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蜥如雨下

上一章:第284章 龙头韬略 下一章:第286章 只问四字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看似木讷的乡下青年突然面现狰狞,语出惊人。

不老和长春天两个人都笑了,他们比谁都明白,自家魔君虽然是假的,可本领却是真的,甚至两个都觉得,他们请来的假魔君,比起真将岸来还要更强一些。

可笑着笑着,不老和长春天的笑容却渐渐僵硬了……因为对面的缠头众人也在笑,血河屠子、琼环、跨两、柳亦、曲青石、老蝙蝠,人人都在放声大笑,人人都比他们两个笑得更开心、更兴奋、更由衷!

不老终于止住了笑声,举目望向老蝙蝠,语气虽然轻松,可那副短命相中却隐着重重疑惑:“老缠头,你从哪里找疯小子,该不会是脑子有病吧?”

长春天对梁辛的了解,比起不老要多一些,说话时也留了些分寸,对着老蝙蝠笑道:“还是让这孩子回去吧,本来大有可为,被你推出来强出头,枉送了大好前途。”

老蝙蝠并不理睬他们,而曲青石却附身将一群秃脑壳等一群小黑蛇抄到手中,跟着单臂用力,将它们尽数抛入大海。

众人莫名其妙,曲青石也不解释什么,踏上了几步,站到梁辛身后三丈处,阴声开口:“论韬略,便是论依仗,我家老三要论的,便是你们的依仗了。”

柳亦也甩着独手出列,嘿嘿地笑道:“出来两个老魔君,最少有一个假的,这件案子只有我家老三能断,你们两位,稍安勿躁吧。”

三兄弟犄角而立,锋锐处便是梁辛那突前的锋锐一点:“想我回去,先把魔君的事情掰扯清楚!”

不老突然放开声音,摇头大笑:“你能断这件案子?虽然是废话,可我还是忍不住想再问一遍:娃娃,你凭什么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梁辛沉声断喝:“北斗!”七片金鳞凭空跃出,紧守北斗阵位,围绕帝星层层打转;

曲青石同时冷笑:“剑槐!”墨剑指天急颤不休,万盏槐叶迎风而舞,月下生辉……

三兄弟早有默契,柳亦何尝不明白,此刻要帮着老三立刀扬威,可他的修为和那片小红鳞也实在扔不出什么气势,当即想也不想,张嘴便喝:“师父!”

老蝙蝠身形一荡疾飞而至,宽大的衣袂猎猎迎风,在徒弟头顶三丈处盘旋不休,而下一刻,霍然一片血光泼洒,近百片巨大的阴沉木耳被老蝙蝠扬撒出来……

兄弟放法宝,大哥放师父,虽然有些不伦不类,可那份自三兄弟周身爆开的浩荡威压却货真价实,仿若一场无形却有质的狂风,转眼横扫全岛!

突然,从缠头宗的阵中又传出一阵清清脆脆的铃声,旋即沉重的脚步声响起,小毛手摇金领,与哥哥共同骑在一头大蜥身上,领着百头骨瘤蜥缓步踏出,一直走到梁辛身畔,小毛猛地怪叫一声,铃声也随之急促,训令到处,百头巨蜥霍然从肋下撑开一双薄薄的肉翼,在巨大的破空声中振翅而起!

百头体型比着犀牛还要大上几倍的巨蜥,尽数悬于天空,周身弥漫着淡淡的麒麟妖威,只等主人一声令下便会俯冲袭杀,这样的阵势,足以撑爆每个人的目光……

几乎就在巨蜥飞起的同时,大海中也传来了一阵‘呼呼呼呼’的怪叫,秃脑壳大半个身子都立在水面上,跟着小小的身体一跳,而下一刻,巨浪如山!

禁止之内,方圆十余里的海水遽然炸裂开来,一座座大浪彼此撕咬、融聚,不过弹指间的功夫,便凝成一道湛蓝色的厚重水墙,围住小岛整整一周,仿佛随时都会坍塌,却还在不停的被浊浪耸动着,越长越高,直到高耸入云。

小蛇、巨蜥、老蝙蝠;金鳞、墨剑、三兄弟!

