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论而不战

上一章:第281章 八月十五 下一章:第283章 铜头朋友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小蛇游泳,所以海怪逃跑;大蜴上岸,继而群兽溃散,从头到尾也不过两盏茶的功夫,没有一次撕咬、搏斗。

不管过程如何,总归缠头宗的怪物大获全胜,长春天也总算明白了,老蝙蝠这趟不是白来的。可即便他已收起了轻视之心,在见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要来拔自家林子的时候,脸上还是显出了些无奈,缓步迎上了曲青石,诚恳道:“回去,换你家老爹吧。”

曲青石也停下脚步:“今夜所有战事,由我们几个晚辈承担,不打算请老爹下场。”

长春天嘿了一声,也不再废话,转头便要命弟子发动,不料曲青石又开口道:“且慢,我还有话想说。”说话之间,曲青石扬手亮剑!

长春天冷笑出声:“偷袭么?你还差得远!”话音落处,一条青青蟒鞭自他身后凌空而现,鞭稍吞吐,直刺曲青石。

曲青石却未扬剑而攻,只是身形一晃避开藤鞭,随即将手中长剑的剑柄倒转,递向长春天,同时说道:“这把剑,请你过目。”

长春天凝住神通悬而不击,并不去伸手接剑,而是望着曲青石道:“论而不战,虽无伤亡,却有输赢。”

曲青石点了点头:“你输了,就把天梯树尽数挖出,放躺便好,老爹嫌它们碍眼;我输了,随你处置。”

长春天笑道:“我不要人,你输了,把这把剑中的元神洗去后赠我,另外我还要那些小蛇和蜥蜴!”

曲青石嘴角轻轻抽了下,算是笑了下:“便依着你!”

梁辛在后面看着,见二哥出阵却又不打,全不明白怎么回事。琅琊一如既往,趁着长春天与曲青石交谈的空子,轻声给他解释道:“修士神通威力强大,全力出手常常会难以控制,难免死伤。修真道上原有这样的一个法子,双方没有深仇大恨,只求分出胜负,不想生死相见时,大可‘论而不战’,摆一摆神通与道法……如果有一方能服气认输,便不用打了。”

“那要是不服气呢?”

“那就动手打呗。”

梁辛眉头大皱:“那这个‘论而不战’有什么用,反正都要打。”

琅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逮谁和谁玩命,这个法子对你当然没用,可是对我师父多半是有用的,毕竟,他珍惜羽翼呢!”

梁辛弄明白了什么是‘论而不战’,当即扬声开口,对着长春天喊道:“二哥若输了,我也赔给你,任你处置!”

长春天哈哈一笑,点头道:“也好,反正是白赚的。”

曲青石笑着回头瞪了梁老三一眼,随即将手中长剑轻轻一抖,遽然一串剑鸣惊天,黑色光芒凌空而起!

刚刚亮剑时,曲青石未展墨剑气势,直到此刻才催动剑意。墨剑是金行至尊,躁动之下金之锐意纵横四溢,原本徐徐而轻柔的海风,都被染得凄厉躁动。

长春天明显吃了一惊,先前他也只道这把剑不错,可无论如何不曾想到,此剑竟锐意如斯。

曲青石淡然道:“锐金克木,你如何御之?”说着,再度将长剑递向长春天。

飞剑法宝,与主人心意相通,自不怕被人抱着逃跑。

长春天刚刚把墨剑接过,手腕便是微微一沉,低声说了句:“好沉重的家伙!”,跟着伸手拂过剑身,细细感受……

半晌之后,长春天才长吁一口气,将墨剑还给曲青石,认真点头:“难怪由你出阵,只凭它,便有资格与我的天梯一战了。不过,只凭这把剑,你难胜我……你可听说过‘木举人’么?”

曲青石传承了槐楼牧童儿的全部记忆,对木行有关的道法神通多有了解,觉得‘木举人’这三个字有些熟悉,皱眉寻思片刻,终于想起了它的来历。

‘木举人’是一门木行的奇异功法,早已失传,来源更不可考,修习的条件极为苛刻,就算学有所成,对自身的真元、神通也没有一点帮助,还是凡人一个,只不过寿数变得长许多。同时一旦修习了‘木举人’,就再不能去碰其他的道法了,否则便会走火入魔爆体而亡。

而将此术修到了极致,也只能施展出一个神通:因材施教。

‘因材施教’,与点石成金、撒豆成兵颇有几分相似之处,施展之下,可以点化‘灵木’,化作青木神将,诛妖伏魔,战力惊人。当然,不同种的灵木所化的神将本领也差异极大。这才有了‘因材施教’之说。

只不过,点化出的神将,在行动时会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,并不会听奉木举人之令。

