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一战如斯

上一章:第303章 霸王卸甲 下一章:第305章 林林总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‘夹缝’之中,就是无尽虚空,其间乱流激荡,比着天下人间的乱流反噬更强大无数倍,谢甲儿这几百年里,无时无刻不再淬炼身法,躲避着粉身碎骨的下场,飞仙虽然成了镜花水月,可战力确确实实又提升了几个档次。

谢甲儿能成为一代魔君,心志自然坚定无比,身处‘夹缝’中,除了保命之外,想得并不是回来,而是想办法要把仙界的‘鸡蛋壳’也裂开一个口子,钻进去!

如果按照凡间的时间,谢甲儿被困了几百年,在这期间,他一心琢磨的,就只有‘仙界鸡蛋’,对凡间这个鸡蛋,连看都不曾看上一眼。

当初,谢甲儿靠着外力轰击魔功,得以撕裂天地;而刚才,梁辛爆发了最强大的一次天下人间,又在两条墨龙的强攻下,让大空间震颤不休。

只凭着这两道力量的对撞,本来还不足以撕裂空间,不过在另一端的谢甲儿发现了此处的异常,好奇之下也出手从另一端猛攻,这才把空间撕开了一道口子,消失数百年的魔君也得以重返世间。

梁辛越听越觉得心惊肉跳,大眼小眼也是‘时间扭曲’之地,幸亏谢甲儿不知道,否则依着他的性子,当年说不定就会去轰击一番,看看能不能砸出个飞仙之路的……

看着谢甲儿仍把一只脚留在夹缝中,阻挡着裂隙的闭合,梁辛忍不住皱眉道:“怎么,你不打算回来?”谢甲儿就凭一只脚便撑住大空间的裂隙!梁辛看不出这‘一脚乾坤’里是不是还有着古怪神通,但却能明白,师兄的修为,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:深不可测。

谢甲儿一笑:“永生逍遥,是我毕生所求,我能把凡间这个鸡蛋壳撕开出来,就能把仙界那个鸡蛋壳打碎进去……”说着,他岔开了话题,眼神变得犀利许多,指了指梁辛背上的老蝙蝠:“哪个伤我恩师?”

梁辛的神情有些踌躇,回答道:“这个事情复杂得很,不过伤老爹的那人,被我们打得伤得更重,而且已经落到了咱们的手上。”

“那就好,恩师的仇人,还是由他老人家自己去决断好了。”谢甲儿神情一缓,笑着点点头,跟着又问道:“我俩的师父呢……我师父,你干爹,他老人家还好?”

提到将岸,梁辛的神情便是一黯。

他的脸色才刚一变化,谢甲儿就察觉到了,从神情到声音,陡然严厉起来,叱到:“讲!”

梁辛没有丝毫隐瞒,把从土坤腹中相遇老魔头,一直到三堂会审之后受到乾山道追杀,最终义父身化槁灰只留下一句三字‘舍不得’的事情,原原本本讲述了一边。

谢甲儿人在半空,眸子里精光闪烁,脸色铁青一言不发,直到梁辛说完半晌之后,才再度开口,声音嘶哑且阴冷,一字一顿地问道:“那仇人呢?师父的仇,你报了没?”

梁辛才刚一摇头,忽然眼前人影乱晃,谢甲儿竟跨步冲入了他的天下人间,身形晃动迅捷无比,全不受时间之锁,欺到梁辛身旁,厉声斥责:“大仇未报,你在此处整这些劳什子做什么?”说完,扬手便是一记响亮耳光!

这一掌打得颇重,梁辛的半边脸颊立刻高高耸起。

梁辛的眼泪立刻就流了出来……虽未失声大哭,却泪如泉涌!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这是他最不敢去提起的事情,几次大闹乾山,最后竟丢了仇人下落!

谢甲儿对梁辛怒目而视,而他把身体彻底抽离裂隙之后,那道黑色的缝隙,肉眼可见缓缓消失……

当裂隙只剩三尺的时候,谢甲儿的神情突然变了,脸颊抽动、眉眼狰狞,显然在他心中天人交战,正在做一项重大取舍,不久之后,裂隙只剩两尺,谢甲儿猛地一咬牙,脸上的筋肉都抽搐成了一团,表情也随之扭曲,硕壮的身体暴退,在裂隙‘愈合’前,又把脚插了回去……

下一刻,谢甲儿突然‘哇’的一声,放声大哭,悲声颤颤,回荡于天海之间。

痛哭中,谢甲儿忽然扬手,左右开弓,把一连串的重重耳光,尽数落在自己的双颊上,越打就越哭,哭得越悲就打得越狠!

