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天魔解血

上一章:第301章 怒海争锋 下一章:第303章 霸王卸甲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相见欢与梁辛的碰撞,看似时间漫长,其实从头到尾,充其量也不过几句话的功夫罢了。片刻之后,沸腾的大海重归平静。

相见欢凝聚的巨力消弭、不见;六只蟠螭元神散去金光,重新返回阴沉木耳……

梁辛在海中或沉或浮,脸色苍白灰暗,脸上的笑容虚弱、无力、还略显僵硬,可其中那份得意开心,却再明白不过!这一仗,他没输!

六只蟠螭元魂,硬是抗下了这一道万多修士的相见欢。虽然没能趁势反击、逆袭三百里,可至少,它们助梁辛守住了小岛,没让一丝力量袭上小岛。

只可惜刚刚那一战之后,星魂再也支持不住,尽数陷入沉睡,无法再响应主人的呼唤。墨鳞中的蟠螭元魂只奉星魂之令,星魂昏迷,它们也随之蛰伏……

黑色小岛上,玲珑修罗与天门阵法的鏖战仍旧激烈,青墨已经把近半邪道弟子送进了辗转神梭,老蝙蝠一边咳嗽一边桀桀怪笑,长春天魂不守舍目光散乱地望着梁辛……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了,此刻在几个天门掌门眼中,只有梁辛一个人!

侏儒闻风仍是笑着,神情看不出什么变化,对其他几位掌门道:“变阵吧,让咱们那五座法阵转向,不理小岛,先杀这个小魔头!”

梁辛的表现,着实有些太惊人了,在一群正道魁首的眼中,此人比着小岛上那几百个妖魔鬼怪加在一起还要更‘妖孽’、更‘祸害’。凭着闻风等人的眼力,也当然能看得出,梁辛已到强弩之末,现在不杀他,以后怕是再没这么好的机会了。

几个天门魁首各自传令下去,吩咐身后的守阵弟子改变攻杀方向,全力击杀梁辛,同时闻风还苦笑着嘀咕了句:“可惜相见欢无法马上再来一下,否则小妖必死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于九天之上,突然又传来一声‘当’的大响,犹如洪钟大吕,震耳发聩响彻千里,正是相见欢成形时,唤起的冥冥大响!

几个天门掌门同时一愣,异口同声地低呼:“不可能!”

相见欢就是在他们的主持下研创而成的,对这道阵法他们再熟悉不过,刚刚那一声大响,确确实实就是当相见欢大力成形时,引出的天地共鸣。

有了这一声巨响,就说明正有一道万人之上的相见欢正奔袭而来。

可闻风、秦痩等人更明白,万人之上的相见欢,一击之后就要重新列阵,第二下猛击最快也要两柱香的功夫之后了……

那这一声洪钟浩鸣从哪来?即将轰杀而至的相见欢又从哪来?

秦痩反应最快,一引传谕飞剑,就要去询问后组织正道修士结阵的弟子,可还不等他的飞剑出手,又是两声浩荡钟鸣接踵而至!

当……当……当!

前后三响,三道万人之上的相见欢将至。

饶是天门掌门个个见识不凡、应变机敏,此刻也呆立当堂,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……

岛上的木老虎,闻声之后略略一愣,继而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,低低呢喃:“举一反三?螃蟹也来了?”

而此刻,大海中的梁辛泪流满面!

梁辛不知道天门魁首的疑惑,听到三声钟响,只道天门又从远方打出三条‘墨龙’。

中秋之会,对敌玲珑偷天、苦战木妖借刀、袭杀天门怪鱼、应付五座仙阵,硬挡一道相见欢;

金鳞碎了,青鳞丢了,星魂多次易鳞,更数不清几次迸发天下人间;心魔笛子响过了,黑鳞的潜能爆发了……梁辛身负重伤,心神仿佛已被掏空;

星魂陷入沉睡,星阵无法成形……

打到现在,事先算到的、没算到的,梁辛已经用尽了所有手段,再没有御敌之术,更没有一丝力气。

可三声大响仍在天海间回荡不休,还有三道相见欢即将袭来!

不是他想哭,性情之下泪水全不受控制。自己已经使出浑身解数,于短短几个时辰之间,与玲珑主人、神仙相、五道三俗这些人间最巅峰的实力一一拼过,按理说,尽力而为,淋漓一战,也该死而无憾了,可是……只要是死,又怎么可能无憾?!

大好性命,花花世界,亲朋好友,梁辛舍不得死。

忽然,双肩一沉,梁辛回头一看,老蝙蝠不知何时飞到了他的身后,双手正按在自己的肩膀上。在老蝙蝠身周,数不清的阴沉木耳正上下范围,不停将四周涌来的土鸡飞剑击溃。

梁辛顾不得愤恨,愕然道:“您老的伤好了?”

