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并肩携手

上一章:第295章 回天之术 下一章:第297章 等我过去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长春天不知道前因后果,可凭着他的心思,旁听了这么久,基本也就明白事情的真相了,当即把两手一摊,操起东北话叹道:“这可咋整啊!”

说了会儿话,梁辛又困得快要睁不开眼睛了,勉强道:“咋整?一样一样地整,破贾添的草木邪术、杀神仙相潜伏在中土的探子、再把第二次浮海东渡的怪物们打回老巢去,就消停了。”

长春天乐了:“你还是赶紧把避祸之地赶紧告诉我,显得更靠谱些。”说完,脸上收敛笑容,又拉回到正题,伸手指向一众残兵和伤者:“大家现在这个样子,实在没法施法赶路返回中土,可此处凶险,得赶紧想办法。”

梁辛还没说话,青墨就皱起了眉头:“凶险?还有敌人?”

长春天摸着一字眉叹道:“最麻烦的就是无仙逃走,怕是用不了多久贾添就会带人赶来,咱们现在这个样子,打起来可糟糕之极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心现警兆,举目望向半空,只见一团血肉秽物,快得仿佛一盏流星,正从中土方向向着小岛疾飞而至……

小岛本来有不老宗布下的阵法守护,但维持禁制运转的法器,刚才也被木妖一起‘借’了去,法阵也随之被破坏,禁制不再。

那团血肉差不多半人大小,越飞越近,梁辛等人都目力精强,稍一端详人人低声惊呼……哪是什么秽物,分明是失去四肢,又被打得遍体鳞伤的无仙!

无仙回来了?众人面面相觑。

片刻之后,嘭的一声闷响,无仙摔落于小岛,距离众人不过百余丈……

还不等梁辛等人回过神来,琼环就先哈哈一笑:“龟儿子,你还敢回来?”

无仙伤得重、摔得很,人已经看不出形状了,可左颊上的嘴巴还是抿出了一个笑容,苦笑:“不是我要回来……外面布下了天罗地网,谁也跑不掉!”

青墨双眉倒竖:“贾添的人?你领兵回来了?”

无仙的笑容里,平添了几分无奈:“能不能换个明白人来说话……”

当然不是他领回援兵来清剿小岛。且不论贾添以为有无仙出面,自己这一方胜券在握,根本就没再另伏援兵。就算真是无仙带兵回来报仇的,也不会先把自己扔进来。

梁辛由琅琊扶着,摇摇晃晃来到无仙跟前:“你逃出去后,遇到敌人狙击?”

待无仙点头后,几个人几乎同时追问:“是什么人?”

“修土的、修火的、修水的、修阴阳的,”无仙的声音散乱,断续回答:“还有上次在小庙前见到的胖子,修金的!外面早被他们封住了,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压过来。”

无仙不问世事,对修真道上的人物全不了解,可梁辛等人又哪能不明白,五大三粗!

除了清修的离人谷,遭遇重创的卸甲山城和荣枯道,剩下的天门高手都来了。

长春天与天嬉相顾失色,凭着现在的阵容,别说五大三粗,就是九九归一中随便来几个门派,他们也应付不来!

长春天毕竟是一方枭雄,惊讶之色一闪而逝,立刻抓住关键追问:“现在逃,也没机会了么?”

无仙费力摇头:“我换了几个方向突围,都被堵了回来,他们的阵势封得巧妙,休想了。”

长春天嘿了一声,不再询问什么,转头望向梁辛和天嬉笑:“先向林子里撤吧,能拖得一时是一时。”

天嬉笑也随之点头,两个人不敢稍加耽搁,并肩站起传令下去,岛上弟子立刻忙碌起来,受伤较轻者扶着、负着重伤之人,纷纷撤入密林。

转眼之间,邪道弟子脸色铁青神情肃穆,中秋破晓之际,小岛上一片萧杀。

无论缠头、不老还是长春天门下、无论愤怒还是疑惑,每个人的目光深处,都染起了一抹绝望,伤病残将对八大天门?这一仗根本不用打!

青墨把牙齿咬得喀喀响,喃喃咒骂不停:“趁人之危,五大三粗,猪狗不如,可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?”

琼环比着小丫头性子还要更急躁,心中已经连续几次催动法咒,可玲珑修罗没有一点反应。宝物被木妖借过之后,一时还无法使用。

恍悟、无奈、愤怒……居然还有些感激,诸多表情混杂在一起,让梁辛的笑容复杂到了极点,伸手拍了拍青墨的头顶:“笛子呢?还能管用吧?”

