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4章 龙头韬略

上一章:第283章 铜头朋友 下一章:第285章 蜥如雨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不老把小吊送到天嬉笑的怀里,先低声嘱咐了句:“小心些!”,随即回头望向另外两家魁首,沉声道:“龙头位子只有一个,大家个个想争……嘿,可你们总要先想好一件事:做了龙头,你能不能给大家一个好前程?!若不能,要你何用?!两位,不老想替娃娃们问一句,若你成了大龙头,当如何应付五道三俗的疯狂追杀?如何才能给儿郎们一个好前程?”

琼环丫头一直跃跃欲试等着开打,没想到这场戏突然变得文绉绉了,小脸上老大的不耐烦:“做啥子么?靠嘴巴争龙头?莫得让人笑掉牙齿!直接动手才是正经!”

老蝙蝠应道:“丫头莫急,这场架是早晚的事情。谁当龙头,最后还得靠拳头。”说话的时候,他左顾右盼,仿佛在寻找什么,显得心不在焉。

琼环自幼追随老蝙蝠,明白他想要什么,说了声:“老汉儿等哈!”话音落时身形飘起,掠向不远处的密林,挑选片刻,将一棵枝桠繁茂的大树连根拔起、带回自家阵中,用力插入泥土。

老蝙蝠身子翻转腾跃,将自己倒悬在大树上,长吁了一口气,笑眯眯地嘟囔道:“舒坦了……”

琼环这才继续追问:“迟早要打,那直接打个龟儿就是了么,偏偏还要废话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撅起小嘴,不能打架仿佛让她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

“抢人心这件事,在打之前干,要比着打完再说强得多嘞。”老蝙蝠一边晃着,一边回答。

琼环更加疑惑了:“现在抢到了人心,待会却被打死了,那有个抓子用处么!”

老蝙蝠大笑了起来:“所以说,老不死有十成十的胜算,能干翻我和长春天!”

不老笑呵呵地点点头,插口道:“言重了……也不止我,长春天和你老汉儿,也都有把握得很嘞,既然咱们三个都稳操胜券,现在说说做了大龙头之后的韬略又有何妨?老缠头,你先来?”

老蝙蝠摇了摇头:“老子得先想想,让长春天先说!”

长春天做魁首多年,无论心思和口才都是第一流的,何况在赴会之前,无论是打还是说,他早都做了充分准备。被老蝙蝠点名之后也不矫情什么,抬腿迈步进入场中,却并不急着开口,而是转动目光,缓缓扫过所有邪道弟子。

老蝙蝠最见不得这种拿腔作势的样子,开口笑骂:“长春天,你挑女婿呢?有话就赶紧说!”

长春天并不理会,将全场都扫视过后,又扬起了右手,五指撑开,这才开口说道:“今夜会后一年之内,修真正道上有五个人会死掉。”

他并未调用真元,只以普通声音说话,即便在场众人尽数耳力精强,也都情不自禁屏住了呼吸,更没人敢咳嗽交谈。

长春天慢慢收拢手指,面色恬静,轻声给所有人数到:

“承天道宗,敢当老道。”

刚说完第一个,人群中就爆发出哄的一声惊呼!

长春天却充耳不闻,仍自顾自地向下数着:“流连道宗,泽渔老道;鉴火道宗,熔心老道;指夕道宗,闻风老道;金玉堂,秦瘦。”数过之后,右手也由掌成拳,长春天抬头望向一众邪魔外道,说道:“五个,人齐了!”

三宗弟子早都乱了套,或者目瞪口呆,或者交头接耳,就连长春天的门下也不例外,嘈杂声中,跨两的怪笑最是响亮:“这龟儿脑壳坏掉了,疯戳戳咯!”

五大三粗之中,卸甲没落、荣枯新丧、离人谷置身事外,而另外五家的掌门,便是长春天刚刚合拢起的五根手指!

