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9章 天门阵法

上一章:第298章 心魔乍起 下一章:第300章 玲珑修罗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承天道的阵法很可笑,法术成形之后,天海之间忽然乱作一团,狗叫鸡鸣沸反盈天,集合百余精英弟子合力施法,唤出的神通居然是两种再普通不过的畜生:黄色的大公鸡、黑色的癞皮狗。

这些畜生都是土行灵元所化,身体很不结实,只能攻出一击便会爆体而亡。只不过公鸡一啄,能将一方房屋大小的顽石戳碎成齑粉;而癞皮狗一扑,就能从天上引来十七枚拳头大的飞蝗石,每块石头的力量差不多相当于四步大成之人的全力一击。

承天道的阵法,只有这两种畜生……是两种,不是两只,没人数的他们究竟造出了多少只。

东南方向,无数公鸡与癞皮狗混杂在一起,犬子引颈狂吠公鸡上下扑腾,彻底遮蔽了海面,一路狂奔而至!

承天道,厚土阵:土鸡瓦狗。

……

鉴火道的阵法,人数最多,花的本钱最大,他们不光是催动法术,而是以弟子入阵,化身烈火杀劫。

当阵意被唤醒之际,方圆数百里内所有烈火灵尽数应招,凝化成千余道火蛇,划破空气冲入阵法。火灵吞吐,藤般、蛇般将与阵中弟子层层缠绕,眨眼之后,阵中每一位鉴火门徒周身都翻卷起熊熊烈焰,手中更多了一柄九尺离火杖。

世间万物,皆可烧灼,离火杖下,火海吞天。

东北方向,千余弟子被火灵俯身,化身明火修罗,身披烈焰高擎火仗,贴海而飞。

鉴火道,火灵阵:明火执仗。

……

流连道宗的阵法是以水灵元凝华成十七条青龙法相,看上去并没太多奇特之处。

不过却有一点:青龙桀骜,即便是法相,轻易也不受修家召唤。人间修士施法,将灵元幻化成凤、麟、鹏、蛟比比皆,可惟独难见青龙相。

他们能凝出一群青龙法相,实在也不用再去告诉旁人,自家的阵法究竟威力如何了。

西南方向,十七条青龙翻腾咆哮,水汽蒸腾遮天蔽日,海面浊浪如山。

流连道,水行阵:潜龙出海。

……

金玉堂这次施展的阵法却中规中矩,剑阵。只是这次阵势小了许多,一共才唤出了千来把飞剑。

阵法之下,千柄飞剑回荡飞舞,剑阵中飞剑颜色并不相同,形态也相差极大,有长有短,有宽有细,甚至还有断剑残剑,列阵而起时杀气是足够了,但因为参差不齐,多少显得有些威风不足。

会如此,是因为金玉堂这一阵中的飞剑,每一把都曾真真正正存在于修真道中,每一把都曾威名显赫,每一把都曾有过一个有名有姓更有实力的主人!

金玉堂收剑、养剑,从立派至今,不知多少化去了多少时间,才收集了这千把真正的好剑,更不知耗费多少心血,才把这些剑养为所用,阵意流转之下,每一柄都会唤起当年的荣光,如主人在世一般,一击而杀!

‘金戈铁马’惧怕墨剑,是因为金灵畏惧金尊,而此时的剑阵是以剑意为主,墨剑为鲨鱼巨鳄、剑阵则是千条嗜血小鱼。

西北方向,千柄古剑汇聚成一道并不算太磅礴,但却承载了不知多少血腥、足以湮灭万千生灵的森森寒流,激鸣之中凌空渡海。

金玉堂,锐金阵:睹剑思人。

……

指夕道的阵法,与同道相比最有仙家味道,他们摆弄的是云彩。

侏儒闻风谕令到处,阵中两百弟子同时并指戳天,一朵早已悬浮在他们头顶的浓重云朵轰然炸碎,化作千百长绢,翩翩陡转惊若游龙。

白云长绢有形而无质,每一道所凝聚的攻击之力,还不如四步大成修士的法宝,可它们的厉害之处就在于……打不退,一击之下便做散碎,可眨眼之后又会重新成形,继续和你纠缠不休,死不了的蚂蚁,迟早能把大象啃成一堆白骨!

天空,自上而下,白云舒张,蜂拥而至。

指夕道,阳元阵:风卷残云。

……

五阵齐至,摧枯拉朽!

小岛上浓密茂盛的丛林被天门手段层层涤荡,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、坚韧野藤化作槁灰,不过转眼间,小岛就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……只剩岛子中央,还有那么微不足道、方圆不过百余丈的林子。

林子之内,便是三宗残兵的容身之处了……不是残林坚韧,更不是阵法神通止步,而是梁辛,疯了的梁辛。

疯跑、疯喊、疯打的疯子梁辛!

