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7章 金行至尊

上一章:第276章 七彩莲花 下一章:第278章 惹谁不好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曲青石一笑,与旁人不同,他天生面相阴戾,笑时眼角不是垂低,而是微微上翘,由此也更显得刻薄,不过他眼睛里的笑意,却是真正的和暖洋洋:“因为不会输,所以你就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玩了?嗯,要说起来,也算有趣!”

说完,曲青石的笑容一敛,神情又复凝重了:“姑且不论你那份‘个中滋味’,贾添也是一定要对付的!若不能毁了他,恐怕用不了多久,他便会杀上门了!以往他对咱们和颜悦色,以后便只剩下你死我活!”

梁辛今天把话说痛快了,满心眼里都是高兴,突然听到二哥‘危言耸听’,心里微微吃惊,瞠目道:“这么快就你死……他死咱们活了?怎么说?”

曲青石神情郑重,缓缓说道:“无仙败逃回去,贾添便知道我身负草木妖元了,凭着他的心思,多半会猜到咱们已知他的图谋,接下来就要杀人灭口了。”

梁辛还有些犹豫,可还不等他开口,曲青石便继续道:“贾添的这个图谋大到惊天动地,由此他也容不得其间会出现一点差错,宁杀错不放过,这是不会错的。”

说着,小白脸面露冷笑:“易地而处,莫说贾添,我也会杀人灭口!”

妖女琅琊的心思剔透,尤其对这些阴谋算计来得更加精明,轻声插口道:“另外还有一点,曲二哥身怀妖元,却不是傀儡,对贾添而言,就已经是死罪了。”

贾添要的是一支忠心听令的傀儡大军,而不是一群心思各异、却身怀妖元的修士高手,可曲青石却成了‘破绽’,只凭这一点,他就一定要杀掉曲青石。

不过把这件事换个角度一想,梁辛的眼睛又亮了起来:“二哥靠慈悲弓的力道,杀了傀儡妖魂,这才只占妖元,却未成傀儡,这个破绽要利用好的话……”说着半截,他自己就摇头苦笑了起来:“当、当我没说,靠着一只弓,去给百万傀儡大军来还魂……多半办不到的!”

曲青石没再继续去说贾添灭口的事情,而是岔开了话题: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原因逼着咱们一定要去对付贾添!若所料不差的话,贾添的下一步大棋,便是如何把中土强者尽化傀儡。修真道上门宗林立,凡间江湖中的帮派强族更多如牛毛,就算贾添另外还有一百个分身,也不可能一家一家的找上门去催动邪术。”

梁辛略一琢磨便想通了其中的关窍,接口道:“所以,他要准备一项大法术,发动之下只要符合条件的人,便都会化为草木傀儡!既然是法术,便没有人情可讲了,到时候所有能打的人,都会变作傀儡。”

琅琊也显得忧心忡忡,眉心微蹙,望向梁辛的目光里,除了担忧还透着几分难过:“这样一来,根本等不到浩劫东来,你就已经败了。”

“此事已经关系到咱们了。”梁辛长长呼出了一口浊气:“贾添大变傀儡的邪术,多半便是那口井了,独木井……上次井中灵元泄露,中土上无数人发疯发狂,虽然不是邪术的全部,不过也能窥出些端倪了。”

曲青石点了点头:“那口邪井一定要毁掉,想找井的话,就得先找到桑皮。”

一旁的小活佛闻言笑道:“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,咱马上动身,去把鬼道士抓回来……”

这个时候,黑无常庄不周搓着手心,满脸讪笑,小心翼翼地插口道:“有句话憋在心里,不吐不快,说出来诸位千万别见怪。贾添的图谋惊天动地,相比之下,八月十五那场聚会倒显得不太重要了,梁掌柜、曲二爷,小活佛三位都是修为通天、又不受天道的高手,这个时候大家应该齐心协力,先捉拿鬼道士破了贾添的邪术,至于邪道三宗的事情……一来,缠头老爹也是绝顶人物,诸位就算不去帮忙,他也能独占鳌头;二来么,万一老爹他真要失手了,也不会责怪诸位的,毕竟,事情都分个轻重缓急不是。”

只可惜羊角脆不再,这是个郑重点头的好时机……

这番话说得客气的很,道理也是明摆着的,曲青石却果断摇头,语气斩钉截铁:“不行!三宗合一也与贾添有关,虽不知目的,可贾添是什么样的人物,每一件事都必有图谋,这个邪道魁首的位置,决不能让不老宗得去。”

琅琊也赞同小白脸:“独木井和扶持不老宗,都是贾添的算计,若非选其一的话,反倒应集中全力去夺邪道魁首……毕竟,八月十五迫在眉睫,而浩劫东来却还有三十年,独木井想来也不会现在就发动的。”

