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6章 镜花水月

上一章:第305章 林林总总 下一章:第307章 黄道吉日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石林发觉梁辛等人对他抱有敌意,这才通过小汐传话,想和梁辛三兄弟见上一面,以求澄清彼此间的误会,同时也把镇山发生的惨案、老狗会托梦的手段告知小汐。

小汐折返时,曲青石等人刚出小眼,尚未离开离人谷,在听了小汐关于镇山之事的详细转述之后,曲青石很快也就明白了,他在白头山的时候,那六个丑娃娃唱的‘大戏’,其实就老狗托给齐青的梦。

继而曲青石又按照石林的推测,赶忙请离人谷的大祭酒来睡上一觉,秦孑果然做了一场怪梦。

可是这场梦却残缺不全,各种画面凌乱无序,梦中人声音模糊,更看不清模样……秦孑糊里糊涂地醒来,知道事关重大,尽量将梦境描述明白。

石林猜测张老狗会把梦托给镇山会审现身的三位长老,其中金玉堂顾回头他们无法询问,所以不得而知,但可以肯定是,张老狗的至少是把自己临死前的所见所闻,尽数托梦于齐青、秦孑两人。

只不过,不晓得是张老狗疏忽了,还是他压根就不知道,修为到了天门长老这个地步,早就不再像凡人那样还需要睡觉了,而入定时,他们会摒弃一切繁杂思绪,只专注于真元运转,老狗的梦,人家一直都没机会去‘做’。

齐青是因为重伤之下陷入昏迷,算是睡了一觉,恰好六个丑娃娃以元神入阵,这才把梦境经过‘演’了出来。曲青石虽然当时没有深究,但是也将其当做了一件大事,牢牢记在了心里。

等到大祭酒‘做梦’时,镇山惨案已相隔多日,维持梦境的力量虽然玄妙诡异,但毕竟也是一份力量,会随着时间而被慢慢消耗,所以变得残缺不全。

幸好曲青石看六个娃娃唱大戏在前,听大祭酒以灵鹤传谕之术说梦在后,彼此之间既是对照,也是补充,曲青石潜心思索之下,果然悟出了不少事情!

略略解释了几句,曲青石坐到梁辛跟前,将‘整理’之后的老狗梦境,讲述了一遍,其间难免丢失了一些细节,不过大体都能和事实对应得上,跟着,他继续说出自己的看法:“杀人凶手是贾添、咱家的仇人朝阳也在场,那时他被贾添藏在了镇山浩荡台中,这些事显而易见,不用多说。倒是贾添劝朝阳的那番话,里面的东西多得很!”

梁辛刚刚从几十年的混沌大睡中醒来,思路清晰得很,接口道:“朝阳和老实和尚一样,都是生具慧根之人,再加上贾添的点化,他便能一朝悟道平地飞仙,这应该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,他却哭得好像死了爹!”

“两人还提及驴子,修士是被戴了眼罩的驴,以为终点是眼罩上的漂亮画,实际却是大沙漠!”柳亦也从旁边开口:“修士的终点,会是哪里?”

“除了飞仙,还会是哪里?!”梁辛想也不想,直接回答。说完之后,又琢磨了片刻,他的神情才悚然而惊:“驴子以为眼罩上的漂亮画是终点……修士的飞仙梦,就是眼罩上的漂亮画?是镜花水月,根本不存在?那他们天劫之后都去了哪里?”

曲青石眼角跳动,虽然他早在十几天之前就得出了结论,可每一提及还是会觉得心惊肉跳:“天下无数修士,不论功法如何,根本都是要了领悟天道……你再把事情拉开来想,最近这些日子里,咱们也见过不少有天道在手之人了。”

梁辛低低地哼了一声!

中土修士在不断的领悟天道,渡海而来的神仙相却都有一重天道在手。

曲青石声音不停,继续向下说着:“无仙说过,这天下没有单修一重天道的道理,之所以神仙相只有一重天道,是因为在悟道前,他们以为自己参悟的是整座天道;而悟道后才会发现,自己参透的,只是天道中的一条规则。”

用这句话去套中土修士,修士们只道自己参悟的,是天道的全部,可要等到真的破道飞仙,才会发现,自己手中也只有一重天道……神仙相也都有一重天道在手。

梁辛的脑子里嗡嗡乱响,长久以来,他都把神仙相当做是遥远大陆上的一群厉害土著,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根本不用去仔细琢磨,不仅梁辛,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个想法。

直到‘偷听’了贾添与朝阳在镇山的交谈,再将他们已知的事情加以对照,才将原先那个‘理所当然’的想法彻底推翻!