整座小岛都沸腾了……另外两家邪道弟子还道缠头宗要就此发难,忙不迭结法阵亮法宝,如临大敌严阵以待。

不老和长春天没什么动作,而是紧紧盯住梁辛,神情满是诧异。

让他们惊讶的不是缠头宗要开战,而是缠头宗根本就没有要动手的意思……虽然老蝙蝠跃跃欲击,可他麾下的那一百多个缠头弟子个个面色轻松,三五成群,嬉笑指点着三兄弟的威风。

凭着他们的见识,当然都看懂了:

眼前突然展现出的巨大实力,与缠头宗并无太大的关系,或者说,要动手的不是缠头,不是老蝙蝠,而是那个怎么看怎么不起眼的乡下青年,梁磨刀!

这份实力,是梁辛的。

柳亦的黑脸蛋子上杀气腾腾,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吊郎当:“都是我家老三的,凭这个,够不够?”说完,又满脸讨好地看了看天上的师父。

老蝙蝠给面子,在天上一圈一圈的盘旋着,只怪笑,不说话。

不老也抬起头,望向老蝙蝠,皱眉问道:“你这是……心甘情愿替一个娃娃卖命?”

“又何止这一个老缠头!”不等老蝙蝠说什么,长春天就摇摇头,对不老说道:“幸亏你没把这场大会开在苦乃山或者北地草原上,否则还有你吃惊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长春天若有所思,口中喃喃念叨着‘北荒巫、苦乃妖……’,片刻之后脸上显出了一份恍悟之色:“错了,错了,先前弄错了一件事!”

跟着,长春天望向梁辛:“你才是正主儿吧?”

长春天也是聪明绝顶之人,此刻想着梁辛的身后势力,再联系到老蝙蝠那份只求逍遥不问世事的性子,为何会来掺和三宗合一这种烦人事,便已隐隐猜到,缠头宗真正的目的,是要撑眼前的梁老三上位。

老蝙蝠飞得低了些,阴森笑道:“长春天,不知道老子飞得怪累么?少说些废话,只问你一句,我家的这个后生,够不够资格去断魔君的真假?”

他刚说完,唯恐大伙不动手的琼环,又从后面兴高采烈地补充了句:“要觉得不够资格,咱就打起来看咯!”

长春天哈哈一笑,背负双手退开了两步:“你们执意让他送死,我又有什么舍不得的,不过……他家的那个魔君怎么办?”说着,他伸手一指不老,意思再明白不过,‘自家将岸’和梁辛等人动手无妨,但是却会白白便宜了不老家那个还没到场的‘将岸’。

梁辛也笑了笑:“只要够资格便好。”说着,当先收起自己的金鳞:“不急着打,撕他们的脸皮之前,总得先让他们知道,自己错在了哪里。”

其他人随着他一起收手,曲青石收剑、柳亦收师父,并肩回归本阵;海上的冲天水墙缓缓平复……只有大毛小毛,可能是飞得太高,没能理解梁辛的意思,还统御着一群飞蜥在天上浮着。

直到柳亦呵呵笑着对天上大喊:“下来吧,收了!”小毛这才一惊而醒,忙不迭摇晃了两下铃铛,可谁也没想到……这群巨蜥不是滑翔、降低着陆,而是直接敛起肉翼,就从数十丈直挺挺地砸了下来!

