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3章 霸王卸甲

上一章:第302章 天魔解血 下一章:第304章 一战如斯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手、臂、肘、肩……

于半空现出的裂隙中,正有一个人缓而又缓地伸出了胳膊、继而露出肩膀……看样子,此人要从空间的另一端进入梁辛等人所在的世界!

时间也陡然缓慢了下来,不止梁辛的天下人间,而是周遭百余丈之内,时间被拉长、拖缓,那就连那两条墨龙,行动也变得笨拙可笑,扭曲的身体哪还有半分暴躁的气势,慢吞吞地好像失去壳子的蜗牛……

梁辛愣愣看着眼前的异象,全然不明白怎么回事,此刻的情形,看上去就仿佛有人在他的天下人间之外,又套上了一层天下人间;在梁辛凝固时间的魔功之外的百丈范围,另有一道力量,让时间缓慢到压抑、窒息!

本来,梁辛的魔功在下一个瞬间就会彻底崩碎,可随着裂隙、怪客的出现,附近的时间都缓慢下来,天下人间破碎的时间也被向后拖延……

梁辛仿佛置身梦中,几重‘时间’环环相套,让一切都变得模糊了。

不大的功夫,对方的上半身都已穿透裂隙,梁辛终于看到了他的样子——胳膊粗壮、肩膀厚实、豹头环眼、脸膛黝黑、还生着一副乱糟糟仿佛钢针般的浓重短须……一条威风凛凛的大汉,仿佛霸王模样!

‘霸王’并未急着跳出来,而是眯起眼睛,饱含惬意地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转过头,对梁辛展颜一笑:“天下人间?很好!”

‘霸王’的长相不怒自威,气势逼人,可他对梁辛说话时,从语气到神态再到目光,其中满满当当都是亲近、都是友善!宛若一位离家多年,从军建下不朽功勋的大哥,在多年后返回家乡见到当年年幼、如今却已成家立室的小弟时,那一笑。

以至于梁辛在绝望下、虐戾中,在不知对方究竟何人时,竟打从心眼里升起了无数的委屈,不知该说什么,只想哭。

梁辛确实委屈……他才多大?如果不算大眼中的修炼,他还不到二十岁。八月十五,接踵恶战,他用尽了所有的手段、拼出了全部的力量,可还是没能护住心里那一点最最娇贵也最最可怜的希望。

这个时候,‘霸王’已经从裂隙中闪出了大半个身子,只还有一只左脚留在裂隙那边,继而抬眼,斜忒那两条虽缓慢却犹自翻滚挣扎的墨龙,不耐烦的神气从他脸上一闪而灭。

对梁辛微笑时,‘霸王’只有亲近与随和,可对墨龙的那一眼斜吊,于顷刻之间就让他变了一个人,从长相威风但心怀家乡的大哥陡然变成了曾让血流漂杵、曾让万生俯首的人间煞神!

随即‘霸王’双肩猛震,大吼之中上身前倾,双手虚向墨龙奋力向前一推。他的掌下除了空气之外,什么都没有,他摆出来的姿势,就好像要把一面看不见的墙推倒……

即便在天下人间之内,梁辛也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,整座天地、整座世界都随之一震,继而他身上的压力骤减,再抬眼一看,两条‘墨龙’已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

‘霸王’又笑,好像还是刚才那个大哥,却在无意间对兄弟露出了自己杀过无数人的战刀,笑容有些‘这不算什么’,可还藏着一丝得意,跟着伸手向着不远处的海面一指:“挪到那边去了。”

梁辛还在天下人间之内,虽然压力大减,可也不能轻松回头,只有借势略略转动身体,再努力把眼角余光瞄过去,追着大汉的指点去看……

两条‘墨龙’并非被击溃、消失,而是被谢甲儿凭空挪移,直接冲向了天门人物!

梁辛大喜,同时大骇,搬运神通?这样的本领比着天道又如何?!

霸王的兴致很不错,给梁辛解释了句:“搬运的不是神通,而是那墨龙所在的那一方空间,空间过去了,墨龙自然也会跟着过去,等它们再冲出来,打的自然也就不是你了。”

天门高手刚摧毁了一条‘墨龙’,还没等等喘匀一口气,突然就觉得天地猛颤,跟着又冲出来两条墨龙!一瞬间里正道众人轰然大乱,气急败坏的嘶吼与仓皇的唱咒声响成一片,而下一刻,便是连声的惨叫与哀号。

两条墨龙奇袭,五个天门魁首中,大胖子秦痩断了一条胳膊、流连泽渔的法宝被毁、承天敢当口喷鲜血重伤昏迷、鉴火熔心的一只右手彻底没了。

指夕的侏儒闻风运气不好,五个掌门中他伤得不是最重,但却是最‘惨’的那个,第二次墨龙乍现之际,他躲闪略有不及,硬生生被巨力撕掉了小半张脸孔,左颊的血肉全都消失不见,血流披面之间,能直接看到他的牙齿,模样说不出的恐怖!