长春天松开拳头,展颜而笑,可这份笑容却只显出了那双一字眉的混横劲:“五个老怪物一死,修真五大三粗也就彻底乱了套,那时便是我们的机会了。”

老蝙蝠早都歪起了脑袋,拿眼角斜忒着长春天:“一年之内,狙杀五大掌门?这件事就连老将岸当年也未必做得来吧?”

长春天摇头回答:“今时不同往日,他们在明处,何况天门太平安逸惯了,再怎么谨慎也抹不掉骨子里那份自大。”说着,他顿了顿,又复露出笑容:“本来也不用一年那么久,杀前三个要两个月也就足够了,剩下那两个就该小心防范了,所以才又打出了是十个月的余量。”

“空口吹大气谁都会,你说杀五个人,老子还说直接去把天门灭掉嘞!”跨两干脆用看白痴的目光去看长春天,怪声道:“先莫得说防范不防范,就算把那五个龟儿,一个一个摆来你面前,你杀得掉?长春天,你凭个啥子,总要亮出来给大家瞧瞧!”

长春天伸手指向了身后的冷漠老者:“我的凭仗,就是这位前辈了。”老者并不抬头,目光低垂,默默望着地面。

跨两笑嘻嘻地,混不把冷漠老者放在眼里:“他又是哪个?来了这么久,总是傻戳戳地数蚂蚁。”

长春天笑得一派轻松:“他不是哪个,他是咱们大家的老祖宗……魔君,将岸!有他老人家出手,正道天门的那几个掌门,还能再活多久呢?”

他的声音仍旧很轻,‘魔君将岸’这四个字,在所有人的耳中都变成了一声炸雷,众人尽数被震得目瞪口呆,唯独有一个人大声咳嗽了起来……梁老三呛到了口水,咳了个面红耳赤,恨不得把肺吐出来晾晾。

琅琊的眼中只有梁辛一个人,顾不得再去看‘魔君’,一手抚胸一手捶背,忙活着梁辛。

不等把这口气喘顺了,梁辛就要跳出去说话,曲青石和柳亦各自伸手,按在了他的肩膀上,微笑摇头,示意兄弟稍安勿躁。

老蝙蝠等人提前都猜到,老不死得了贾添的支持,要收拢三宗这些桀骜不驯之辈,多半会弄出个假魔君来,可谁都没想到长春天居然也带了个‘将岸’来赴会。

老蝙蝠在树上晃得更开心了,眼光里满满都是笑意,一会看看长春天,一会又看看冷漠老者……

看他这副表情,长春天还道老蝙蝠不肯相信‘将岸’的身份,冷笑着说:“魔君的身份,不用我多说什么,过不多久你们便会清楚了。”

老蝙蝠哈哈大笑,摇着头也不再说什么。

不老现在从震惊中恢复了回来,暂时也不去追究魔君的真假,转头望向老蝙蝠,后者明白他的意思,摇头笑答:“我还是没想好怎么说,你先,你先!”

不老不推辞,径自开口,没提‘将岸’的话茬,而是顺着长春天的韬略说道:“要是能把那五个人杀了,凭着长春天的心机,在乱世中去抢个壮大的机会,还真不是什么难事,只不过正道修士都死光了,在场的诸位,最多也只有三十年可活!‘九星连线,浩劫东来’三十年后大敌浮海东渡,强袭中土,到那时……”

说着,不老望向长春天,同时还学着后者刚才的样子,又摊手又攥拳,继续笑道:“你杀不死那几个天门掌门倒还好,至少浩劫东来时,中土上的正道实力也会出手去对付妖怪;就怕你真把他们五个杀了,让修真道彻底乱了一团糟,只剩我们自己孤军奋战,休想有一丝胜算,平白葬送了一众好儿郎。”

梁辛和两位兄长对望了一眼,不老的这番话,果然和贾添的调子一模一样。

长春天不屑一笑,可还不等他开口反驳,老蝙蝠就从一旁附和不老:“浩劫东来确有其事,老不死的话不是危言耸听。”

不老很有些意外地看了老蝙蝠一眼,没想到他会出声帮腔,对着他微微点头,才继续说道:“天门虽然可恶,可现在却不是杀他们的时候,毕竟大劫之时,还要借助他们的力量……”

老蝙蝠干脆变成了没事人,从树上点评:“长春天是要战,你却想求一个安稳?”

