莫得说疗伤,先都被他吃咯。”

梁辛闭着眼睛也能猜到,浮屠乍见一伙子人下来时那副惊喜欲绝的样子,跟着发现一个都不能吃后的雷霆大怒……

大伙都笑了,曲青石也笑了几声,跟着手诀一番,从须弥樟中扔出了一大堆花花草草。他刚从麒麟岛回来,采摘了大批灵草,为得就是帮‘日馋’众多门徒疗伤,有了这批宝贝,众人痊愈指日可待。

不过在之前,还要先将其尽数炼化成丹,才能发挥效用。

长春天只看了一眼,目光就再也无法转动了,来自青莲小岛的灵芝仙草,哪一样不是修士眼中的宝贝?

曲青石笑呵呵的说道:“这才花草都要尽快炼化,曲某力有未逮,还要请长春天前辈相助。”

单以对木行道法的造诣而言,长春天比着曲青石也逊色不了多少,炼化丹药的事情有他帮忙事半功倍。

长春天被人‘点名’,这才回过神来,赶忙点头应道:“分内事,曲二爷太客气了。”

建门宗、医门徒,两件事说完之后,梁辛的思路也就更清晰了:“下面这件事比较麻烦,第二次九星连线将近,神仙相的探子已经来了几个,说不定什么时候大队人马就会杀到……我是想,能不能弄几个岗哨类的东西或者法术,只要他们一出混沌之海,咱们就能知晓。”

曲青石早就琢磨过此事,当即说道:“以前槐楼中有一门阵法,唤作‘风吹草动’,此阵专做警戒之用,只要一有法术波动,阵法便会向阵主示警,神仙相渡海靠的是天猿织锦,织锦也在法术之列,避不过风‘吹草动’的勘察。”

梁辛满心高兴,点头道:“这就省心了,咱们在洋流与混沌海交汇处布下阵法便好了。”

曲青石可没他那么轻松:“想要布阵,要先找到洋流,再逆流而上去到混沌之海的边缘,海事洋流咱们都一窍不通,还是要靠轱辘岛司无邪帮忙。”

梁辛一乐:“司老六是狗脾气,不过为人也讲义气,找他帮忙问题不大,等此间事了,我和你一起去轱辘岛找他。”

“哪有大事小事都劳烦宗主去跑的道理,我自己去找司老六就成,”曲青石笑着回答,随即又接着说道:“另外,在海中布阵,与陆上差异不小……”

对法术事,梁辛一窍不通,直接问道:“就是要把‘风吹草动’的阵法修改一番?”

“阵图是一定要修改的,这件事我自己未必做得来,还要仰仗春天前辈。”曲青石对着长春天点点头,后者哈哈一笑,痛快答应。

曲青石又继续道:“‘风吹草动’的覆盖范围,充其量不过数十里,现在咱们人在中土,想要靠它来监视几千里外的深海除了阵图,非得大大的扩充阵基不可。这个,就需要饱蕴真元的诸般灵石了。”

说完,他又加重了语气:“需要很多!”

长春天也算一代枭雄,不管他是真心归附还是虚与委蛇,此刻都不会再自己那点‘家产’上去计较什么,马上说道:“原先我长春天一宗,虽然比不得八大天门,但好歹也有过几百年的经营,还有些家底,回头再找天嬉笑来问问,大家凑一凑。”

跨两也笑道:“也别落下我们,缠头弟子不光管打架的事,凑钱也不算啥子!”

梁辛不置可否,就此结束了‘监视神仙相东渡’的话题,在他脑子里还有另外一件事:“天门正道还要接着和咱们打,既然要打,咱们总要有个态度。何况三宗合一大事已成,总要抖抖威风才像样!”

他的话说得词不达意,可一群邪魔外道全都听懂了,愣住了。

不久前大家商量着如何对付鬼道士,为了四种命格的来源,天嬉笑还颇为踌躇,不愿再刺激正道,在那时梁辛还想着暂时莫惹事。可很快,从铜头、顾回头两处都传来了正道的意思,正邪之间,还要有一场决战。

论前世成败,当初是邪道惨败,现在梁辛的‘门徒’充其量只能算作余孽;论近年恩怨,梁辛在中秋之战几乎被他们打死,可到最后还是请谢甲儿收手,没有对天门赶尽杀绝……既然人家还是要打,凭着梁辛的性子,他自然也就改了主意。

还是那句话,打就打吧,无所谓的……

琼环立刻喜上眉梢,已经开始算计着,先去打五座天门中的哪一家了;倒是跨两,一反常态地摇头劝道:“要炼药救人,要出海布阵,还有鬼道士、风习习、何山冲……一屁股事情了,现在和天门打,闹大了麻烦咯!”

柳亦乐了,独手猛拍跨两肩膀:“直到今天,我才总算看出来,你还真是那个谨慎的。”

跨两用怪眼翻他,心里琢磨着柳黑子究竟是夸自己还是骂自己。

柳亦继续道:“天门选了苦乃山来布阵,就得连裤子都输进去,这场好戏,老三哪舍得不看,他才不会让咱们现在就去打天门,不是不敢打,是不舍得到去打!”

梁辛也笑道:“还是大哥了解我的心思,先不去惹天门,咱打其他的门宗。”说着,梁辛的眼角跳了下:“特别是距离东海较近的那些门宗!”

诸多‘日馋’高手早都弄清楚了,中秋之战时的那条墨龙,就是相见欢大阵。自然也能想到入阵弟子来自毗邻东海的诸多门宗。

琼环恨不得现在就隐遁神通出去惹事,很有些不耐烦地追问:“怎么打,听你咯!”