“无仙和咱们打的交道最多,他这个人也没什么心机,从他口中,实在听到过不少古怪话,只不过那时咱们听不懂罢了!”曲青石的语气平静,声音却有些干涩,认真地数着:

“无仙说过,他那幅相貌下藏着的道理,足以毁了这座世界;”

“无仙说过,上一次九星连线之前,中土上根本没有神仙相;”

“无仙说过,他曾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笑话;”

“还有初见无仙时,他对你我和那些缠头弟子说的第一句话,别修了,瞎耽误工夫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已经足够了,曲青石闭上了嘴巴。而柳亦却又跟着开口:“再说贾添,且不论他为何要背叛同伴,只说他现在的所作所为:老实和尚得道,他赶去阻挠,失败后为何要留下一句:反正也不多他这一个?还有他为何要点化朝阳,于他而言有什么好处、或者说是图谋?”

到了现在,梁辛哪还能不明白两位兄长的意思。

修士渡劫飞仙,并未变成神仙,而是成了神仙相;

修士渡劫飞仙,也没能去往仙界,而是跑去了混沌之海的另一端,一块不知道模样的大陆上!

上一次趁着九星连线而来的无仙、贾添也好;最近才悄然潜上中土的老虎、螃蟹也罢,这些神仙相,都曾是中土上最最出色的修士,论修为,全部晋身嫦娥境;论辈分,他们是现在中土所有修士的老祖宗;再加上破道渡劫后多出的一重天道神通,难怪实力会强劲如斯!

而柳亦提出的问题,也随之而解!

贾添准备在三十年后对付第二波神仙相大军,现在少一个人飞升,以后他就少一个厉害敌人,两次九星连线中间的这段岁月里,中土上不知有多少已悟道却还没来及渡劫的大宗师,死在了他的手中;

贾添要点化朝阳,当然不是闲着好玩,他是想给混沌海另一端的神仙相大军送去个新兵、送去个卧底。

真相骇人,梁辛真恨不得再睡一会去……

神仙相竟然是中土中取了得最高成就、得以破道飞升的剑仙。这个结果对所有人而言,都是绝对无法想象的,彻底就是颠覆!

梁辛能在三言两语之间看破这重真相,其实与柳亦、曲青石的暗示有着极大关系,虽然两位义兄没直接把结果说出来,但在言辞、语气、态度之间,早都摆明了思路,一步一步引着梁辛去想,这才让谜题变得简单了许多。

可是在十几天前,曲、柳二人刚刚听大祭酒描述过梦境、再与照白头山六个丑娃娃的‘戏文’加以对照的时候,兄弟俩全都一头雾水……这不是谜题有多难的问题,而是‘中土飞仙的都变成了神仙相’这个结果,根本就不再他俩的认知之内。

直到曲青石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人:木妖。

为何老实和尚天劫的时候,木妖狂性大发,消失几天之后就恢复了全部记忆,从离人谷木先生变成了神仙相木老虎?

和尚的天劫,与木妖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,凭什么会让他先发疯,再苏醒?

除非木妖也曾经历过天劫。

修士早已断灭凡情,还有什么事情能始终埋藏在他们的心底,就算再世为人却仍印象深刻?

天劫吧。

和尚的天劫,让木妖回想起自己的渡劫,这才炸碎清明,封闭心底多年的记忆随之而醒,木妖也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的真实身份……

在想通木妖的事情之后,曲青石和柳亦才真正敢去确认,神仙相的真实身份。

梁辛又仔细把事情理顺一遍,他才深吸了一口气,跟着,毫无征兆地突然笑了起来,一直笑到自己涕泪横流,却仍不住口!

