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章 左边脸颊

上一章:第271章 活佛精明 下一章:第273章 十一个字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对于梁辛兄弟来讲,只要有能窥探、调查贾添的机会,他们一概不会放过的。不老宗的法术能让齐青开口,这倒是个意外收获。

梁辛又把心思拉回来,开始琢磨六个丑娃娃临死前演出的那场大戏,在他们的‘台词’里,透露出来的信息不少,可驴子、蚂蚁之类的隐喻更多,而六个‘演员’却只有两个‘角色’,丑娃娃们你一句我一句轮流上场,更把事情弄得复杂无比,一时间梁辛也理不清这其中的关系,只是隐约判断出来,这场戏与贾添和朝阳有关。

曲青石伸手,轻拍梁辛肩膀,打断了他的思路:“他们提到过要杀人取乐,这件事中还涉及着一件案子,回头先想办法了解血案的始末,再来寻思这件事,暂时不用多想,放到八月十五之后吧!”

梁辛也不矫情啥,先点头答应下来,随即又笑道:“倒是另外一件事,与你的战力有着好大关系,要尽快弄清楚,以后打架都能用得上!”

曲青石当然明白,梁辛指的是‘墨剑喝退百万金甲’的事情,当即微微笑道:“这个事情我也猜不透其中的端倪,得去问问旁人。”

“问谁?”梁辛的神情略显纳闷。

“金玉堂,他们精修金行道法,被墨剑喝退的又是他们的法术,他们的想法,比着咱们在这里瞎猜要准确得多。”

梁辛更纳闷了:“你的意思……咱现在去趟金玉堂?打、打上去,然后抓人来问?”

曲青石咳了一声,笑道:“不用打!白头峰的时候我给他们留了个面子,他们应该会派人留守附近,等着给我个交代。”说着,他扬手放出墨剑!

墨剑激射长空,剑鸣轻快,四野远播。

跟着曲青石来到小庙外的空地上,静静等待。那些缠头弟子不愿和正道人物照面,纷纷退回了庙里。

果然,不过片刻之后,一道金色流光便划破夜空,向着小庙的方向疾飞而至,待到数里之外,对方便撤去了法术。

金光消散后,大胖子顾回头和小胖子老九现身半空。两人也不再凌空虚度,而是落到地上徒步而行,很快来到了曲青石跟前。

顾回头抢先开口,自报家门,跟着便是一串客气话,曲青石出身官宦、久居官场,虽然平时脸臭口冷,但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,何况他面冷但心窍通透,已经把人情送给了金玉堂,自不会耍臭脾气把卖出去的面子再撕掉,微笑着应答了几句。

两人寒暄之际,金玉堂老九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的修为惊人,灵识扫荡之下哪还不知道对面莲宗寺里,正藏着满满的一庙邪魔外道!

血河屠子本来在支棱耳朵,偷听曲、顾二人的交谈,突然间只觉得一股淬厉之意,从门外那个小胖子身上卷扬而起,侵袭入庙,稳稳锁住了自己。就仿佛正有一把剃刀,贴着自己的皮肤缓缓游走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割上一下子。

不止血河屠子一个人,躲在庙里的诸多高手,人人都被老九扬起的锐金战意笼住!

还不等其他人皱眉,端坐佛龛之中的小活佛就撇嘴骂了声:“放肆!”话音落处,淡金色的佛光从他眼中一闪而逝,庙里的众人只觉得周身一暖,老九释出的战意,尽数被小活佛击散。

老九在庙外闷哼了一声,身形微晃,后退半步。

曲青石脸上露出一抹讥诮,饶有兴趣地望向老九,问道:“怎样?”

老九释放锐金气势针对庙中人,当然逃不过曲青石的眼睛,不过里面小活佛坐镇,才不用他去操心,眼看着对方吃瘪,小白脸的心情更好了。

老九目光炯炯地盯着庙门,回答得异常认真:“了不起的很!”说完,他又望向曲青石:“原来能打的不光你一个!里面还有个更凶的!”

曲青石却摇了摇头:“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能打的,不过你查探不到罢了。”

老九神情既惊讶又不信:“剩下的最高也不过六步中阶,哪还会有厉害人物?”

曲青石笑容更盛:“所以才说,你探查不到的!”