所谓‘灵木’指的是开通灵智、却尚未成精无法挪移的草木,世间少有,寻之不易。

木举人修炼过程无比艰辛;练成之后不能自己打架;‘灵木’极为难寻;就算寻到了点化了,神将又不能为己所用……这样的功法,干脆就没有一星半点的用处,失传了简直就是天经地义。

其实,这样的无用功法,在中土上还真有不少。究其缘由,这些功法都是‘失败品’。

自远古起便有修天之士,千千万万年中,不知有多少法术神通被研创出来,既然是‘研创’,当然可不能样样都大获成功,像‘木举人’这样的功法,原创者的本意肯定不会是这样,可到最后目的没打成。虽然功法没有用处,但毕竟有番心血在里面,烧掉实在舍不得,由此也随着门宗内的各种典籍一起保存、跟着流传下来。

长春天见曲青石竟然知道‘木举人’,有些意外的同时,也露出了一份轻松:“你能明白就好,否则解释起来,实在麻烦得很。”

对敌时一向没什么表情的小白脸,这次也摇头苦笑:“这样的功法,还有人去修炼它?”

长春天无比认真的点点头:“就连琅琊都不知道的,我的师兄,就是木举人。”说着,他伸手指了指天梯林中的那顶猩红大轿,跟着又岔开了话题:“琅琊丫头应该说过天梯了吧?”

说话的时候,长春天遥遥看了琅琊一眼,后者对着师父微微一笑,躬身施礼。

长春天哼了一声,没理会琅琊,再度望向曲青石:“天梯只是凡木,只是与我等五感相连,能帮我们感受自然生息,于悟道有利,于神通却无益。不过……”,说到这里,他的神情里带了些无奈,不似作伪:“请你想一想长春天的位置,这道天梯之术,又何必传给门下?”

邪道门宗无时无刻不在应付着天门的围剿捕杀,长春天自己要追寻天道,修炼天梯倒无可厚非,可对他而言,门下的弟子、高手,最重要的却不是能否飞升,而是神通战力。

有修炼天梯的功夫,还不如让真元转几个大周天强化身体来得更有用……

跟着,长春天又把话锋一转:“不过有了木举人,事情便不一样了!”

曲青石也算是当世木行道的大行家,听到这里便恍然大悟,忍不住真心赞了句:“果然了不起!”

长春天门徒修行‘天梯’,虽然没有人树合一那么夸张,但五感相连的过程,实际便是将自己的一部分元神度入其中,去感知天梯生长、以求领悟草木真意。

长春天弟子在感受天梯的时候,天梯体内也就有了灵智,虽然不是树木自己的灵智,但是也符合‘因材施教’的要求,木举人出手点化,所有的天梯都会变成青木神将。

而这些天梯的灵智来源于长春天弟子,化作神将之后,长春天弟子的意志便是它们的念头,这一来,自然也就没了‘不听封’这个麻烦。

其实长春天这一脉,原本只有‘天梯’,没有‘木举人’,是长春天的师父早年突然奇想,悟道了两术合一的法子,继而费劲辛苦,寻来了‘木举人’的法诀,又刻意栽培了一个弟子修行此术。

长春天这才有了个木举人师兄,否则谁会平白无故去练这门子法术。

这是长春天的杀手锏,就连亲信弟子,也只知‘天梯’,不知‘木举人’,八月十五之会,他为了自保、更为了夺魁,才把他们亮了出来。

这次轮到曲青石长吁一口气,对着长春天拱手行礼:“由衷钦佩,心悦诚服!”

长春天却显得很是意外,愕然道:“认输了?”随即笑容满面,东北腔十足:“这事整的,老兄弟还真是痛快人……”

曲青石失笑摇头:“我由衷钦佩的是‘木举人’和‘天梯’,这两门都没什么用处的法术,合到一起居然效果惊人;我心悦诚服的则是想到这个办法的前辈高人。这可不是认输,你莫误会。”

长春天满脸失望,哦了一声。

曲青石继续笑道:“青木神将虽然厉害,可也得对应灵木的品级,天梯化作的神将多少逊色了些,何况锐金克木,我的墨剑天生就占了些便宜,要打起来的话,输赢可还真不好说。”

长春天呵呵一笑:“那就没法子论了,只能打……”

话正说着一半,曲青石又复摇头:“不用打,我刚只论过了墨剑,还没完事。”说完,他退后了两步,双手结印,口中低声念唱咒诀,不久之后陡然扬手一番,低声叱喝:“长来!”

黑色小岛突兀一震,悉悉索索的细响自小岛深处传来,过了片刻,只见一棵槐树冒出尖儿来,越长越高、越粗壮,一路疯长不停,竟隐隐有了通天之势!

长春天是识货之人,只一眼就看出了门道,吃惊道:“树大招风?!你是槐楼传人?”

曲青石有些不耐烦:“其他的回头再说,先论一论这道法术吧!”