入主星阵,更把身法发挥到淋漓尽致,围住这最后一片林地,纵跃、穿梭、打转……

鸡飞狗跳也好,飞剑青龙也罢,看似齐头并进,可实际上还有着一个细微的差别,或略略突前,或稍加滞后……

所以,万千法术,全不在梁辛眼中,他只看那一道最近的!他只求能守住这百丈方圆,无论什么敢越雷池一步,他便一步冲过去,斩鸡头、熄烈焰、挡青龙、折飞剑、还有撕云彩……

短程之内,梁辛的速度天下无双。他疯了,就是要用自己的速度来弥补距离、弥补范围。

而五个方向、五座天门大阵,真就在这一刻,无法突破一个疯子的防线!

神通浩荡,巨响叠叠,龙吟狗叫神剑翻飞,说不出的好笑中,弥漫起的却是无以言表的惨烈,梁辛不知是哭是笑,怪声长嗥里星阵连绵不绝……

林子里,屠子双目如血,他的目光跟不上梁辛的身法,却能看到梁辛在空气中拉起的道道残影,都做披血惨红!

梁辛浴血,不仅旧伤崩裂,而且另添新创!

屠子身边的长春天呼出一口闷气,轻声道:“就算梁辛能击退天门,此战之后,怕也是要大病一场了。这股疯劲,分明不正常。”

五座天门阵法各有神奇之处,在攻击上,比起卸甲山城的破月三一,或许还稍差一筹,但也绝对是一个级别的战阵,当初在离人谷中梁辛被破月一击打碎了星阵,而现在的梁辛,除了黑鳞异常结实之外,修为上比着那个时候也不见得就长进多少,又身负重伤……他能狂猛如斯,硬生生阻住诸多大阵的前进之势,都是因为心魔笛子刚刚那一响!

心魔肆虐,在催动起一次天下人间之后影响并未结束,梁辛心中的酸甜苦辣早都化作尖刺,游进血脉之中,随着鲜血流淌,时刻不停的刺着他的每一寸身体,此刻的爆发,不是潜能乍现,而是真真正正地透支。强大到无以伦比的精神,支持着残破不堪的身体,仅此而已吧。

势若疯魔,可心中的那一点清明尚在,梁辛神智未失,口中歇斯底里地狂叫不停,可大吼深处,却都带上了一丝笑意,因他明明白白,看到了一线希望,一线活着的希望……青墨正紧锁双目,闭目凝神,而她身旁的辗转神梭,也在轻轻晃动着,有了苏醒的迹象。

辗转神梭可大可小,五行遁匿无迹可寻,只要这件宝贝能醒来,大家就还有逃命的希望!

希望脆弱地仿佛一盏萤火,在天门阵法的围攻下摇曳颤抖,随时都可能熄灭,梁辛只有死撑,拿着自己这条小命去护着它……活着。

至亲好友都在闭目,梁辛却哪舍得让他们等死!

琅琊被梁辛带回到密林中,刚才没来得及说什么,直到现在才缓过一口气,对着梁辛大喊道:“心魔笛子不结实的很,估计是不能再用了,你要心里有数!”

正如老蝙蝠先前的判断,北荒巫的娜仁托雅在设计‘心魔笛子’时,就把它当做了一对一的专杀之器,根本没去考虑笛子的耐用程度,反正吹过之后,修士心魔起,修为散,笛子也就没有用处了。

琅琊手中笛子,在吹响过一次之后,虽然没有彻底砸碎,但是在笛身上也裂开了一道口子,怕是再也吹不响了……

精神亢奋,快要把脑袋都撑裂了;身体似乎已经不存在了,轻飘飘的毫无质感,可伤口之痛却清晰到无以伦比,没人能体会梁辛现在的感觉。

纵跃、击杀、纵跃、击杀,周而复始,由此时间也好像进入了一个轮回,短暂,却无穷无尽!

小岛外,一群天门核心悬浮半空,鸟瞰着岛心处那场一个人的苦战,几位掌门的神情皆做惊诧,不知是谁,喃喃叹了句:“将岸之子啊……魔头!”

一人之力,逆袭、全身而退、独挡五座法阵,虽然到现在,梁辛也不过才撑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可也足够对得起‘将岸之子’这四个字了。

只有流连道的掌门没浮上高空观战,他正满脸心疼地收敛怪鱼残尸。

这条鱼的寿数,比着他们流连道还要更年长,虽是鲤鱼之身,却生俱天龙血脉……龙鲤。

这种东西,只要修行到了,有朝一日是要化龙飞天的。浩劫东来,是从大海上来,流连道渡劫的依仗,就是这条海中万兽的老祖宗了。

九星连线只差三十年,如果真有大劫,天门之间就不能是现在这种平起平坐格局了,大难当头,当然要选出一只领头羊,统御整座修真正道应付巨寇,此事虽不曾摆到桌面上,可大家都心知肚明。金玉堂在白头山拿出‘金戈铁马’是为了扬威,流连道请出护道神兽,又何尝没有此意。

泽渔老道做梦都想不到,龙鲤居然会死……他不明白,早已宠辱不惊不被外物所惑的龙鲤为何会胃口大开,去吞那六片黑鳞;他更不明白,六片黑鳞凭什么,能把龙鲤碎尸万段!