一边是回到人间给师父报仇;另一边是重返虚空,再花上无尽岁月,去守住一个踏入仙界的飘渺希望……这几百年中,他不断尝试,对破开另一端的‘鸡蛋壳’,已经有了诸多想法,正一一实践、尝试,要他就此收手,他不甘!

到最后,谢甲儿还是把一只脚踏回虚空、阻住裂隙;到最后,他还是舍不得那个成仙之梦。

谢甲儿对自己下手极重,一掌一掌,不多时脸上便已血肉横飞,可仍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,口中也只是嚎啕大哭,并没有只言片语。

梁辛心里堵得异常难受,不是责怪,他根本没资格去怪谢甲儿,更何况如果不是师兄出现,自己现在早已被相见欢碎尸万段了。说穿了,他只是没法去理解谢甲儿的选择吧……

你眼中的不知所谓,我梦中的七彩莲花,谁也怪不得谁!

梁辛深深吸气,认真道:“义父的仇,本就该由我去报,请你放心……放!心!”

谢甲儿又大哭了一阵,才总算止住了悲声,他的长相本来威风凛凛,此刻双颊几乎都被牙齿硌都快要烂掉了,模样异常骇人。他先是对着梁辛点点头,跟着略作犹豫,居然双膝一曲跪倒在地,不由分说对着梁辛又重重磕了一个头:“师父的大仇,拜托你了。”

梁辛想躲,可天下人间之内行动不便,也不敢就此扯掉魔功,要是老蝙蝠见到谢甲儿,指不定还会再生出什么祸端……就算没事,也彼此尴尬别扭。

谢甲儿很快就站了起来,嘴巴动了动,似乎还想再嘱托两句,不过最后还是摇摇头,岔开了话题:“你怎么打算?”

梁辛也不再去提干爹的事情,勉强笑道:“带着大伙赶紧离开此处,先养好伤再说吧!”说话时,借着躲避乱流的势子,低头向岛上望去。

岛上只剩下青墨、琼环等寥寥数人,趁着他们说话的功夫,青墨已经把绝大多数同伴和巨蜥都送进了辗转神梭,只等他们回去,就能施法封闭法宝,离开此地了。

谢甲儿点点头,又伸手向着海面上一指:“这些天门人物呢?是留是杀?”他离开人间只有数百年的功夫,天门之内虽然新旧更替,不再是当年那些老家伙了,但服饰、神通、法宝几乎都没改变,凭着谢甲儿的眼力,又哪能认不出他们的身份。

这次轮到梁辛表情狰狞,心中犹豫了……牙齿咬得咯咯响,一直犹豫了快一盏茶的功夫,才总算呼出了一口闷气,有些无力地摇摇头:“留、留下吧。”

和天门这场乱战,梁辛打得艰苦之极,几来几往之间,大喜大悲更迭不休,希望也随之升起、熄灭,但是归根结底,让邪道众人、兄弟朋友遭受重创的不是他们,从头到尾,几乎就是梁辛一个人对抗了五座天门,这是他自己的恶战,打到现在,他活着,他没输。

谢甲儿一笑:“知道了!在你走之后,我再放他们离开。”说完,扬声对着一群天门人物喝道:“师弟饶下了你们的性命,再多留一会吧!”

几个天门首脑人人冷哼,可目光深处却闪出一份释然、一丝轻松,即便生性暴躁的大胖子秦痩也不例外。

谢甲儿又望向梁辛,再度开口:“我要拜一下师父,你不用瞎着急。”说着,又跪倒在地,对着梁辛背上的老蝙蝠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。

梁辛没急着走,提醒道:“你来之前,有三道‘墨龙’神通,分别砸向我们和天门,蹊跷得很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谢甲儿就把手一摆: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,你走吧!”

时值此刻,梁辛也实在没有精神再去想其他的事情了,挥手撤去天下人间,勉强了落回小岛,对岛上留守的几个同伴费力道:“没事了,咱们走!”

青墨立刻施展手诀将自己和最后几人一起送入神梭,缓缓施咒,封闭法宝。

谢甲儿一言不发,一脚撑住空间的裂隙,脸上鲜血淋漓,目光却淡漠清澈,静静望住五座天门的高手。一群正道魁首,全都肃立原地不敢稍动,任由青墨施法……

片刻之后,巨大的神梭晃动片刻,略显费力地缓缓升起,继而又好像喝醉了似的,东一扎西一条,歪歪斜斜地兜了几个圈子,突然于毫无征兆之间,消失在小岛半空!

