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0章 意外之人

上一章:第289章 不怪屠子 下一章:第291章 完美天道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到现在梁辛终于回过神来了,好像踩到钉子似的,猛地跳起来,脸上既惊恐又惶急,双手乱摇,可还不等他把‘不行’两字说出口,老蝙蝠就咧开嘴巴,桀桀怪笑:“我已当着这么多怪物的面奉你为宗主、奉你的日馋宗为尊,你要想让我出个大丑,大可拒绝,老蝙蝠这一辈子,可还没挨过那么响亮的耳光!”

梁辛想哭的心思都有了,老蝙蝠这句话实在太重,又哪容得他在拒绝……还有‘日馋’,可要了命了。

“选你做宗主,也不光是为你,更是为了干爹他老人家。”曲青石也脸色古怪,都是被‘日馋仙宗’闹得,不过还是紧着大事,伸手轻拍梁辛的肩膀:“干爹门下,两代魔君,他老人家不是邪道之主,但却是这条道上的一面擎天大旗!三宗合一本不是我们的本意,而是贾添的算计,他要入主此间,便等若拔了‘将岸’这面旗帜,你不出头,谁出头?何况……将岸一家,三代魔君,你猜老人家在天之灵,会不会放声大笑?”

梁辛不说话了,但脸上的不安也不曾稍减。

长春天眉眼精明,一看梁辛现在的模样,心里就大概明白了‘这小子被内定、却不知情’,也更明白梁辛没啥主意,此间诸事都是老蝙蝠和曲青石做主,这两个人的态度再明白不过,长春天当然要趁势去捧这个的场。

当即长春天再到梁辛面前,朗声高喝,率领门下弟子投入‘日馋仙宗’,听奉宗主梁磨刀号令……长春天的誓言比起老蝙蝠可要好听得多,洋洋洒洒,不用稿子就说了半天,最后更诅咒发誓,从此荣辱与共,绝不违背。

不老始终在冷眼旁观,既不阻拦也不捣乱,只当老蝙蝠和长春天在陪着梁磨刀扮家家酒,只等自家‘魔君’一到,杀掉那几个领头的,大局自然掌握手中,只不过让他略略不安的是,‘魔君’是不是来得有些太晚了?

梁辛这边完事了,老蝙蝠完成了一件大心愿,心情着实不错,转头望向了老不死,笑嘻嘻地问道:“将岸义子在此,你还不过来磕头入伙?你可想好了,机会就这一个,过时不候。”

老不死不理老蝙蝠,径自望向梁辛,大家亮明刀枪,阵营划分地一清二楚,说话也不再像先前那样客气了:“你是不是将岸义子,自己说了不算,魔君待会便至,要是他老人家同意,你再去向他磕头喊爹吧!”

梁辛不仅没生气,反而笑了起来,问道:“你家魔君怎么来?”

“该来时自会……”说着半截,老不死才反应过来,梁辛问的不是‘你家魔君怎么还不来’或者‘什么时候来’,而是在问‘怎么来’。

老不死略显踌躇,吃不透对方的意思。

梁辛笑得愈发开心了:“你不知道?那我告诉你,他得蹦着来,用左腿!”

话音落处,一群缠头弟子轰然大笑,故技重施又把双臂藏回袖子里,蜷起右腿,好像一群炸了窝的独腿蚂蚱似的,歪歪斜斜四处乱蹦。

不光老不死疑惑,长春天也纳闷地很,忍不住问道:“你们这是啥意思?说说呗?”

柳亦凑上来正想回答,遽然一声冷哼贴着所有人的耳边响起:“吵闹得紧,怎么,有什么开心事么?”

长春天情不自禁皱起了眉头,来者尚远,可声音却近在耳畔,他的耳朵甚至都感受到对方冷哼时,吹出的热气!

老不死的脸上陡现喜色,不再理会旁人,拱手向天朗声道:“不老率同门下弟子,恭迎老魔君法驾!”

旋即,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,一条人影全不受护岛禁制的影响,闪电般急闪而至,突兀出现在众人面前!

