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借刀杀人

上一章:第291章 完美天道 下一章:第293章 山天娃娃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辗转神梭呼啸而起,直击老蝙蝠;

铁血战旗与黑色巫刺也凭空现身,轰杀柳亦!

而这三件法宝的主人,小丫头青墨却满脸惊骇,目光僵直,根本不敢相信正发生的事情……她的宝贝竟不听指挥,自己跳出来杀向了亲友。

又何止青墨一人!

琼环满身银饰暴射,裹成一道银链杀向跨两,另外还有一支青铜鬼脸也从她的乾坤袖中跌落,迎风而长,挟着无尽煞气飞天轰杀曲青石;

再看跨两、血河屠子、马三姑娘甚至琼环,缠头宗内所有人的法宝尽数激射而起,毫不留情杀向身边的同伴!

另外两宗的情形也是如此。长春天的蟒鞭呼啸而起,直接把身后两个心腹砸了个脑浆迸裂;门下一众弟子也木刺荆棘尽出,彼此乱打;不老宗内,金袍天嬉笑拼命躲避着老不死射来的三根竹签,自己怀中却跳出一只长幡攻向银袍地嚎丧,而地嚎丧的金钱剑正穿透另一个丑娃娃的胸膛……

所有人的法宝都‘发了疯’,完全不受主人控制,暴起伤人发疯乱打!

发疯的只是法宝,修士本人还都是清醒的,唯独老不死怀里的小吊,本来正笑嘻嘻地和爷爷逗趣,突然目光变得凶狠而混沌,两只小手猛伸击向老不死的胸膛,同时嘴巴大张咬向老不死的咽喉!

凭着老不死的大宗师修为,竟未能抵挡孙儿这夺命连击,长声惨叫中,连神通飞剑都难以伤害的身体,居然被小吊的拳头轻易洞穿,咽喉也被小吊的牙齿连皮带肉撕下了一大块……

变故来得太突兀,一瞬间里小岛上便轰然大乱,人人脑中一片空白,奋力催动法术抵御来自着身边的凌厉攻击,脸色惊骇欲绝。

只有四个人的法宝不为所动,一是老蝙蝠,百余片戾蛊红鳞泼洒而出,随他心意层层流转,挡住了来自青墨的辗转神梭那狠狠一击!

其二是柳亦,他的那片小小红鳞牢牢护住主人,与巫刺和战旗滚滚相斗。

其三是梁辛,他的法宝也是阴沉木耳,又在天下人间的范围之内,不曾受到任何影响。

第四个,便是曲青石了。当大乱突显,他明明白白感受到一股诡异的力量,想要从自己手中夺取墨剑,于此同时自己的草木妖元和墨剑的锐金之意同时绽放,立刻将外力击溃。

要夺取墨剑的力量,虽然是第一次遇到,但是却隐隐有着些熟悉之意……但曲青石暂时顾不得多想,急忙催动宝贝,墨剑横斜,迎上了从琼环身上打过来的青铜鬼面。

青墨的辗转神梭来自玲珑玉匣、琼环的青铜鬼面来自骸骨手镯,都是惊天动地的宝贝,老蝙蝠和曲青石被它们缠住,一时间也无法脱身,至于柳亦和其他人,全都陷在乱战里无力自拔,谁都没空子去对付木妖。

小岛上人人乱叫乱战,只剩下木妖仍笑得满脸油滑,口中啧啧有声,看看这边,又望望那边……

无仙被时间凝固,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情形,他有重伤在身,可在天下人间之内仍有挣扎之力,梁辛被他死死拖住,无法撤掉魔功,更无法去接应救护外面的同伴。

长春天阵中的莫追烟,在自断四肢后,就被敷上灵药放到一旁,并未受到大乱波及,而此刻莫追烟的神情古怪到了极点,双眼一眨不眨,愣愣盯住木妖……

这个时候曲青石突然怒喝道:“这也是一重天道,木妖……你是什么人!”

曲青石在不久前刚刚经历过‘万法自然’,木妖的‘借刀杀人’之力虽然与之截然不同,可骨子里都透着一股规则之意,凭着曲青石的心思,略作寻思便想通了其中的关窍。

木妖全没了木先生的刻板,好像个二混子似的,甩着手笑道:“我有一重天道在手,自然也是你们所说的神仙相……只不过出了点事情,换了副身体罢了,前阵子脑筋坏掉了,忘记了好多事情,现在总算把该想的都想起来了。”

木妖也是神仙相!

