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 心魔乍起

上一章:第297章 等我过去 下一章:第299章 天门阵法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让梁辛颇感意外的,自己没死。

老九头上的力道,比着一棵椰子从树上掉下来也大不了多少,两人撞头的声音闷得人发慌,可力量着实算不得什么。

老九咧嘴,胖脸挤眉弄眼,对着梁辛一笑,继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怪叫,手捧额头一个倒翻,跌回到怪鱼背上。

宗莲寺前,梁辛等人救过老九和顾回头,此时老九便不再紧逼,饶过了梁辛这一遭。

梁辛生怕贻误战机,这才硬抗老九的攻势,可到头来还是让身形受挫,慢了片刻,尤其麻烦的是青鳞乱晃乱飞,全不受梁辛指挥!

星阵散乱,不是星魂失神,而是青鳞遭受重创,一时间颤抖不休,连星魂都难以驾驭,梁辛怒声叱喝,手诀再划,六片从不知效用的黑鳞盘转而出,另有一枚最普通的红鳞凑数,第二次接应下星魂,重列星阵,再扑敌阵。

而鱼背上的人实力何其强劲,梁辛的攻势慢了片刻,便足够让他们驱散金风,缓过手来!

其中指夕道宗的侏儒闻风出手最快,破掉细碎金鳞后,脸上仍是面团团地笑着,短粗的双臂高擎,虚托天空,摆出了一副举大石砸缸的姿势,可就算正舞动着黑鳞冲向急冲而起的梁辛是那口‘缸’,闻风手中的‘石头’又是什么?

闻风双手空空,大笑吼道:“后生,去吧!”话音落处,双手猛抛,向着梁辛一‘砸’。

别人什么都感觉不到,只有梁辛明明白白地感受到,随着侏儒的双臂一甩,天上的一轮旭日竟猛然向着自己兜头砸下!

当然不是太阳真的掉下来,而是法、是术、是杀人的神通!天门中卸甲修阴,指夕修阳,闻风这一式‘红日当头’,借的正是艳阳之势。

眼中金光万道,让梁辛目不能视;周身如浴烈火,让梁辛五内如焚;还有头顶重压尤甚山岳!

侏儒一击拿捏的时机极准,梁辛刚‘击退’老九,体内旧力已散而新力尚未真正成形,胸中也气血翻涌,身法正是最散乱的时候。

梁辛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催动刚刚换过鳞片的星魂列阵护主,可他做梦也没想到,在他心念流转之下,只有那片红鳞摇晃着飞过来,挡在了他的头顶,另外那六片黑鳞不是不听指挥,而是它们都被缠住了……怪鱼!

搭载着一众天门魁首的怪鱼,本来安分的很,可它在见到黑鳞之后,便突然暴躁了起来,身形并不稍动,而是埋于水中的头颅上,盘卷起十余条粗大的金色长须,比着长春天的藤鞭略细一些,但却更长得多,层层判卷,将黑鳞裹着、拖着、拉入海水之中,继而奋力拉向自己的嘴巴,怪鱼竟是要吞吃黑鳞。

黑鳞的挣动并不算激烈,看不出左冲右突的意思,仅仅是在轻轻颤抖着,分不清它们是失去了反抗的勇气,还是在凝聚力气准备致命一击。

梁辛只有一片红鳞相护,星魂如果不能结阵,干脆就屁也不是,哪抵得住侏儒老道的全力施展,哀鸣一声干脆被砸回了小岛上,眼看梁辛就要无幸之际。终于,那一声嘹亮骨笛刺破苍穹!

“见我破碎金鳞之际,你便吹响骨笛。”这是梁辛下海游泳前交代给琅琊的话。

……

天门的阵势距离小岛十里;大鱼载着一群掌门压在阵法前,距离小岛五里。

用秃脑壳中途加速,强攻怪鱼,在天门阵法攻势冲上小岛前再撤回来,秃脑壳有速度、能避水行法术,梁辛就是想靠着它来打这个时间差,至于究竟会打成什么样,他没想。

杀上怪鱼的第一手攻击当然是泼出金鳞强袭,而第二手便是天下人间了,这才吩咐琅琊见到金光便吹响笛子。

琅琊的动作不可谓不快,一见远处金光暴散,便横笛吹响。

只不过梁辛这便的连串恶战,都发生在瞬间里:

琅琊举起笛子的时候,老九已经挥手劈斩;

琅琊将笛子横于唇下时,老九三击已毕,退回阵中;

当琅琊吹动骨笛时,闻风老道刚破除金风,发动‘红日当头’;

笛声飘越五里,再传入梁辛耳中时,他已置于侏儒的神通之下,生死只差一线!