青墨翻手取出了人骨笛子:“它没被木妖借去,应该是能用。”

心魔笛子是由梁辛的鲜血炼化,一来和天地灵元没什么关系;二来,梁辛本身都不受‘借水行舟’,这支笛子更不会被木妖的天道所擒。

梁辛从青墨的手中接过笛子,声音还算轻松,可语气却不容置疑:“你进林去,护着大哥二哥,第一阵我来挡,你不用管,谁都不用管。”

青墨立刻瞪起了双眼,嘴巴动了动,但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,少顷,小丫头的眸子莫名其妙地红了:“要是万一挡不住,记得要逃。”

梁辛呵呵笑道:“笛子在手,我便有天下人间,谁能过得来?少废话了。”说完,又望向了琼环:“你也一样,进去护好老爹和你哥。”

凭着一根笛子,梁辛要独挡五大三粗!

青墨伸手抹过眼睛,泪水碎了……

梁辛还有一支笛子在手,两个丫头却什么都没有。

鬼面与辗转都不能用。青墨的战旗、巫刺,琼环的银穗法宝,都在木妖搅起的那场乱战中被毁。

法宝与修士元神相连,法宝被毁主人也会受到重创。

不止两个丫头,岛上的邪道弟子差不多人人如此,十成战力怕是剩不下一成。

青墨和琼环没再多说什么,各自看护着至亲向后岛退去。

大毛小毛的铃铛也和玲珑宝贝一样暂时失效,没办法统御巨蜥迎敌。百头骨瘤蜥更没有一点战意,不过它们仿佛也嗅到了危险的味道,不用驱赶,就随着大伙一起逃进了密林深处。

先前赶来助阵的蟠螭幼蛇们,在刚才大局已定、梁辛沉睡时便离开了,只有秃脑壳留下来,蜷在梁辛怀里。现在梁辛想让它遁海逃命,它却摇头摆尾,说什么也不肯走,忽忽怪叫着,大有帮忙之意。

梁辛本来还想再劝劝它,可转念一想,小东西的确能帮上忙,也就不再说啥了。

跟着,梁辛举目,望向了长春天。

长春天迎着他的目光笑道:“你不是要我和你一起迎敌吧?虽然比不上老爹他们,可我也伤得不轻,法宝都断了……”

梁辛摇了摇头:“不用打,你能逃么?”

“死到临头了,能不能逃,还不是都要逃,只盼着你能给他们惹出些乱子来,我好趁机逃走。”长春天回答的实实在在。

“曲青石、柳亦、青墨,缠头老爹,你逃的时候带他们走,避难之地他们也知道,否则你就算逃走,也只有三十年可活。”梁辛心里堵得很,凭着笛子他还有一战之力,但他不会飞,没法子带着大伙逃命。

长春天没犹豫什么,坦然摇头:“几个天门联手而至,凭我现在,即便自己逃,赌得也是那半成运气,带四个不可能,最多带一个。”

“最多带走一个……”梁辛的声音更低哑了些:“曲青石、柳亦、青墨,从他们之间选吧。”

亲疏有别,四个人中,梁辛舍了老蝙蝠,却没法子再从剩下的三个亲人中选出一个。

至于缠头老爹,陪他死在一起,也算是个交代吧!

长春天久历生死劫难,此刻仍笑得好整以暇:“青墨丫头么,凭着她的性子,大难时我要带他走多半会和我拼命,至于曲青石和柳亦么……”

梁辛翻起怪眼,凶光毕露,每一个字都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三个里选一个,你爱选哪个就选哪个,给我说不着!”

长春天哈哈一笑,背负双手转身走了,待走到密林边缘时,又转回头来道:“这样吧,我逃走时把他们三个都带上,要不是逃不走,再一个一个丢下去。”

天嬉笑伤得比着死人也强不了多少,被弦子扶持着一起后撤。

大队人马撤进密林,梁辛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摇摇晃晃走到海边。在他身后,就只剩下了一个琅琊。

梁辛略显纳闷,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
琅琊回报了一个笑容:“你垮了,岛子也就完了。躲在你背后和躲进林子没啥区别。何况,你要打仗,自己吹笛子可不怎么方便。”说着,妖女的笑容愈发明媚了:“那可真成自吹自擂了,丢人的很。”

说完,琅琊纤手扬起,接过了梁辛手中的笛子,继而横笛于唇下,摆出了个漂亮姿势,还有笑靥如花!

天海尽头,旭日初破红霞妖娆,妖女衣袂随风,于碧海银沙间横笛俏立,身后密林墨翠,沙沙摇曳……梁辛又打了个哈欠,情不自禁。

扑哧一声,琅琊笑了出来:“你可别睡,要不五大三粗来了,就剩我一个人在这吹笛子,那气势,也太露脸了!”

梁辛也笑了,随口岔开话题:“五大三粗知道中秋之会,知道小岛的具体位置,甚至提前就布下了口袋……你不觉得奇怪?”