木妖仍笑得好整以暇,背负双手在场中的空地中来回溜达:“别误会,我的天道可不叫‘借刀杀人’,而叫‘借水行舟’,借势而为,与天地灵元有关之物皆能为我所用,你们的法宝全都经过法术淬炼、真元锻造,自然也在此列。只可惜,我刚醒来不久,修为还未恢复,借来的法宝还不能去杀主人,否则你们也不用这么忙碌了。”说着,木妖举手指了指星空,又继续道:“其实我倒劝你们省些力气,九星连线,浩劫东来,反正也等不了多少工夫了,早晚都得死。”

长春天正手忙脚乱地应付着门下弟子法宝的‘围攻’,闻言之下脸色不禁一变,他对‘九星连线’之说始终抱有怀疑,此刻听到连木妖都这样说,心里算是踏实了,明白就算活过了今天、逃过了天门围剿、避开了贾添追杀,不久之后还有一场避不开的大难!

木妖举目,望向半空中梁辛与无仙的战团,笑着对梁辛喊了声:“差不多得了,我和无仙虽是头次见面,可怎么说他也是算是我的前辈,又和我倒了个一模一样的大霉,总有份渊源在里头,何况我还有事要问他,总不能让你打死他!”

说说笑笑,木妖突然抬手,对着半空里的战团一点,笑嘻嘻地喊了声:“随我去!”

小岛上千多名修士的法宝,不再胡乱杀人,尽数汇聚一起,将木妖裹在中间,一起轰向天下人间!

众人几乎人人受创,老不死必死无疑,青墨、柳亦、跨两、琼环等人都身披鲜血,甚至连长春天也在混乱中挨了几剑跌倒在地……只一重天道,大打折扣的天道,比着借水行舟足足跌了一个档次的天道:

借刀杀人!

场中尚有战力的还大有人在,可木妖藏身于法宝丛中,无论是神通还是身法,根本都无法靠近他。

数千法宝,遮天蔽日,直指半空里的战团,其中还有玲珑辗转、青铜鬼面、长春蟒鞭、不老命签和一个哭丧狰狞的小吊……孕育的力量何等惊人!梁辛大惊失色,可天下人间仍被懵然无知的无仙牢牢拖住,撤不掉更逃不走……

遽然一声嘶哑厉啸,曲青石双臂乍起自高空扑过,横身将这些木妖与他借来的‘刀’,尽数挡在天下人间之前!

墨剑锵锵,激鸣怒意震裂苍穹;万盏槐叶泼洒而起,引明月入槐,只可惜先前那棵巨槐已经消失,而事发突兀,来不及再唤请新的‘树大招风’……

就在曲青石挡住敌人的同时,老蝙蝠披头萨法、桀桀怪笑之中拔地而起,裹挟着大片红鳞,狠狠扑向木妖!

赤芒如血,阴沉木耳层层翻飞;一道森白长链与一蓬墨色疾风彼此纠缠,昼夜双蛊遁化巨力……

缠头阵中的两个绝顶人物同时出手,几乎都是舍命的打法,可姿态却大相径庭,曲青石跳到天下人间之前,不求伤敌,只求能帮着自家老三撑上一会;老蝙蝠虽然也看重梁辛,但更不容木妖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嚣张,所以不护梁辛,而是硬闯敌阵……

曲青石,老蝙蝠两人势若疯魔,绽放毕生修为,硬攻硬挡!

在宗莲寺前,无仙的天道奈何不了曲青石,现在木妖自然也‘借’不走他的墨剑;

阴沉木耳虽是老爹的法宝,但却是靠着望星虫来指挥,蛊虫性子独佞,力量源自天外之星,不受天道管束,此刻场中还能资格奋起一战的,只剩这一老一小两个狂人。

如果只是二对一,甚至一对一,修为尚未复原的木妖都凶多吉少,但天大的麻烦就在于岛上还有一大群闲杂人等,更有几件堪称仙器的神器法宝,都被木妖‘借’了去,成了人家杀人的刀!

