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 偷天一棍

上一章:第287章 以父之名 下一章:第289章 不怪屠子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棍长一丈八寸,而此刻两人还有十余丈的距离,凭着棍子的长度,根本就够不到梁辛,但梁辛却感觉到,一股力量自长棍中斜逸而出,直冲向自己的面门。

长棍尚远,棍意已至!

这股力量古怪得很,虽然快若光电,但轻飘飘地,恐怕比着一只摔落的蚊子也不见得更沉重,如果不是梁辛身体感觉异常灵敏,几乎都无法察觉。

来自玲珑玉匣的法宝岂同凡响,梁辛拼得狠却不莽,不敢有分毫的怠慢,心念催促下,七片金鳞陡转而起,护住主人迎向那一抹‘棍意’。

啪的一声脆响,棍意正中一片金鳞!

旋即只听梁辛‘啊’的一声怒啸,开声暴喝:“散、散、散!”金鳞上附着的无数细碎鳞片急喷,化作一蓬猎猎劲风,向着冷漠老者轰击而去。

几乎与此同时,缠头阵中眼力最强的两人:老蝙蝠与曲青石一起惊呼了起来。

只有他们两个能看到,那片金鳞……碎了!

轻飘飘的棍意,竟把蟠螭精血炼化、几乎无坚不摧的戾蛊金鳞砸了个纷纷碎碎。

棍意击碎的,远不止一片金鳞,而是一举摧毁了梁辛的北斗星阵!

身处阵中的梁辛直到这一刻才明白,棍意中轻飘飘力量……便仿佛一手抓在火炭上的刹那里,并不会感觉‘烫’,而是觉得‘冰’,物极而反,大重若轻!

哪里是什么轻飘飘,而是重逾乾坤的洪浩一击!即便是堪比神物的金鳞,也扛不下!

不过金鳞碎、星阵散,但至少也消弭了冷漠老者的那一击。梁辛的应变何其迅速,就是爆开其他金鳞,一股脑轰响敌人。

冷漠老者如死水般的双眸中,也闪过了一丝诧异,在他想来这一棍递出,此战便会结束了,却没想到只是击碎了对方的一片金鳞,更没想到梁辛还能借势反击,让他甚至连一个先机都未能抢到。

冷漠老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混乱中将长棍泼风乱舞护住自己……

电光火石,各有一攻一守。

而梁辛扑击的势子毫不停顿,只要将敌人纳入三丈之内,便是自己的天下人间了……

冷漠老者陡然开声大喝,在梁辛距自己尚有十丈时一举破除金风,脚下迅速后退,同时手中长棍又起,与刚才完全相同,又是一抹棍意直冲。

最结实的金鳞星阵已碎,而棍意来得极快,梁辛来躲避都来不及,更毋论再去换上其他鳞片冲组星阵,仓促之下只有怪叫半声,执念陡发,天下人间提前发动。

时间骤停!

梁辛周身三丈之内万物凝固,即便那一抹棍意能够将天地洞穿,也充不破时间之力,就此停留在梁辛面前一尺之处,再无法稍动。

旋即梁辛借着躲避乱流反噬,已然调整位置,翻手扯掉天下人间,继续飞扑敌人。

那一抹棍意,也从他的头顶滑过,落空!冷漠老者的眼中惊骇之色更浓,以他的见识,又哪能想不到,如果不能在梁辛近身前将之狙杀、如果自己被困在对方的邪门神通之中,会是什么样的下场……

长棍急颤,老者顾不得每一棍都会耗去大量体力,接连不停,又是两道棍意,只求在三丈之外,将梁辛击杀!

两道棍意,换来了两次天下人间!

老者举棍向天,仿佛啸月猛虎,双脚不停向后击退,奋力与梁辛拉开距离一重又一重棍意,足以一举击毙大宗师的重击;

梁辛自上而下,好像一头鹰隼,风疾火烈只求近身。他只剩天下人间,凝固、躲避、撤掉神通继续扑击!

短程之内,梁辛的身法无敌,即便被棍意与天下人间稍加耽搁,速度仍远远快过对方,在三次天下人间之后,两人相距也不过五丈之遥了。

来自玲珑玉匣的宝物也不过尔尔?棍意虽重,却还奈何不了梁辛!不止目光,老头子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,可这次不是惊讶、不是骇然,而是浓浓地无奈,将长棍在地上一顿,轻喝:“偷天!”

声音落处,战团中异变突起,眼看着就要扑到老者跟前的梁辛,竟然在嘭的一声闷响中,一头撞到了‘墙’上……鬼打的墙。

两人之间,除了空气之外不存一物,但梁辛却被货真价实地被阻止了,不仅扑不过来,而且根本无法脱身!