梁辛琢磨了下,才回答:“炸洞府,杀灵兽,毁阵法,抢宝贝!尽量莫杀人就成了,其他的都往绝处做!”说着,梁辛笑了起来:“尤其他们的手上的那些灵石,统统都要抢过来,咱们布风吹草动是为了整座中土,总不能自己掏腰包!”

小活佛在刚才已经听说了中秋之战的始末,他是精怪性子,出去惹祸比谁都来得开心,可嘴里还要的便宜卖乖的说上句:“这些门宗,都是奉天门差遣,说起来也挺有些无辜。”

“不管,中秋时他们差点把我吓死,现在我也得把他们吓死!”梁辛回答得咬牙切齿……

说了这半天,自己人、天门、神仙相,梁辛已经把能想到的事情差不多都提出来了,且都有了初步的安排,其中只差一个贾添,不过此人行迹难寻,想要对付他只能等天嬉笑那边的结果。

梁辛算了算,现在大伙忙的忙,闲的闲,分工着实不均,大部分事情都压在了老蝙蝠、曲青石和长春天身上,前二者还好说,算得上是自己的亲人,不会计较什么,倒是长春天,才一入伙就揽下了一大堆差事。

长春天自己却毫不在乎,笑道:“以前我主掌一宗,大事小事全都要操心,现在这几件事,和那是比起来,轻松得紧了!”

事情有缓有急,倒是大伙的性子都有些压不住了,略作商议,众人以三天为限,把所有事情都放到一边,先跑出去大闹修真道!

小活佛背了两蛮之力,自己一路;曲青石与柳亦一路;跨两兄妹一路,分作三个方向杀出离人谷。长春天是大宗师的心境,对这种事不怎么在意,本打算留下来炼药,没想到曲青石刻意招呼着一起出去打砸抢,想来应该有事情要商量,长春天也不推辞,就跟着曲、柳二人一起去了。

临行之前,梁辛还特意嘱咐了过众人,打得是修士,切不可连累到凡人。

梁辛现在的身份不同,从老蝙蝠到曲青石,人人都不许他亲自出马,大龙头亲自跑去打小门宗,大伙都觉得丢人……

相比于打砸报仇,梁辛更惦记着老叔,此刻终于将诸多琐事都处理完毕,急忙找大祭酒讨了颗骨头珠子,潜入了小眼。

甫一落足骨海,脚下就荡漾起一片哗啦啦的乱响,老叔、小吊、浮屠和无仙,四个人个个奇形怪状,好像巡海夜叉似的冒了出来。

风习习见梁辛无恙归来,老脸上又是开心又是心疼,嘴里一个劲地念叨着‘阎王爷保佑’,拉着他的手再也不看松开了。

叔侄两个着实说了一会子话,梁辛眼窝发酸,如果按照外面的时间计算,他和老叔差不多每隔三两月就能见上一面,可小眼之内时间扭曲,风习习这份惦念,早已刺破千年!

悲喜唠叨之后,梁辛赶忙把麒麟尸炼化身外身、老叔脱身有望的大喜讯说出来,风习习脸上的金钱斑都随之明亮,口中除了‘阎王爷保佑’,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浮屠见是来得活人又是个熟人,明显有些失望,不过对何山冲的邪术倒也大是惊奇了一番,在他看来此事也大有可为。

有了这个丧物祖宗的肯定,梁辛更觉得信心大振,跟着又把念头一转,对浮屠道:“这个邪术对你有用么?或者帮你也炼化一个身外身?不过你出去了,不能随便吃人……”说着,梁辛帮他安排着食谱:“你去海里吃鱼,有的是,只要小心着别吃蟠螭。”

第一次,浮屠的脸上显出了一份哭笑不得的神情:“风习习是鬼,他没真正的身体,就算修为再怎么高,根子上他也是道元魂,所以能用身外身之术逃出去;我不一样,我是丧物却不是鬼,有身体、而且身魂一体,分不开的。”说着,骨海一荡,哗哗巨响震耳欲聋。

浮屠出不去,梁辛也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叹口气。

显然,浮屠对这个话题不想多谈,圆滚滚的脑袋摇晃着,说道:“你送下来的那坨肉,古里古怪的。”

说话间,从骨海内飞出了一支手骨,指了指不远处的无仙。

小吊立刻咯咯笑着,也跟着那只手骨一起去指无仙。

娃娃是‘山天大兽’,算起来也是天生地养,由造化、气运而生的异种,与浮屠虽不是同宗,但却是同源,所以这一大一小两个怪物见面之后,就打从心眼里觉得亲近,相处得极好。

浮屠不仅从未动过吃娃娃的念头,看样子如果真有活人可吃,还会分给小吊一条腿……

无仙仍昏迷不醒,梁辛下来之后只大略看了他两眼,并未太加注意,现在循着浮屠的指点仔细端详,继而情不自禁地‘咦’了一声……

无仙双目紧,眉宇之间饱蕴痛苦与不甘,分明还是在黑色小岛上仓皇逃返时的那副表情。可他这一场昏迷,到现在已经足足三百年了。

不仅表情一如刚刚昏厥时,甚至连他的伤口,也没有丝毫的变化!

他最后一条左腿被木老虎从根上齐齐扭断,断裂的骨茬参差、狰狞,巨大的伤口既没有痊愈也没有溃烂、生疮,只是血肉模糊的一片。

三百年的沉睡,从神情到伤势,无仙和刚刚昏迷时全没有任何变化。仿佛他的身体已经拜托了时间的控制,从而陷入了一种绝对静止、绝对沉寂的境地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12章 篡改天地 下一章:第314章 七星七主
热门: 喜悦岛 危险的财富 星辰诀 沉默的教室 南吕羽舞 辽东轶闻手记:纸人割头颅 查尔斯街 异闻档案 我生命中的那些恶女人 无界仙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