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 木妖老虎

上一章:第293章 山天娃娃 下一章:第295章 回天之术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莫追烟几乎已经看不出形状了,全身上下尽是伤口,无一处不皮开肉绽,还有些森森骨茬从皮肉下戳出来,面皮上也是一片血肉模糊,嘴唇掀起,鼻子消失不见,眼睛也碎了一只。

倒是他的精神还算不错,见梁辛过来,居然呲牙咧嘴地笑了下:“没想到,我这张脸还是没保住,你没撕,却被一片法宝给砸碎了,冒充将岸,报应不浅啊。”

自从他自断四肢开始,梁辛就对这个老头印象不错,当下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,苦笑着岔开话题:“你怎样,没事吧?”

“不知道,也没啥大不了,玲珑偷天不再,我活着也没啥味道。”残缺不全的脸上,显出了一份明明白白的无所谓。

长春天从一旁说道:“您老四千年都威风过来了,这道小坎算啥,千万别说丧气话。”跟着他也不再多寒暄,直接问道:“那个木妖见您就逃,以前你们认识?”

莫追烟的独眼发亮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:“何止认识,我还杀过他一次,只是没想到,他改头换面,又重新活了回来,不过,我认得他的神通,还有那副嬉皮笑脸地神气!”

梁辛立刻追问道:“当时他是什么模样?”

莫追烟想也不想:“五官错位,鼻子倒长。”

旁边的长春天突然现出了一副恍悟的神情!琅琊眼尖,见他的脸色不对劲,立刻满眼关切地问了声:“师父,怎了?”

长春天应道:“我请莫老出山的时候,他本来挺有些犹豫,要我把对头的战力说清楚再做决断……”

莫追烟语气轻松,接口道:“当时我只剩一次‘偷天’可用,事先要打探清楚,看看这场大会,只凭棍意能不能应付下来。”

长春天点点头,继续道:“我不敢隐瞒,把邪道上几个有名的高手都详细分析了遍……当时我可没想到来的会是无仙,以为贾添会亲自赶来压场,也就对莫老着重强调,最可怕的敌人,很有可能是长着一副神仙相的无名高手。不料,不提神仙相时,莫老还举棋不定,提及神仙相之后,他无比痛快地就答应下来……现在总算明白了,他以前杀过神仙相,自然不会把这些怪物放在眼里!”

“上次我杀木妖的时候,几乎没费什么力气,听说这场大会最厉害的就是神仙相,只道这份差事手到擒来,长春天开出的价码又那么高,哪还会再犹豫!”说着,莫追烟咧开血肉模糊的嘴巴,笑了起来。

一般人丢了宝贝,莫不是愁眉苦脸,可莫追烟却恰恰相反,玲珑偷天被毁之后,整个人反而活泼了起来,与初见时判若两人。

梁辛随口应酬着两人的闲话,待他们重新安静下来后,才深吸一口气,对莫追烟道:“事关重大,上次击杀木妖的情形,还请您老细说。”

莫追烟也不再说笑,直接提起往事:“一百多年前,我路过牢山,正巧遇到有人斗法,激战的双方都不是普通人物,修为高得离谱不说,更古怪的是他们的身份。一方是十余个和尚,精通雷霆之术,进退有度合阵而击,威力着实了得!”

自达旦禅院被毁后,修真道上佛家弟子便没落了,一下子出来十几个宗师修为的和尚,蹊跷处自不必说,可更稀奇的却是和尚的对手……神仙相。

神仙相好整以暇,身形于雷霆之间来回穿梭,时不时吊郎当地说上两句笑话,其中自然少不了那句‘老虎借猪,相公借书,我该借点啥?’。过了片刻,神仙相斗得有些无聊了,也不打招呼,猛地伸手一晃,和尚们手中的厉害法宝便突然反戈,调转回头将主人击毙!

杀过人后,神仙相还嫌尸体碍眼,又挥手唤出一道神通,硬是将和尚的尸体焚烧成烟,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,这才满意地笑了几声,扬起下颌向着半空里莫追烟的藏身处指了指:“久等了哈,轮到你死了。”

莫追烟是隐世四千年,不是闭关四千年。这些年里,他四处游走,依仗着玲珑偷天着实抢夺了不少顶尖法宝灵丹,当时正在施展的隐身帐也在此列,可被神仙相一指,帐子便再不听从指挥,轻飘飘地飞到人家手中。

被点破身形的莫追烟不想惹麻烦,解释了几句,可对方根本不听,嘴里嘻嘻哈哈,言辞却极尽刻薄。

莫追烟有玲珑偷天在手,几千年里也只有他杀人的份,岂是好惹的人物,翻手亮出了棍子,也不再废话,冷冷喝道:“棍下鬼,报名!”

