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1章 活佛精明

上一章:第270章 同道中人 下一章:第272章 左边脸颊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白头峰上,雷云消散,漫天星斗璀璨,一勾弯月如刀。

一人一剑,金甲止步、狂雷退散、更惊煞无数天门高手,曲青石纵声长啸,意气风发!

和尚天劫处那一战的主角是梁辛,曲青石直到最后才现身,血河屠子知道他是绝顶高手,但是也真没想到,这个身材略显消瘦的年轻人竟勇猛如斯!屠子吞了口口水,脸色痴迷,目光更是温柔,呆呆望着曲青石……

琼环的俏脸上也饱蕴荣光,眸子明亮,不眨眼地望着曲青石。

曲青石占尽威风,也不再多做停留,翻手又把齐青抓到了手中,继而催动青光,卷起一众同伴一飞冲天,向着宗莲寺的方向飞遁而去。

凭着他和离人谷的交情,也不用说什么客气话,至于山下的那些天门弟子,他更没什么话说。

青光一闪即灭,长啸却连绵不绝,在山间回荡不息,半晌方歇……一众天门弟子都有些失神,静立原地默然不语,直到曲青石走远了,蛤蟆才摇头慨叹:“功成即退,神龙无踪,高人风范,我辈仰止!”

曲青石已走,白头峰便不再是禁地,天门众人少不了上山再去查探一番,山顶上,那六个丑娃娃的尸体赫然在目,倒更证明了曲青石来是诛杀妖邪的正道人物……

天门弟子搜索了一阵,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,也就作罢,彼此间客套着便准备散去,借着道别的机会,蛤蟆笑问秦孑:“三祭酒可好?一阵不见,着实想念,两位祭酒替我给他带好!”

敢当也在旁边,闻言后笑着插口:“离人三祭酒名满天下,可以前一直是秦家丫头在外面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头顶高处遽然炸响滚滚风雷,无边妖气与浩荡佛光彼此纠缠着,弥漫天地!

天门高手不敢大意,当即唤出法宝严阵以待,旋即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黑,一只金身大佛从天而降,轰轰烈烈地砸在了山顶的空地上。

大佛满脸狰狞,杀气腾腾,哪有半分慈悲之意。

山顶高手无数,竟全都于‘不经意’间错开大佛的目光,没有一个人与之直目对视。

与大佛同时落地的,身边还跟着跳下来个乡下青年,七片巨大的金鳞饱含战意,正围着他上下翻飞,气势贲烈!

乡下青年也一样,脸上满满当当全都是凶像,目光狠辣,扫过众多天门修士,看样子随时都会暴起伤人。

梁辛和小活佛也是刚从猴儿谷回来,在路上,他们便察觉白头峰方向灵元滚荡,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。两人先赶到宗莲寺,结果不见曲青石等人的踪迹,黑白无常一直留守莲宗寺,梁辛到时他们还在,而且还不止他们哥俩,女鬼头七竟然也在庙中。梁辛当时顾不得多问,把琅琊留下来,就和小活佛一起冲向白头山。

算算时间,他俩离开宗莲寺时,刚好曲青石飞出白头山,这两拨人要都是在地上跑,倒是能碰见,可大家都用飞的,而且又都是收敛气势的遁行,彼此错过了。

到了山顶,没找到曲青石,却见到了大队修士高手,梁辛生怕二哥出事,与小活佛一起爆开气势,跳下来这就准备开打了。

秦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莫急,所有人都好得很呢。”

梁辛这才看到秦孑,听她笑言心里当即一松,脸上严霜也随之消融。

蛤蟆面露惊喜,闪身来到梁辛跟前,笑道:“离人谷的法术端的神奇,刚提到你,你就从天上掉了下来。”

众人这才知道,从天而降的凶神竟然就是离人谷的三祭酒,在暗松一口气的同时,心中对离人谷却更多了几分敬畏。

梁辛对蛤蟆的印象很不错,当即也笑呵呵地说笑了两句,秦孑则传音入密,指点道:“曲青石刚刚离去,安然无事,不用担心了。”

曲青石没事,梁辛就没事,不再有片刻的耽搁,含含糊糊地对着秦孑与屠苏道:“这里没事,那我便回去了。”说完,又对蛤蟆摆摆手,跳上小活佛,妖风浩浩之中,两人转眼不见。

剩下的天门高手心里都升起了两个念头,两个幸亏:

离人谷的实力深不可测!幸亏刚刚不曾为了荣枯道和秦孑翻脸,否则今天麻烦大了,别说三个祭酒,就是那头‘坐骑’,自己就惹不起;

三祭酒似乎另有要事,幸亏他走的匆忙,要是再被秦孑拉过来引荐一番,真就连家底都要赔光了……

等梁辛再返回宗莲寺的时候,曲青石和一众同伴果然都就在庙里。

兄弟见面之下,曲青石言简意赅,几句话把事情的经过交代了便,他说话甚少罗嗦,即便如此还是把梁辛听得震撼不已,小活佛更是大呼过瘾,一个劲的埋怨梁辛在猴儿谷中耽搁的时间太久,害得他错过了这大的阵仗。

曲青石还道梁辛这边出了什么事情,皱眉追问:“猴儿谷怎了?有麻烦?”

梁辛摇头而笑:“没事,那些修士都放进了大眼中,又陪着师父和老娘说了会话,这才回来地略晚。”晚,指的是没能赶上白头峰的恶斗,可要是按照兄弟俩约好的时间来算,梁辛和小活佛回来的刚好。

这时候琅琊凑过来插口笑道:“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,猴儿谷的看门护卫就有事。”

曲青石愣了愣,继而恍然大悟,笑着问道:“你是说铜头?”

“铜头家来亲戚了,而且这个亲戚的来头还不小呢,是鉴火道宗的人嘞!”

铜头偷赑屃被抓到现行,把子孙八代都输了进去,从一介妖王沦为猴儿谷看门兽的保镖,不过梁辛等人返回猴儿谷的时候,却并没见到他。

梁辛无所谓,琅琊却好热闹,四下找人打听,这才知道铜头的祖上居然和天门中的鉴火道有渊源,这两天有鉴火道弟子来探望它们,葫芦老爷通情达理,明白‘有朋自远方来’,大家应该‘不亦乐乎’,所以给铜头放了几天假。

至于承天道来找铜头做什么,暂时还不得而知。

铜头招待亲戚,大家只当是件趣事,说出来缓解下气氛,跟着曲青石又把桑榆临终前骂梁辛‘明知故问’的道理,大概解释了下,梁辛一点就透,恍然道:“闹来闹去都是老熟人,原来是齐青追杀桑皮……那头七大姑这边又是怎么回事?”

黑无常庄不周走上来,还是老样子,先对着一群同伴点头哈腰地打过招呼,这才开口:“昨儿下午,小活佛接到曲二爷的传讯,赶去对付荣枯妖道,我们哥俩留守小庙,等到天黑也不见诸位返回,我们便琢磨着,与其白白消耗时间,倒不如再试试看,施法唤请下头七大姑,说不定她老人家前两天出去串门子不在家呢。”

宋恭谨接口,说话少有地实在:“其实我们也是姑且一试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可没想到,唤请之下大姑竟真的赶来了!”

头七神情颇为憔悴,听众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,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,对着梁辛、曲青石这两个熟人点了点头。

上次在官道上遇到头七时,她举止得体谈吐大方,说话做事都从容得很,可现在独座一旁,对周围人连看都不敢看,显得异常拘谨。

梁辛先是有些纳闷,旋即便想通了,现在这座宗莲寺,才真正应上了‘庙小妖风大’这句老话,一百多人里,除了黑白无常、头七琅琊这寥寥数人之外,修为最差的也稳居玄机境,其中还有着大把的宗师高手,头七她不过是个小鬼,恐怕做梦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要还能落落大方倒真见鬼了。

血河屠子有眼力价,对着一众同门笑道:“一个一个凶神恶煞似的,莫得吓坏了旁人,都跟老子去外面等着。”言罢,缠头弟子蜂拥而出,只把琼环、弦子两人留在了庙里。

而曲青石则挥手施法,度给头七一份木行灵元。

槐楼的道法,是阴木之力,否则也不会有那道‘槐煞’神通,他送过去的灵元对头七大有补益,女鬼的精神也随之一震,对曲青石点头称谢,跟着讲出了自己最近这段的经历。

正如黑白无常先前所料,这方圆数百里的孤魂野鬼,全都被鬼道士桑皮拘役,用以汲取丧力疗伤,头七也不例外,直到前天晚上,他们才被释放。

梁辛愣了一下:“是桑皮主动放了你们?”待头七确认后,他又追问了声:“为什么?”