掌门尚且如此,身后的长老更是伤亡惨重,二十余人中,只有七个人活了下来,蛤蟆命大不仅逃过一劫竟然一点伤都没有,顾回头则依靠着老九和秦痩地奋力匡护,只受了些震荡,也保住了性命。

而五座天门法阵之中,鉴火道的明火执仗与承天道的土鸡瓦狗,因为承受不住巨力,被两条墨龙硬生生地击碎,施阵弟子人人重伤,东倒西歪摔落大海。

乾坤易位,霸王一击,五座天门吃了天大的亏!

小岛上,只要是还能嘶吼的人,尽数发出了一声欢呼,这一声欢呼,压抑得实在太久,以至声音嘶哑,宛若嚎哭!

天门遭遇受创,弟子人人惊怒,剩下那三道阵法疯狂流转开来,可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打谁。

谁都分不清楚,这两条墨龙究竟是被半空那个凶汉‘推’过来的,还是当初驱动这三道相见欢的主谋早有算计,让两条墨龙先佯攻梁辛再突兀转向谋杀天门魁首……

事情远远超出了天门的预计,更超出了他们能控制的范围!

闻风伤得比神仙相还要难看,自己却恍若未觉,双目直勾勾地望着半空,眼神惊骇欲绝!

传言中的霸王模样、本当他已死却破碎虚空又重返人间、和将岸义子有说有笑神态亲近……

侏儒的嘴巴残缺不全,喃喃自语时撒气漏风,口齿不清,翻来覆去念叨着两个词:“不可能、都疯了……”

‘霸王’施展过手段之后,根本不再去看下面的天门人物,只是对着梁辛笑道:“我本名胡子哥,恩师赐我别号‘卸甲’,以前,天下人都称我做谢甲儿,你既传承了天下人间,就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?”

谢甲儿?谢甲儿。

他的声音虽轻,可落在梁辛耳中,不吝连串惊雷!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,已经‘飞仙’天外的谢甲儿,再度现身人间。

谢甲儿全不像面相那般凶恶、急躁,见梁辛两眼发直,不仅没有催促,反而把声音放得更轻了些:“你要听说过我,也就该知道你我之间该如何称呼,我该喊你师弟,还是喊你师侄?还是几代玄孙?”

说着,谢甲儿伸手挠头,呵呵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离开这里多久了……”话他没说完,他的神情突然一震,声音随时跑调,失声道:“师父?!”

说话间,谢甲儿的目光牢牢盯在了老蝙蝠身上。

谢甲儿原本师从老蝙蝠,后来才被老魔头将岸抢去做了开山大弟子,老蝙蝠自然也是他的师父。

梁辛知道师兄与两个老魔头之间的渊源,略略回过神来后,也不敢多说啥,只是顺着谢甲儿的话回答道:“老魔君将岸是我义父,我本名梁辛,别号磨刀。你离开没多久,几百年的样子,修真道上还有你的凶名流传……”

此刻墨龙已经不再,梁辛一边说话,一边想要撤销魔功,不料谢甲儿忽然现出了一个异常古怪的神情,忙不迭摆手道:“莫撤掉天下人间,我……我没脸见他老人家。”

梁辛的天下人间之内,时间凝固,老蝙蝠也被冻住,根本不知道身外情形,自然也不知谢甲儿莫名其妙地跑出来了。

师兄叛一门、入一门,在老蝙蝠面前身份尴尬,梁辛点了点头,抖手抖脚,继续辛苦万分地维持着魔功。

谢甲儿明显松了一口气,笑道:“卸甲、磨刀,你是我师弟,很好。”

梁辛的脑子里已经全是浆糊了,但心眼里那份兴奋快乐,托着他轻飘飘地如坠云端,说不出地舒服,先响亮喊了声:“见过师兄!”跟着又忙不迭追问:“你不是借十三蛮之力,破碎虚空,飞仙去了……”

谢甲儿笑了:“本来是想飞仙,结果算错了一步,差点变成自杀!”

一个是开山大师兄,一个关门义子,两个魔君传人在小岛半空说笑,全不理会外物,更没有人再去把天门的阵仗放在眼中。

梁辛仍维持这天下人间;谢甲儿也并未从裂隙中全身而出,一只左脚始终留在那一端,好像挡门似的,似乎一会还打算再钻回去。

不远处的海面上,五个天门魁首顾不得自己的伤势,一边抬眼凝望半空,一边传音入密低声交谈。凭着他们的见识,虽然没有十成把握,但基本也都确定,天上的凶悍,就是霸王卸甲,谢甲儿。

鉴火道的熔心眼角微微跳动:“是杀是退?你们怎么看?”

大胖子秦痩侧目撇了他一眼,用教训老九的那副口吻道:“你是活猪啊?你觉得你打得过当年的十三蛮么?”

