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我来道别

上一章:第279章 很有意思 下一章:第281章 八月十五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长春天众人上岛之后,不老又带着胸腹间打上夹板的小吊迎接出来,长春天不像老蝙蝠那么拒人千里之外,双方着实寒暄了一阵,其间小吊大哭了三次,不知又遭了什么难……

等不老祖孙走后,长春天弟子也近海处扎营,与缠头等人相距不过百余丈,几百人忙忙碌碌,都在挖坑种自己的‘天梯’,那顶大红色的轿子就安放在‘天梯’树林中央,轿中人并不露面,另外那个清瘦老者则随随便便找个地方一坐,也不理会旁人,仍自低头沉默。

长春天自己背负双手,溜溜达达地来到了缠头营地前,遥遥对着老蝙蝠拱了拱手,操着他那口浓浓的东北腔打招呼:“长春天见过老爹,您老挺好的呗?”

老蝙蝠从鼻孔中嗯了一声,算是应酬过了。

长春天知道他的为人,也不动气,目光扫过缠头的阵容,其间还不忘和跨两、梁辛甚至琅琊都点头打过招呼,最后又把目光停留在梁辛身上,有些意外地问道:“怎么,只你自己来了,北荒巫和苦乃山里的大妖没跟着一起来?”

梁辛应道:“此行只是为了长些见识,不敢惊动那些前辈。”

长春天挑了下一字眉,显得有些滑稽:“刚刚老不死对我说,大会之前,他们要动用大法阵,在匿踪法术之外,再套上个坚固罩子,据说连破月三一都攻不破。之前没进来的人,之后可就进不来了,伏下厉害帮手在中秋之际突然现身的打算,可行不通……”

正说着半截,跨两就怪声打断了他:“不是哪个都像你那么小心眼,缠头赴会之人已经齐至此处,莫得再有旁人咯!”

长春天哈哈一笑,不再纠缠此事,岔开话题:“你们说,不老宗为啥不只把小岛封住了事,偏还要扩大禁制,连外面的十余里大海一起封住,平白浪费法术,这是整啥玩意呢?”

说完,也不等别人回答,长春天就直接给出了答案:“照我猜测,老不死在海里藏了些东西……这倒正常,他们不知从哪学来了驭兽法门,既然能给岛上弄来了不少飞禽走兽,自然也会在海里准备些怪鱼恶蛟。”

随即他又自顾自的感慨道:“不老宗了不得了,陆上海中都有畜生帮手,还有力气发动壳子法阵,再加上那个邪里邪气的‘倒霉孩子’……都是你说的那个神仙相帮的忙么?嘿,自从上次苦乃山一别之后,我冥思苦想,可就是想不通,神仙相傻啊?为啥不找我合作。”

长春天自说自话,表情时而凝重时而纳闷,显得煞有介事,可缠头众人中,上至老蝙蝠、下到普通弟子都各忙各的,根本没人搭理他,只有琅琊始终把眸子盯在他身上,认真聆听……

说了一阵,长春天终于觉出自己无聊来了,呵呵笑了几声,居然还不肯走,又望向梁辛重提往事:“北荒巫、妖猿,他们真不来?”

梁辛咳了一声,摇头笑道:“前辈正经有些多心了,那次你离开苦乃山不久,妖王大人就对那些面具厌烦了,自然犯不着再千里迢迢出海来找你。”

柳亦和跨两都乐了,琅琊也面露莞尔,回头瞟了梁老三一眼。

长春天仿佛没听出梁辛的讥讽,而是有些夸张的松了口气:“不是多心,是放心了!上次想要诛杀叛徒但却被他们阻挠,这次他们不在,总算没人拦着了!”

说话之间,长春天眼中陡然闪出了一抹精光,自琅琊的脸上一扫而过。

老蝙蝠咦了一声,总算撩起了眼皮,望向长春天,饶有兴起地追了句:“这次总算没人拦了?”