长春天二话不说,抬手向着不远处的不老宗门徒打出了一记神通,威力着实不小,可神通冲到半途就突然变向,被天槐引走了,长春天这才点了点头:“果然是树大招风,木防之最!”

不老从旁边冷哼了一声,大群丑娃娃人人向他怒目而视……

青木神将也就是个称呼,不是真正的天兵天将,打架时主要靠的都是各种法术,可树大招风在此,在它们的法术攻破天槐之前,就只能靠身体去硬抗曲青石的墨剑了。

天槐现身,本来也就不用再论了,可长春天还不肯认输,摇头强辩:“青木神将身体坚韧,你的墨剑虽然神奇,也未必就能占到太多便宜。”

这个时候柳亦从后面怪声笑了起来:“老二,甭跟他废话了,论不成,开打吧!咱不拔树了,咱砍树!”

贾添想借着不老宗来一统邪道,曲青石又何尝不是要帮着兄弟来夺这份势力,在他眼里,‘木举人’、‘天梯’早都变成了梁辛口袋里的宝贝,现在要是放手一搏便难免伤亡,他替自家老三心疼。

何况浩劫将近,曲青石连金玉堂都放过了,若非万不得已,更不会去动长春天的门人。

除此之外,曲青石心中还有个与长春天有关念头,不过此刻还不能确定,要等到完事之后和大家一起商量。

听见柳亦的话,长春天心里挺不踏实,对着曲青石挥了挥手,大方笑道:“打打杀杀,岂不是白论了一场,干脆算打和吧,没事了……”

话一出口,缠头弟子起哄声四起,琅琊笑得花枝颤颤,对梁辛道:“我师父就是这样,从不顾及面子。”

曲青石也被长春天给气乐了,笑着说道:“除了这一攻一守,还有件事情你不知道。”

跟着他也不容长春天在说什么,扬手将墨剑放飞空中,继而口中再度唱念大咒!谕令到处,千万槐叶现身,汇聚如练,自三宗围拢而成的空地间奔腾起伏,浩荡不休……

岛深处,天槐耸立;半空里,墨剑激射;空地上,槐瀑轰鸣!

而长春天的脸色却一变再变,最终,也只从牙齿缝中挤出了三个字:“不可能!”

曲青石陡然提高声音,纵声大笑:“你不知道的事情便是,墨剑与天槐施展只占走我小部分力道,我还有余力催动其他神通法术!”

树大招风成形之后,会主动聚敛天地间的木行原力,用以消耗敌人的攻击,其间虽然需要主人维持,可消耗的原力不多,若非这个神奇之处,又哪能有那么惊人的防御之效;

而墨剑也与普通法宝迥然相异,一般的法宝与主人元神相通,在发动时会从主人处借力,说穿了,也就和武夫耍大刀一样,大刀虽然锋利,可耗用的却是主人的力量。

但是墨剑之中有一段无智元神,当曲青石以墨剑御敌时,只需要动动心思。剑的力量都来自这段元神,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这一点,倒和梁辛的戾蛊红鳞颇有相似之好处。

树大招风让敌人的法术落空;墨剑锐金让敌人无法招架;如果曲青石再发动一道明月入槐呢?

木举人因材施教,天梯化作青木神将,长春天的奇术不同凡响,可是对上了曲青石,也绝无胜算!

所以长春天在回过神来之后,也只剩摇头苦笑,对着曲青石拱手道:“我输了。阁下论而不战,长春天承情了。”说完,又对着门下弟子挥了挥手:“把天梯都挖出来,放躺喽。”

天梯漂洋过海的来到小岛上,自然不那么容易枯萎,只是挖出、放倒,对长春天而言根本没有损失。

曲青石点头而笑,转身走向自家阵中。

先是不老宗群兽溃逃;继而长春天天梯拔除,接连两场,兵不血刃缠头宗大获全胜!

这个时候,不老突然踏上一步,对着曲青石淡淡开口:“你的身份,总要说清楚才好。毕竟这个岛子,不是天门弟子能来的。”

站在缠头营地中的柳亦突然笑了,拉过梁辛低低耳语:“跟你论,老二是老魔君的干儿;跟传承论,他是槐楼弟子;跟情分论,他恨不得做离人谷的女婿;跟仇家论,他是荣枯道的生死大敌;跟差事论,他是九龙青衣……老二的身份,可还真不容易说清楚!”

梁辛笑得比柳亦可夸张多了,顺着大哥的话点点头:“恩,还差一个,跟你论,二哥是舅舅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1章 八月十五 下一章:第283章 铜头朋友
热门: 艳情乡村 三途志 三叉戟 暗杀大师:寻找伦勃朗 黎明之鹰 暗号 御手洗洁的舞蹈 温暖的人皮 大唐悬疑录:最后的狄仁杰4 新宿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