神仙相见到棍子,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笑道:“我叫老虎!”说着,双臂一撑崩碎了自己的上衣,身体微侧,只见他的背上,赫然纹着一头斑斓猛虎。

说到这里,梁辛心念一动,暂时止住了莫追烟的话头,伸手指了指不远处昏迷的木妖,对弦子道:“帮忙,把他弄过来,除去上衣。”他仍萎靡地很,完全是强打精神去追究真相,实在懒得去动手。

弦子二话不说,依言照办。

当初在离人谷相遇时,木妖曾说过,他的背上长有数十条永远无法消除的粗大伤痕,算是他身世的线索之一。

一见之下果然如此,一道道伤痕斜横斑驳,几乎布满了他的背脊,梁辛盯着这些伤痕,眨着眼睛看了一会,突兀问同伴:“咱们的弟子中,有会画画的没?”

长春天摇头,缠头宗里那群妖魔鬼怪更不必说,倒是金袍子天嬉笑在略略寻思后,费力提起声音,对着不老宗门下弟子喊道:“蔡辛,过来。”

一个面目狰狞的丑娃娃闻声而至,先对着梁辛等人认真施礼,这才询问何事。

天嬉笑问道:“我记得,你平日里喜欢弄些丹青绘画……”

话没说完,蔡辛就面露恐惧,忙不迭用力摇头,大声辩白:“那些杂道小技会影响修行,我早就听从师父训令,戒掉了,全、全都忘了!”

长春天咳了一声,面露莞尔,天嬉笑满脸尴尬:“不是向你问罪,是有事要借助你的画功!”

梁辛伸手一指木妖后背:“借着这些伤疤,能不能画头老虎出来?”

蔡辛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一边诺诺有声,一边低头仔细端详那些伤疤,没过片刻功夫他的眼睛就亮了,笑道:“这些伤疤……分明就是老虎身上的花纹么!”

他不说,谁都看不出来,可提及之下,木妖身后那条条伤痕,看上去与老虎身上的花纹果然有些相似。就仿佛有人在他背上画了头老虎,跟着又把老虎的头颈四肢和身体都涂了去,只剩下一道道斑斓花纹。

说着,蔡辛翻手从乾坤袋里取出笔墨,跃跃欲试地望向梁辛:“我来画一画?”

梁辛乐了:“不是忘得一干二净了么,还这么大的瘾?想画就画吧,刚好再请莫老爷子印证下!”

蔡辛抖擞精神,去木妖背上就这那些‘伤疤’画老虎去了,梁辛等人再把注意力集中到莫追烟这边,继续听他讲述过往。

报名之后,莫追烟与老虎放手一搏,玲珑偷天对一重天道,本应是场惊天恶斗,可过程却简单之际,老虎施展他的借水行舟,未能将偷天神棍‘借走’,随即被莫追烟催动棍意,接连三击打得胸腹洞穿,同时莫追烟实在讨厌老虎那张脸,虽然没能打碎他的脑袋,但是把他的脸也砸了个稀碎。

莫追烟击毙老虎,搜索尸体一无所获,也不在是非之地久留,离开了牢山继续赶路去了……

刚才莫追烟凭着对方的神通和说话口吻,认出了改头换面、已经变作木妖的老虎。重伤之下本来不敢再和仇人见面,但他明白木妖今番势必要屠灭全场,无奈,才强撑着飘身而起,只盼能惊走敌人。

木妖虽未逃走,但乍见强仇心神大乱,将护身法宝尽数砸了过去,老不死抓住他失神的刹那,唤醒小吊施展‘王指点将’,一击翻盘,不仅为了自己报了仇,更救下了场中所有人的性命……

事情的经过便是如此了,莫追烟说完,青墨就急忙追问:“你的玲珑偷天,那个老虎为啥借不走?”

说完,她耸了耸肩膀,语气满是无奈,嘟囔道:“我的玲珑辗转,被他一借,就跟着他走了。”

琼环也挺郁闷,撅着小嘴附和:“是啊,我的玲珑修罗也一样!”青铜鬼面也有个名堂,唤作玲珑修罗。

“我辈修天,求得不是人间第一,而是悟道飞仙,永生逍遥!没得到玲珑玉匣前,我虽在身处修真道,但也明白自己的资质有限,此生怕是难踏仙途了,可得到这件宝贝之后,我又有了个新想法!”莫追烟呵呵地笑了起来,所答非所问:“四方上下曰宇,古往今来曰宙,玲珑偷天的神通,与‘宇’关联极大,我便想能不能让这条棍子,在发动神通时不是去另立天地,而是于现有天地间破开一条缝隙,要是能成功的话……”

梁辛大悟,神情惊讶,反应比着大宗师长春天还要更快:“破碎虚空,一步踏过,便是神仙家了!”

“着啊,你这娃娃看事情倒是透彻!”莫追烟放声大笑,刚笑了两声,便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倒不是梁辛反应快,而是他前不久还听人提及,有另外一个人,也是靠着差不多的法子,破碎虚空,飞仙而去……想不到,眼前的莫追烟,竟和自己那位没见过面的师兄谢甲儿,想到一处去了。

咳了一阵,莫追烟勉强调匀呼吸,又继续道:“由此,我这四千年里,便只做了两件事:一是抢夺,二是静悟!”