缠头弟子不像修天之士,更像黑道帮派,老大一开口,哗啦啦都跳了起来,琼环干脆已经散出了一身零碎,要不是被跨两拉住她就冲出去动手了。

长春天的营地与他们不过相距百丈,这边一动他们也忙不迭围拢过来护主,只有那个冷漠老者和大红轿子未动。

长春天挥手按住门徒,神情不变,目光直视老蝙蝠:“我的家事,老爹也要插手么?”

这个时候琅琊开口了,对着长春天轻声道:“我只是随缠头仙宗的队伍而行,并非要托于他们的庇护,你耐心些,等到中秋时,我会给你个交代。”随即,她又对着老蝙蝠敛衽施礼,诚恳道:“在来时路上,晚辈便决定了心意,前辈盛情,晚辈拜领于心,来世必报。”

老蝙蝠才不废话去劝,只是对长春天道:“中秋之前,别找她麻烦,否则你我两家直接开打!”

长春天正面色狐疑地打量着琅琊,闻言后吓了一跳,他知道老蝙蝠说得出做得到。他敢来赴会,自然不会怕了缠头帮,可正日子没到,也实在犯不着惹麻烦,平白便宜了不老宗,当即笑呵呵的一点头:“成了,您老怎么说我就怎么做,也不急在这一两天。”

跟着长春天又转头望向琅琊:“其实,即便我现在捉了你,也要留到中秋大会结束时,再当众惩戒。”

琅琊似乎根本都不关心自己的下场,而是顺着长春天的话琢磨了片刻,笑道:“把我留到最后再杀?一统三宗后用来扬威服众、杀鸡儆猴?”

长春天满脸都是赞许:“伶俐丫头,总是能说到我的心坎里!”

老蝙蝠又来了兴趣,接口问道:“这么充足的底气,就凭那顶轿子,和他?”说着,老蝙蝠扬手,指向百丈外的冷漠老者。

而对方也终于抬起了头,望向了老蝙蝠,目光异常平静,两人对望了片刻,冷漠老者又复低下头,继续去看地面。

老蝙蝠脸上的笑容却更浓了,突然问长春天道:“能请来这样的人物,花了大价钱吧?以后的日子不过了?”

长春天摇了摇头,一反常态地露出了抹苦笑,低声道:“三宗合一,队伍大了同门多了,于小的们来说事件好事,可对大的来说,却是杀身之祸!不能独占鳌头,基本也就只剩死路一条了……性命攸关,不能计较代价了。”

“这倒是句实在话。”老蝙蝠笑着应道:“还有什么话都直接说出来吧,别拐弯抹角,麻烦得很!”

长春天的笑容又轻松了起来:“还有几句实在话,我说了,老爹可别发怒。”

老蝙蝠大方点头:“有话就说吧。”

长春天直言不讳:“我本以为,老爹会有山中妖王和草原巫士相助,没想到老爹只带了些娃娃过来……”说到这里,长春天闭上了嘴巴,剩下的话不用说,任谁都能听得明白,与不老、长春天两家亮出的实力相比,缠头的阵容实在有些单薄了。

缠头老爹摸了摸下巴,呵呵地笑了:“也不是那么糟糕吧?”

长春天会错意,还道老蝙蝠的意思是想独挽狂澜,凭一人之力挫败另外两家,摇了摇头说道:“老爹是千年前就名扬天下的大宗师,修为自然了得,不过老不死既然敢定下这场中秋之会,就算计到了你我两家的实力,可我有他算不到的奇兵,您却没有,所以您老输定了。”

这个时候血河屠子从旁边插口:“长春天,罗里罗嗦越扯越远,要想拉拢我家老汉儿就直接说么,先开个价钱出来听听!”

听到现在,梁辛也觉得长春天是想来拉拢缠头的。

不料长春天却正色摇头,对着老蝙蝠道:“迫不得已时,我敢和你拼命;可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敢小看了你!要是能被我拉拢过去,您就不是缠头老爹了!”