不老点头:“便是如此,我要三十年和平而处,等到劫难来时,才是中土势力推倒重划的时候,那些天门高手,都要留下来去杀敌的。”

老蝙蝠晃得悠哉悠哉地,笑着骂道:“老不死,学会了养畜生之后,把自己也养成呆头畜生了么?越是浩劫东来,正道的人就越得先安内再攘外,现在是他们不肯罢休,哪是你说和就能和的,为求安稳,你要引颈就戮么?”

不老毫不动气,反而还笑了起来:“我可一共设计了三个步骤呢,第一步是这三十年的平安;第二步是浩劫时,让那些正道修士去与敌同归于尽;第三步还要领着娃娃们一起去领悟天道,踏足仙途。要是连这第一步都没把握,我又哪敢张罗这场中秋之会。”

三个魁首画大饼、抢人心,各自论起自己的统兵韬略,当然也只是从大方向去说,不可能涉及到太多细节。老不死说的这‘三步大计’,无论哪一步都难到了极点,几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,相比之下,长春天刚刚说过的‘斩首之说’,倒显得更合理可行了。

除了站在不老身后的天嬉笑和地哭丧之外,在场众人个个都面露怀疑,又开始低声议论,桀骜自负者,干脆撇嘴冷笑。

不老很有耐心,等着大伙再度安静下来,才再度开口:“固守三十年,在浩劫之前求一个安稳太平,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老蝙蝠就插口打断:“的确不是啥难事,只要能打得过他们就成了呗……嘿,你们两家可真都不一样了,要是有个不明白的人在此,光听你俩的话,还道这几百年里,是你们把八大天门都打得抱头鼠窜、不敢露面嘞!长春天的依仗是个来历鬼祟的老将岸,老不死,你的依仗又是啥?”

不老神态从容,短命相上露出了一副笑容:“巧极了,我的依仗,也是老魔君将岸!他老人家已经回来了……”

说着,不老仿佛又想起了什么,抬手轻敲额角,笑道:“差点忘记了个大好的消息,老魔君千年前隐世悟道,早已突破天人之界、洞彻天道,是靠大手段才把自己留在了人间,只要他愿意,随时都能破劫飞仙。他老人家虽在人间,却已成仙!有他主掌攻防,三十年平安唾手可得;有他穿针引线,大家再花些心思,浩劫时引天门与妖物恶战彼此消耗,不是难事;等尘埃落定,中土上的灵元、仙草尽归我辈,再请老魔君指点两句,彻悟天道指日可待!”

不老的话,字字如雷,滚荡不休,再次把大伙震得瞠目结舌,不过一会功夫就出来了两个魔君,一个始终不发一言好像哑巴;另一个能成仙而不飞升仿佛傻瓜……

梁辛这次没咳嗽,开始模棱眼珠子了。

老蝙蝠笑得别提多开心了,把枝桠树叶都震得哗哗乱响,伸手指了指小吊,问不老:“老不死,你可别说这个娃娃就是老将岸转世投胎。”

不老失笑摇头:“小吊是我的孙子,和老魔君可没有半点关系!”

“不是就好,否则你弄个娃娃来糊弄大伙,也太不要脸了。”老蝙蝠继续笑道:“长春天家的魔君可早就来了,一直坐在那数蚂蚁;你家的老将岸又在哪里!”

“该现身的时候,他老人家自会现身,耐心些吧,今夜包你如愿以偿!”