老不死本是想迎上叩拜,可在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之后,老头子突然睁大了眼睛,满脸尽是不敢置信,以他的口才和心思,竟也呆若木鸡,张大嘴巴,喉咙里咔咔作响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

长春天倒吸了一口凉气,自言自语地嘀咕了句:“这嘴歪的!”,跟着又放声大笑,对柳亦道:“我总算明白你们为啥那般耍闹了!”,最后他又望向梁辛,点着头说:“还真是用左腿蹦来的……也只能用左腿了!”

或惊讶,或好笑,或愕然,或‘原来如此’,或‘果然是你’……岛上的众多邪魔外道表情各异,而表情最精彩、最复杂也最可怕的人,就是刚来的‘魔君’了。

嘴巴长在脸颊上,四肢中只剩下一条左腿,神仙相大军四大首领之二,无仙。

早在几个月前,无仙就接受了贾添的委托,于八月十五之际赶来小岛,助不老宗夺下龙头大位,至于去寻找‘齐青’,不过是件临时的差事罢了。

无仙在千万年里,几乎从不过问世事,用尽全副心思突破他的‘第二重’天道,以求达到‘终极’的境界,虽然和缠头众人在宗莲寺外恶斗一场,但他不晓得、不认得对方的身份,更不知道这伙子人就是自己的下一趟差事……现在突然又见到这伙子人,心情可想而知。

无仙刚刚遭受重创,所剩的战力还不及宗莲寺时的两成,此刻虽然没了那个佛妖,再动手也绝没有他的活路。

曲青石翻手亮出墨剑,与梁辛并肩而立。

很快,无仙就恢复了平静,对着众人的嘲笑也并未生气,喃喃叹道:“笑吧,的确可笑……笑吧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把自己变成个笑话!”

可梁辛却收敛了笑容,神情平静,目光清透,静静望向了无仙:“莫误会,我们是在笑这件事,笑老不死自以为胜券在握,不是在笑你。”

对梁辛的说法,无仙颇感到几分意外:“怎么,我不可笑么?”

梁辛的表情谈不上认真,但也决不轻挑,笑呵呵地应道:“以你的修为,无论做什么都不可笑。”

曲青石接口道:“若非宗莲寺外侥幸伤了你双臂一腿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旁边的不老突然惊呼一声:“不可能!”

无仙回头看了他一眼,摇头道:“没什么不可能,真的,比他们几个娃娃砍断我双臂一腿更不可能一万倍的事情,我都经历过。”

他的话里有话,老不死却懵然未觉,脸色苍白,站在原地一言不发。

曲青石则继续道:“这里没有大小活佛,如果不是因为齐青才引出了那意外一战,今天我们几个谁也活不了,说到底你输在运气上,没什么可笑的。”

无仙侧着头,左颊上的嘴巴勾翘,露出一抹苦笑:“明白了,多谢了,”说完,他犹豫了下,又对梁辛道:“小庙前那一战,你们三个人联手,那只佛妖和墨剑小子的功法力道,我倒都能想明白,唯独你的功法让我疑惑得很……如果方便的话,还请告知。”

梁辛也不隐瞒什么:“将身体的协调、本能发挥到极致,淬炼成身法,再爆发执念击破天道,魔功之下时间凝滞,你的本领是一重天道,我的功法却是天道的破绽。”

无仙神情耸动,一双眼睛亮的吓人,缓而又缓地透出了一口闷气:“难怪、难怪,嘿……难怪!”

三个‘难怪’之后,无仙追问:“这门功法又叫什么?”

“天下人间,义父将岸历五世而创!”

无仙吃了一惊,愕然道:“将岸?就是我要冒充的那个将岸?这门神通是他所创?”

梁辛点点头,没说话。

无仙苦笑了起来,喃喃地嘀咕了句:“知道要冒充将岸时,我还觉得可笑来着……”继而他面容一整,对梁辛微微躬身:“他日你祭奠将岸时,记得替我说一句:天下人间,无仙领教过,钦佩不已!”

梁辛心里一紧,一股异样的感觉从胸腹间升腾而起,想哭一声更想笑一声……

说完后,无仙直起腰来,身形向前轻轻一飘,直至梁辛兄弟身前三丈之处:“可以动手了。”

梁辛略带惊讶:“你现在这个样子,哪还会有胜算?贾添真值得你明知是死还要打?”