雷霆万道,煌煌烈烈……半空里无数股巨力轰然撞到一起,曲青石和老蝙蝠的长啸与狂笑越拔越高,越发凄厉、激烈……法宝一片片被两人击溃,而墨剑和红鳞渐渐笨拙,槐叶与灰风也随之消弭。

长啸与狂笑,终于化作嘶哑闷哼,曲青石和老蝙蝠只坚持了片刻,就被巨力击溃,好像两只断线的鸢子,身形翻滚,和着一路鲜血摔落在地。

木妖借来的‘刀’受两人狠挫,足有半数法宝或爆碎或跌落,青铜鬼面、小吊和老不死的竹签也在其中,三根竹签都被折断,鬼面倒未曾损坏,但也失去了力道,小吊则双目紧闭,一头栽倒鼻血长流,不知是死是活。

余下的宝物毫不停顿,在木妖的叱咤声中,一起攻入天下人间!

半空中的情形,壮烈且惊悚,大批飞剑法宝闪烁着神光,扎进梁辛周身三丈之地,立刻便凝立不动,后面的宝物却仍扑击不迭,‘奋不顾身’地继续冲锋……

天下人间随时天道的漏洞,但能承受的力量也有一个极限,而邪道弟子实力强劲,大把宗师高手,法宝也都各有不凡,更何况其中还有玲珑辗转和长春天的藤鞭,梁辛压力骤增,也只奋力坚持了片刻,身上就同时爆起四五团血雾,天下人间被击碎!

梁辛也在长声惨叫中摔落。

玲珑辗转也散了力道,晃了几晃,再也不动了。

所幸这些法宝先被曲青石、老蝙蝠挡下一阵,鬼面与小吊不在,力量小了大半,否则梁辛根本都没有惨叫的机会……

无仙一惊而醒,可还不等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,木妖便伸手向他一点,余下的法宝呼啸而至!

无仙本就重伤,刚又被梁辛痛打,法力更弱了些,勉强催动‘万法自然’消弭了十余击,便脱力坠落,跟着被长春天的紫藤一鞭子抽中背脊,重伤昏厥。

长春天的蟒鞭随之崩断,附着其间的元神散碎,变成了两截凡藤,蜷缩在地,仿佛死蛇。

突变、大乱,前后也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小岛终于回归了平静,天上,还有不到两百件法宝,来回飞舞,仍在木妖的掌握之中!

木妖迈步来到无仙跟前,抓住他唯一的左腿,手上用力一拧,‘喀’的一声闷响,将之硬生生扯断!无仙长声惨叫,身体猛跳,木妖满脸歉然,柔声安慰:“莫急,莫急,你还死不了。”

无仙没能说出什么,两眼一翻再度昏厥。

跨两兄妹彼此搀扶着,跑去扶持老蝙蝠;小丫头青墨一手撑住柳亦,拖着重伤的右腿去看哥哥的伤势;琅琊半边身子都被鲜血染红,摇摇晃晃走到梁辛身旁……

没人理会木妖。

木妖就好像抓着一只死鸡似的拎住无仙的脖子,随即目光转动,打量着众人,神情很是踌躇,用自言自语的语气和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,笑着说道:“都杀了?还是饶下来?伤脑筋啊……”说着,一伸手,将一只金铃从天上召至手中,用力摇晃了两下,跟着饶有兴趣地望向大毛小毛:“这个了铃铛好像驭兽用的,就是那些大蜥蜴?”

小毛的金铃也被木妖夺去,否则早就驱赶巨蜥冲上去了……

这个时候琅琊忽然发出了一声欢呼:“这都不死,你了不起!”

梁辛还活着,神情也并不算痛苦,但却满是……困倦。

身上的伤虽重,不过比起以前吃过的苦头还不算什么,真正要命的是:他困极了。

对战莫追烟时,是为干爹正名,心意从未如此执着,执念不要钱似的一次次爆发,接连发动三次天下人间。之后虽不觉什么,可实际上精神的损耗极大,刚刚最后一次天下人间被冲破,压断骆驼那最后一根稻草也终于砸了下来,梁辛觉得心仿佛都被掏空了,困意浓烈到无以复加,脑子里稍稍转动下念头都难受得让他想吐,但是还有大敌当前,亲人生死一线,又哪容得他睡?!

