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不怪屠子

上一章:第288章 偷天一棍 下一章:第290章 意外之人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巨大的喜悦突然成形,弹指间充塞了所有空间,以至那声欢呼都被堵住,从胸肺间来回打转,偏偏却又喊不出来,憋得人想跳想骂想打架!青石兄妹如此,柳亦如此,老蝙蝠如此……

片刻之后,老蝙蝠终于嘎的一声怪叫出声,心中的喜悦实在不足以发泄,扬手一指对面的长春天众人,像断喝更像大笑的暴喝一声:“给我打他们!”

欢声雷动!

百多个缠头妖人嗷嗷怪叫着,仿佛冲出栏护的鸭子,大吵大闹着冲向长春天的阵势。

这快活来得太突兀,不动手不足以发泄,不打不行了……

长春天精明,立刻传令弟子:“只许防,谁也不许还手!”

这一句话,救下了他所有门徒的性命。

‘魔君’已经昏过去了,凭着长春天的实力,根本抵抗不了老蝙蝠与曲青石的联手,何况缠头中还有梁辛、还有抱着神梭的青墨、还有刚得奇遇的琼环、还有一大群生猛巨蜥……

乒乒乓乓大响如雷,五彩斑斓各色神通飞舞……长春天那边被打得狼狈不堪,防得住就放,防不住就逃,整个乱成了一团。不过缠头众人只求痛快、解气,打得虽然热闹,倒并没有下死手,更不曾亮出那些威力巨大的法宝、神通。

当然,要是长春天门徒奋起反击,说不定便会勾起真火,以老蝙蝠的为人,真要就势灭掉长春天,他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!

其间跨两、屠子几个个别人,有意无意把神通砸到了不老宗的营地里去,老不死略略挥手一一阻拦,脸色虽然不怎么好看,但是也没多说什么。

缠头几乎人人动手,就连一向沉稳的曲青石都有些忘形了,兴冲冲地去凑热闹,更不用说琼环和青墨等人了。

只有两个人没跟着去打,一个是刚破掉‘偷天’重返‘人间’的梁辛,他正急着查看星魂和金鳞,星魂无碍,尽数被他收回身体,金鳞中六片没事,但是正中棍意那只却被彻底打碎、再也无法使用了。

另一个人却是琅琊,喜滋滋地跟在梁辛身手,时不时伸出一根玉指,捅捅梁辛的肩膀、捅捅梁辛的后背,见他实实在在,小妖女喜上眉梢……

老蝙蝠领着儿郎们着实乱打了一阵,总算痛快了,把大手一挥,笑道:“收了!”说完,身子一兜又飞回树上去倒挂,缠头众人都笑嘻嘻地回到原地,青石、青墨、柳亦这几个‘近亲’把梁辛围住,还不曾开口询问,梁辛就捧着金鳞,满脸心疼道:“碎了,用不了了。”

不知什么时候,秃脑壳又从海里跑回到岛上,黑豆豆似的眼睛里也都是心疼,摔打着尾巴围着梁辛转个不停……

别人才不理会他的心疼,忙不迭追问他脱困的缘由。

“是啊,你、你是怎么出来的?!”刚刚昏厥的莫追烟此刻也苏醒过来,人还没坐起来,就忙不地的追问……

梁辛毫不隐瞒,笑着回答:“你自己也说,棍子画出的小乾坤是法术凝成的,没有灵元滋养,它本身的力量小的很。”

莫追烟还是有点头又摇头的:“是,偷天本身没什么力量,可它的关键之处不在于力量大小……”

不等莫追烟说完,梁辛就摇头打断:“这么说吧,大世界和小乾坤内的时间,是同步的。但是大世界的时间有灵元支持,前进中的力量极大,你可以把它当成大象;小乾坤只靠法术维持,所以时间里力量很小,姑且将其看做老鼠。老鼠和大象并驾齐驱,跑得一样快,但二者之间蕴含的力量却天差地别。”

“天下人间这门功法,会在一个范围之内,将时间拉住、凝固。”说着,梁辛笑得无比得意:“当时我就想,天下人间能拉住‘大象’不再前进,那是不是就能把前进中的老鼠拽着向后退……所以我便试了试,果然灵验,稍稍一拽就把老鼠拽回了洞里,我可不就出来了。”

曲青石略略琢磨了下,饶是他常年冷冰冰,此刻也哈的一声大笑了出来,眉飞色舞:“明白了,明白了!”

