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章 八月十五

上一章:第280章 我来道别 下一章:第282章 论而不战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两天时间弹指而过。

笼罩于缠头营地上的灰色雾气仍未消散,此刻八月十五已至,夕阳沉入海面,明月东升而起。

不老抱着小吊,从密林中走了出来,与长春天相视苦笑:“就快到时辰了,他们还没完事?”不老宗以卜术入天道,凡是都讲求个吉利,三宗聚首这样的大事,自然也早就选定了合适的时辰。

长春天一字眉斜挑,笑道:“现在着急了?我还道你一直盼着老蝙蝠别出来呢。”

不老明白他的意思,苦笑应道:“先前我盼着他别出来,是怕他惹我家那些凶兽;现在盼他出来,则是怕他错过了吉时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自缠头营地之中突然传出了老蝙蝠开心无比的大笑声:“不娶媳妇不出殡,还求什么吉时?”随即一道狂风凭空而现,将营地中弥漫的灰色雾气一扫而空,缠头众人也随之现身。

老蝙蝠的脸上满是疲惫神色,可脸上的那份笑意却酣畅淋漓,率领弟子们大步而出。

另外两家魁首迎了上去,不老笑道:“老爹一向说到做到,这次却饶过了我家那些凶兽,老不死何其荣幸,能让你食言一次。”

老蝙蝠也不去计较不老的话,摇头道:“我家丫头遇到了造化,相比之下你那些畜生算个屁,哪还有功夫去管它们。”

不老正想接口,怀里的小吊突然‘哇’的一声大哭了起来,不老还当宝贝孙子又倒霉了,忙不迭去查看。小吊却用力摇头,伸出一只小手,牢牢指着跟在老蝙蝠身后的琼环。

琼环还是苗女打扮,看上去没什么变化,唯独脸上多了一只青铜面具。

面具是个无人识得的青目獠牙的鬼脸,雕工粗糙线条简单,全无古拙或者径直可言,比着民间娃娃的玩具还不如。

不老这才知道,小吊这次不是遭灾,而是被吓哭了。

琼环嘻嘻一笑,收起青铜鬼面露出俏脸,对着小吊做了个鬼脸,娃娃立刻止住哭号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苗女从手镯中得到了好东西,此刻心情大好,伸手从乾坤袖中摸了摸,居然拿出来一块蜜糖,对着小吊晃了晃:“要不要吃?”

小吊立刻从爷爷怀里挣扎起来,死乞白赖地跳到地上,毫不犹豫地想着琼环跑去,刚跑了两步就踢在了石子上,一个跟头摔向地面。

在场的都是高手,哪能看着他摔跤,或惊或笑中不少人出手,闪身抢出搀扶,可谁也没想到,就是因为救娃娃的人太多,彼此拥挤碰撞,人人都被同伴撞开,竟没有一个人达到目的,到最后小吊还是一头戗在地面上,小鞋踢飞、小手乱挥、哇哇大哭……

众人面面相觑,命薄福浅,果然不是乱吹的。

这个时候,不老宗的天嬉笑、地嚎丧两个丑娃娃跃身半空。

金袍天嬉笑扬声笑唱道“吉时将近,为防宵小,护岛大阵这便开启了。”

不老笑呵呵地对着另两家魁首解释道:“这座法阵对外不对内,许出不许进,不会妨碍到两位和弟子,不过要是还有同伴未到,可也就进不来了。”

老蝙蝠和长春天没啥表示,不老这才回过头,对着天上的两个丑娃娃点点头。

银袍地嚎丧阴声长喝:“见阵,如钟!”话音落处,一道七彩光华冲天而起,片刻后自空中陡然传来一声惊雷,光华四散洒落,将黑色小岛与周围方圆十余里的海域尽数包裹起来。

又片刻后,一阵钟声自小岛深处悠扬而起,吉时已到,大戏开锣!

