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惹谁不好

上一章:第277章 金行至尊 下一章:第279章 很有意思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朝阳接到无仙传讯的时候,梁辛正随同二哥和一众缠头高手,启程赶赴八月十五之会!

本来梁辛挺高兴来着,自己这一方实力强劲,中秋之夜几乎稳操胜券。大场面、大胜算,让他满心兴奋。可走了一阵之后,他就无聊起来。

随行的同伴虽多,但是谁也不搭理他……

曲青石怀抱墨剑,臭着脸眯着眼,口中反复念叨‘金银铜铁锡难过’,梁辛和他说话,他听都不听;

琼环、屠子这群缠头弟子道心不稳修为大跌,或者静坐养神以求恢复;或者唉声叹气指天骂地,人人都挺忙;

就连一贯视梁辛如‘蜜糖’的琅琊,居然也在愣愣出神,虽然还是‘巧笑倩兮’,但总透着股心不在焉的劲儿,说三句答一句,还答得云山雾罩……

梁辛骚眉搭眼,成了个正经闲人,心里大是后悔,早知如此至少应该把羊角脆带来做伴。

不过这一路上总算风平浪静,不久,梁辛等人来到东海之滨,琼环与哥哥跨两说好一起出海,大队人马暂时驻扎,三天后跨两如约而至。大家一见面,还没来得及说话,跨两便脸色一变,右手轻轻搭住妹妹的脉门,神情里满是担心:“怎么搞的,怎么会修为大减咯?”

说完,生苗又把脸色一换,另只手一把揪住血河屠子的衣襟,狞眉瞪眼道:“龟儿子,老子让你照顾琼环,你都照顾到龟壳上去了!”

血河屠子满脸冤枉:“老子的修为也丢了不少咯,那个龟儿会天道,四个字一念咒,就把咱整个缠头宗都砸趴下来……”缠头妖人凑到一起,好像吵架似的解说起过望之事,曲青石等得不耐烦,催动青光把所有人都卷住,就此出海,继续向东而行。

这一路走得梁辛无聊透顶,见缠头弟子凑到一起吵闹不休,倒挺兴奋来着,也钻进人群,煞有介事地跟着解释……

清空万里,碧海无垠,有近海捕作的渔民,在无意中抬头,霍然发现一团青色光芒正掠海疾飞,还道是蓬莱仙家出游,也顾不得多想,急忙招呼同伴跪于船头拜仙,可还不等他们祷告出声,青光上便传出阵阵怪叫:格老子、龟儿子、仙人板板、你妹……

直到曲青石飞出了五百里,缠头弟子才总算把事情说了个大概,兄弟联手杀破荣枯、六个丑娃上演大戏、墨剑横斜喝退天门,最后又乱斗神仙相,这一串经历把跨两是说得目瞪口呆,愣了半晌之后才缓缓吐出了口气,拍了拍琼环的肩膀,安慰道:“能活得性命,就算祖宗显灵了,丢了些修为,再练回来就是了。”

琼环吊起眼睛:“练回你妹,道心不稳咯,以后都难有寸进!”

妹妹一肚子不甘心,但是哥哥倒很快想开了,摆着手笑道:“你娃子没了修为更好,找个男人嫁了,以后安稳过日子,比你现在个疯戳戳的样子好得多。”

琼环大怒,扬起一身零碎就要动手,跨两哈哈大笑,闪身躲开了她,来到曲、梁二人身前认真道谢。

曲青石一笑摇头,梁辛也不容跨两多说啥,笑着岔开话题:“你这趟中土回得神神秘秘,既不跟在老爹身旁,又不和同门一路,到底是什么差事?”

跨两咧开大嘴,露出了个古里古怪的笑容:“啥子差事不能告诉你娃儿,但是这趟差事办得还算不错!”说着,他翻起怪眼望向曲青石,后者则微微点了下头。

此事应该是缠头宗内务,梁辛也就是随口一问,本来没想着对方能回答,可看到跨两和曲青石两人鬼鬼祟祟,不由大是好奇,转头去问二哥:“跨两的差事,你知道?”

曲青石不肯说实话,只是笑着敷衍道:“没你什么事,不用跟着操心!”