无仙却摇了摇头,坦言道:“和他没太多关系,我是为了悟道,才要打着必败必死的一仗。”

梁辛不置可否,轻轻耸了下肩膀:“第二重天道?也是贾添传给你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突然岔开了话题:“你的第一重天道,就是那个‘万法自然’,比起当初渡海而来时,是不是退步了”

‘万法自然’的厉害之处自不用说,可无仙名列四大首领之二,就那么败了,总让梁辛绝对有些不对劲。这种感觉很模糊,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,仅仅是久历生死恶战的梁辛的直觉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无仙的眉宇间显出些许惊讶,语气也略显感慨:“的确是退步了许多,否则也不会被你们打成现在这副德行。”

梁辛伸手搔了搔后脑勺,语气实在地很:“我对修天的本事不怎么精通,但是也大概能明白,神通没有越练越回缩的道理……”说了半句话,他又岔开了话题:“贾添指点你的那第二重天道,他自己悟出来了没?”

“第二重天道,是这世间万物所有规则的终极,他若悟了出来,便能破旧则立新规!嘿,凡人、修士,都是天道之囚;我们这些领悟了一重天道的倒霉蛋,能算是天道之仆或者护卫;可要是悟出了‘终极’,那便是天道之主了!要是贾添破道了,哪还用现在这般算计来算计去的。”无仙摇头答道:“只不过,虽然他自己还不曾破道,可我却信他,因为他提出的那第二重道,确确实实有道理。”

旁听的青墨把眼睛瞪得溜圆,咋舌笑道:“好家伙,天道之主,玉皇大帝么?!”

跨两从一旁回答:“错了,就算真有玉皇大帝,他也是护道之王,而不是立道之主。”

老蝙蝠解释的更形象,插嘴说道:“你就当天道是大洪律,玉皇大帝顶多就是个九龙司指挥使,皇帝老子才是真正的主子,也只有他才能改动律法。”

柳亦大拍马屁:“师父说的真好……”

琼环一头雾水:“老汉儿的意思,玉皇大帝还不如皇帝老儿大咯?”

青墨面色疑惑,做结束发言:“是啊,我也纳闷呢。”

你一句我一句,转眼里把话题从小岛扯到天庭又落回京师皇朝,梁辛哪敢去搭腔,全当没听到,径自望向无仙,又拉出了一个新话题:“百无一用远渡重洋,途中遭遇重创,最终登上中土的神仙相以你为尊,如果没有你的帮忙,只凭着贾添自己,他可没法把那一千多个同伴都坑掉吧?”

无仙点头承认:“不错,登上中土的那些人,都被我俩合谋困住了。”说完,他直视梁辛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梁辛笑了:“你能悟出一重天道,心智几可通天,又何必明知故问,我想说的,你怎么会不明白?!”

左颊上的嘴巴抿起,显出一副思考的神气,无仙久久不语。

琼环和青墨两个都是急性子,被梁辛前一句后一句说得头大无比,异口同声地问道:“梁辛啥意思?”

柳亦有问必答:“挑拨离间。”

贾添用自己都不曾领悟的‘终极之道’说服无仙,两人联手毁掉了这支神仙相大军;而无仙这千万年里,不仅未能参破终极,反而连自己已经掌握的那一重天道都大幅退步……

梁辛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贾添给无仙指点的‘终极’,根本就是件‘毒药’,不仅用之将无仙蛊惑,而且修习之下,还会慢慢损毁他的修为,有朝一日就算无仙反悔或者看破阴谋,也再没能力去反抗。

半晌之后,无仙终于吐出了一口闷气。

梁辛挑了下眉毛:“想通了?”

无仙没急着回答,而是反问道:“如果想通了,你们更得杀我了吧?”

“按理说,你肯定要死,大家要想踏踏实实过日子,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你。”梁辛坦然点头,承认了下来。

如果事情真如梁辛的‘挑拨’,无仙发觉自己被贾添坑害了千万年,必会杀回大眼救出同伴。那时候可就真正的天下大乱了。

“不过,”梁辛又把话锋一转:“我想你能明白一事,不管杀你的人到底是谁,你真正的仇人都是贾添。是他坑害你、利用你。”

无仙又露出了思索的模样,梁辛则继续道:“所以我有个想法,要和你商量下,我盼着你能把神仙相浮海东渡的前因后果、贾添的神通为人和现在的算计,统统说给我听,当然,你不白讲。之后受我二哥禁制,我们便暂时容你活着,直到当着你的面击杀贾添,替你报仇。等这些事情完结,才是你的死期,到时你死也能瞑目了。”

这次无仙思索的时间更长了……

还不等他再抬头,突然一连串‘咚咚’闷响远远传来,众人都吓了一跳,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一个人披头散发衣衫褴褛,四肢大开大合,催动着一道道神通,拼命轰击着护岛禁制!