而小活佛也混不把贾添放在眼里,更不再耽搁时间,拼着身体受苦,发动天眼明神通,搜索鬼气凝重之地,片刻之后小活佛猛的大笑了一声:“北方煞气阴森,简直铺天盖地……原来桑皮逃到草原上去了。”说着拉起憨子就要去捉鬼。

梁辛还有些懵懂,曲青石可反应如电,忙不迭跳起来拉住了小活佛:“不对,草原上是另外一只鬼,那个捉不得,算、算起来是前辈……”

梁辛这才反应过来,在吓了一跳的同时更哭笑不得,连声暗道好险,小活佛这是要抓大司巫去了……

此刻早已天光大亮,缠头弟子们开始三三两两地恢复过来,毕竟大家只是把真元引导回来,又不是从头修行,这个过程不需要太长时间,待到午时将至的时候,除了小胖子老九外,所有人都恢复了。

顾回头直接找到曲青石,对先前那场恶战,他还心有余悸,自然又免不了一番客套,继而打听无仙的来历。

曲青石大概解释了一下其中的缘由,饶是顾回头心机深沉,在听说了贾添、神仙相与浩劫东来之间的关系后,也惊得目瞪口呆!

直到半晌之后,顾回头才费力地呼出了一口闷气,在苦笑中,又提及因无仙出现而打断的话题:“先生先前问过,敝宗的金戈铁马为何会失效。其实道理简单得很,阵法中的金甲士兵,都有着一份由金灵锻造的‘战魂’,金甲止步,是因金灵退却。而金灵退却,则是因为金尊现身!说穿了,一句话:先生的墨剑,是金行至尊!”

说着,顾回头的胖脸上掠过一丝期望,语气诚恳:“顾某毕生都在修炼金行,可也从未奢望,有朝一日能亲眼目睹金行尊……”

不用等他说完,曲青石就微微一笑,翻手取出墨剑,倒转剑柄递了过去。

欢喜、痴迷、贪婪……顾回头的神情复杂之极,接过墨剑,伸手在剑身上来回摩挲。

琼环从旁边看着有趣,对顾回头脆声笑道:“你娃麻烦大了!修为失而复得,搞得道心不稳,又得知大灾临头吓破了胆,现在抱着墨剑还妄动贪心,这个要丧了道行咯!”

梁辛就站在曲青石身侧,闻言一愣:“怎么,道心不稳?”

修为突兀沦丧,道心自然松动,可更麻烦的是,缠头弟子也好、金玉堂长老也罢,在万念俱灰时,没有一个人去谨守清明,尽数变得歇斯底里,又哭又闹,任由心魔滋生,对道心的伤害极大。

现在虽然捡回了真元,可道心修复起来却困难重重,几乎所有人的修为都大打折扣,本领猛退。

琼环撇着小嘴,用力挥手:“莫再提这个事咯,越想就越心疼,越心疼道心就越不稳!”

这个时候琅琊凑到梁辛耳边,呵气如兰:“我的道心也不稳了,你再加把劲,没准我真会喜欢你也说不定……”

梁辛咳了一声,眨巴着眼睛,不知道该说点啥了。

顾回头对墨剑爱不释手,曲青石也无所谓,反正对方也不可能抱着墨剑跑了。

梁辛从一旁开口问道:“这柄剑是金行至尊,它是用什么材料锻造的?”言下之意大有采撷晶石灵矿、再请铁匠打出一把墨剑的意思。

顾回头头也不抬,回答得含含糊糊:“材料不重要,重要是绝大法力和绝大造化,这是神仙术锻出的神仙器……”

琼环实在看不得大胖子那一脸贪婪,伸手拍了拍顾回头的肩膀:“醒来醒来,把墨剑还来!”

不知是不是道心不稳的缘故,顾回头听到‘还剑’,竟毫无风度,抱着墨剑连退了几步,目光凶狠望向琼环!

琼环比大胖子横多了,散出一身零碎就要打架。

幸亏顾回头马上恢复清明,面现赧然,把墨剑交还个曲青石。

曲青石也不以为意,一边接过墨剑,一边微笑道:“随时可以取阅此剑,无妨的。”

剑是死物,可其间饱蕴锐金至意,对修金之人的感悟有着极大帮助,顾回头闻言大喜,忙不迭用力点头,跟着,他的表情又变得踌躇起来,过了片刻,似乎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心,深吸一口气道:“于金行至尊,我还知道些其他事情,便一并告与先生,只盼你能记得顾某今日坦诚,以后再有得罪,还请你一笑了然!”

曲青石挑了下眉毛:“以后再有得罪?你指的是正邪之争?”