修士无法飞仙、天劫后会变成神仙相、去到混沌海的另一边,这些事情和他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,梁辛这场流泪大笑,只为一件事:他知道该怎样找到仇人朝阳了。

贾添要点化朝阳,将其送至混沌之海的另一端……等下一次,中土上雷暴再起,又有天劫时,渡劫的那个便一定是朝阳。

曲青石和柳亦对望了一眼,他俩都知道梁辛的心思,也不会去多劝什么,就静坐在一旁等着。

过了半晌,梁辛才收敛了笑声,眼珠转来转去示意‘谁来给我擦把脸’……

柳亦没帕子,这事得曲青石帮忙,小白脸一边帮他擦脸,一边轻声说了句:“放心,总能想出办法,到时候他得死,走不了的。”

梁辛呵呵一笑,也不再多提报仇的事情,把话题拉扯开:“神仙相……干脆就是天下修士的祖师爷,那又何必搞出这么多事情,直接渡海过来,要中土上的修士喊爷爷,听命令不就好了?”

柳亦咳了一声,笑骂道:“睡傻了是吧?熙宗皇帝要砍你的头,你怎么办?”

“跑呗!”梁辛想都不想。

柳亦继续追问:“要是不光砍你的头,还要砍我、砍老二、砍你所有亲戚朋友的头呢?”

“那就得反了……”梁辛回答得满脸不好意思,装模作样劲把两个兄长都给逗乐了。

不管神仙相是什么身份,也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,这群怪物要毁灭中土,徒子徒孙们不拔刀子拼命才怪。

梁辛的确是问了个傻问题,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去,挠了挠后脑勺笑了笑,正要开口说话,忽然脸色一变,仿佛不敢置信似的,又把手扬起来,在自己眼前使劲晃了晃。

柳亦和曲青石见他神情有异,同时跨上一步,异口同声问道:“老三,怎了?”

说着,柳亦揽臂将梁辛扶了起来,曲青石则怕他给梁辛配置、涂抹的灵药有害,捉住兄弟的手腕就要注入真元去查探。

梁辛的表情,此刻已经变得复杂之极,眼皮微微跳动,嘴唇轻轻颤抖,颤声道:“我能、能动,还能动……”

曲青石抓着梁辛腕子的手一僵,眉头微皱:“真地睡傻了?你当然能动。小汐没告诉你么,我给你涂了些温养元神滋养身体的草药,待药力过了自然也就能动了。”

而此刻柳亦已经想明白了怎么回事,忽然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:“这小子,还道自己伤的太重,残废了,以后都不能动了!”

正如柳亦所说,梁辛醒来之后,身体都不能稍动,但凡有点心思的人都爱多疑,在他以为,什么敷药、药力之说都是亲人的敷衍之词,真相就是他伤得太重,残废了、从此就只能躺着了……

这倒也不能全怪他,他都睡了几十年,有什么伤早就该养好了,又何必再用敷药。

不过梁辛有一点好处,在亲人跟前,他会装傻,既然大伙不说破,他也不悲悲切切,免得去勾起大伙的心思,醒来半晌心里再怎么沉重,愣是没舍得表现出来……

梁辛以为自己残了,结果药力减弱,他能动了,狂喜与惊讶之下,哪还顾得上再掩饰!

一经柳亦提醒,曲青石也明白了,甩手把梁辛的腕子扔回去,又好气又好笑:“笨到骨子里,没救了!”说完,顿了顿,神情和语气都不变,唯独声音略略轻了些:“就算真残废了,也用不着这么装,憋着很舒服么?”

梁辛骚眉搭眼……而下一刻放声大笑!

哥仨笑了一阵后,梁辛已经能手软脚软地爬起来了,胡乱把长袍裹在身上,又把话题来回来,摇头感慨道:“知道了神仙相的来历,再想想猴儿谷大眼前的赑屃负碑,‘穷尽天地,再无飞仙’,这八字碑文就变得有趣了!早在千万年前,那位骸骨老兄就知道天地间没有飞仙这回事了,敢情他是立碑警告后世子孙……”

曲青石摇了摇头:“这座碑为何要立在大眼之前?”