巨蜥块头太大,飞到天上后没法全都聚拢在梁辛的头顶上,也就散了队形,此刻仿佛流星坠地,砸到哪里的都有,摔进缠头营地有之,长春天和不老宗阵中更是不少……

小岛上轰然大乱,修为浅薄的抱头鼠窜,修为精强的直接挥出一道神通,既为保护自己,更为了试试这些大块头的成色,转眼里就有数十件法宝飞冲而起,与轰轰烈烈砸下来的巨蜥撞到了一处,砰砰巨响转眼连成了一片。

那些打到天上去抵挡巨蜥的法宝,莫不含有分金裂石的大力,但是巨蜥挨上之后,最多也就是打个滚摔落于地,然后晃晃脑袋跳起来。

巨蜥往常里性情温厚,食草而无争,可一旦被金铃蛊惑就会激起凶性,何况它们又刚‘泡过大粪’,身体虽然还没有显著的改变,但受到大兽气息的影响,脾气比着原来更暴躁了许多,现在莫名其妙被人打了岂能善罢甘休,所有挨上法宝的大家伙们,从地上跳起来,便闷声长嗥一声,尾巴一甩冲向凶手!

巨力、重甲、骨瘤,三样老天爷赏给它们的宝贝;

小毛祖孙三个被全族尾巴蛮追杀,却凭着它们的庇护得以保命;

十几头巨蜥把头壳撞得稀烂,就把蟠螭的肉冠砸得稀烂,更把蟠螭头颅轰陷出一只大坑……

骨瘤蜥的实力岂同凡响!

平时行动缓慢,可足蹬、尾撑、更有肉翼助力,这一冲之下虽无灵活可言,速度却快得惊人,如风疾火烈气势磅礴,所过之处,哪有人能挡住他们半步。

毫无张兆,意外之乱!

沉重的脚步夯颤小岛,惊呼怒叫和法宝呼啸声不绝于耳……当然也少不了缠头弟子又鼓掌又跺脚的怪声喝彩。

不老宗与长春天门下也不乏好手,但一来没想到巨蜥竟然如此扛打,而且看似笨拙,实际却行动迅速,着实出人意料;二来许多大蜥是直接掉进了他们的阵中,自内而外发起冲击,让两宗根本无法发动合击之术。转眼之间,两家的阵势都被这群发疯发狂的大家伙冲垮,小岛上更是乱成了一团……

铃铛不在自己手里,梁辛想制止也没这本事,干脆把两只手往袖子里一揣,不管别人,只把目光凝在那个沉默老者身上。

巨蜥乱冲,法宝乱飞,‘长春天家的将岸’哪还坐得住,早都闪身一旁,避开这场大乱,不过他仍是低头不语,更没有要出手的意思。

眼看着门下弟子吃了亏,长春天和老不死两个人哪还站得住,但是才刚刚一动,曲青石擎着墨剑、柳黑子领着师父,又同时飘身出阵,稳稳盯住了两人。

不老眉毛一挑:“老缠头,现在就开打了么?”

不等老蝙蝠说话,柳亦就代为回答:“不打,不打,你还是没明白,我们不想打,可也不能让你们去打我家的蜥蜴。大伙都站着,让它们冲一阵发发火就没事了。”

曲青石也随之开口冷笑:“论韬略?看来也没什么用处,说的天花乱坠,却连这些畜生都扛不住。”

老蝙蝠最干脆,伸手指了指另外两家的弟子:“这些小子手欠,活该!”

不老怒极而笑:“好,我不动,你不动,咱们一起看看,到底是我家儿郎被踩死,还是你家的畜生被屠灭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小岛上陡然又现异变!

本来正凶性大发、就连金铃都控制不住的巨蜥,突然停止了冲击,个个都扬起头颅,鼻端急促抽搐,闻嗅个不休,眼中的凶光也随之消退,换而欣喜和亲切。

跟着,小岛上空百余丈之处,空气忽然颤抖起来,一条梭形大船凭空而现!

天上的大船。

百余头巨蜥也不再理会敌人,尽数展开双翼,哗啦啦地飞上天空,好像众星捧月一般,围住大船转个不休。

两宗弟子本已渐渐归拢了阵势,正准备反击屠蜥,可现在怪船突现,谁也不敢贸然出手,人人都把法宝擎在手中,严阵以待。

长春天目光闪烁,一边仰望大船,一边开口问道:“老不死,你家的那个魔君?”