梁辛的声音很模糊,目光游散着,勉强飘向同伴:“二哥和老爹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琼环和青墨就同时回答。

“老爹活着!”琼环笑得惊艳。

“我哥活着!”青墨泪眼迷离。

梁辛一下子放松下来。

木妖神情懒散,咂着嘴巴笑道:“秦孑以前总说你们哥仨讲义气,我看却不咋地,曲老二的一身本事,都是拜我所赐,柳黑子和青墨丫头的小命,也全赖那时我催动篷滂才能保住,现在你们不帮我也就算了,还一个一个拼了命和我为难,你自己说,你们算什么玩意?”

梁辛随时都会睡去,哪还有心思和他斗嘴,心念转动,六金一青七片巨鳞颤颤而起,平时再轻松不过的一个心念,此刻却真正耗了他‘九牛二虎’之力!

木妖的眼力不错,看了看七盏巨鳞,语气轻佻:“蟠螭炼化的宝贝?嘿,你又有奇遇?不过也没啥可得意的,当年我修炼时,造化比着你只强不弱,可到最后……所有的运气,也只换来了个劫数!”

梁辛没精神说话了,琅琊代为冷笑应道:“蟠螭就是你们命里注定的劫数了,从蟠螭围攻下逃了狗命,却还得死在蟠螭炼化的法宝上。”

话音刚落,身旁的梁辛突然身体一歪,倒在了琅琊怀中,下一刻鼾声响起……

琅琊的小脸煞白,她可无论如何没想到,梁辛竟然在这个时候睡着了……早知如此她哪会出头说大话。

木妖却并未关注梁辛的状况,而是皱起了眉头,目光满是迷惑,望向琅琊:“蟠螭围攻?你说什么胡话呢?”

饶是琅琊心思机敏,此刻也理不出头绪了,脑子里乱成了一团。

木妖是神仙相固然匪夷所思,可更稀奇的是,他先前说不认得无仙,现在又不知神仙相与蟠螭之战。

木妖出手救了无仙,却又将其重击,更掰断了无仙唯一的腿子。他不是贾添的手下,也不是上次神仙相大军东渡时的一员?

他是从哪来的?

还不等琅琊想到该如何回答,一个飘渺如烟的声音,轻轻从长春天的营地中响起:“老虎,你还记得我不?”

说话之人,莫追烟!

听到‘老虎’这个称呼,木妖的神情陡然一变,再循着声音望去,看到手软脚软,正在法术的托扶下缓缓升起的莫追烟,木妖愣住了,油腔滑调不再,换而惊愕与恐惧:“你、你也在此……”

不等把话说完,木妖陡然尖叫了一声,扬手将剩余地所有法宝尽数砸向莫追烟!!

与此同时,生机已断、躺在地上不停抽搐的老不死,终于憋足了力气,从已经被咬碎的咽喉中,猛地发出了一声模糊且恐怖地大吼:“孙儿,醒来,杀人!”

小吊陡然撩开眼皮,一双眸子全无黑白之分,只有灰蒙蒙地一片,恶心而诡异,咯咯笑着,抬起双手天嬉笑、地嚎丧一指。

金袍银袍两个丑娃娃本都已重伤垂危,倒地不起,可是被小吊一指之下,就仿佛诈尸似的一跃而起,脸上全没有半分表情,动作却快如闪电,一左一右扑向正欲逃走的木妖!一对丑娃娃的联手合击,威力竟大到难以想象,比起曲青石的全力一击恐怕也不逊色!

轰然大响,莫追烟被诸般法宝砸了个正着,连惨叫都不及发出,就变成了一团血肉模糊,斜飞开去;

凄厉惨嚎,用尽借来法宝的木妖,被金袍银袍一左一右狠狠击中,两排肋骨尽数打碎,胸口重重塌陷下来,木妖口中鲜血狂喷,一头栽落;

一举击杀溃敌后,两个丑娃娃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,摔落地面;

本已重伤昏厥的无仙却发出了一声怪笑,身体一弹与毫无征兆之间突然跳了起来,一溜烟地逃出小岛,转眼消失不见。

兔起鹘落,连串变化,突兀、混乱、惊人、诡异……梁辛全不知觉,呼呼大睡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91章 完美天道 下一章:第293章 山天娃娃
热门: 诡案罪3 瀚海雄风 夔牛记 独眼猴 封仙 换日箭 灭秦记 我要做门阀 江湖奇侠传 时间的女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