两百多名丑娃娃引动法术,自密林中现身而出,列于掌门身后;

长春天门下弟子也纷纷跃起,并不是跟上掌门,而是各自回到自己的天梯之树旁,显然是在准备一道稀奇阵法;

只有缠头弟子,稀稀拉拉,队形松散,一个个吊郎当的,全都摆出了一副看戏的架势。

天嬉笑与地嚎丧同声开口,朗声唱到:“皓月当空之际,三宗聚首之时……”

刚唱了两句,突然一道破空声起,老蝙蝠跃身半空,冲到天嬉笑与地嚎丧身旁,抬脚将他们踹了下去!

不老脸色微变,抬头断喝:“老蝙蝠,你做什么?”

缠头老爹在半空盘旋,衣袂随风猎猎而响,真就仿佛一头巨大的蝙蝠,开口时声音干枯,听上去让人觉得耳朵都要干涸开裂似的:“人人心知肚明,今日聚首只为三宗合一,既然如此,还那么多废话做什么?”

长春天一笑,附和道:“不错,不老宗办事光顾着排场,忒不痛快,不就是选个首领出来,领着大伙共抗天门,齐登仙途……”

老蝙蝠谁的面子也不给,突然断喝着打断:“前半句是废话,后半句是屁话!哪个告诉你,首领是要领着你们抗天门、登仙途的?首领就是首领,他想做什么,你们便只有听令的份。他要开饭馆,你们就都去跑堂;他要做龟公,你们便都去给老子卖屁股吧……”

“顺畅逆亡,不过如此!今夜之会唯我子弟独尊,不老和长春天,都把名号撤了吧。”说着,老蝙蝠发出一串桀桀怪笑,伸手一指长春天与老不死:“不是说,老子要第一个出局么?随你们心愿,两家并肩上,什么天梯、畜生、轿子、倒霉孩子,统统放出来,看看缠头宗的妖怪们会不会当回事!”

怪笑之下,一群缠头妖人齐声欢呼,梁辛更是跺脚大笑,干爹这半个朋友,果然霸道地不像话!

长春天和不老对望一眼,前者面色无奈:“得瑟啥啊,可总要掂量掂量实力吧?”

后者则缓缓地摇头,望着老蝙蝠笑道:“你自己也说,今夜之会是为了三宗合一,又不是谁要灭掉谁,非要说杀人的话……缠头宗里要死的也只是你,小的们是要收编的。”

不老的声音刚落,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哄堂大笑,百多名缠头弟子几乎异口同声,操着苗腔汉话骂道:“放屁!”

“没打过,老子懒得跟你们提实力,倒是收编这件事……少拿你俩门下的狗子来量我座下的娃娃。”笑声中,老蝙蝠的声音陡然阴冷了下来:“废话和屁话都听够了,你们舍不得动手,老子可要开打了!”

说着,老蝙蝠双臂一敛,俯冲回到自家阵中,回头对着柳亦道:“徒弟先上,把不老宗养在林子的畜生都给我赶到海里去,嗷嗷乱叫,听着心烦!”

梁辛吓了一跳,只凭那些凶兽的嚎啕之威就能知道,它们绝不是六步初阶能对付的,大哥上去纯粹是送死。正想请命替老大出战,柳亦就笑嘻嘻的拦阻了他:“有你忙的时候,先歇着吧!”说话间,大步踏出队列。

看着柳亦大摇大摆地走出来,不老哑然失笑,语气里尽是讥诮:“你是老蝙蝠的弟子?是不是得罪你师父了,他才派你出来送死?”

柳亦一点也不讲究,呸的一口唾沫吐到了地上:“师父让我对付畜生,你是让一边去还是跳上来跟我打,自己掂量!”

缠头弟子哄笑叫好,不老皱眉冷笑:“想寻死,便由得你了!”继而回头传令:“丑子们,把兽儿带出来亮亮相吧!”

谕令嘹亮,响彻天地,十余名赤身裸体的丑娃娃同时跃到半空,手中各自擎着锣鼓似的古怪法器,鼓噪之下,不老宗豢养于此间的凶兽尽数发动!

小岛上,血色的巨蜂、三只脚的乌鸦、头顶长刺的怪蛇、身披紫色长鬃的饿狼……数百头匪夷所思的异兽汇聚一起,嗷嗷怪叫着,在锣鼓驱赶下,自密林边缘现身而出;

海面上,或长颈獠牙、或刀鳍大鳌、或龟甲鳞枪,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海兽怪鱼浮出水面,振声狂吼!