心魔笛子的声音嘹亮且尖锐,而此刻,梁辛的六片黑鳞已经被怪鱼拖入口中,消失不见。

可梁辛却全不知情,还当那六片黑鳞仅仅是‘来晚了’。当笛声入耳,他突然泪水喷溅,神色悲戚,而口中却爆发出了连串大笑,欢愉无比。

心魔肆虐,百味崩碎!

罪户大街时的今生无望;初见风习习时的惊讶意外;苦乃山逃出生天、重获自由的狂喜;听闻义兄获罪,三堂会审前的焦虑愤怒;干爹辞世时的悲恸心丧……

人骨笛子一声锐响,真的勾起了梁辛所有的心思!

只不过这件霸道法器,归根结底还是以外力、邪术来催动执念,梁辛这不到二十年的喜怒哀乐虽然得以爆发,可诸般感情来得却生硬无比,欢喜处就好像有人在勾挠脚心,硬逼着他去笑;忧伤里则仿佛铁钳狠拔指甲,用剧痛强迫他去哭……

笛子催起的心魔,与自然爆发的执念有所区别,不过梁辛却来不及去分辨其中的差别,心魔暴现,身法略一施展,天下人间即刻成形。

方圆二十余丈内,时间陡然凝固!

就连梁辛自己都不曾想到,心魔之下,竟让他的天下人间威力大增,以往也不过三丈范围,这次竟足足扩大了近十倍!不仅凝住了侏儒的杀招,还将怪鱼背上那五宗掌门尽数笼罩,人人无法稍动。

梁辛狂喜,忙不迭催促星魂杀敌,可七片阴沉木耳之中,一盏红鳞被砸飞几里,六盏黑鳞则丧身鱼腹,又哪能应召而至,梁辛这才知道,星魂已然不在!

掌门一死,弟子势必大乱……或者,先重创再俘虏,控制住这群人,就能给岛上的同伴换来一条活路……可星魂没了,天下人间毫无杀伤力可言,就算罩住了、钉住了敌人,又有什么用处?

被‘冻住’的一群人,是当今修真正道上的翘楚、精英,且不论那些长老、执事,只说那五个掌门,引荡起的反挫之力就何其恐怖!天下人间之内乱流激荡、暴躁到极点,梁辛根本坚持不了多久。

阴沉木耳无法使用,本来到手的胜算、生机,全都变成了笑话,梁辛双目血红,执念也好,心魔也罢,现在都变成了三个字:不甘心!

旋即,梁辛的身体陡然向前一冲,肩头爆起一团血雾,被狂躁的乱流连皮带肉扯下一大块,可他确确实实距离那些天门高手更近了一些……事到如今,要杀灭天下人间中的强敌,便只剩下一个办法了:像干爹、像师兄那样,将身法发挥到极致,一边避开乱流反噬,一边前进,过去拧他们的脑袋。

小眼中六十年的苦练,干爹传下的身法,梁辛练得很好,可在天下人间之内,也只能勉强自保,强行移动的下场只有一个:被乱流击中,伤或亡!

第二跳,梁辛的肋下被击穿一个小洞,鲜血四溢;第三跳,头皮被扫掉巴掌大的一片,头顶血肉模糊;第四跳……

外面看不到乱流,琅琊的眼睛里只有梁辛……远远望去,梁辛的情形殊为可怖,全身上下都在疯狂扭动,同时一次又一次先前冲跃,每一步都能跨过两丈,距离敌人更近一些,可每一步之下,他的身上都活莫名其妙的添些重伤,皮开肉绽、血雨纷飞!

梁辛距敌人只有十丈之遥,第五跳,他的胸口一塌,哇的一口鲜血,尽数喷到了侏儒老道的脸上。

拼过重伤,梁辛已到侏儒闻风的跟前,但直到此刻他才发现,要在乱流中伸出手去拧脑袋,比着五次冲跃逾距十丈还要更难……咬牙拼吧!

乱流疯狂中,双手先后折断了三根手指,身上又添两处伤口,梁辛的右手才堪堪摸到侏儒的一只耳朵。

没时间了。

梁辛的敌人,不仅仅是鱼背上这群老家伙,还有小岛外十里处、五座天门发动的阵法奇袭,怪鱼背后,正是流连道的大阵:潜龙出海!

天门的阵法,目标都是黑色小岛,可‘潜龙出海’就在怪鱼背后,神通冲上小岛之前,会先掠过怪鱼身边……

当秃脑壳破法提速时,十里外,五座天门阵法一齐发动,潜龙出海也不例外,阵意凝结之下,十七条由碧水真灵凝结而成的青龙法身冲跃而起;

当笛声勾起心魔、天下人间成形之际,十七条法术凝结的青龙距离怪鱼还有三里之遥;

当梁辛勉强摸到侏儒那只软软的耳朵时,一群青龙同时扎进了天下人间!