“浩劫将至,还有那个贾添虎视眈眈,可正道也好,天门也罢,九成九的修士都会说‘攘外必先安内’、‘邪魔外道易收蛊惑,将来必定沦为怪物的马前卒’,金玉堂也不例外,顾某人微言轻,劝不动同门、更劝不动掌门的。”顾回头的语气凝重,神情也认真的很:“你与缠头弟子一起,诸位间的关系,我能看得明白……迟早有一日,金玉堂会和你们对上……”

不用等以后,曲青石现在就一笑了然了:“你用所知之事来换交情,实在够矫情了,我要真把金玉堂当做敌人,白头山前,你们想要退走,总还要先吃一记明月入槐。”

顾回头笑了,很有些费力地弯下满是肥肉腰身,对着曲青石躬身一揖:“是我小气了,可刚刚说的话,也是我的真心意。”跟着,也不再废话,直接道:“故老相传,金尊之下还有五仆听令,分别唤作金战、银破、铜劫、铁断、锡难过!至于这五仆究竟是人是鬼是法宝、他们又藏身何处、如何唤醒,便不得而知了,言尽于此,这便告辞了,白头峰下的放行之义、宗莲寺前的救命之恩,顾某无以为报,唯祈诸位珍重,来日相逢,再诉倾仰!”言罢,身子一晃,遁化金光……

转眼之后,金光退散,顾回头又回来了:“那个……把老九给忘了,我得等他。”

别人还没说话,小活佛大笑起来,对着梁辛兄弟道:“他不走,我们该走了,找到好几处阴森之地,这便赶过去看看,有没有鬼道士的踪迹!”说着拉起憨子,飞纵入云,转眼消失不见。

黑白无常也不再啰嗦停留,与梁辛等人打过招呼之后,带上女鬼齐青,赶往离人谷。

曲青石对着顾回头摆摆手,笑道:“你那番道别没错的,我们也该启程了,就此告辞!”说话之间,催动青光裹住一众同伴,直奔东方而去!

此间事了,大家各有重任,小活佛去抓鬼、黑白无常对付六百和尚、离人谷与火狸鼠等人要破解千个圈图、青墨天天抱着天地岁求师父出手……梁辛等人赶往海外,八月十五、月圆之夜,一统邪道三宗!

……

朝阳很有些惶恐。

贾添师祖为了弥补独木井的裂隙几近脱力,在几个高僧的扶持下静心休养去了。离开之前,他扔给朝阳一块玉诀,疲惫道:“最近万一有什么事情,你拿主意就好!”

朝阳吓了一跳,捧着玉诀的双手都有些发颤:“我、弟子如何敢当,万一耽误了师祖大事,便万死莫赎了……”

贾添有气无力地骂道:“怕个什么?不久之后你便是仙家了,处理些凡间琐事,没什么大不了!”

平心而论,以前朝阳好歹也是一门之掌,心思和手段都颇有可取之处,处事时虽不能说惊采绝艳,但也算得上中规中矩,寻常琐事难不住他。

可贾添的图谋何等宏阔,更要命的是,即便到了现在,朝阳也根本不知道师祖到底在做些什么。

他对贾添的了解,甚至还不如梁辛多……这让他如何敢接令应命。

朝阳想把玉诀还回去,可又怕惹师祖生气,愁眉苦脸站在原地,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,见他这副样子,贾添突然笑了起来,很有些费力地摆摆手,笑道:“吓你的,没点出息的后生!诸般事情我都安排好了,不会出差错。也不用你去做什么,我这一段时间要静养,闭关之下与外界隔绝,这块玉就是枚谕令灵引,做传讯之用的,要是有人找我,你记下口讯,等我出关时呈报上来就好。”

朝阳这才松了口气,不责决策只记口讯,这种事做起来倒没什么压力,当即躬身应命,恭送师祖离开……

短短二十个时辰之后,朝阳正在打坐时,怀中灵玉突然一震,旋即一个声音从耳畔响起:“我已去过……咦,你是哪个?”

声音低沉,语气仄仄,尤其让人难受的是,虽然是法术传音,可说话之人仿佛就趴在自己耳边低语,朝阳甚至都能感觉到对方在说话时,把滑腻腻的热气都喷进了自己的耳道中。

虽然厌恶,但朝阳不敢有丝毫怠慢,恭声回答:“师祖闭关静养,临行前赐下灵玉,责弟子记录口讯,前辈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对方突然咳嗽了几声。

朝阳表情不变,可心中着实吃了一惊,能通过这块灵玉与师祖联系的人,不用说也是绝顶高手,又哪会染病咳嗽。

咳过之后,对方的语气更虚弱了,嘿了一声说道:“闭关?他倒会躲清闲!等他出来,你记得告诉他齐青已死,对方有几个好手,我受了些伤……等把他交待的另外那件事办妥,我也要闭关疗伤,百年之内,怕是不能相见了!”

朝阳一字一句用心记好,又小心追问了句:“还请前辈赐下仙号。”

“无仙!”

两字之后,再无声息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76章 七彩莲花 下一章:第278章 惹谁不好
热门: 黑锅: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 金字塔之秘 402女生寝室 屌丝道士 阴长生 迷雾山庄 飞羽天下 魔剑录 我是仙凡 海上流华之四面菩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