要论起道理,其间有规则、有天道、有执念、有神通,复杂得一塌糊涂,别说梁辛,就是把‘百无一用’请来,一时半时也休想能研究透彻,但若只看表面的原因,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:大小两重天地,时间中蕴含的力量也相差极大。天下人间能将大天地中的时间‘拽’住、使之凝固,就能让小世界中时间后退、倒流!

梁辛催动天下人间,小天地时光倒流,片刻功夫就跑回尽头,变回到尚未成型之态,枷锁不再,梁辛自然脱困。

小天地规则与大世界的天道相通,无论是大力撑破还是自然枯萎,都相当于‘无量劫’,身处其间的梁辛逃不过规则的制裁,也只有化作飞灰的份;但是时间逆转,让它‘反向’消失,这本是绝不可能出现的情况,根本没有规则去之约,也就没有了制裁。

梁辛眉飞色舞,着实费了一番口舌,才把其中的情形解释了个大概,包括老不死和长春天在内,边回想着刚才惊心动魄那一战,边琢磨着他的解释,一时之间人人都有些出神了……

最后,还是莫追烟先开口,抬眼望向梁辛:“这就是天下人间?”

梁辛点了点头,正色回答:“这才是天下人间!”

莫追烟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,也随着梁辛一起点头,轻声说了四个字:“心服口服!”话音落处,双手一探猛的敲在了自己的膝盖上,啪啪脆响之中,肉眼可见他的膝骨变形!而在痛哼之中他动作不停,撮指成凿,左凿击中右肩,同一瞬中另一边也是如此。

当着所有人的面,莫追烟自断四肢!

跟着,老头子抬起头,额头疼的冒汗,勉强对着梁辛道:“先前你说过,要将冒充将岸之人打断四肢、撕掉脸皮……我输得心悦诚服,便不劳你动手了!只是这张脸……自己还、还有些舍不得,由你来吧!”说着,莫追烟扬起下颌,敬请梁辛撕脸。

梁辛却摇了摇头,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。

琅琊从队伍里展颜一笑,轻声道:“他还是好心肠,下不去手了。”

一向迷迷糊糊的青墨摇头反驳:“你还是不了解他,他改主意,跟他的心肠好坏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
琅琊神情纳闷:“那又是为啥?”

青墨笑:“因为莫追烟足够强!”

琅琊还有些不解,正待追问,场中的莫追烟也因‘撕脸皮’久久未至而睁开了眼睛,皱眉问梁辛:“怎么还不动手?要嫌撕脸不够,杀了我无妨,抛心挖肺祭奠将岸,也不错。”

梁辛咳了一声:“先前那样说,是觉得你们冒充干……冒充将岸却学得不伦不类,给他丢人了、抹黑了,亵渎了他老人家。可见过了你的本事才知道,玲珑偷天确是天下一绝!有你这样的人冒充,凭着老魔君的性子,在天有知怕是都会笑得合不拢嘴!你又自断四肢,领了惩罚,已足够了。”

说完,见莫追烟还是有些懵然,梁辛又笑着补充了句:“不撕脸,是因为你的本事,没给他老人家丢脸,明白了?!”

琅琊从后面吁了口气,对着身边的青墨点头笑道:“明白了,这小子挺有点邪。”

青墨一笑,满脸不在乎的挥挥手:“少跟我夸他,不爱听!”

听了梁辛的解释,数不清第几次了,莫追烟又点头又摇头,还有些不甘心的追问了句:“要是……要是我不自断四肢,你是不是也不会打断我的手脚?”

梁辛乐了,歪着头问他:“你是想听‘是’,还是想听‘不是’?”