小岛上下腥风颤颤,数不清的狰狞怪兽耀武扬威,只等主人号令,它们便要择人而噬。

野兽不易控制,一旦见了血腥便是一场杀戮,不老意在扬威,不到万不得已,他也不会放出这些凶物乱杀乱咬。

柳亦被这群丑陋东西吓了一跳,忙不迭从怀中取出了一枚木铃铛,用力捏碎,也不知在向谁传讯。

就在木铃铛破碎的同时,一阵呼呼的怪叫声,突兀地从海面下传了出来,即便万兽嚎啕也遮掩不住!跟着,几朵毫不起眼的水花溅起,一条脑袋上顶了小半只残冠的小蛇浮出海面。

梁辛目力精强,一眼就看见了小蛇,又惊又喜的咦了一声!

秃脑壳的小蟠螭,梁磨刀的老熟人了。

小家伙一露面,片刻前还嚎啕嚣张凶猛海怪却尽数变成了仓皇地小鱼,忙不迭向着四周散去,遥遥望去,海上的情形颇为诡异,数不清的巨大海兽,围成了一只方圆数里的圈子,圈子之内,就只有一条不过二尺的小黑蛇……

秃脑壳煞有介事,把脑袋转了一圈,先看清楚海上的情势,这才摔打着尾巴跳了几下,紧跟着在它身后,又窜出七八条同类,体型都和它相仿,一群小蟠螭现身之后,彼此招呼了一声,立刻催动身形,向着周遭的大海兽冲了过去!

轰的一声!在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,大海陡然炸开了锅。

海上那些怪物虽然体型巨大,但都是些畜生,全无修行可言,平时依仗着牙尖爪利在近海中横行霸道,但是论起实力,比起当初梁辛在深海遇到的那只老蚌都远远不如;

而这群蟠螭虽然是小家伙,但天生是大洋中的霸主。

双方对上之后,别说厮打,就是小蟠螭身上与生俱来的妖威,便让大群海兽吓破了胆子,海面上一下子就乱了套,不管是小丘大的螃蟹还是十余丈的恶蛟,竟没有一头敢和小蟠螭放对,全都掉转身形四散而逃……

饶是不老宗那些弟子全都道心坚固,也忍不住齐声发出一阵惊呼,数不清的巨大海兽,竟然会被几条小蛇赶得乱逃乱撞!

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海面就平静了下来,众多海怪逃了个无影无踪,几条小蛇耀武扬威,游来游去,终于,秃脑壳发现了岛子上的熟人,立刻绷直身体,游得快如离矢,直接窜到梁磨刀跟前,二话不说,先跳起来对着他梆梆梆撞了三下头。

一群小蛇也都追上来打招呼,梁老三哈哈大笑。

海中的怪鱼跑了个一干二净,可岛子上的凶兽仍自集结,这些天上陆上的畜生对小蟒蛇不怎么畏惧,仍呲牙咧嘴,吼个不休……

柳亦撇嘴笑道:“还没完事,叫唤个屁!”

说话之间,扑哧、扑哧,又从海面上传来了两声水响,涟漪跌宕中,两颗湿漉漉的脑袋,从海面下钻了出来。

脑袋不小,毛发更长,被海水浸湿后紧紧贴在皮肤上,连脸孔都被遮住了,根本看不到两人的模样……不过就算他们洗了头,梁辛也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:大毛小毛。

两个小蛮子修为浅、眼力差,没能从远处人群中找出熟人,彼此对望了一眼,透过毛发间,哥俩的目光都有些疑惑,好像不知该干点啥。

柳亦扯着嗓子对他俩大吼一声:“上来啊,愣着干啥!”说完之后,就好像没他什么事了似的,溜溜达达的返回同伴之中。

大毛小毛同时怪叫着答应,其中一个扬手晃动金铃,跟着,一道道粗大的水中轰然而起,百余头巨蜥跃出海面,一瞬之间,小岛上的凶兽尽数弓身后退,神情戒备,死死盯住海面!

