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3章 山天娃娃

上一章:第292章 借刀杀人 下一章:第294章 木妖老虎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醒了,头重,头疼。

身体的感觉很古怪,好像比鹅毛还轻、又仿佛比铅块还沉……眼皮已经撩开了,可视线中一片模糊,一时间还看不清什么。

“醒了……这么快?”琅琊的声音听起来很远,飘飘渺渺,让人有些抓不住。

梁辛费力地长吸一口气,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,视线也渐渐清晰起来,琅琊不在远处,正把自己抱在怀中,黑漆漆的眸子眨也不眨地望着自己。

从下面望上去,比着平时换了个角度,小妖女看起来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,略显陌生,不过还是美得让人恨不得多看一会。

琅琊心思机灵,见梁辛醒来,知道他最关心什么,不等询问便径自说道:“大伙都活着。大哥、二哥、缠头老爹和跨两伤得最重,不过没有性命之忧,已经服食灵药正自昏睡。”说着,琅琊手上用力,扶着梁辛站起来,去探看同伴。

老蝙蝠等四人正沉沉昏睡,身上横七竖八,尽是狰狞伤口,每个人的脸色都毫无光泽,苍白暗淡,所幸呼吸还算平稳……

曲青石、老蝙蝠与借刀杀人的木妖硬碰硬,伤势自不必说。而跨两和柳亦本来不会伤到根本,可两人在大乱初现时,都舍身扑出,一个保媳妇一个护妹妹,到最后两个女娃都还好,他俩却只差一点便要送命了。

琼环和青墨见梁辛醒来,都是一愣,和琅琊的第一反应一样,几乎异口同声道:“这么快就醒了?”

梁辛愣了下,问道:“我睡了多长时间。”

琅琊苦笑,透着几分无法分辨真假的心疼:“半个时辰还不到,也就两炷香的功夫。”

梁辛这才注意到,现在还是黑天,一轮明月高悬,满天繁星璀璨……他昏睡前,一众亲朋好友生死未卜、生死大敌正自狂妄。纵然心神不支,可脑海底处那份不安,又哪能容自己一觉睡到尽数回复,当精神稍一恢复勉强够重新清醒的时候,脑子就强迫自己就醒来了。

原来才睡了两柱香,难怪现在手软脚软,还提不起一丝力气。

梁辛被琅琊扶着,靠着先前老蝙蝠用来倒悬的那棵树坐下来,抬眼望去,邪道三宗的弟子大都在入定疗伤,还有不少被蒙住面孔的尸首,静静躺成几排……

琅琊三言两语把梁辛入睡后的乱战交代了下,又继续说道:“几乎所有人的法宝都被木妖借了去,大部分在恶斗中损毁,剩下的暂时也无法再用。”

修士的法宝中,都被炼入了一缕元神,这才能与主人心意相通,这次众多宝物被木妖的天道所擒、所侵,法宝中的元神虽未被抹去,可全都被‘蒙蔽’,即便已经脱离了木妖的控制,也需要一段时间的温养,才能‘苏醒’,重新与主人心意相连。

不仅是普通的飞剑、法撰,两个丫头的神梭与鬼脸也是如此。

最要紧的也是这两件宝贝,至少它们都保住了,梁辛又放心了不少。

琅琊口齿伶俐,接着向下说:“木妖被捉住了,不过这厮伤得只剩半口气,一时间还逼不了口供;老不死也没能撑多久,临死前拉着小吊,和长春天说了会子话,他喉咙断了,说话时……”

正说着,长春天抱着小吊从不远处走了过来。

长春天脚步虚浮,脸色灰败难看,走到近前随手把小吊递到琅琊怀里,自己坐到梁辛跟前:“醒了?怎样?”

梁辛点了点头,反问:“你呢?伤得怎样?”

长春天摇摇头:“挨了几剑,不算什么,就是我的长春藤断了,让我受创不轻,不过还算好,至少比着老缠头要好得多!”

“还能打?”

待长春天确认后,梁辛的神情里多出了些好奇:“既然还能打,眼前大好机会,你怎么没试试?”