梁辛眨巴了眨巴眼睛,不知是自己想耍无赖,还是要侮蔑二哥耍无赖,振振有词:“这座碑要是立在罪户大街跟前呢?是不是咱也得问问他为啥要选在哪里?立碑嘛,选址未必是有什么深意,又说不定中土各处都有这种碑,只是咱们没发现罢了……”

“上一波神仙相可没去罪户大街!”曲青石被梁辛给气乐了:“他们找去大眼,是巧合?还有,要是如你所说,那碑文上应该写‘本无飞仙’才对,一字之差,读起来却是两重意思了。”

梁辛又开始吸溜凉气了,他明白了曲青石的意思,要真是这样的话,那位骸骨老兄的手笔,未免也太大了些吧!

柳亦见不得他俩一个比着一个神色凝重,挥手打断了梁辛的思路,笑道:“这个题目太大,现在想的也都是胡猜,还是等火狸鼠那边对丝帕探索的结果出来,说不定还会有新线索,到那时咱再商量。”

曲青石也点了点头,任谁都明白,骸骨老兄的丝帕里藏着个重大的秘密,与其现在浪费心思,还不如等一等火狸鼠那边。随即他又想起一件事,提醒道:“修士渡劫会变成神仙相的事情,只有咱们三兄弟、小汐、缠头老爹和大祭酒知道,就连琼环跨两他们还都不清楚,更毋论长春天等人了,你小心莫说漏了嘴。”

梁辛点了点头,琢磨了片刻后,又叹了口气。

修士断灭凡情,心中最根本的愿望只有飞仙,要是真相传播开去……绝望之下,便是暴乱了。

三兄弟又闲聊了会,对修真道上现在的情形,曲青石了解得也不是很多,只知道五家的魁首尚在,都已返回门宗,暂时没有什么动静。

不久之后老蝙蝠和琼环也回到了麒麟岛,见梁辛醒来,自然又是一番欣喜,这个时候梁辛身上的药力也彻底消散,他不再多说什么,随便倚着一棵大树坐下,凝神去体会身体中的力道。

七蛊星魂早已苏醒,运转有序,已经恢复了活力。而老蝙蝠度给他的奎木狼,却被封闭在膻中穴,这道蛊携带了老蝙蝠四成的力量,静静趴伏,一动不动。

老蝙蝠从旁边解释道:“我给你传蛊之后,就施针封住了它,主要是怕它会去抢夺你星魂上的力道。”

奎木狼贪婪成性,不光抢夺外力,就连七蛊星魂的力量它也不会放过,只不过在黑色小岛的时候,梁辛要对抗强敌,外界压力极大,奎木狼要全力运转来保护主人,而且老蝙蝠的传功也未完成,它顾不得去抢七蛊星魂。

七蛊星魂之所以犀利,就是因为能引北斗入阵,如果被奎木狼抢走了,七蛊合一,力量也不过是两个五步初阶,以后也再无法运转星阵,梁辛的战力反而会大损。

所以众人撤入神梭之后,老蝙蝠一俟传功完毕,就在第一时间就封住了奎木狼,以保护星魂。

当时老蝙蝠已经功力消散,不过施针镇蛊是法门,不是功法,也不需要施针的人有修为。

老蝙蝠大概解释了两句,又继续道:“解开封印,奎木狼中的力量就能为你所用,只不过放开这一道蛊,北斗星魂就不能在你体内继续待了,可以置入阴沉木耳。”

七蛊星魂入主木耳之后,奎木狼自然也就抢不走了,对梁辛而言毫无损失,他早就不再自己打星阵了,都是靠阴沉木耳成阵。

但是星魂不能呆在体内,有个麻烦之处,阴沉木耳一旦接纳星魂,就不再是死物,无法置入须弥樟了,以后梁辛又得带着七片巨大的阴沉木耳赶路,或者像上次那样,再定做一个大箱子……曾经纵穿大洪、骗吃骗住骗车老板、被刑部通缉的光头大盗就快回来了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05章 林林总总 下一章:第307章 黄道吉日
热门: 狐闹大唐 城邦暴力团(下) 探灵笔录 阴阳执掌人 黑麦奇案 盗墓笔记 永世沉沦 三国谍影:暗战定军山 鬼趣图 九阙梦华:绝情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