天下人间困住一群天门首脑都是勉强,又怎能再抗住整整一座天门法阵唤起的强攻,冥冥之中只听到一声嘶鸣,魔功被彻底冲碎,梁辛大吼了一声,被巨力反冲重重摔入大海。

而重获自由的侏儒闻风,只觉得左脸剧痛,血流披面……梁辛没能拧掉他的头,却撕掉了他的一只耳朵!

梁辛甫一跌落海中,秃脑壳立刻施法,带着他一起拼命向着小岛冲去。

在水中,秃脑壳的速度无以伦比,身后那些青龙虽然强壮可怕,可也追不上他们……秃脑壳游得,比着神通还要更快些!

几乎就在天下人间散碎、梁辛摔入大海的同时,天门高手脚下的那头怪鱼猛然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哀鸣,巨大的身体霍然膨胀开来,鲜血撑出鳞皮,继而巨响冲天。整条鱼炸了个纷纷碎碎,一颗宫殿大小的鱼头飞上半空,足有百丈……

四下迸溅的血肉中,六盏戾蛊黑鳞浴血而出,纷纷发出一串锵锵长鸣,甩掉身上的血污,追随着梁辛急撤。

天门高手刚刚脱困,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脚下就失了根基,当场便有十余人落水,其余修为较高之人也手忙脚乱,施法护住身体,勉强没掉进海中……

秃脑壳逃得极快,片刻功夫就带着梁辛冲了回来,梁辛一跃而起,一把拉住琅琊的手腕,撒腿就向密林中冲去,六片黑鳞紧跟在他的身后。

而下一刻,‘潜龙出海’攻上黑色小岛!

不止这一阵,其他四家阵法唤起的神通各不相同,不过在速度上却是齐头并进,分作多个方向,与流连道的青龙法身同时冲上了小岛……

到现在,梁辛的第一仗终于打完了。

要知道,在梁辛提速冲向怪鱼的同时,天门发动了阵法。从十里外的阵法发动,到诸般神通冲向小岛,前后也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,梁辛就是趁着这么一点点时间:冲怪鱼、散金鳞、换青鳞、硬抗老九三击、换黑鳞、对抗‘红日当头’、施展天下人间、撕掉侏儒耳朵,最终又抢在阵法轰至前逃回小岛,其间六片黑鳞还莫名其妙的屠掉了流连道的护道神兽……

兔起鹘落、电光火石间的恶战!

梁辛拉着琅琊夺路狂奔,短途之内,他的身法天下无双,抢先一步赶回到众多‘日馋仙宗’弟子的栖身之处,途中还找到了那片被‘当头红日’砸飞回来的红鳞。

黑色小岛方圆百里,五座法阵围攻而上,梁辛的本领再大十倍,也休想护住整座小岛,可梁辛也不用去护着这个岛,他只要护着岛上的同伴就好了。

三宗弟子加起来,不过还剩几百人,所占的地方充其量百余丈,梁辛自忖,要是把身法拼开了,至少能保着大伙再多活一会,至于能多活多久,他没想过,也不打算去想。

这是梁辛在逆袭前就订好的事情,所以天下人间散碎之后,他立刻就逃了回来,其间甚至都没想过,里蛊星魂没了,他自己逃回来有什么用。

幸好,黑鳞的神奇之处远超想象,星魂仍在,梁辛虽然全身是伤,可仍有一战之力!

老爹、两位义兄由此沉睡不醒,青墨和琼环两个丫头闭目入定。

没有交流。根本来不及说上一句话,五座阵法幻化出的神通,便已同时攻入密林,摧枯拉朽一般,将岛上树木层层轰碎,迅速逼近……

小岛五里之外,金玉堂秦痩满脸意外,甚至都顾不得去笑话只剩一只耳朵的侏儒,纳闷道:“他又回去了?怎么不逃?”

梁辛逃不了,他不会飞……就算有秃脑壳相助,人在水中,也逃不脱一群大宗师自天空的追杀,何况……真能逃?自己逃?

梁辛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,轻轻叹了口气,心念动处,六片黑鳞与一片红鳞凑足星阵,翻飞而起。

大喝声中,梁辛一跃而起,身形如鬼魅般游弋,围着一群邪道妖人层层打转……

五个天门,五座法阵,来了。

梁磨刀的第二仗,来了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97章 等我过去 下一章:第299章 天门阵法
热门: 怪奇物语·噩梦 小李飞刀3:九月鹰飞(上下) 狂仙 低智商犯罪 六迹之大荒祭 诡案罪2 豪气歇 易中天中华史:女皇武则天 OFFICE怪谈 广陵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