“试什么?”长春天先是一愣,随即就明白了梁辛的意思:“趁着你们全都重伤,把你们这些刺头都砍了,然后长春天一统三宗?恩,听着还真不错!”

说着,长春天把话锋一转:“不过……后面我怎么办?不说五大三粗,以前我能躲得挺好,大不了以后接着藏。但是神仙相咋对付?以前得你警告时,我虽然有些警惕,可也谈不上太担心,直到刚才才算真正见识了他们的厉害,一个半吊子木妖就差点毁了三宗人马,嘿,神仙相啊,我对付不了。再退一步,就算我能逃得过贾、贾添的追杀,把这个龙头当得风生水起,三十年后呢?浩劫东来时,还不是得靠你带去避难地逃生……呃,真有逃生之地吧?”

梁辛咳了一声,笑道:“放心,那里安全的很,等这边完事我就带你去看!”

长春天也呵呵地笑了起来:“先前无仙说的那个第二重天道,活着,我琢磨着还真是这么回事。‘龙头’这颗果子再怎么甜,吃了活不久的话,我也不吃。倒是跟着你,也许还能活。”

说完,长春天也不等梁辛再说啥,就把笑容一敛,切入正题:“你沉睡时,老不死把小吊托付了下来,请咱们代为照顾。”

梁辛转头望向小吊,娃娃的脸上犹自挂着泪痕,已经在琅琊的怀中沉沉睡去。

琅琊的姿势别扭无比,身子躬着,双臂端着,好像捧了尊豆腐做的佛像,不敢托不稳更不敢太用力,见梁辛望过来,小妖女面露无奈:“小吊太娇气,动不动就断骨头扭脖子的,不敢不小心。”

梁辛也随之苦笑,小吊天生倒霉,的确是不太好照顾……

两人说话的时候,金袍子天嬉笑也由一个丑娃娃搀扶了后来,对着梁辛断断续续道:“宗主过世前传下法旨,不老宗弟子并入日馋仙宗,宗主谕令莫敢不从。”

老不死有没有传下这样的遗命没法考证,不过不管怎么说,不老宗的弟子总要给自己寻个出路,在天门重压之下,要是没有大宗师庇护,他们根本活不下去。

金袍天嬉笑的伤势,恐怕是岛上最重的,但他也只是服了些药物,既不敢入定疗伤,也不敢沉沉睡去,勉强保存清醒,就是为了等梁辛醒后,第一时间赶来表决心,此子也有心计,对梁辛的为人早有了个大概的判断,虽然老不死之前与众人为敌,他在‘表决心’时仍扣住师父遗命这个前提,以显为人忠诚。

老不死驭下严苛,所有弟子都被他种下禁制,不过法随身灭,他一死,那些要命的禁制也就随之消散了。

梁辛没多说什么,只是点了点头,他这个‘宗主’本来就做得惴惴不安,再加上现在事情闹成了这样,一群妖魔鬼怪全都变成了老弱残兵,哪还有能欣喜得起来。

长春天咳了一声,指了指小吊,又继续起刚才的话题:“这个娃娃可不简单……他不是人,而是件宝贝!”说完,他犹嫌不足,又加重语气道:“真正的天材地宝!”

长春天语出惊人,梁辛十足被他吓了一跳:“啥意思?”

“你有没听过‘山天畜’?”长春天问道。

梁辛还真听说过这个词,在罪户大街,风习习常常会找些奇谈志异来给他看,其中尽是些鬼怪传说,便有‘山天畜’一说。

相传古时,有修士学得所成,出师自行修行,寻得一片清静小山,想要当做洞府。这山哪里都好,唯独有一点麻烦:浑然一体并无一穴一窟。修士不想风餐露宿,便动用神通开凿山洞,不料大山看似结实,实却糠酥,被神通刚砸了几下,小半截山都坍塌下来。