不老缓缓摇头,神情警惕:“他老人家凌空虚度,来去无踪,又何必依靠这种古怪法宝。”

长春天的神情却愈发古怪了:“那它是怎么进来的?你布下的护岛法阵是摆设么?!”

两个魁首在低声议论,缠头宗里的几个重要人物也各自惊讶,不过他们的脸上可没什么戒备之意,尽是哭笑不得。

曲青石声音清淡:“老大,看这船,眼熟吧?”

柳亦乐了:“这么快就运用自如?老曲家的人都聪明,是吧,舅舅?”

天空之船虽然来得震撼、诡异,可三兄弟、老蝙蝠这些不久前刚刚从凶岛归来的人又哪能认不出它:玲珑玉匣,辗转神梭!

不用问,小丫头青墨来了。

神梭的上一任主人拓穆曾说过:上天入地,三江五湖,凡五行所在,不管水深火热,不管金坚石硬,只要心念一指,神梭便载着我弹指而至!

不老宗布下的守护禁制虽然犀利,却挡不住这件出自玲珑玉匣中的宝贝,青墨驾驭着神梭,是破碎虚空而至,根本就不用去接触法阵。

神梭现身,惊悸全场……可片刻之后它突然在天上跳动了起来,一头扎向东、又一转兜向西,四处乱转的同时,梭子本身也时大时小,仿佛喝醉了似的。

梁辛咳了一声,苦笑道:“看来还没能用熟……”正叹着半截,空中突然响起‘嘭’的一声闷响,青墨抱着化作三尺大小的神梭,扎手扎脚地摔了下来,边摔落、边咯咯笑个不停:“一出一进最麻烦,跑起来倒无妨。”

说话的功夫,她已调整好身形,由摔变飘,轻盈落地。

下一刻,砰砰闷响陡然大作,黑色小岛又迎来了第二场‘蜥蜴雨’,这次邪道弟子都学乖了,忙不迭催动身法躲避,再没一个‘手欠’的了。

小丫头青墨被吓了一跳,目瞪口呆的站在‘大雨’中。而那些巨蜥落地之后,一头一头翻身跃起,完全无视小毛的铃铛,又全都聚拢到青墨跟前,却又不敢靠的太近,摆出的架势分明就是一副臣服之相。

青墨不明所以,其他人也都是一头雾水,小丫头不久前还和巨蜥们共聚小岛,那时可从未有过眼前这样的情形。

还是老蝙蝠最先反应了过来,也不避讳其他两宗的首脑,笑问道:“丫头,你是不是带着那两颗麒麟蛋了?”

不远处的长春天脸皮一抽,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可能听错,可仍不敢相信,低声问不老:“老缠头刚才说的是、是麒麟蛋?”

不老的声音也有些干涩:“是、是吧……”

青墨对着老蝙蝠愣愣点头,还在迷糊着,三兄弟则恍然大悟,大概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巨蜥们都在麒麟岛上的沼池中浸泡过,身体得以改造,等若得了些麒麟传承,虽然它们还没有灵智,可本能力已经烙下了‘麒麟门下’这四个大字,自然会奉大兽为主。它们簇拥、供奉的不是青墨,而是被青墨随身携带的那两枚麒麟蛋。

青墨迷迷糊糊,对不懂之事一向都扔到脑后,翻手将神梭收起,喜滋滋地跑过来,从老蝙蝠开始,和一众亲人朋友挨个打招呼。

不老和长春天此刻已经放松了下来,凭着他们的眼力,一眼就看穿了青墨的修为,不足为虑。

玲珑辗转虽然神奇,可两个魁首又哪知道这件宝贝不光能飞来飞去,还能用来打人,谁都没去重视。

至于麒麟蛋……大兽虽然是灭顶之灾,可它们的蛋充其量也不过就是盘菜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4章 龙头韬略 下一章:第286章 只问四字
热门: 星峰传说 葬鬼经 欢愉 五只小猪 恶魔的泪珠 神赐的宴会 长安古意 十宗罪5 金沙古卷1·青铜之门 华音流韶:雪嫁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