不等头七开口,曲青石就答道:“自然是桑皮要逃离此处,可又不能带着众鬼同行,要么杀掉要么放了,也不过这两条路选。”

头七附和着点头:“不错,鬼道士在昨天晚间已经离开了,我们这才重获自由。”

“也许是被老实和尚的天劫惊到了,或者,他发现了同门的踪迹,不想被桑榆等人带回去,所以逃掉了……”说着,曲青石叹了口气:“桑皮是从贾添的怪井中爬山来的,继而又被齐青追杀,怕是知道些重要事情,就这么错过了,实在有些可惜。”

说着,曲青石的目光,从小活佛脸上一扫而过,继续叹气……

梁辛不知何时也摆出了一脸愁苦:“八月十五近在眼前,实在脱不开身,可这个鬼道士一定要追,尤其麻烦的是,桑皮本就是厉害宗师,化鬼后只怕战力更增,放眼中土,有闲暇又有本领去缉拿他的人,实在、实在不好找……”说话之间,他时时抬眼,去看小活佛。

小活佛单手托腮,神色比着他们哥俩还踌躇,呢喃道:“是啊,倒哪去找这样一个又有本事,又有时间的大高手去?”

打雷似的喃喃自语,一个字一个字砸在地上,梁辛和曲青石哥俩都傻眼了,琅琊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:“小活佛,不许装傻!”

小活佛哈哈大笑,小棒槌似的手指指向梁辛兄弟:“是这他们先装傻的!想让我帮忙就直接说,偏偏要兜出个圈子,绕着我去出力干活,还得抢着闹着,外加感谢这俩小子!”

梁辛骚了个大红脸,曲青石看着脸皮儿薄,此刻却稳当得很,假装没听到小活佛的后半句话,径自道:“那就请你帮忙,不管追不追得到,咱们兄弟都欠你一份人情!”

琅琊向着梁辛兄弟,抢着开口道:“论因果,活佛捉鬼;论恩怨,达旦禅院追击荣枯老道!这样的事情自然不能推却。”

小活佛当即痛快答应:“最近这几个月坐的屁股发麻,这两天先点化和尚,又打杀老道,更撩得咱坐不住了,帮你们跑两步也不算啥!”

由他出手缉拿,鬼道士再怎么了得,恐怕也没有几天自由日子可过了,这桩事情就算是落实下来了,曲青石开心之余,忍不住又问小活佛:“这才分开一天,你就精明了?”

小活佛哈哈大笑:“忒小瞧人了,我不通人情世故,可也不是个石头心眼,当初十一神智尽丧,莫忘了是我曾指点着他在游荡了百多年,那时候邪道正垂死反扑,修真道上何等险恶,我要也是个憨子,我们哥俩又哪能活到现在!”

梁辛也跟着一起笑道:“还真是这个道理,小瞧了谁都不成!”

他们说说笑笑,气氛轻松,女鬼头七也放松了不少,待众人笑过之后,又对梁辛道:“你们未到之前,庄、送两位已经说过此番找我的缘由,移转魂魄进入活尸的法术,我能胜任,全无问题。只不过我的修为被鬼道士夺走了不少,要稍事修养一阵,不用等太久,一个月之内便能施术。”

梁辛大喜,忙不迭地道谢。

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请女鬼头七回去,施展鬼术让六百恢复沟通能力,以求‘活死人肉白骨’,把玉匣中的干瘪人头还原成本来相貌。可谁也没想到,又惹出了这么一连串的麻烦,到了现在,才总算回归初衷。

其他的事情大都告以段落,只剩曲青石那一趟白头山之行中,还有着几个重大的疑团,此刻距离破晓还剩一个时辰,大家略略商议了下,干脆等到天亮再启程,趁着这会功夫,来把不明了的事情整理下。

先前众人交谈的时候,弦子几次想要开口,可始终没能插进话题,现在终于有了机会,直接说道:“齐青原先伤到不能稍动,可六个小子施法后,她竟挣脱了黑鼎……而且,她、她施展的‘鬼留’、‘凝煞’这两项法术,是我们不老宗的神通!”