这个时候,一路沉闷着的琅琊,轻移莲步走过来:“梁辛,我想问你件事情。”说着,扯起他的衣袖,拉着梁辛向旁边走开。

两个人离着众人稍稍远了些,琅琊才站住了脚步,静静望着梁辛,却又不说话了。

琅琊的表情全无往日般明浩俏丽,而是微微皱着眉头,似乎正被一个重大问题困扰着。梁辛也不多问什么,就静静地等在一旁。过了一会,琅琊才终于开口:“若我死到临头,你会出手相救么?”

即便琅琊一反常态,梁辛也还是满心警惕:“这个要看具体情形,你这人花花手段太多,不能一概而论,不过……要只是遇到敌人的话,我总不能看着你被别人杀了。”

琅琊扬起一只白皙小手,轻轻地数道:“铜川、柳暗花溟;乾山、丹凤朝阳;我直接救过你两次,除此之外,你的七蛊星魂和天下人间这两大绝学,也都和我有着莫大的渊源……虽然以前我对你一直没按好心,但是,”说着,琅琊展颜一笑,眉宇间又恢复了那副俏皮精灵的神气:“不管是害你、救你还是利用你,到最后却都成全了你,算起来,我可是你命里的贵人,你当然不能看着我被别人一掌打死。”

梁辛挑起了一根眉毛,摇着头笑了:“你还是没明白,数这些是没用的。救人又不是做买卖,我不看你那些算计,以后真要救你,也不是为了还债。”

琅琊的眸子一亮,神采飞扬,语气中带着谁也分不清是真是假的期待,追问道:“那你又为什么救我?”

“你到苦乃山避难后,挺安稳来着,几次见面也都相处不错,平时在一起有说有笑,哪能忍心看你被人打死。”

梁辛的话说得不咸不淡,琅琊略显失望,微微歪着螓首,又仔细琢磨了一阵,最后又展颜一笑:“不管为什么,只要我知道你会救我便好!”

说到这里,琅琊突然把话锋一转,转眼之间笑容消敛不见,换而认真执着,盯住梁辛的眼睛,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我和你说这些,不是要你来救我,而是要你……届时不许救我!”

跟着琅琊素手轻扬,取出了马三姑娘的脸皮,直接塞到了梁辛的手中:“这次随你们过来本来只想看看热闹,不过被无仙的天道击中后,道心松动了许多,由此也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情,等到了地方,我要与长春天之间有个交代,他要杀我,请你不要出手,坐视不理便好了。”

说着,琅琊又复微笑:“你们要统一邪道三宗,而我却是长春天心中的一根刺,虽说一切都以实力为尊,可有我在,多少也都是个障碍,到时候我自己走出去,于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
别说以妖女的为人,基本上随便是谁,都不会为了成全三宗合一主动去牺牲自己,梁辛在惊讶的同时,心中第一个念头就是,琅琊有秘密手段要击杀长春天。继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,大部分都是胡乱猜测,而最大的疑惑却是:琅琊到底想要干什么?

琅琊不再多说什么,回头走开了,但是踏出两步之后,却又转身回来,藕臂舒展竟轻轻抱住了梁辛,将螓首搭在他的肩膀上,于梁辛耳边呵气如兰:“千万莫救,求你。”

忽然之间,口哨声与哄笑声冲天而起,刚刚还垂头丧气的缠头妖人们,突然见到两个娃娃抱在了一起,一个个立刻变得精神百倍,怪笑着大声起哄。

琅琊最后又嘱咐了两字:“拜托!”,跟着放开梁辛,神情恢复如初,也不在意缠头众人的哄笑,笑嘻嘻地拉着琼环聊天去了。

梁辛又尴尬又疑惑,和曲青石低声交谈了一阵,小白脸也猜不到琅琊究竟想干什么。只不过此事看起来,更像琅琊与长春天之间的师徒恩怨,于其他人没太多关系,说了一阵,曲青石也就不再去追究了,只是淡淡道:“到时候看情况再说。”

梁辛挥了挥手中的‘马三姑娘’,苦笑问道:“那这个怎么办?给谁戴?”