老蝙蝠不答,而是笑道:“先别急着哭,跟我回岛上去!”说着,双手用力带起梁辛,在百片阴沉木耳的护卫下,折身返回小岛。

西蛮蛊这一脉,性情桀骜且虐戾,自然传承有邪门功法,用修为、重伤甚至寿数来换取短暂的战力,老蝙蝠就是施展了这种功法,现在虽然又恢复了力气,但后果可想而知。

小岛上有修罗琼环接应,帮着他们挡下天门神通,老蝙蝠放下梁辛,口中低声喝道:“屏气凝神,千万莫运功!”,说话时,从怀中取出了一只黄金匣,探手从中一抹,继而不由分说,向着梁辛的膻中穴轻轻一按。

梁辛都没看清老蝙蝠在干啥,只觉得一道阴寒之力猛地切入自己胸口,忍不住重重打了个寒颤,脱口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奎木狼!”老蝙蝠笑容狰狞。

戾蛊奎木狼,性情最是贪婪自私,与生俱来便有夺力的本领,宋红袍抢憨子的力量;谢甲儿给十三蛮灌顶,靠得都是这枚蛊。梁辛马上就明白了老蝙蝠的意思,他是要给自己传功,灌顶。

梁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老蝙蝠便抬手按住了他的天灵:“我以天魔解血之术,才换回来现在的力气,这门功法的代价是以后功力尽散,变成废人一个!”

他的声音不小,周围的缠头弟子听了,立刻惊呼出声,老蝙蝠却笑了起来,对着门下的妖人笑道:“都闭嘴,你们懂啥。”

老蝙蝠传承的西蛮蛊术,是修力的厉害法门,但却不是修天望道的本领,他的修为早就到了能够到达的极限,虽然蛊力惊人,能抵抗岁月侵袭,但毕竟也活了千多岁,身体早已衰老,大不如以前。

这次被木老虎重创,以后就算伤势痊愈,修为也会大损、修补不回来了。不是昼夜双蛊的力量无法恢复,而是老蝙蝠的身体不成了,再无法承受巨大蛊力。

以老蝙蝠狂得不像人的性子,功力大损,与其不足全盛时的两、三成,还不如全都拿出来做点其他的事情!

老蝙蝠继续对梁辛道:“你听好,不是白白便宜你,而是老子还想接着活命。我现在的力道,绝挡不住待会的那三道‘墨龙’,但是给了你,你就能靠心魔笛子再来一次天下人间。”

梁辛得力,体力大涨,身法自然也就更流畅,对天下人间中的乱流反噬也就能更从容应对,魔功的抗力也会随之大增,只不过……能挡住三道相见欢么?

老蝙蝠似乎是看出了梁辛的绝望,笑道:“你怕挡不住?反正能做的、该做的都做了,剩下的管它个屁!真要都死了,在阴曹地府见到老将岸,老子为了保你小命把功力都传给你了,他也放不出个屁来!”

话音落处,按住梁辛天灵的手猛然一颤,梁辛只觉得眼前炸起一道强光,直接两眼一闭昏了过去。

昏厥的时间还不到两个呼吸,他又被老蝙蝠的耳光给抽醒了。

“不许昏!”老蝙蝠笑骂,他的一只手仍按在梁辛的头顶上,力量源源不断,通过‘奎木狼’进入梁辛的身体:“力量太多,怕你受不了,不敢一下子都给你,传力未完之前,我这只手还拿不下来,待会怕是你得带着我一起施展天下人间了,笛子呢,拿出来准备好吧!”

数百年前谢甲儿给十三蛮传力是一蹴而就,不过一来十三蛮根基了得,身体坚韧,二来谢甲儿才不怕巨力会让他们重伤,和眼前的情形大相径庭。

梁辛来不及去细心体会传递过来的巨大力量,只是觉得四肢百骸都鼓胀得难受,恨不得立刻就跳起来大吼大打一番,听到老蝙蝠的话之后愣了下,随即才回答:“笛子受损了,怕是不能再用……我现在的精神也不咋地,够呛能再发动天下人间。”

连番艰苦战斗,心情大起大落,剧烈的情绪激荡下,把心魔笛子的影响渐渐消耗掉了,现在的梁辛,身体中虽然得了外力,可精神已经萎靡到了极点。

情势紧张逼人,有‘生死’这根线牵着,他倒还能正常思考、说话,但梁辛自己也明白,凭着现在的状态,要发动天下人间怕是力有未逮。

老蝙蝠直接把口水吞进了气嗓,险些把自己呛死,恨不得把肺叶都咳出来晾晾,好不容易倒回一口气,怒道:“笛子损成什么样,先拿出来看看!”