老九眉头大皱,侧头看了看顾回头,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顾回头神情轻松,挥手笑道:“这下服气了吧?天外有天这个道理,我可都不记得给你讲过多少次了!”跟着他目光一转,对着曲青石笑道:“我这位小师弟不谙世事,白长了一副大个子,可心境却单纯得很,还有些娃娃天真,都是我这个师兄教导无方。”

他发觉老九调运威压的时候,心中着实吓了一跳,想阻止已经晚了,好在后来见曲青石未见怪。顾回头为人何其精明,干脆也不再斥责,而是话锋轻调,把自己和曲青石都摆在了兄长位置上,老九则变成了不懂事的弟弟。

至于庙里藏有邪道人物,顾回头当然不会去揭破,他是来做交情的,又不是来剿匪的。

老九终于还是没忍住心里想说的话,传音入密对着顾回头道:“一个都够呛,两个绝对打不过,可人家说有三个能打的,七哥,咱走吧……”

饶是顾回头心机深沉,这下也啼笑皆非。老九的话可笑,但是更让他无奈的是,人家近在咫尺,老九还传音入密,实在太小家子气、太矫情了。

顾回头咳了两声,对着曲青石苦笑:“这小子说打不过,想拉着我逃跑……让你见笑。”说完,也不等对方回答,便径自转入正题:“白头峰前顾回头夜郎自大,妄动法术,幸得先生高义,处处留有余地,这番眷顾顾某铭感五内!”

曲青石呵呵一笑,也不去文绉绉地措辞,直接说道:“阵法虽然失效,可贵宗战力尚存,完全可以放手一搏,顾兄退兵罢斗,也同样给我们留出了余地,在下的心中,也着实感激。”

说完,曲青石把话锋一转,坦然开口:“金戈铁马实力惊人,喝退金甲只是侥幸罢了,这件事,我正要请教,还请顾兄不吝赐教。”

顾回头和秦孑一样,在遍地老寿星的修真道上,都能算得上是精明人物,除非他们自己愿意,否则想要去诳套他们口中的实话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曲青石才不会去白费力气,开门见山直接把话问了出来。

这倒让顾回头微微诧异,他神情里的疑惑也不是矫揉造作,开口反问:“先生的意思……你也不知道为什么,会让我的金甲罢斗?”

曲青石点头:“墨剑横空轻吟,金戈铁马便凝滞不动了。”

顾回头不说话了,眉头轻轻皱起,眸子中目光闪烁,曲青石也不催促,就站在一旁微笑等待。

过了半晌之后,顾回头才终于吁了口气,脸上的神情又复轻松:“让先生见笑了。”

曲青石则莫名其妙地回答了句:“人之常情,倒是我冒昧了。”

‘金戈铁马’是金玉堂穷尽无数心血才研创出的合击大阵,威力之大犹胜破月三一,于金玉堂而言,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但是首次亮相就宣告无效,这不是阵法的问题,而是曲青石的墨剑神奇。

可以说,墨剑就是‘金戈铁马’的一个无法弥补的破绽。

偏偏曲青石还不明白这个‘破绽’的道理,直接来问顾回头,按常理而言,任谁也不会去把事情解释清楚……让对方更了解这个破绽,好来对付自己人么?

不过顾回头的心思自有独到之处,犹豫片刻他便想明白了,‘破绽’与‘破绽的道理’,根本就是两回事。

这就仿佛老鼠害怕猫,家里闹了鼠患,抱养只花猫来就能得以解决,对于普通人来说,只要知道猫能克鼠就足够了,又何必去深究猫为什么就喜欢抓老鼠;于墨剑与‘铁马金戈’也一样,即便不解其中道理,曲青石也能明白墨剑能克制这道法阵,再对上‘金戈铁马’的时候,亮剑就能完胜。

既然如此,把这个道理瞒着他,实际没有一星半点的意义,如实相告的话倒是还能换回来一份交情。

顾回头摇了摇大脑袋:“也是也不算什么机密事,能让金戈铁马止步的原因只有一个……”

正说到关键处时,顾回头突然觉得,有人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。

顾回头大吃一惊,而身旁的老九和曲青石就同时脸上变色,冷哼了一声。

远不止庙外的三个高手,庙里的众人也一样,在刚刚那一瞬间里,上到身具三蛮之力的小活佛,下至修为浅薄的庄不周,所有人都觉得,有人贴着自己的耳垂,往耳朵里吹了口气,热烘烘、湿漉漉的一口气!