跟着也不等别人追问,弦子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判断:“那六个小子本来想夺力,可不曾料到……他们夺力不成,反被齐青夺力,还有神通法术和性命魂魄,都一股脑被抢去了!齐青也是借了他们的力量,修补自己受损的鬼经阴络,不仅恢复了大半战力,还通晓了他们的法术。”

说完,弦子那双死鱼眼中,露出了些迷茫,声音也低迷了许多:“可、可没道理啊,那阵法是我设计的,绝不会出差错……”

曲青石摇头冷笑:“此事不值得大惊小怪,齐青死而化鬼,不是她冤魂不散,而是因为贾添的法术!”

弦子犹自疑惑着,梁辛却明白了。贾添的修为深不可测,他的法术何等玄奇,齐青是他的傀儡,又怎么可能被弦子设计的阵法夺取力量。

单以这件事情的过程而言,丑娃娃夺力未遂,反而变成送菜,也确实没什么可奇怪的。只不过曲青石现在才想通这个道理,实在显得有点后知后觉来着。

弦子背靠供台席地而坐,双眉紧皱,仍在苦苦思索着自家法阵究竟哪里出了问题,能够跨入逍遥境的修士,无论正邪,对道法都有份痴迷性子,为了一点小缘由,不说不动地想上半个月也不算啥新鲜事。

曲青石也不去理会他,对其他人摆了摆手,揭过此事,换到下一个话题,六个丑娃娃临死前的胡话……

琼环从一旁眼巴巴地等了半晌,此刻终于‘派上了用场’,兴高采烈地和曲青石你一言我一语,从头到尾把六个丑娃娃临死前的‘梦话’,一字不落地重复了一遍。梁辛听得惊骇不已,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旁边的弦子就突然开口:“明白了!”

大伙都被他吓了一跳,回过神来的弦子自己也挺不好意思,赧然道:“一时、一时出神,诸位莫怪。”

梁辛哪会因为这点小事计较,笑而摇头:“想明白了什么,说来听听吧!”

不老宗的法术自成体系,有着他们自己的道理,与鬼谋力的阵法也不例外。

高深修士靠元神来驾驭真元;成形的丧物与之相似,只不过他们修炼出来的不是元神,而是真阴魂魄,丧物的煞气鬼力,都要靠它来统御。

所有白头山上的夺力法术,也分作两个步骤,先夺其魂,再谋其力。

按照弦子的判断,开始的时候,六个丑娃娃成功侵入了齐青的真阴魂魄,可后来应该又触发了齐青体内隐藏的某种禁制,这才惹来了对方的反击,从猎手变成了补品。

具体的法术成因,梁辛等人无意追究,但是在弦子的解释之后,梁辛却若有所悟。

容梁辛低头沉思了片刻后,曲青石才问道:“有什么想法?”

梁辛竖起了两根手指:“两个事情,其一,六个丑娃娃临死前的大戏,不是他们胡乱发狂,而是把齐青脑子里的念头‘演’了出来。”说着,他又加重了语气:“更重要的是第二点,贾添让修士死而复活的法术,并非全无破绽,至少,利用不老宗的‘与鬼谋力’之术,就能窥探鬼修士的内心!”

弦子心思精明,待梁辛说完后,他就认真开口:“给我些功夫,容我仔细思索,看看能不能把夺力法术加以改进,如果能成功的话……就能从齐青的心里撬出更多东西!”

弦子说得信誓旦旦,看样子恨不得现在就取出门宗心法,钻进去大大研究一番。

苗女琼环满目不屑,抽了抽嘴角,道:“你娃那点道行,能研究出个啥子?等中秋过后,我把你们老汉儿抓了,让他给你娃来帮忙!”

弦子当然不会去和琼环抬杠,闻言后只是唯唯诺诺地点头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70章 同道中人 下一章:第272章 左边脸颊
热门: 阴缘伞 华音流韶:风月连城 樱花厉魂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金色梦乡 阁楼里的女孩 薄冰 三少爷的剑 瀚海雄风 死亡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