抢夺,是为了续命。莫追烟俨然一个独行大盗,夺宝杀人,靠着抢来的仙丹改善身体,这才以玄机境的修为足足过了四千年,并且挨了木妖狠辣一击,却还能苟延残喘。

静悟,悟得不是神通,不是天道,而是手中的玲珑偷天。

“它是我的仙途,是我逍遥永生的指望,我把几千年的光阴,都浸淫于这件宝物上,对它的运用、领悟、体会,远非你们的想象,我俩早已融为一体,又怎么可能被人‘借’了去?”说到这里,莫追烟的目光突然暗淡了下来:“现在,偷天没了……”

沉默了一阵,莫追烟又笑了起来:“不过也好,倒解脱了呵,用不着揪心了!”随即他把话题拉了回来,望向琼环和青墨:“你们的玲珑宝贝刚到手不久吧?会被木妖的天道所侵,不是宝贝的问题,是你们对宝贝的掌控之力尚弱,莫沮丧,多淬炼一阵,就谁也休想抢走了!”

一老两小,三个拥有玲珑至宝的主人交谈着,梁辛则盯着木妖愣愣出神,片刻后突然发出嘿的一声怪笑,跟着一伸手重重在自己的额头上拍了一记,苦笑着骂道:“打你个糊涂东西!”

此举把大伙都吓了一跳,琅琊赶紧凑过来去看他的额头,青墨瞪着圆溜溜的眸子问道:“咋了?”

梁辛神情古怪:“这场大乱压根就不该有,我早该想到木妖是个神仙相,自然该打!”

青墨更纳闷了:“你早该想到?凭啥?”

“血肉发肤、喜怒哀乐、生老病死……‘生命’,无论是结构还是过程都何其复杂,改造也好、创造也罢,绝不是依靠着法术、见识所能完成的。这世间大到亘古巨擘,小到花草虫豸,只要是活着的东西,来源只有一个:天地造化!”梁辛突然说出了一段没头没脑的话,众人更是一头雾水,全都望向了他,静静等他解释。

“天地造化,神仙所为!”梁辛加重语气,又说出了这八个字,这才解释道:“这段话,是在杂锦孤峰时,拓穆讲给我听的。”

拓穆说这段话的时候,在谈论‘百无一用’之首,百纳手中的那一重天道:天地造化。

其实拓穆也没有这样的见识,都是一椭在闲聊时告知于他的。

当时梁辛就觉得隐隐有些不妥,但具体因为什么却总也抓不住,后来也就忘记了,直到此刻才回想起来,那时候之所以会觉得不妥,就是因为自己还认识一个会‘创造生命’之人!

木妖被秦孑带到离人谷后大展身手,先后造出诸多神奇树种,乍一看上去,是他木行法术精湛,可是按照拓穆的话讲,这不是‘天地造化’是什么?

木妖对‘天地造化’这一重天道,掌握得远不如百纳精湛,可是他也货真价实的造出了这世上没有的鲜活树种……

要是梁辛能早点想到这些,就算不把木妖当成神仙相,至少也会和同伴小心戒备,当然也就没有了今天这场大祸。

琅琊伸手,帮着梁辛揉了揉额头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另外,还有件事,还记得师父的那张脸,带着比脸婆婆其他的脸孔,少了分刺痛……”

长春天眨巴眼睛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:“说得啥玩意啊?我脸咋了?”

梁辛苦笑更甚,明白了琅琊的意思:长春天的那张脸,是以木妖为胎膜而制成的,所以才会和其他的脸孔带上去感觉不一样。

蛛丝马迹不是没有,只不过没去注意罢了。

琅琊对着师父吐了下舌头,又转头望向梁辛,神情也随之严肃起来:“木妖是老虎转生的事情,还有好多地方没法解释,如何死而复生?为何得了一个草木妖身?原先的鬼长相怎变成了俊俏少年?还有最蹊跷的一点,大祭酒曾说过,在乾山发动傀儡妖术时,木妖在相隔千里的离人谷之内都有所反应,他和贾添的草木妖元的联系又在哪里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小妖女的脸色突然一变,闭上了嘴巴。

离人谷之事,她从头到尾为都不曾参与,梁辛回来和亲人谈及此事的时候,也刻意避讳着她,按理说,她根本就不该知道得这么详细。

梁辛却没留意,一是‘没睡醒’精神多少有些恍惚,二则是他的心里,正在考虑着一件极可怕的事情,一件他们以前从未想到过的大祸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93章 山天娃娃 下一章:第295章 回天之术
热门: 青城道长 英雄无泪 强蚁 京极堂系列05:络新妇之理 从天而落 车站 赤龙 致死坐席 螺旋楼梯 巧克力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