小白脸心高气傲,是无论如何不会变成个肥壮婆娘,梁辛倒是无所谓,不过他是‘内定’的邪道首领,于大会时还要跳出去露脸,曲青石也不让他戴。

弦子早就听血河屠子吹嘘过这张脸的神奇之处,凑过来有些怯生生地说:“要是这张脸没有其他用处,不如给我戴上,我以本来面目去见旧日同门,怕是不方便。”

片刻之后,丑八怪弦子变成了马三姑娘,伸出五指,用满是泥垢的指甲咔咔挠着头皮,直眉瞪眼地问血河屠子:“你可还认得我么?”

血河屠子看看琅琊,又看看马三姑娘,不知道该说点啥……

曲青石的青光飞得极快,不知不觉里已经出海千里,这一路上,都有缠头弟子指引方向,此刻应该已经到了中秋之会所在的无名岛附近,可梁辛自天空鸟瞰,四下里只有无尽海水,哪有岛礁的影子。

正疑惑的时候,跨两笑道:“不老宗鬼鬼祟祟,生怕聚会被正道发觉,用法术隐了小岛的痕迹!”说着,从怀中取出不老宗事先交予他们的铃铛,用力摇动几下,同时放声道:“西蛮之地,缠头仙宗,跨两、琼环,携门下弟子赴会而来!”

琼环对哥哥这么文绉绉的措辞大是不满,撇嘴嘟囔了句:“赴你妹会你妹而来!”继而又气贯中元,大笑着替跨两补充了句豪放开口:“爷爷们来了,龟儿还不出来迎接!”

话音落处,只见海天之间陡然绽放起瑰丽霞光,众人前方十余里处,一座规模宏阔、足有百里方圆的黑色大岛,于彩霞流转之中缓缓现身。

不老宗命不好,出手慢了一线,倒好像跨两叫门不开,非要等到琼环骂门才撤掉禁制,缠头宗众人皆尽大笑,苗女更是满脸得意。

这次邪道聚会,日子、地点都是由不老宗订下的,不老宗自然也就成了东道,有两个分别身着金、银色袍子的丑娃娃,率领着十几个门人,飞上前来迎接众人。

金袍、银袍两人,看上去比着弦子还要小一些,不过十岁出头的模样,虽然都是丑陋惊人,可面相却截然相反,金袍是一副天生笑模样,而银袍则是满脸哭丧相。

两人上来还没来得及开口,突然一个粗豪的女人声音从缠头弟子中传了出来:“这俩小子都有外号,一个叫天嬉笑,一个叫地嚎丧,在不老宗地位不低,和跨两哥儿、琼环姐儿差不多!”

金银童子是不老宗门内要人,可在修真道上却没有一点名气,没想到一见面就被人叫破了身份,举目望去,说话的人并不认识,是个又粗又壮、周身上下却没有一丝灵元波动的肥壮村姑,哥俩都有些发愣。

马三姑娘自己也吓了一跳……弦子才刚刚把脸戴上一会,一时之间还有些不太适应,本想小声念叨,不成想一开口就是扯着嗓子大吼。

梁辛失声而笑,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琅琊一眼,能从小山村落中找出这样一位姑婆,也算她有本事了。

天嬉笑满脸都是丑陋笑容,对着马三姑娘点点头:“我们哥俩修行粗陋,怕丢人现眼所以不敢在外面走动,不成想您老还知道我们的诨号,荣幸之至!”

地嚎丧没理会马三姑娘,目光转动从众人脸上滑过,他的修为与跨两相若,一扫之下便发现,大名鼎鼎地缠头帮众之中,除了跨两还算不错,居然再没有像样的人物了,当即神情里就挂上了几分轻蔑:“缠头宗的诸位一来便恶语相向,敢情平时在蛮荒野地里都霸道惯了,不知道天外有天的道理!”

琼环满脸不待见,根本也不废话去辩解,直接竖起眉毛:“龟儿,想打架么?”

跨两知道妹子心情不好,也不阻拦,就抱着肩膀从一旁笑呵呵的站着,可眼睛里早就填满了凶光,恶狠狠地瞪着地嚎丧。

金袍子天嬉笑不想惹事,厉声斥责同伴道:“放肆!”同时伸手把地哭丧拉到身后,脸上一副自来熟的神气,居然操起了一口夹生苗话,对着缠头众人开着玩笑说道:“打个抓子么,都是好朋友,莫咯闹气,欢欢喜喜!这瓜娃儿不懂事,莫得跟他一般见识!”