熔心声音低沉:“你不是活猪。”

秦痩大怒,连谢甲儿都不去看了,直勾勾地瞪着熔心。

侏儒赶忙来打圆场,他少了半张脸,苦笑比着鬼哭还吓人:“十三蛮的实力还在六步大成之上,咱们五个,若是遇到十三蛮中的两个,或可一战,要是遇到三个……就不知道还有没有逃走的机会了。”

“他要真是谢甲儿的话,”流连道泽渔接口:“足见当年十三蛮撒谎,那一战,是他们十三个败了。连十三蛮合力都打不过的人,就凭着咱们现在的阵仗……杀是送死,逃也没机会,先站着吧,静观其变。”

梁辛心底,还再受心魔影响,只有一点清明勉强维持着神智,身边有谢甲儿,下面有玲珑修罗,他也没心思再去关注他天门动向,根本不知道,就因为师兄现身,让一群天门首领不敢杀、不敢逃,就直挺挺地站在原地,等!

其他几个天门魁首都静立不动,唯独鉴火熔心,沉默片刻后冷笑了一声:“不敢打也就算了,连逃都不敢?就算谢甲儿是真阎王,这大海上可也不是他的阎罗殿!”言罢,双手结印,在他周围陡然爆裂开百多团烈焰,向着四面八方电射而去。

再看熔心老道消失不见,他已藏身其中一团烈焰,依靠烈火遁术想要逃离这片是非之地。

谢甲儿正和梁辛说话,见有人施法逃走,也没太多动作,只是身形略作晃动,扬手在空气中一按,吐气开声,四字铿锵:“乾坤何在?!”

话音落处,化身烈焰的熔心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片刻后再抬眼一望,自己明明在向着远方逃遁,不知为何竟冲到谢甲儿身前,而护身烈焰也随之熄灭!

仍是搬运空间,区区烈焰障眼之术哪能瞒得过谢甲儿,二魔君一眼便看穿了熔心的真身所在,继而搬运小空间,直接把熔心‘拉近’到自己身旁。

谢甲儿看也不看,扬手一记响亮耳光,重重抽在了熔心脸上,笑骂:“回去老实呆着,我不说话,你不准动。”

熔心一身修为,在谢甲儿掌下却全无抵抗之力,惨叫了半声,仿佛死鱼一样,身体在半空中翻滚不停,直接摔回到原地,口中落下二四六八颗牙齿!

抬一抬手便痛打了一个名动四方的大宗师,谢甲儿却是副无所谓的模样,转回头对梁辛笑了笑,继续着刚才的话题:“师父传下的功法,是人间道,虽然天下无敌,但却无法成仙,我不甘心,这才想出了个法子。”

宇为天地四方,宙为古往今来,将岸的魔功能控制时间,而谢甲儿想出的飞仙办法,就是以大力轰击‘天下人间’,也就是用力量去撞击扭曲的时间,借以撕裂大空间。

能有这样的想法,和他的功法有着莫大关联。和将岸不同,谢甲儿在修炼天下人间的同时,还修行高深蛊术,所以他有一身雄浑真元,而他再施展天下人间时,由内而外发力,去轰击魔功,便会改变小空间,刚刚挪移‘墨龙’,便是这个道理。

‘天下人间’改变的是时间,谢甲儿在这个基础上又悟出了让空间移位的法子,由此才自称‘天上人间’。

说穿了,谢甲儿的天上人间,就是乾坤挪移,威力自然大到了极点,但是却有一点:他是乾坤挪移,不是挪移乾坤。

他只能挪转小空间,也就是在天地之内的空间搬运,却还无法撕裂大空间。

不过,他悟出了天上人间之后,也就摸到了撕裂天地的影子,几经钻研之后,终于找对了法子,依靠十三蛮绝大的外力轰击,终于得以破碎虚空,逃出天地。

法子是没错的,他也的确成功了,可天地之外,却并不是他想象的仙界、永生界。

说到这里,谢甲儿突然莫名其妙的问道:“你吃过鸡蛋吧,知道鸡蛋有壳吧?”

炒的、煎的、煮的、卤的、生的,梁辛什么样的鸡蛋都吃过,闻言大点起头,面有得色……

“人间是一方天地,仙境也是一方天地,你就把天地当成一个鸡蛋好了,那人间和仙境便是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梁辛就笑道:“就是两个鸡蛋!”

谢甲儿大笑:“不错,就是并排摆着的两个鸡蛋,我把人间这个鸡蛋壳弄出了一道裂缝,爬了出去,可没想到……”说到这里,谢甲儿陡然收敛了笑容,声音也随之低沉:“仙界这枚鸡蛋,也是有壳的,想要进入仙界,就得先把它的壳子也敲开!”

梁辛先是恍然大悟,跟着悚然而惊。

谢甲儿的另类飞仙,原来一败涂地……他的破碎虚空,和正统修士的引劫而遁根本就是两回事。结果他逃出了凡间,却也没能进入仙界,而是被困在这两重天地、或者说两个鸡蛋的夹缝中了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02章 天魔解血 下一章:第304章 一战如斯
热门: 剑·花·烟雨江南 活葬 三幕悲剧 易中天中华史:禅宗兴起 武当一剑 生死翡翠湖 入殓师 仙道厚黑录 武侠之神级捕快 狂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