咚咚闷响,正是大力冲击禁制时发出的动静。

不老宗布下的阵法颇为神奇,就仿佛一座琉璃罩子,将小岛连同十余里的海水尽数扣住,外面的情形从小岛上可以一目了然,但是‘罩子’下套着一层隐形匿踪的法术,所以从外面看进来,只有海水却不见小岛。

外面那个人势若疯魔,可修为有限地很,充其量不过四步修为,虽然竭尽全力却哪能撼动禁制,不过就这么片刻功夫,众人已经看清了他的长相,梁辛兄弟、跨两等这些参加过离人谷与白狼恶战之人全都大吃一惊!

来的人竟然是木妖……

木妖突然跑来小岛的,这份意外的程度,也不亚于从酒坛子里喝出一个庄不周来,未免太匪夷所思了些。

众人面面相觑,个个神情愕然,曲青石对梁辛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小心看好无仙,莫被他趁机逃走,随即望向不老宗的人:“是我的朋友,请放他进来。”

银袍地嚎丧不屑冷笑:“早在会前便说过,闲杂人等是不会放进来的。”

话音刚落,老不死便惨淡一笑,对地嚎丧道:“现在你还计较这些干什么,放他进来吧,无所谓的。”

地嚎丧一愣,天嬉笑则默默返回法坛,传令同门施术,将大阵掀开一道缝隙,放木妖进来后又复合拢。

曲青石身影一晃迎了上去,皱眉问道:“怎了,你怎会来这里?”

木妖初见曲青石的时候,脸上还是那副狰狞模样,似乎提拳欲打,不过还好,很快他就认出了来人,神情陡然放松了下来,喃喃说了句:“老虎借猪,相公借书,我该借点啥……”随即眼睛一闭,直接栽倒在曲青石的怀里,就此昏厥不醒。

木妖闭眼之前的这句话蹊跷透顶,曲青石神情诧异,扶着木妖落回地面,同时望了妹妹一眼。

青墨平时糊里糊涂,关键时倒还会冒出些机灵劲,明白哥哥的意思,立刻摇头道:“不会是离人谷出事,我前半夜还见过大祭酒,那时木妖离谷已经有段时间了,何况,就算我走后他又回去,也没那么快就赶过来的。”

木妖孤家寡人一个,既然离人谷不会出事,他自己也出不了啥幺蛾子,何况他人在此处并无大碍,来得虽然稀奇,大可等醒来后再问,曲青石放下了心,将木妖递到柳亦手上,自己又返回场中监视无仙。

其间无仙只是撩起眼皮,略略扫了木妖一眼,便有低头沉思,根本就无视此人的出现,足足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……可就这段功夫了,在场所有的人,无论修为高低,周身的感觉都在不停变化:时而如坠冰窟,冰冷如刺;而是骄阳暴晒,浑身燥热;而是阴风渗渗,心中寒颤;时而如沐春风,懒洋洋地舒服……

不是气温一时一变,这份冷暖切换不停,全都来自无仙沉思时无意外泄的气势!

那些对无仙不太了解的邪道高手,包括老蝙蝠在内,尽数收敛起先前的轻视之心,一重天道,也是天道!

无仙终于再度抬头,对梁辛道:“你前面的话说得有道理,怎么想,怎么觉得是贾添坑我,只可惜,我还是没想通,咱俩的买卖做不成了。”

说着,无仙神情愈发认真了:“贾添指于我的第二重天道太完美,没有破绽,我信它是真的。它是真的,贾添便不曾坑我。他不曾坑害我,我又何须你去报仇?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9章 不怪屠子 下一章:第291章 完美天道
热门: 香初上舞·终上 箫声咽 诡案笔录之末世纪 人间(中卷):复活夜 巫颂 笑傲江湖 棚屋 雷霆之主 碧血洗银枪 悬崖山庄奇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