老蝙蝠哈哈大笑,身形一晃来到长春天跟前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成了,本想今晚去烧了你家的林子,就冲你这句话,不去了。”

长春天纹丝不动,神情坦然,也随着他一起笑了起来:“老蝙蝠是什么样的人物,岂能为我所利用。拉拢?嘿,自讨没趣罢了,我可不找那份不自在。”

血河屠子又忍不住插口问道:“不拉拢,那你娃来做抓子么?”

长春天没理会屠子的问题,而是拉回了话头,自顾自地向下说:“三家争雄,缠头独弱,可老爹却倔强得很,不受拉拢,那也只有一个结果了:大会之初,不老与长春天联手,先除去老爹这块绊脚石,之后再一决雌雄。”

说着,长春天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老爹莫误会,我和老不死之间,从未有过共同对付你的约定,只不过,有什么样的情势,就会有什么样的措施,算是份默契吧!这场拼斗,争得不是名分,而是势力,只要除了老爹,我也好、老不死也罢,都有的是手段来收拢小的们……”

跨两皱眉,屠子瞪眼,琼环直接往天上扔法宝,倒是老蝙蝠没啥反应,挥挥手压住了儿郎们的躁动。

长春天根本不去看其他人,只静静望着老蝙蝠:“月圆之时,三宗魁首之中,第一个出局的,就是老爹您,我说了这许多废话,其实只为一件事……道别。”

这个‘目的’就连老蝙蝠都大感意外,有些诧异的笑道:“道别?就凭着咱俩的交情,还配不上这两个字吧?”

“交情是没有,不过钦佩却有一些,老爹黄泉在望时,总要来道别的。”这番话说得难听,可长春天却目光清透,其间并无一丝嘲讽和恶意,说完之后,对着老蝙蝠躬身一揖,竟不再多言,转身返回自家营地。

老蝙蝠没生气,但是心痒难耐,扬声喊道:“钦佩我什么?”

长春天脚步不停,向后挥了挥手,头也不回地应道:“等拜祭老爹时,一定如实奉告!”

老蝙蝠眉头大皱,被吊起了胃口,心里不上不下地难过之极,忍了片刻还是觉得胸口憋得慌,陡然扬声断喝:“老不死,应个声!”

不远处的密林中传来‘不老’的回答:“有事?”

“告诉你一声,这两天里找个时间,老子要去放掉你养得那些畜生!”

明显,老不死大吃了一惊,脱口应道:“别来!你这人……长春天惹你生气,你干嘛来找我的麻烦!”

长春天与缠头宗交谈时,并未布置隔音法术,说话的声音虽然不算大,可凭着老不死大宗师的修为,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“老子说到做到,答应长春天不找他麻烦,就不会再去了,说放了你家的畜生,就一定会放!”老蝙蝠的回答铿锵有力,缠头弟子上下欢呼,长春天则笑道:“哎呀妈呀,老不死,我刚才和老爹说的啥你都听到了,我可没挑拨,这事和我们没关系。”

老不死的声音又恨又无奈:“我知道,和你无关,是他混蛋!”

老蝙蝠心怀大畅,琼环更是眉飞色舞,抢步上前主动请缨去密林里放火赶畜生。

跨两知道老蝙蝠绝不会派妹妹做这件差事,但是又怕琼环自作主张,惹祸倒无妨,可密林里有老不死坐镇,岂是普通宗师能去的地方,忙不迭阻拦道:“你娃儿的道心不稳,修为变成了半瓶子,绝不能去!”

琼环眸子中的兴奋立刻消失不见,咬着牙想骂,可片刻之后,骂声不曾出口,红红的嘴唇却撅起来了,小脸上尽是委屈,这次是真别扭了。

跨两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他杀人是内行,劝解开怀却是个外行,站在妹妹身边,嘴里呐呐半晌也没能说出句整话,最后还是望向老蝙蝠求助:“老汉儿,你、你倒是说句啥子么!”

老蝙蝠满脸无所谓,劝慰道:“你那点修为算个屁,全丢了也不算啥,甭一脸哭丧,没啥!”