金玉堂的掌门秦痩,在眺望了一阵之后,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扬手布下了一座绝声绝目的结界,把自己和门下的几个弟子隐藏了起来。

其他的天门人物知道他们有事要说,也不太在意,继续观战。

结界之内,秦痩一指老九:“老子有事找你,怕一会忘了,你退开十步……嗯,差不多了,给我站好了,站直了!”

老九知道他要做什么,可又不敢不遵掌门谕令,愁眉苦脸地站好。

秦痩面目狰狞,骂了句:“你他妈的!”随即助跑几步,抬起一脚蹬在了老九的大腿上。

咕咚一声,老九摔倒,秦痩却毫不收手,跳起来对着宝贝徒弟乱踹乱踩,嘴里一通乱骂:“别以为我看不见,你刚能杀了那个王八蛋,你奶奶的,滥好人,惹祸精。”

当然,打得虽凶,可用的都是蛮力,秦痩再混横,也不会唤出把神剑去戳徒弟。

顾回头赶忙上前抱住秦痩,替老九求情:“师父息怒,师弟为人朴实,在小庙前姓梁的好歹也算救过我俩,师弟这才放他一回,虽然做得不对,可也有情可原。”

秦痩停住了乱打,琢磨了片刻后,伸手向着前方一指,对顾回头道:“你也退开十步,给我站好……”

顾回头脸都黑了,一边后退一边给自己分辨:“这里没、没我啥事。”

秦痩活动着身体,在准备助跑:“你也说老九做得不对,那我问你,他哪里做得不对?”

顾回头不敢怠慢,认真回答:“知恩图报算不上错,可师弟的做法却大大不妥。事情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到底。”

老九的脸上好几个鞋印子,躺着不肯起来,直接扭过脑袋问:“啥意思?”

“若想报恩,也要出手,可第一击就要把交情放出去,让姓梁的知道你能拦他却不拦,之后梁辛会杀上鱼背,他要真擒住两个掌门,说不定还真能换来活命。他救过你我,你又放过了他,以后越走越近,也算值得了。”

顾回头神情凝重,口中对师弟淳淳教诲,眼角余光却一个劲的去瞄掌门:“要不报恩,当堂就该将梁辛击杀,于其他几个掌门面前为我金玉堂扬威。最怕的就是你做得这样了,又出手拦住了梁辛,害他失去战机,到最后又放过了他……我若是梁辛,怕是恨你会多过谢你,更何况,你掐掉了他唯一的机会,就算你不杀他,他多活不了片刻,你这算什么?戏弄他么?”

老九眨巴着眼睛,也不把刚挨的那顿打放在心上,嘿嘿笑道:“这么麻烦,我就是看他冲得凶,怕他会伤了你们;可动手之下我又觉得不该杀他。”

顾回头苦笑摇头:“一时理解不了也没关系,日后多想一想,多听师父教诲,总会明白的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秦痩拔身而起,大步冲到顾回头的跟前,一脚把他也踹倒在地,这才开口道:“恩,说得还算他妈有道理!”

顾回头真恨不得还一句:你打得可他妈没道理。

老九一个骨碌爬起来,望向秦痩问道:“师父,梁辛死定了?”说着,伸手把顾回头也拉了起来。

不等秦痩回答,顾回头就应道:“五座天门法阵,足够要他性命了。”

秦痩则冷笑道:“就算他撑过了法阵也没用,真正的犀利手段还在后面!”说着,扬手撤去结界,继续观战。

小岛上的苦战仍是老样子,梁辛化作一团疾风,拼死护住众人最后的栖身之地,六黑一红七片阴沉木耳北斗列位,在帝星紫薇的带领下呼啸翻转,涟漪中每一道巨力迸发,都会在冥冥之中引出一串闷雷。

没人能看清梁辛的身法,所以也没人能看得到他七窍淌血的恐怖模样,血色黑红,斑斑点点,双眼、双耳、鼻孔、嘴角……再打下去,他会死。

而且用不了多久。

长春天暗叹了一声,盘结手印,开始准备逃遁的法术,不过他自己也明白,逃不掉的。

就在此时,梁辛突然身形一震,险些都身法失守,狰狞怒吼道:“少废话!”

片刻后,他又怪叫道:“当真?”

跟着,他又重复道:“少废话!”

又过了一会,梁辛再度开口:“好!我以干爹在天之灵立誓,以我两位兄长的性命立誓!”

梁辛字字如雷,吼得长春天莫名其妙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98章 心魔乍起 下一章:第300章 玲珑修罗
热门: 风语2 凶手在隔壁 后巷说百物语 我有一刀在手 死亡飞行 圆月弯刀 查尔斯街 七宗罪3:肢解狂魔 玉翎雕 女法医手记之破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