说完,也不等琅琊回答,他就继续道:“现在我总算明白了,跨两奉老爹之命返回中土,到底是干啥差事去了。”

梁辛先前就已经知道,自己早都被老蝙蝠和二哥等人内定成了第三位魔君,这次中秋之会,他们借不老宗搭的台子推他梁老三‘登基’。

想通了这一点,凭着梁辛的心思,天门围攻而至的事情他又哪能不明白:老蝙蝠和二哥干脆把事情做到了底,不仅要让梁辛成为魔君,还要再来一场正邪较量,彻底夯实自己魔君的地位。

跨两奉命返回中土,就是为了透出口风,把中秋之会的事情‘泄露’给五大三粗。

所以在宗莲寺击退无仙之后,曲青石明知鬼道士桑皮的下落至关重要,而中秋之会上,有梁辛和老蝙蝠联手,足以应付不老、长春天,却还要执意跟随梁辛一起出海赴会。二哥不是另外两宗会惹出什么麻烦,他是要帮着梁辛来应付这正邪一战;

大祭酒,她指点青墨来此,她又怎么会知道小岛的所在?自然是五大三粗互相传讯,核心人物掌握了邪道聚会的情形。可秦孑明知今晚有事却不来给他们传讯……当然是曲青石提前就对她交代过‘要护着梁辛打一场正邪之战,帮他扬威天下,你莫插手此事’。

老蝙蝠,此人生性狂妄,想起一出就是一出,但毕竟不是个混蛋。来自骸骨老兄的手镯何其珍贵,他才得到了不足一个月,难以破解也不必气馁,返回中土后还可以查阅典籍寻求古法。他一见琼环修为跌损失意,就毫不犹豫把手镯给砸了……这其中固然有心疼苗女的成分,可更多的原因,恐怕是发现不老、长春天两家的阵势强盛、出乎意料。第一战的难度陡增,虽能胜但实力被消耗,第二战怎么办,所以老爹才要增强实力,碎镯取宝!

还有琼环,领着缠头宗从西蛮出发,一路打砸抢地走过来,天门却无动于衷?梁辛当时便觉得古怪,却别曲青石拦住了话头。

……

线索太多了,不过梁辛都没去追究罢了。

如果没有木妖那场意外之乱,梁辛、曲青石、老蝙蝠、有玲珑辗转的青墨、得玲珑修罗的琼环、再加上一个长春天,真要对上天门联手,也全不用担心。

即便再退一步,不算长春天、临时得宝的琼环和意外到场的青墨。天下人间、戾蛊金鳞;金尊墨剑、槐楼传承;昼夜双蛊、百余片阴沉木耳……只凭梁辛、二哥和老蝙蝠三个人,也足有资格打这一仗了。

虽不能说是胜券在握,但自保也绰绰有余,在天门围剿之下,梁辛不需要打个打胜仗,只要能带着大伙逃出生天,便足以让邪道弟子万众归心了。

可惜,千算万算,落下了木妖。

念及此,梁辛真恨不得跑回林子里把木老虎撕了。

琅琊放下笛子,也不知是安慰还是讥讽,笑道:“你这人,明明挺聪明,可从不防亲人朋友,不手忙脚乱才怪!”

梁辛又向前踏出了两步,站进海水中,足间清凉,精神也振作了些,笑道:“像你一样,不论亲疏,所有人都防着?累不累么。”

琅琊撇嘴:“累,不过你现在这样,也不见得有多清闲。仇人心地歹毒,刺过来的肯定是刀子;亲人满腹关心,可端上来的热汤,也未必不是毒药呢……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罢了。”

梁辛晃退,搅合着海水:“热汤也好,毒药也罢,其实都和‘亲人’这两个字没有一点关系的,你早都断灭凡情,不会明白的。”

琅琊也不再此事上继续纠缠,莞尔一笑岔开了话题:“还有个事情不明白,这一路过来,我看二哥都保守得紧,能放交情就放交情,能不杀人就不杀人。想来多半是因为浩劫东来的缘故吧,他想大伙能齐心合力,一起对付神仙相。不过他又和老爹一起弄出了这一场正邪恶斗,说不通了。”

这个事情,梁辛已经想通了:“只有打过,才能让五大三粗明白,他们灭不掉我们:既然两道没有信任可言,合作的前提也就只剩下一桩了:实力。既然迟早要打,何不趁着三宗刚刚统一、诸多好手尽在的时候来打。二哥的主意没错的,只不过谁也算不出还有个木妖。”

说完,梁辛又大大地伸了个懒腰,笑了:“他们过来了,拿好笛子吧!”

算起来,此刻岛上的高手多不胜数,曲青石、长春天、老蝙蝠,山天娃娃小吊;三个玲珑至宝的主人,甚至还有两个神仙相……多大的笑话呵。

琅琊一笑,一只手拿着笛子,另只手伸进了梁辛的掌中,握住了。

梁辛,琅琊,并肩携手而立,这一战,看不到活路在哪里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95章 回天之术 下一章:第297章 等我过去
热门: 血手印案件 突然亡命天涯 暮光之城2:新月 二十诸天 封仙 鬼谷尸踪 香初上舞·再上 白衣方振眉 黑咖啡 盗墓笔记续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