这个时候长春天走出队列,先命人将莫追烟抬下去敷药,又细细地打量了梁辛一番。

自家的‘魔君’已败,所幸的是事情并未做绝,梁辛完好无算,到了现在长春天也该为自己谋一条出路了。

梁辛被他看得浑身刺痒,随便拉起了一个话题,笑问道:“能请来这样的帮手,也算你有一套。”

长春天随口回答:“先前的确没想到你们的厉害,可是不老宗有神仙相帮忙,不容我不小心……”

说完,长春天也不再废话,几乎没有措辞,直接切入要害,问道:“你们会不会杀我?”说着,他微微一顿,又补充道:“只说不会还不够,一定要给个道理的。”

梁辛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大喜之下忙不迭转头去看老蝙蝠,后者不耐烦的挥挥手:“早都说过,今天由你说话,少来看我!”

梁辛这才对着长春天笑道:“说实话?”

长春天也笑得好整以暇:“当然是实话!”

“你是奸人……”

长春天吸溜了口凉气:“也太实话了吧……接着说!”

“你是奸人,做事只看利益。你做事,我们付酬,明码实价,不用讲情面,反而来得更牢靠!浩劫东来确有其事,你若不信,此间事了之后我便带你去看证据,先前我说的避难之地也实实在在,更可以带你去看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长春天笑着打断梁辛:“你就不怕我知道了地方,甩开你?”

梁辛把双手一摊,无所谓:“去看过你就知道了,甩开我,你活不了!”就算真去‘看地方’,梁辛也不会带长春天去麒麟岛,最多带着他去小眼,见了浮屠之后,长春天究竟是块肉还是个朋友,全在梁辛一念之间,何愁不把他死死吃住!

说完,梁辛又继续道:“不止是活命,还有你梦寐以求的木行珍宝,你想要的,我们给得起,你的修为又很不错,所以……干嘛要杀你?大家各取所需,日子越过越好哈。”

梁辛说话的功夫,曲青石随手从须弥樟中取出了几件来自麒麟岛的珍贵草木,混不在意地抛给长春天。

长春天是木行大家,无论修为还是见识都远超秦孑,怎么可能不识货,结果那几味草、果一看,神情里便显出一份惊讶。

梁辛得意洋洋:“事情简单吧?”

长春天笑了:“简单得很!”

半天都不曾说过话的不老,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:“长春天,现在就投靠缠头是不是早了点?他们能给的,我便给不出么?”

长春天根本不去看他,口中应道:“不是给不给得出,是做不做得主!你都不过是个傀儡,我又哪能去指望你说的话有用!”

上次与梁辛在猴儿谷见面时,他就得知了贾添与不老宗合作的事情。贾添弃势力最大的长春天不用,而是选了不老宗,这件事中透着古怪,以长春天的精明,又哪会想不到,自己的某些地方,或许对贾添存在着些威胁。

既如此,长春天便不容于贾添了,如果不老宗夺魁,他只剩一条死路。

老不死呵呵一笑,不再说话了,现在就算长春天降了缠头也无所谓,待会‘魔君’到场,出手把几个首领杀了也就是了。

长春天透出投降之意,梁辛满心眼里都是开心,喜滋滋地又把话题拉了回来,笑道:“甭跟不老废话,一会他们就得倒大霉,咱接着说,还有什么要问的?”

长春天哈哈一笑:“除死无大事,其他的都无所谓,只还有一件事,纯粹是好奇,你想答就答,不答也没什么要紧……老魔君将岸,是你什么人?”

不等梁辛开口,曲青石就从旁边代言解答:“两年前,魔君将岸于清凉泊土坤腹内,把梁辛收做义子,传下天下人间。”

老蝙蝠也在树上接口笑道:“卸甲、磨刀,一个是将岸弟子,一个是将岸义子,别看这小子不怎么起眼,要算起辈分来,可比你们都要高。”

前面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任谁都能大概猜到些梁辛的身份、背景,所以长春天倒并不意外,笑着应道:“实话实说,他的这个身份,倒让我坦然了许多……”

说完,长春天抬头望向了老蝙蝠,同时伸手指了指梁辛。

老蝙蝠笑着,稳稳点了点头。

长春天目光流转,望向曲青石,手指仍指着梁辛。

曲青石也认真点头,还说了句:“不错。”

梁辛自己则有些莫名其妙,看不懂他们在做啥。

长春天对着梁辛长身一揖,气贯中元朗声唱道:“长春天率门下弟子……”

刚喊了几个字,老蝙蝠突然大吼了一声:“且慢!”