青墨转回头对着众人点头笑道:“遁术发动,没事了。”

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金袍天嬉笑把怀里的小吊交给同门,跟着站了起来,对着梁辛躬身施礼,神情认真:“宗主舍身相救,大恩无以为报,属下立誓,永奉宗主号令,若有半字违背,天嬉笑魂飞魄散、碎尸万段。”

誓言无法分辨真假,可梁辛那一连串的拼命却尽数落入邪道弟子眼中,人人心存感激,更打从心眼里高兴,有一个重义到冒傻气、本领又的确算得上惊天动地的宗主,对他们而言,实在是一份大福气。

包括长春天在内,其他人也纷纷附和,又一次大声诅咒发誓。

老蝙蝠的手仍稳稳按在梁辛的天灵上,此刻他的传力也就快结束,照着他的估计,自己修为的四成,都会度给梁辛,而另外那六成……烟消云散!

从此之后,让修真道闻风丧胆的缠头老爹,就是废人一个了。老蝙蝠却根本没想这些事情,在梁辛撤销天下人间,落回小岛的时候,他就看到了天上的谢甲儿,只不过他什么也没说,也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片刻之后,老蝙蝠终于传功完毕,可却并不收手,而是翻手亮出早已准备好的竹针,不由分说一一刺入梁辛的胸膛要穴,等忙活完了,才长出一口气:“成了,先这样吧!”

而梁辛却连问一句都来不及,就突然一张口,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几近凝固、颜色黢黑且伴有恶臭的淤血,跟着双目一闭,软倒在琅琊的怀里。

几番遭遇重创、多次引爆执念,此刻终于逃脱大难,梁辛心如铅、头欲裂、元魂仿佛都要随着身体一起散碎了一般,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,直接昏厥了过去。

到最后也没能赢得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,只勉强逃生……从天门现身开始,接连不断的硬仗,每一次对梁辛而言都是一场绝望而徒劳苦战,能几次脱险活下来,靠得也仅仅是一份坚持。

这期间有造化和运气,但是要没有那份坚持,哪怕只是略早放弃一刻,老天爷的眷顾也不会来!梁磨刀撑了、拼了,所以活了。

他若死掉,算是情理之中;可梁辛最终逃出生天,带着大家一起逃出生天,又何尝不是天经地义!

……

辗转神梭转眼消失不见,谢甲儿并未急着离开,也没让天门就此散去,而是把目光一转,抬头望向高空:“还要藏么?现身吧!”

声音落处,空气层层颤抖,一个白袍人现身而出。

谢甲儿似乎被对方的样子吓了一跳:“原来是个丑鬼,有名字么?”说完,顿了顿又追问道:“三条墨龙都是你弄出来的吧?”

白袍人身材普通,可脸孔却是‘横’的……仿佛顽童把头歪过来,让双眼、嘴巴和地面垂直、鼻子和地面平行。

他没歪头,脑袋是正着的,脸孔是横的。

神仙相!

“叫我螃蟹就是了。”白袍人的神情阴鸷,但是因为长着一张‘横脸’,无论他再怎么严肃,都显得无比可笑:“眼力不错,三道阵力都是因我而起!”

谢甲儿恩了一声,饶有兴趣地问道:“我师弟离开的时候,你怎么不动手,你的本领不错,未必怕了我吧?”

“如果出手击杀那个小妖,我吃不准你会不会横加阻拦。”螃蟹的语气平淡,全没有一丝阴阳顿挫,好像念经似的说话:“我怕的不是你的神通法力,我是怕你跳出来拦我,会让那道裂缝消失。”

谢甲儿一晒:“怎么说?”

“我想飞仙!”螃蟹并不隐瞒自己的想法:“你的飞仙之道不错,带我过去,你我连手砸开仙界的壳子。”

谢甲儿把眉峰一挑,目光里尽是不屑:“凭你,能帮我?想随我去,总要拿出点真本事!”

螃蟹缓缓地歪起了脑袋,横着的脸孔‘竖’了起来:“我的手段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谢甲儿就不耐烦地打断:“大话谁都会说。”说完,谢甲儿面露笑容,目光流转,望向着海面上的天门人物。

螃蟹明白他的意思,并无半个字的废话,右手握拳高举,继而食、中、无名三指竖起,如戈如叉,向着天门阵中摇摇一点!

天门之中,还有‘睹剑思人’‘风卷残云’‘潜龙出海’三道大阵,正浮海凝立,严阵以待。

就随着螃蟹这三指一点,海面上本已渐渐平复的灵元暴潮陡然再度狂躁,剑鸣与龙吟彼此纠缠,转眼划破苍穹,继而,就在一群天门人物的周围,凭空跃出了九道大神通:

三道睹剑思人、三道风卷残云、三道潜龙出海!