扬手不打笑脸人,琼环撇了撇嘴角,不再说啥了。

天嬉笑把目光从人群中扫过,又恢复正常语气,就此揭过刚刚的小冲突,有些纳闷地问道:“诸位师兄不曾与缠头师伯同路么。”

跨两愣了下:“我家老汉儿还未到?”

天嬉笑摇了摇头。

虽觉意外,但是大伙倒也不怎么担心,跨两当即笑道:“日子还没到,我家老汉儿来这么早做个抓子!”

此时已经到了八月十三,距离正日子倒还差着两天功夫。

天嬉笑也不再多问,伸手做请路状:“诸位师兄请随我上岛。”说着,转过身走在头前引路。

血河屠子咳了一声:“岛子就在前面,还用引路,麻烦咯!”

银袍地嚎丧冷笑接口:“岛子上有不少凶兽,都由不老宗弟子统御着,可那些凶物天性桀骜,见到有生肉上岛,说不定会不尊号令冲杀出来,要是没人领护,再让诸位受伤可就不妙了。”

马三姑娘的语气有些纳闷:“不老宗里何时有了驭兽之术?我怎么从不知晓?”

金袍天嬉笑呵呵地笑了起来:“这位大姑可有趣地紧,好像对敝宗了若指掌似的!”说着,手一翻亮出一枚铃铛,轻轻摇晃了两下。

旋即,从岛上突然炸起了一片凶兽嘶嗥,转眼之间凶焰滔滔腥风大起!除了跨两、琼环、血河屠子等几个首领之外,其余的缠头弟子全都皱起了眉头,他们修为大减之下,竟有些受不住这些恶兽威风!

琼环怪声笑道:“好家伙,龟儿的下马威,怎么这么臊气!”说话时身形晃动,就要扑过去先打一架再说了。

曲青石、梁辛、跨两等人自然也都要扑上去帮忙,可还不等他们跳起来,遽然一道水中自海面冲天而起,在众人满是惊愕的目光里,老蝙蝠竟然从大海里窜了上来!

柳亦也紧跟在师父身后,笑嘻嘻地跳到半空。

老蝙蝠现身之后,先是抡起巴掌,啪啪两声,把天嬉笑和地哭丧全都扇进海中,嘴里骂道:“滚蛋!带个屁路。”

跟着又对一群晚辈弟子一挥手:“都跟老子上岛去,看哪只三眼王八敢跳出来咬你们!”

金银童子又惊又怒又无奈,所幸老蝙蝠只打脸没杀人,他们俩只是狼狈落海,倒并未受伤。

两个丑娃娃刚从海中跳出来,正掠过他们头顶的曲青石,低下头对着两位微微一笑,陡然将收敛于体内的浩荡威压绽放开来!

威压不伤人,但那份气势足以让普通修士心胆沮丧,哥俩就觉得好像有一座苦乃山正轰轰烈烈向着自己砸来下,骇然之下,体内流转的真元也随之一滞,又惊叫着摔回到海里。

天嬉笑和地哭丧,好歹也是六步中阶的厉害人物,第二次落海之后,各自收敛心神,马上又复跃起,事关门宗脸面,而不老魁首责罚森严,他们可不敢因为被瞪了一眼就留在海里泡着。

但是两人没想到,这次才刚刚离开海面三尺,突然一连串锋锐到足以把他们大卸八块、但却隐形不见的杀意,分作七个方向追斩而至!

梁辛正哼着小曲,指挥着七只湛清水鳞削丑娃娃……天、地二人第三次落海,再不敢胡乱往上窜了,一笑一哭两张丑脸上尽是骇然……

大片青光掠过,站在最队尾的血河屠子,自半空中,向着海里的哥俩吐了口唾沫。

琅琊的小脸上满满都是心疼,望着海中或沉或浮的两个丑娃娃:“惹谁不好,你得罪他们……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77章 金行至尊 下一章:第279章 很有意思
热门: 高校推理笔记 奇门风云录 ZOO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关洛风云录 盗墓之祭品 英雄岁月 光媒之花 太阳黑点 傲慢雨偏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