长春天脸色脸色微变,抬头望向老蝙蝠,皱眉问道:“怎么?”事到如今,他也只剩投降服输这一条路可走,既然是表态,自然越早越好,当即也不再等大会结束,直接便要立誓奉主,此刻突然被老蝙蝠打断,还道对方刻意刁难。

老蝙蝠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,怪声笑道:“好家伙,你们东北人都急性子是吧?一个不小心,差点被你抢了头筹,拜奉宗主这事,得我家先来,你后面排队去。”

长春天这才神情一缓,伸手摸了摸一字眉,笑呵呵的让开了两步。

老蝙蝠即是长辈也是狂人,自不去理会那些繁缛礼节,大步来到梁辛跟前,扬手在他肩膀上重重一拍,大声笑道:“老夫率同门下弟子,奉将岸之子梁磨刀为宗主,从今日起天下间再没了缠头宗,只有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老蝙蝠的声音闷住了,抬眼望向梁辛,目光里满是征询之意。

三宗合一,奉梁辛为主,自然不能再用以前的‘缠头’之名,可新门宗的名字还没商量过……老蝙蝠做事只看大处,先前就没去想这码子事,直到此刻才察觉不妥。

梁辛目瞪口呆,整个人都被老蝙蝠那句‘奉梁磨刀为主’给吓傻了……他做梦也想到事情竟会如此。

其实凭着梁辛的心思,如果自局外人角度旁观,从兄弟的态度、老蝙蝠的种种做派,早都会猜到些端倪,但是先入为主,特别还有曲青石、柳亦两个无比信任的亲人一起参与着,又哪会想到他们竟给自己挖了个坑。

现在梁辛脑子里乱成了一团,到底在想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眼睛虽然是盯在老蝙蝠身上,可目光涣散,根本没注意对方的表情。

场面略显尴尬,曲青石和柳亦哥俩也都有些措手不及,主要是没想到长春天如此干脆,这么快就要表态,而老蝙蝠做事也不讲章法,想起一出是一出,不仅没有去拦住长春天、要他等大会结束后在奉主不迟,反而跳出来要跟人家抢‘第一’。

这个时候,血河屠子突然开口,对自家老爹低声提醒:“梁娃儿自己有个门宗,叫日馋……”

不久前大伙在和尚天劫处对付荣枯道时,琅琊曾亲口对桑榆说过,梁辛是日馋的大掌柜,当时就连桑榆都道‘日馋’是个门宗,屠子当然也以为梁辛有股自己的力量,就叫做‘日馋’。

这事真不能怪屠子……

老蝙蝠早知道梁辛当初的经历,可饭馆名字这种小事,谁都没和他说过……

青石青墨这些知情人闻言大惊失色,可谁都没有老蝙蝠嘴快,还没来得及阻止,老蝙蝠就继续喝道:“只有‘日禅’仙宗!以我而下,缠头弟子,尽入日禅下,宗主号令,我辈莫敢不从!”

说完之后,老蝙蝠才皱着眉头,嘟囔了句:“日禅?怎么弄了个和尚名字来?”

青墨哭丧着脸,急的直跺脚,一个劲的嘀咕:“完了,完了,这名字‘威风’了。”

柳亦附和着媳妇点头道:“嗯,以后门下不用设护法、长老,分封大厨、二厨、账房、小工、跑堂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8章 偷天一棍 下一章:第290章 意外之人
热门: 香初上舞·终上 其实我们一直活在春秋战国5 民调局异闻录4·亡灵列车 我的盗墓生涯 牛史·晚清篇 倒计时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中国文化读本 云海玉弓缘 村长的后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