烟尘散尽后,在残损的半山中,竟嵌着一头奇形怪状的怪物,此物只有小猫大小,四肢和身体界限不清,头颅奇大,一双眼睛勉强睁开,看了看天、看了看地,便死去了。

周遭全是密不透气的山岩,中间却出来了个怪模怪样的小畜生,修士又惊讶又纳闷,忙不迭返回师门,请来长辈和一众同门,同门大都不认得此物,唯独有个小师弟,修行前是屠户家出身,仔细辨认之后还不敢肯定,将死掉的怪物带到附近村镇,请来了几个屠夫,帮忙辨别此物,屠夫一见便异口同声,笃定无疑:分明只头尚未成形的乳牛胎儿。

而这具乳牛胎儿所到之处,当地的牛尽数双目流泪,闷声悲鸣,情形着实诡异。

其后万千岁月,又有人先后在其他地方,密闭山体中发现了类似之物,羊马猪驼各不相同,总之都是些畜生,其中有不成形的胎儿、也有成年兽,可全都是一见阳光,眨眨眼就死了。尸体也没什么其特之处,当然也没人敢去烤来尝尝味道……

石头里孕出畜生,此事被引为奇谈。

这些畜生死后,尸体腐烂殆尽,最终会留下一件‘东西’,有时是一块碧玉,有时是一枚木髓,有时是一颗珠子,各不相同,也没什么规律。

由此修士们也大致推断了出这些畜生的成因:这些珠玉怕是些天地初开时便成形的天材地宝,其间饱蕴天灵,裹在重重山体之内,又得了土行滋养,久而久之凝化成生命,变成了畜生。

这些山石中的畜生,也因为成因而得了个称呼‘山天畜’

至于它们为何只是畜生,却不能变成妖孽或灵兽,没有确定的说法,不过最靠谱的猜测是:‘成也大山,败也大山’,灵玉宝珠得了大山的土行滋养,所以变成生命,可也是因为被大山牢牢封闭,无法与天地灵元接触,所以只能是个‘发育不良’凡物。

畜生在石内生长,不接天地灵气,更无法适应外面的环境,一旦暴露在空气中便会死亡。

而那些天材地宝在变成畜生之后,其间孕育的、对于修士宝贵之极的先天灵气也消耗一空,挺值钱,却没什么用处了。

梁辛看了一眼沉睡中的小吊:“你是说,他、他是山天畜?!”

“不是我说的,是老不死说的。”长春天摇头更正:“老不死精通堪舆、命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学问,你可能不知道,他们不老宗有三处靠大山阴戾之势结化的天然地牢……”

梁辛乐了,这个事情他也知道……

不老宗的这三个地牢中的一个,设在一座叫做‘噬嗑山’的地方。

老不死在百年前,于噬嗑山中处决囚犯,也许是囚犯死得太惨,死前的戾气深重,竟从山内引出了传出来一阵啼哭之声。老不死自小命薄,倒霉不断,早就养成了一副谨慎又谨慎的性子,并未急着开山辟岭,而是小心翼翼的探查究竟,最终在不曾毁坏山体的情形下,基本确定了,岭中孕有‘山天畜’。

如果当时老不死听见的是一声羊叫或者犬吠,多半他也不会在意,可他遇到的这只‘山天畜’在哇哇啼哭,分明是个婴儿,事情非比寻常,老不死也重视了起来。

山天畜见光就死,如何才能把这个婴儿活着弄出来,是个大大的难题,老不死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靠着自己对堪舆、命理的了解,修改附近山势,连那座地牢都毁掉了,只为聚拢附近灵元,同时又将一条水脉引入山内,以水为媒,输送灵元。

老不死以大宗师之力着实操劳了百年时光,这番心血和工程,也实在没法用语言形容了。而忙碌百年,终于得偿所愿,山天畜见光而不死,便是他的孙儿小吊了。

小吊被老不死改命,算是逆天而活,自然也就生就了一副薄命相,事事倒霉,福浅命薄。

老不死这百年的心血下,得到的回报也无比丰厚。

说到这里,长春天扬起下颌,双目微闭,也不止哪来的兴致,吟了句:“金麟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变化龙!小吊本来是天材地宝所化,没有灵元滋养就只能是个凡物,可一旦得了灵元,便是件了不起的人形凶器了。他现在的实力,比着老不死也毫不逊色。尤其妙的是,这娃娃有一样与生俱来的本领:王指点将!施展之下,能让人爆发巨力,一击断岳,不过他现在一次也只能指点两人,被他指点过的人,发力之后也会身受重伤,得躺一阵子了……”