天门弟子个个大吃一惊!半空中‘多’出来的那些阵法,无论是灵元、气度、威势甚至阵意,都与自家的法阵全然一致,并没有分毫的区别。

而这九只霸道神通毫不停留,直接杀入天门阵中,与五道三俗的弟子和他们原先催动起的三道大战绞杀在一起,海面上乱作一团!

以三敌九,而门宗中的核心高手又大都有伤在身,乱战之中天门弟子苦不堪言,转眼间血肉横飞,伤亡惨重。

螃蟹人在高空,静静望了海面乱战片刻,这才把目光转向谢甲儿。

谢甲儿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,目光也变得明亮了许多:“这是什么神通?”

螃蟹应道:“不是神通,而是一重天道。唤作‘举一反三’,施展之下,神通道法也好,飞矢滚木也罢,只要是天下之力,都能被我化作三道、为我所用……怎么样,够资格与你同去了么?”

螃蟹也是神仙相,他手中的天道:举一反三。

他的天道,比着无仙的万法自然、木老虎的借刀杀人或许略显被动,只能见神通再复制成三,可也足以保证他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了。何况螃蟹也不是只会一重天道,论身体的结实,他比着无仙仅稍逊一分,论自身的力量,更远超中土大宗师。

先前那三道墨龙也是他‘举一反三’而来,不过真正的相见欢,距离黑色小岛三百里处发动,螃蟹复制出来的三道阵力,也要从相距三百里处成形,由此墨龙奔袭而至的时间稍长,给了老蝙蝠为梁辛种奎木狼的机会。

谢甲儿沉吟了一阵,放声大笑:“这样的本事,当然足够资格!”

螃蟹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开心,语气还是平淡得让人憋闷:“合两利,无一害,我本也觉得,你没有拒绝的理由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忽然瞧见谢甲儿也学着自己刚才的样子,竖起三个手指,似模似样地向着自己一点,旋即螃蟹只觉得身遭空气猛震,脖颈、胸膛、腰腹之中,三股完全无法想象更无法抗拒的力量,忽然撕裂开来!

谢甲儿的三指当然不是‘举一反三’。他施展的仍是乾坤挪移之术,不过是用了对方的一个手势,借以嘲笑螃罢了,而这一次,谢甲儿也不是将敌人抓过来或者砸出去,他是将螃蟹所处的空间,切开三段、搬运开去……

空间拆分,螃蟹的身体自然也会跟着散碎!

螃蟹大惊失色,他想不通,谢甲儿为社么会动手杀他。

正如他所言,合做与双方百利而无一害,两个人不是去盗墓掘宝,而是合力击穿空间的壁垒,并肩进入仙界,两个强者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。

就算有一万个想不通,螃蟹也不肯束手待毙。

螃蟹三指如叉,指点如风,同时开口断喝以添‘天道’威力,可这一次,无往不利的举一反三,却未能复制出一丝力量,半空之中,只有海风撩荡……继而,嘭的一声闷响,螃蟹的身体随着空间的破碎,被直接扯断成三截。

头颅落入大海,身体和双腿散落小岛……

谢甲儿的功法与梁辛一脉相承,都是依靠天道的漏洞而创,天下人间都不受天道,何况天上人间!

击杀螃蟹之后,谢甲儿淡淡说了句:“你要杀我师父和师弟,我又岂能与你同谋为伍。”言罢,又举头望天,悲声大哭道:“弟子不孝,求师尊饶恕!”哭声之中,魁伟的身形一缩,谢甲儿自裂隙中退回虚空,就此消失不见!

螃蟹一死,举一反三的天道也随之崩溃,被他复制出来的诸多阵法神通消散不见,此刻参与围剿邪道的天门弟子,足足折损了三成有余,人人心有余悸,望着空空如也的蓝天,不知是该为了一败涂地而哭,还是为了最终保住小命儿去笑……

缠头不老长春天;

鉴火承天流连指夕金玉堂;

三个玲珑之主,青墨、琼环、莫追烟;

三个神仙相,无仙、螃蟹、木老虎;

两个老魔头传人,大弟子谢甲儿;干儿子梁磨刀……

天下强者轮番登场,可到最后却没有一个赢家!

八月十五,一战如斯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03章 霸王卸甲 下一章:第305章 林林总总
热门: 暗香 夜光怪人 生死24小时 异域密码之印度异闻录 覆雨翻云 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 变身 按需知密 爱的重量 女生寝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