魔君之事,说上一万斤的废话也没用,只要亮出一手‘天下人间’,归根结底要亮出真本事才行,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,犯不着多说什么,不老和长春天一样,不再将岸的话题上继续纠缠,而是望向老蝙蝠,笑道:“该你了,要是实在想不好,不说也无妨。”

在场的邪道弟子倒都有些兴奋来着,琢磨着已经出来俩将岸了,人人拭目以待,等着看老蝙蝠是不是能弄出个谢甲儿来。

老蝙蝠咧开嘴巴,给了所有人一个‘倒挂’的笑容,显得诡异阴森:“我可没地方给你们找将岸去,我要做了首领,大伙就都跟我回西蛮去。做了缠头弟子,穷凶极恶的继续去穷凶极恶,莽撞混横的继续去莽撞混横,除了自相残杀,你们爱干啥就干啥去……对付敌人的韬略么,天门也好、浩劫怪物也好、乌龟王八也好,不管对头是谁,打死了人家就占了份便宜,被人家打死了也别死不瞑目,自有老子去给你们报仇!”

缠头弟子全都乐了,这几百年里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,在洞中练功、跑出去撒野,平时哪有正经差事,虽然顶着个‘邪宗缠头’的名号,可实际上就是群凶悍的化外散修。

当然,缠头弟子人人都以‘剿灭正道’为己任,但是这份‘使命感’,与其是说妖人本色、正邪不两立,倒不如说是‘因为正道把他们当成妖人,所以他们就要给正道好看’来得更恰当。

长春天也笑了:“你这韬略……可够省心的!”

老蝙蝠却把话锋一转:“不过,我说的这些全都是狗屁,因为……我说了不算!”说着,他陡然一翻,从树丫上飘到梁辛身旁,笑道:“小子,你上去说话,就算替我说的!”

不等梁辛回答,老蝙蝠就抓住了他的肩膀,一把将他扔进了场中,对着另外两宗人马大笑道:“他说话才算数,你们都听他的吧!”

梁辛傻眼了,撕掉假魔君脸皮的事情他责无旁贷,早在摩拳擦掌等着干架,可跳出来说话的事情根本都没想过,等他回过神来,人已经站在空地中央了,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。

缠头一辈子狂出了圈,这次却把自己的话说成是狗屁,跟着扔了个乡下小子出来……众人惊愕的同时,又兴奋起来:谢甲儿,这小子是谢甲儿……

长春天和老不死对望了一眼,跟着前者笑问老蝙蝠:“他说话,真算数?”

老蝙蝠点头:“他说的话,比你俩靠谱得多,自然算数。”

不老这才望向梁辛,笑道:“那好,你便替着老缠头说说吧。”

梁辛不敢连累着老蝙蝠被人轻视,更不想被冒充干爹的混蛋耻笑,可就算他心思还不错,仓促之下又哪能找出什么‘杀五人’、‘三步大计’之类的韬略,琢磨了片刻之后,最后也只能实话实说:“天门不足为患,浩劫东来才着实可虑,我没什么韬略,唯独却只有两个字:可活。不管那场浩劫有多猛烈,就算中土山崩地裂,至少,我能让此间所有人都活下去。”

活着。最简单,可也最困难!

不老哪会知道他指的是麒麟岛、镇百山小眼这两处避难之地,还以为梁辛在卖弄实力,当即摇头笑道:“那你凭得又是什么?”

说完,不老又忙不迭地补充了一句:“万万别说你是谢甲儿,二魔君虽然也没人见过,他的样貌可多有流传,是一副堂堂霸王像,身高盈丈、豹头环眼,凭你可冒出不来……”

一边说着,不老和长春天都笑了起来,仿佛自家的魔君将岸是十足真货!

“凭两个,其一,我有避难之地,万一抗不过那场浩劫时,我能带着你们活命;其二,凭我!”梁辛也笑了,笑得眉目狰狞:“我能把你们两家‘魔君’的四肢打断,再把他们的脸皮撕下来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3章 铜头朋友 下一章:第285章 蜥如雨下
热门: 黎明之鹰 赫拉克勒斯十二宗疑案 非正常人类异闻录 关洛风云录 死亡的狂欢 暮光之城1:暮色 魔鹰记 抚仙毒蛊 艺术谋杀 尼罗河上的惨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