梁辛立刻大吼琅琊。

青墨从不远处应道:“她早就钻到神梭里去了。”

“弄她出来!”梁磨刀、老蝙蝠和周围所有听到两人交谈的邪道弟子异口同声。

疯狗咬瘸鸡,越乱越有事,小岛上的邪魔外道忙乱不堪,甚至连琼环都没注意到,天门五阵的攻势,悄然减弱了许多……

天门上下,人人神情警惕,三道相见欢将至,这件事来得太古怪,不由得他们不小心戒备,对小岛的攻势也减弱了许多,以便随时能够抽回力量防御。

尤其那三声钟鸣,并不是来自后方正道弟子的集结之地,而是来自天上……秦痩等人已经传书后方去询问状况,不过时间短暂,还没得到回音。

岛内岛外,所有人都心慌意乱,谁也没注意,木老虎正撇嘴眯眼,喃喃自语:“螃蟹这王八蛋,怕是要连我也一起弄死了……”

……

琅琊又被青墨也‘揪’了出来,亮出笛子给众人观瞧,果然,一条细细的裂纹弯曲,穿过了诸多音孔。好在吹孔还算完好,并未被裂纹所侵,但是还能不能再吹响,可谁也不敢保证。

老蝙蝠一边咳着,一边费力道:“不管了,死马当活马……吹,一会试试看!”

琅琊先是点头答应,跟着又神情惶恐地望向梁辛:“我先钻进梭子,你、你没怪我吧……”

梁辛苦笑摇头,正想说什么,脸色就忽然一整:“来了……咦?”

与此同时,岛内岛外,邪道天门,所有人都爆发出一声惊呼,三道相见欢,终于现身!

依旧和先前一般的模样,巨力在高速奔袭之中,抽尽周遭空气,看上去仿佛滚滚墨龙,可这一次,三条墨龙是从天而降,并非跨海直击,而它们要打的,也不仅仅是小岛上的妖人。

三条墨龙,第一条直冲小岛,第二条向着梁辛,不过现在梁辛就在岛上,这两道相见欢算是并肩而行,目标一致,但是第三条墨龙却歪出了数里,对准的目标,竟然是闻风、泽渔、秦痩等一群天门魁首!

老蝙蝠眼力犹存,一眼就看明白了现在的形式,又惊又喜又纳闷,连咳嗽都忘了,哈哈笑道:“蹊跷了,有点意思!”

梁辛可没有老蝙蝠那么好的兴致,头上正有两条墨龙轰然砸下,哪还有心思去管人家的事情,对着琅琊大吼:“吹笛!”脚下用力,带着老蝙蝠一起直击半空,同时心中祈祷着,笛子一定要响!

要是笛子不响,下一刻他们两人就会被巨力彻底打碎,尸骨无存。

琅琊不敢有丝毫怠慢,横笛唇下,尽量用手盖住骨笛上的裂隙,奋力吹动……笛声嘹亮,竟似全不受裂璺影响,尖锐而起,仿佛要刺破苍穹。

老蝙蝠放声大笑,岛上妖人欢呼雀跃,而梁辛却从口中爆发出一声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的怪叫!只有狼子被揪断舌头、熊罴被拔掉指甲、秃鹫被砸碎尖喙才会发出的凄厉长嗥……痛苦、不甘、愤懑、仇恨!

笛声在旁人听来没什么不妥,也只有梁辛才能明白,先后两次心魔笛子,味道绝不可同日而语。

上一次的笛声,勾起的是梁辛自从懂事以来所有的情绪,其中有喜有悲,有恨有爱,诸多滋味交织迸发,彼此纠缠,让他又想哭又想笑,可哭也哭不痛快,笑也笑不开心;

这一次,也许是裂纹伤了笛子音孔,所以损了音韵,响起的笛声就仿佛一把锈迹斑斑、长满倒刺的小刀,狠狠戳进他的耳膜,无法形容的尖锐响声变成了无以伦比的剧痛,而剧痛之下,勾起的情绪就只有:虐戾。

和仇怨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,只是最最单纯、与生俱来、被烙印在骨子里、每一个人心中都有、平时深深掩藏的,那份被称之为本性、一旦爆发就恨不得杀尽天下的虐戾!

简单之极却邪恶无比,永不消失却难以显露的本性之一:虐戾。

幸好,天下人间是以执念破道,只要有执念且正施展阵法,魔功便会激发,而那份人之初的虐戾,正是最霸道、强壮的执念,魔功陡然而起,正正迎上了两道起头并肩、来历诡异的相见欢!