小吊之事,是老不死绝大的机密,整个不老宗除了他自己之外,也只有金袍天嬉笑知道,弦子已经算是核心弟子了,可莫说小吊,他连噬嗑山地牢已毁都不清楚。

只不过老不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这件杀手锏,最后却夺了自己的性命。

小吊是老不死花费百年心血才得来的宝贝,而且也是天生命薄,和他算是同病相怜,所以他对小吊显出的那份喜欢、宠爱,倒是货真价实的。

老不死临死前也明白,凭着小吊的福气,没人照顾根本活不了几天,这才在临终前托孤,就算被人利用,至少也能得到精心呵护。

老不死是心胸要害被击穿、同时喉咙被咬断,临终前的交代自然不会太详细,不过长春天见识非凡,完全明白他的意思,再向梁辛转述时,加入了不少自己的解释,详细的很。

梁辛等人也随即明白,小吊既是条小性命,也是件天材地宝,所以才会被木妖借去。

也是事发突兀,谁都没想到木妖会有一重天道在手,而老不死主要的精神都集中在梁辛与无仙的战团上。如果老不死在木妖‘借刀’之前,抢先让小吊发动起来,小吊也不会被木妖控制。

有关小吊的事情,基本算是说完了,这个时候一个长春天门下弟子匆匆赶来,伏在师父耳边正想说话,长春天就挥手道:“当着宗主的面,有什么话直接说便是了!”

那个弟子诺诺应下,又忙不迭对着梁辛施了个礼,这才说道:“莫老前辈醒来了。”

梁辛又被吓了一跳,愕然道:“不是说他被一片法宝击中么?还活着?”

长春天应道:“莫老本身修为虽然不算什么,可你莫忘了,他是活了四千多年的人物啊!能活这么久,又哪能没有些古怪法门!”

修士的性命,比着凡人要漫长得多,但是总归也不算太离谱,像老蝙蝠那样一活千多年,就已经是凤毛麟角了,至于四千年之寿,即便在修士里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。

长春天拉着梁辛一起站起来,同时笑道:“醒来得刚好,正想问他,为啥木妖见了他就要吓得逃跑。”说着,两人一起走向长春天的营地。

琅琊抱起小吊、青墨和琼环互相搀扶着,都跟了上去,金袍子天嬉笑略作犹豫,也强撑着想站起来,但是先前扶他过来的那个丑娃娃跑回去照看同门了,此刻身边没人,正踌躇时,一双大手从旁边伸出,一把将他抽起。

天嬉笑一看,扶他的正是威风凛凛的‘马三姑娘’,正要说句‘多谢大姑’,不料对方伸手将自己的脸孔撕扯下来,马三姑娘变成了弦子。

天嬉笑苦笑摇头:“想不到……还是你有眼光!”

弦子扶着他跟在梁辛身后,同时小声道:“你以前对我都不错,放心吧。”

天嬉笑人如其像,平日里也都笑嘻嘻的,在门中地位高,心机深,但对一众师弟都还算和蔼,有人犯错时他大都也会想法回护,能帮的都会帮一把,人缘挺不错。

梁辛听到身后两人说话,这才把天嬉笑想起来,回过头道:“伤成这样,先去入定疗伤吧,有什么事都回头再说。”

天嬉笑恭敬摇头:“以前的不老宗里,的确还有些事情,说不定宗主用得上,随时会问起,我还能再撑一阵,无妨的。”

梁辛也不再勉强,随着长春天一起来到莫追烟跟前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92章 借刀杀人 下一章:第294章 木妖老虎
热门: 晚上的消失 猎狐 骨音:池袋西口公园3 茅山后裔之不死传说 青发鬼 超禁忌游戏4 情债血案 红粉刀王 三个人的双胞胎 天劫医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