不‘劝’还好,老蝙蝠一开口,琼环都快哭了,眼眶中泪水打转,透过泪水目光变得模糊了,身前的同伴也都变得朦朦胧胧,正琢磨着放声大哭和动手打人究竟那样更痛快些的时候,突然隐约着看到老蝙蝠扬手扔给了自己一样东西,同时笑道:“这个送你了,丫头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琼环扬手抄住老蝙蝠扔过来的东西,抹去泪水一看,是一枚镯子……又粗又宽,花纹古拙,入手沉甸甸的。

琼环不识货,有些狐疑地望着老蝙蝠:“这是抓子么?糊弄娃娃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跨两和梁辛三兄弟就同时惊呼出声!

梁辛知道老蝙蝠狂狷豪迈,可没想到他会这么狂,眼睛都不眨一下,就把来自麒麟岛骸骨老兄的宝贝镯子送人了。

柳黑子也额头冒汗,不过他最近都和老蝙蝠在一起,知道师父只要一得闲就会把镯子拿出来研究,但始终也没能找到破解之道,此刻他在惊讶之余,倒也猜到了师父的用意。

果然,老蝙蝠对着几个知情人笑道:“这枚镯子我破解不开,要想看看里面的东西,便只有砸开了……可我又有些舍不得,干脆把它送给丫头。”

镯子要是送给别人,说不定还是舍不得砸,可琼环的莽撞之名威震西蛮,这件旷世宝物到了她手里,便只剩下一个下场了。

跨两早就凑到妹妹跟前,苗话耳语,把镯子的来历交代了一番,还生怕不够力度,特意指出曲青石的金尊墨剑,与这柄纳物镯子是出自一人之手。

琼环都快站不住了,望着老蝙蝠,语气里甚至带了些怯生生地问道:“真个、真个送给我了?莫得反悔咯!”

老蝙蝠大笑点头:“就是送你的!可有件事要提前说好,如果真能砸出宝贝来,我要挑选一件,当初答应过胖海豹,有他一份的。”

琼环神情戒备,好像只护食的小豹子似的,把镯子死死抱在怀里:“万一里面就一件宝贝怎么办?”

说完,她自己就摇了摇头,撇嘴道:“你都答应人家咯,要是只有一件宝贝,就没我的份了……”

跨两早都忍不住了,从一旁顿足道:“莫得废话喽,先敲开再说!”

与此同时,老蝙蝠扬声喝道:“缠头宗有事要办,哪个过来窥探捣乱,咱们就不用等到中秋了!”

长春天立刻表态:“你忙你的,我这边没事。”

老不死则打着商量,传话过来:“我不给你捣乱,你也别来惹我家凶兽啊。”

老蝙蝠撇嘴:“一码归一码,你那些畜生我惹定了!”说完,口中呐呐唱咒,片刻后双手一扬,一蓬灰蒙蒙地雾气凭空而现,将缠头宗的营地尽数笼罩,将之与外间隔绝开来,同时空气中异响大作,仿佛稀泥涌动,其间还混杂着蛇群迁徙、老鼠磨牙的古怪声音,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,显然都是些厉害禁制,不容旁人靠近的。

琼环已经晕了,抱着宝贝镯子转了半晌,才总算来到曲青石跟前:“跟你娃商量个事情。”

曲青石翻手亮出墨剑,笑道:“帮你砸开镯子?”

琼环用力点头,随即又忙不迭地说道:“你小心咯,砸得轻些,只砸开镯子便好,莫毁了里面的东西……”如此这般,嘱咐了不知多少句,最后才终于一咬牙,狠声道:“你娃动手吧!”

曲青石只挑了下眉毛,没动手,等了一会之后,淡淡地说道:“想我劈开镯子,你倒是先把镯子放下啊。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79章 很有意思 下一章:第281章 八月十五
热门: 死亡通知单2·宿命 三幕悲剧 祈祷落幕时 所罗门的伪证1:事件 夔牛记 魔剑录 业余神偷拉菲兹 边荒传说 万古仙穹 黑暗馆不死传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