岛上仰头观战的邪道弟子,看不出时间凝滞,映入他们眼中的情形,仅仅是梁辛凭空挡住了两条‘墨龙’:

天下人间之外,两条威风凛凛‘墨龙’好像变成了贪婪的水蛭,拼命地扭动身体,一寸一寸,硬生生地向里下挤去;天下人间之内,梁辛变成了疯子,身体抽动地毫无规律,却快的不可思议。

此刻,岛外五里处,巨大的撞击已经掀翻了大海!比起梁辛,天门魁首的处境要好很多,‘墨龙’来袭之际,他们不必像梁辛那样去硬挡,只要抽身急退便可。

另外天门在听到三声钟鸣之际,就已经开始小心戒备,当墨龙现身,五道大阵同时陡转而起,自半空截击,为门宗长辈更争取到了不少时间。

隆隆巨响震彻苍穹,一群天门的核心人物四散急退,虽然没人重伤,不过以他们的身份、修为、凑到一起却好像一群被石头惊飞的麻雀,这份狼狈,也足够丢人了。

到现在,天门哪还顾得上去对付小岛。三宗妖人只是他们的猎物,就算围捕不成,至少自己也不会受伤,至于邪道的报复,那是以后的事情;可是来历诡异的相见欢,已经足以说明,在他们背后还藏着一个异常强壮的猎人!

闻风老道的笑容不再,目光犀利;泽渔老道脸色铁青,身边一条清水长链清零流转;金玉堂秦痩骂骂咧咧满嘴脏话……天门座下的精英弟子四下散开,搜索敌人踪迹。

而小岛核心处,血狱仍在,琼环严阵以待,既防天门,更准备当梁辛不支时去对抗墨龙;青墨心无旁骛,凝神催动手诀,不停把同伴送入飞梭;琅琊这次没急着逃跑,尖尖的下颌扬起,目不转睛地盯着半空里的对抗,嘴巴微微嗡动,似乎在念叨着什么。

片刻之后,琅琊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……天下人间中的梁辛,腰腹间又见狰狞伤口!

梁辛被笛子吹得恨意滔天,不过神智还在,勉强还能分辨眼前的情形。

就执念而言,被勾起的那份恶性、虐戾与生俱来。而且怨恨之力,本就比着欢喜之情更霸道,更犀利;另外自己得到了来自老蝙蝠的力量,虽然没能让身法有一个质的突破,但也确实提高了不少。

现在正爆发的天下人间,远胜以往任何一次。

只不过,他要扛的力量,也强大得前所未遇,两条‘墨龙’,每一头都和他靠黑鳞撑过的那条一模一样,就好像是被照搬、重制过来的,这相当于三万多修士的倾力一击,放眼天下,整座中土一共能够多少修天之人,十万?二十万?还是三十万?

就算三十万,梁辛要对抗的,也是十分之一的修真道!

以前,天下人间内的乱流反噬,仿佛无数飞旋的快刀,锋锐、迅捷、杂乱无章但期间也有或大或小的空隙;可这一次,撑到现在,乱流已经变成了山岳、巨石,随着外面两条墨龙的力量不断增加,乱流甚至有汇聚成一个整体的征兆,反噬越来越沉重,而留给他躲避的缝隙、空间却越来越小!

终于,梁辛撑不住了,眼前他选择也只剩下两个:

继续维持天下人间,继而被乱流活活碾死;

撤掉天下人间,以血肉之躯去受两条墨龙一击!

天下人间岌岌可危,而它崩碎前的瞬间,也是魔功力量爆发的瞬间!天地都变得疯狂了,仿佛一切都已烟消云散,只剩天下人间与两条墨龙之间的较量……

也就是这一个瞬间里,两方对抗的巨大力量,终于让浩浩乾坤发出了一声哀嚎,继而,肉眼可见,一条青黑色、约七尺的裂痕,突兀地迸现与天下人间与两条墨龙的交汇之处!

跟着,从裂隙中伸出了一只手……指节宽大、手指粗壮、手背上还生着一层黑漆漆的绒毛,不难想象,这样一只大手的主人,一定会是个彪形大汉!

墨龙与天下人间对抗时产生的巨力,将乾坤撕开了一个口子……如果有人趁着这个机会钻过‘口子’,是不是也算破碎虚空,另类飞仙?

这种情形似曾相识!

妖女琅琊仰头,直挺挺地摔到在地,目光涣散,口中喃喃:“都他妈疯了!”

是啊,都他妈疯了,老天爷疯了,所以凭空降下来三道‘相见欢’;老蝙蝠疯了,悍然发动天魔解血,把毕生修为都给了梁辛;梁辛疯了,当过一次相见欢还不够,还要跳到天上去挡第二次……

还有裂隙中伸出的那只手,此间早已乱作一团,他还要跟着来添乱,难不成也是个疯子?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301章 怒海争锋 下一章:第303章 霸王卸甲
热门: “低俗”小说 御手洗洁的问候 超脑5:团灭 夜半笛声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:四签名 白骨令 九仙图 鬼望坡(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) 蓝色骇客 蟑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