似乎有个看不到的大气泡,将他裹在了空中,进不得,退不得,只能停留在原处。

而冷漠老者手中的长棍,肉眼可见,于无声之中层层拔裂,没有片刻的功夫,就尽数化为灰烬……老者淡淡地叹了口气:“偷天神棍,毁了。不过……”

说着,他又抬起头望向梁辛,露出了一个略显僵硬,但却真诚愉快的笑容:“毁在你身上,也算值得了!”

十余丈的扑击,兔起鹘落的攻守,发生于弹指间的恶战,戾蛊金鳞、天下人间与玲珑偷天之间的较量,就在毫无征兆中突兀结束。

戾蛊金鳞残损,玲珑偷天散碎,梁辛被古怪神通所困……

全场寂静无声,所有人都呆住了,只剩梁辛在无形却有质的‘气泡’中,东敲敲,西摸摸,显得既滑稽又诡异。

终于,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,打破了小岛上的死寂:“什……么……东……西……”

就好像在潜水潜泳时,从水面上传来的说笑声:忽高忽低,尖锐嘈杂,让人无法分辨距离。

说话的人是梁辛。眼中疑惑重重,脸上满是戒备,问过之后,他又抬手敲敲了困住自己的‘气泡’,传出一阵嘭嘭闷响。

冷漠老者应道:“不是东西……”,刚说了四个字,他便开始重重地咳了起来,直到半晌之后,才勉强调匀呼吸,费力地喘息道:“是天地,一方小小天地!”

这个时候曲青石冷哼了一声,身影一晃飘到梁辛身旁,伸手向着自己兄弟的身前按去,想要试探下这个‘气泡’,看看有没有可能将之击碎,把梁辛救出来。

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自己的手牵毫无阻隔,竟一路按了下去,甚至穿过了‘梁辛的身体’……梁辛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但却摸不着、抓不到,仿佛就是个虚影似的!

一手划过,毫无感觉,曲青石的脸色变了。

玲珑偷天已毁,冷漠老者无疑也变成了普通修士,神情里却并没有太多的失落,相反,还带有些许解脱之意,话也随之多了起来:“白费力气,没用的!都说过困住他的,是一方小小天地了,天地之间,再成天地!此刻他已置身于另外一个小世界中,虽然能看到的,但空间却不一样,谁也休想触到他了。”

曲青石言简意赅:“你放人,我认输!”

冷漠老者摇了摇头:“墨剑杀了人,你是墨剑的主人,可你能让死人复活么?一样的道理。”

小丫头青墨一听就要翻脸,柳亦一把拉到了身后,语气也不知不觉严厉了起来:“梁辛活着,还不用报仇,莫扰曲青石!”

果然,曲青石这边并未立刻发怒,而是沉声说道:“偷天神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还望告知。”要助老三脱困,总要先知道那个‘气泡天地’是怎么回事。

此刻,岛上三宗人马神态各不相同,老蝙蝠等人脸色铁青,自不必说;老不死则眼含笑意,梁辛被困出不来了、神物被毁‘魔君’无力,这个结局对他而言实在妙不可言;而长春天却神情踌躇,自己手上最大的筹码已经输掉了,按理说这个时候想要再保命,就要和缠头联合,以对抗尚未到场的‘老不死家的魔君’,可要命的是梁辛多半没救了,凭着老蝙蝠的脾气,怕是一会就要杀过来了……

不论是谁,不管再想什么,现在都没人去继续提‘三宗合一’的正事,曲青石虽然声音平稳,可从头发梢到脚后跟都在向外冒着杀气,谁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。

冷漠老者笑了:“以前害怕别人知道了这宝贝的神通,会提前有所防范,所以打赢了之后也从不敢去解释,憋得人难受。现在玲珑吞天没了,这是我最后一战,就算你不问,我也要明明白白给你们讲个清楚,说个痛快。”

曲青石没说话,只是做了个‘请讲’的手势。

玲珑偷天,两重神通。第一重棍意快若闪电、重入山岳,一击之威莫能抵挡。

第二重神通唤作‘偷天’,能够重塑方圆,凝造出一片小天地。这只玲珑棍也因此得名。

只凭主人的一个心意‘偷天’便能发动,因为是空间的变化,与速度全无关系,所以敌人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可能。这道神通比起神仙相的一重天道,恐怕威力还要更大些,至少无仙的‘道法自然’和一椭的‘一字成道’都套不住梁辛。只不过这重神通有个麻烦之处:只能使用七次。

七次之后,偷天神棍便彻底损毁。

“在他之前,我已动用过六次偷天之术了。”说到这里,冷漠老者自嘲地一晒:“我应长春天之邀赴会,本以为只凭棍意就足以弹压全场,根本没想过去用这偷天神通,嘿……”

到了现在,曲青石哪还有耐心去听他坦认身份,皱眉直接切回正题:“被‘偷天’击中之后,只是被困?”