万兽齐喑,只剩金铃急促!

小蟠螭、尾巴蛮、骨瘤蜥……梁辛又是惊喜又是纳闷:“它们怎么会在这里?都泡好大粪了?”

“前阵探岛时,看到丑娃娃们忙忙碌碌往这边运送凶兽怪物,要说怪物么,可不光他们不老宗才有!师父跟我气不过,抽空回了趟麒麟岛,把你的骨瘤蜥也弄了过来,那个铃铛咱们用不好,自然也要把两个小蛮子一起带着!”柳亦笑着回答:“至于泡大粪这事……应该还没全泡好,不过已经有了些变化了,我和师父从其中挑了一百头大个的。”

说着,柳亦伸手指了指正慢慢腾腾浮海而渡的巨蜥们:“咱这不是打算抽不老宗的脸么,生怕事先露了伏兵,就没大张旗鼓的飞过来,而是从海下潜过来的……”

这些巨蜥都从麒麟沼中泡了一阵,身体炼化虽然才刚刚开始,但是也带上了麒麟的气息,于不久前随着老蝙蝠从海下掠过。

麒麟与蟠螭是天敌,对彼此的气息异常敏感,刚下海不久,他们就被附近那群小蟠螭发现了。

秃脑壳它们已经安顿好了正蜕皮脱变的老祖宗,又变得无所事事,成天在海中嬉闹玩耍,如果是正经的麒麟气息,这群小家伙早就扛着老祖宗逃之夭夭了,可巨蜥身上那点味道也要差得远,秃脑壳和同伴还当是有娃娃麒麟或者串种的小兽经过,结成队形张牙舞爪地就杀了过来,到了跟前才发现,原来都是老熟人。

由此,秃脑壳它们也跟着柳亦师徒一起过来玩耍。

到了附近,大小怪物和两个蛮子娃娃,都被老蝙蝠用法术护着,藏在水下,事先约好只等木铃铛传讯,便由大毛小毛先放出蟠螭清空海面,再统御巨蜥登陆小岛。

梁辛和缠头众人未到时,老蝙蝠师徒也懒得上来应酬,就一直待在下面等候。

柳亦大概把其中的过程介绍了下,由此梁辛也恍然大悟,为啥他们上岛的时候,柳亦师徒会从海里窜出来。

哥俩说话的功夫里,大毛小毛已经摇晃着铃铛,带着百余头骨瘤巨蜥登上小岛……

海兽惧怕秃脑壳,是因为小蟠螭的身上有天生的妖威;现在这伙子大蜥蜴,先别说它们出身凶岛、战力惊人,就只身上带着的麒麟气息,便足以让岛上的凶鸟怪兽胆颤心惊!

此刻岛上的怪兽,与刚刚海中的恶鱼如出一辙,谁也不敢和这些大蜥同在一片岛礁,哄得一声四散而逃,任凭天上的丑娃娃敲破了手中的锣鼓,它们也不闻不问,好像发了疯似的,会飞的振翅远遁,没翅膀的干脆一头跳进海中,凫水逃命,不过几个弹指间,就散了个干干净净!

海中,小蟠螭发威;岛上,骨瘤蜥称霸……不老神情惊愕,长大了嘴巴,喉咙中咔咔作响,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
老蝙蝠哈哈大笑,不再看不老,而是望向了长春天营中的那片天梯林:“畜生跑了,该拔树了,琼环丫头……”

正传令间,曲青石突然跨上了一步,对老蝙蝠躬身道:“老爹,天梯木行,由我来吧!”

依着琼环的性子,别人替她打架,和要她小命也没什么区别,可一看到是曲青石出来抢生意,居然笑嘻嘻地不说话了。

老蝙蝠无所谓地挥挥手:“谁去都成,只要放倒那片林子就行!”

曲青石轻声应命,迈步走向了长春天的营地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80章 我来道别 下一章:第282章 论而不战
热门: 公寓 恶魔的宠儿 华音流韶外传:凤仪 藏地密码 盗墓笔记番外幻境 血色迷雾 理发师陶德 罪瘾者 侠客行 ABC谋杀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