还不等众人发动灵识去搜索敌人,一个声音突然响起,仍旧是紧贴耳畔,仿佛有人正在趴在自己肩膀上低低耳语,众人甚至能清晰感觉到,对方说话时,从口舌间喷出的热气:“你们都是修士?”

‘耳语’声显得无精打采,虽然在提问,可语气里只有淡漠,全无关心之意。

对方停顿了片刻,又说道:“别修了,瞎耽搁功夫……”语气仄仄,仿佛一个心情不好的私塾先生,正不耐烦地轰孩子们回家去。

第一个翻脸的当然是琼环,对着手下叱喝道:“愣个抓子么,列阵!”

修真门宗谁家都有得意的合击阵法,缠头宗虽然离经叛道逍遥独行,可在阵法之事上也不例外,琼环谕令传下,以血河屠子为首的众多妖人齐齐发出一声大吼,幽绿惨红各色光芒闪烁而起,一百多名缠头弟子纵跃而出,围住小庙结成大阵,严阵以待。

曲青石和顾回头等人就在小庙门口,缠头宗列阵之下,把他们也护在了阵中。

琼环站在阵首,先气急败坏地用袖子抹了抹耳鬓,继而厉声斥骂:“缩头龟儿,不敢出来见人么?”

话音落处,百余丈外空气轻轻一跳,一个老头子悄然现身。

老者年轻的时候身形应该异常的高大,可现在却瘦得只剩皮包骨头,身体重重地佝偻着,下颌几乎与胸腹平齐,他不抬头,目光只盯着地面,半长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脸颊,众人看不到他的长相,除非又谁肯自告奋勇,跑过去躺到老头子脚边,才有机会看到他的脸。

曲青石又眯起了眼睛,敌人就藏在百丈之外,他们却无一察觉,虽然自己人这边高手林立,可能不打就一定不去打。

顾回头轻轻拉扯了下老九的袖子,带着师弟向旁边退开了两步,老头子来得诡异,敌友莫辨,可不管怎么说,对方都不会是金玉堂的朋友……更不应该是金玉堂的敌人。

琼环还想喝骂,血河屠子生怕她言语无礼,惹来一场无聊架,抢先开口问道:“老汉儿你是啥子人,又来做啥子么?”

老头子脑袋低垂,淡淡回答:“我来带齐青走。”

敌友分明,曲青石的心里突然踏实了,走上几步,把缠头弟子挡在身后,对琼环道:“此事与你们无关,请退开。”

琼环哪会理会这样的话,撇着嘴角冷笑了声:“你管好自己就成了,还管得我们缠头弟子撒!”

血河屠子也附和着开口:“女鬼差点害得我们琼环姐儿,曲娃要放人,我们也莫得同意,这事莫得商量!”说完,他伸手大刺刺地一指老头子,再没有一点客气:“老龟儿,把你的狗脸抬起来,让老子瞅瞅你的鬼样子!”

扑哧一声,琅琊笑出了声,又忙不迭伸手捂住了嘴巴。

老头子似乎有些犹豫,沉默片刻之后,才有气无力地开口“我出来之前,他嘱咐我,只把齐青带走就好,尽量别杀人。你们自己可都不知道,在他心里,你们个个都是宝贝,珍贵的紧呢!不过……”

说着,老头子那份绝对淡漠的语气有了些变化,好像略带兴奋,另外还有些古怪意味,让人难以理解:“我虽然听他的话,但是也有个自己的规矩,记不清是多年前了,我便立誓,见过我脸的外人,是一定要杀的。他说过,他的话只是嘱托,我的规矩,却可以当做天道!”

血河屠子立刻改口:“你莫得抬头了,老子改了主意,不想看你那张老脸了,免得夜夜发噩梦!”

老头子突然笑了起来:“歇了这么多年,终于出来了一趟”,他的笑声低糜,好像一只鸡在哭:“你们还是看看我的脸吧……因为,今天我想杀人!”

说话之间,老头子陡然抬头……不是抬头,而是在一声爆裂的怪响中,佝偻的身体突然绷直,那张垂向地面的脸,也由此改变了方向,面对众人。

眉清目秀、鼻梁通透,只是他的嘴,并非长在鼻下,而是侧立于左颊……

神仙相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71章 活佛精明 下一章:第273章 十一个字
热门: 美人如玉剑如虹 乌鸦社 人间仙路 我的灵异事件簿 402女生寝室 鸦雀无声:双生镇杀人事件 昙花梦 Psychology思维空洞 黄泉阴镖 马耳他黑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