梁辛在半空里表情专注,虽然嘈杂不清,但他还是能勉强听到外面的声音,正用凝神倾听。

冷漠老者点了点头,可还不等别人松口气,他又摇了摇头:“偷天之术只是另造天地,它本身不会杀人,也只能把人困住,不过,法术创造出来的小天地么,没有灵元可供滋养、没有力量可供支撑,坚持不了多久便会枯竭,而这天地中的一切,也会随之毁灭。”

曲青石的眼角一跳,又复追问:“有没有办法在枯竭前击碎它?”

这次冷漠老者是先摇头后点头:“外面的人,休想能够触碰得到它,更毋论击碎。但是被它困住的人,要是力气足够大,还是能将之打碎的……”话没说完,半空里立刻传来一阵咚咚咚的大响,梁老三已经开始挥拳踢腿,想要挣破‘偷天’来着。

可梁辛的星魂还在金鳞里趴着,凭着自己的真元,他那点力气还不如琅琊大,根本就撼不动牢笼。

冷漠老者双眼含笑,看了‘上蹿下跳’的梁辛一眼,继续道:“可是,就算有足够的力量能冲碎这道小天地,下场也是一样的,天崩地裂,其间的所有都会化为飞灰!”

梁辛立刻住手,不砸了。

曲青石不再说话,沉默了片刻后,又突然问道:“多长时间?”

冷漠老者竖起了一根手指:“一个时辰,交代遗言吧。”

“这么说,老三没得救了?”

冷漠老者笑着点头:“真没救了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曲青石的声音平静且阴冷:“要用过刑,才能听到实话。”

柳亦大步跨出,扬起独手捏住了冷漠老者的肩膀:“我来!”说话时,柳黑子目光森然,望向长春天。

长春天轻轻把目光一转,不去和柳亦对望。没了玲珑偷天的老者,修为不过玄机境中阶,对他而言已经没用一点用处了,在长春天心中,现在盘算的只有四个字:如何脱身。

事到如今,任谁都明白梁辛只剩死路一条,用刑为逼供?抽筋扒皮来报仇吧!

“早在四千年前我就知道,玲珑偷天被毁之时,就是我丧命之时,没了这件宝贝,我又何必活着呢?”冷漠老者被柳亦抓在手中,表情仍是一派坦然,轻声笑道:“杀吧杀吧,前后四千年,一共有七个绝顶高手给我陪葬,莫追烟早就值回了……”

岛上众人心思各异,但是听到冷漠老者自报姓名,仍尽数吃了一惊!

莫追烟。中土间第一个得到玲珑玉匣之人,从一个不入流的修士一跃而成顶尖高手,随后便隐遁不见,四千年中杳无音讯,想不到现身于此。

要是其他事情,柳亦早已手上加力酷刑折磨,现在竟不敢下手,虽然明知梁辛必死无疑,可心底却仍才残存一丝侥幸,期待着、奢望着老头子能突然把话锋一转,说出解救老三的办法!

哇的一声,小青墨大哭出声!

冷漠老者笑得怡然自得,转头望向捏住自己的柳亦:“不动手?以为还有希望?呵呵,何必自欺欺人,他只剩不到一个时辰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突然一个浓眉大眼、脸膛黝黑的乡下青年从天而降,落到他的面前,咋舌道:“玲珑玉匣,忒厉害!”随即,他又望向莫追烟:“你刚说你叫莫追烟?听着耳熟来着。”

冷漠老者下意识地点点头,甚至还打算应承一声,可他才刚刚张开嘴巴,眸子陡然瞪了个溜圆,老脸上全是一副见了鬼的神情,到了嘴边的话也变成了一声鸭子叫似的惊呼,继而两眼一翻,直挺挺地的厥了过去。

而小丫头的嚎啕大哭也忽然哑掉……于毫无征兆之间,必死无疑的梁辛竟然脱困而出,回到了伙伴中间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7章 以父之名 下一章:第289章 不怪屠子
热门: 庆余年 心理追凶:破釜沉舟 黑巫秘闻 她们说我是剑侠 斗战狂潮 腐蚀 深夜书屋 傲剑蛮荒 灵异怪谈 青叶灵异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