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同道中人

上一章:第269章 暗道不好 下一章:第271章 活佛精明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在蛤蟆等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秦孑拉回正题:“槐楼弟子与我等同列正道,这一仗万万不能打。”

敢当老道好像也忘了刚才心疼肉疼送出去的那一堆宝贝,随着秦孑一起返回整体,皱眉道:“你来的晚,没看到前面的事情,山上的人亲口承认,他就是杀死桑榆的凶手。就算他身负槐楼传承,此刻也坠入邪道,不再是我辈中人了。”

秦孑的表情谦和,但语气毫不退让:“师伯的意思,他杀了荣枯桑榆,所以就是不再是我们的同道,而是妖人了?秦孑要向师伯请一句心里话,卸甲、离人,现在还算不算正道弟子?”

敢当明白秦孑想要说什么,但也不能直接摇头,只有笑道:“这是哪里话,五道三俗同气连枝,天下皆知。”

秦孑也笑了,她的笑容显得很有些突兀,说道:“半年前,卸甲山城尽启高手,冲袭离人谷……”

敢当老道表情沉重,叹气打断:“这件事大家都看在眼里,是卸甲弟子行事孟浪,最终也自尝苦果。对错之分,刚好应了胜负之数,可见天地之间,自有公道。”

秦孑却摇了摇头:“师伯误会了,我无意在这里分辨对错,只不过是在这件事中悟出了一个道理:天门之间偶尔也会有纷争,不管谁蒙冤无辜,谁仗势欺人,总归都是些内部争斗,打杀过后,离人也好、卸甲也罢,都还是正道弟子,这一点总不会错的。”

说着说着,大祭酒脸上笑容不见,声音清冷:“若非如此,当初敢当师伯也不会坐视离人与卸甲之争而不理。说到底,秦孑是您心里的小丫头,白狼则是你眼中的老大哥,亲人打架……”说着,秦孑与敢当四目相对:“打过之后,还都是您的亲人!”

敢当老道嘴巴动了动,没说什么。在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,荣枯道的秘术,和为此得罪离人谷,究竟孰轻孰重了……

秦孑加快语速:“槐楼与荣枯道,又何尝不是如此,他们之间的仇怨是他们的事情,征战过后,两家还都是我们的同道。当初离人与卸甲恶战时,敢当师伯踌躇万分,最终还是严守中立;可今天却要为桑榆师伯报仇,绝杀槐楼传人……秦孑想不通。”

说完,秦孑还不忘对着一众荣枯弟子认真解释:“秦某只是就事论事,求诸位体谅。”

荣枯众人脸色不善,都不去理会秦孑的话,只有那个与敢当达成协议的长老跨出一步,忿然道:“桑榆师兄为人正派,荣枯道宗问心无愧,这些年里我们连槐楼还有传承都不知道,又何谈结怨?对方定是妖人无疑,今日若不将其绳之于法,他日定酿成巨灾!”

秦孑摇头而笑,唇角微挑,带出了一丝不屑:“师兄又把话题给都兜回来了?槐楼弟子杀了荣枯掌门,所以槐楼弟子便是妖人了?”

二祭酒屠苏刚赚了无数家当,脸上早就乐开了花,可心里也没忘现身前大祭酒的嘱咐,当即把小脸一抹,换上冷笑,马上接上了话茬:“按照这位师兄的算法……半年前荣枯道引柳暗花溟轰砸离人谷,不知是离人谷堕入邪道,还是荣枯道成了妖魔鬼怪?”

荣枯道元气大伤,可门宗之内也不是没有精明人物,不过现在这番情形,大凡脑筋灵活些的都不会再开口,那个站出来的长老则是个十足庸才,被娃娃说得张口结舌,站在原地愣了半晌之后,才勉强开口:“那件事是误会……掌门在时早已与离人谷澄清!”

屠苏饱吸一口气,装模作样悲愤大笑:“不错,荣枯袭离人是误会!卸甲攻离人是误会!槐楼与荣枯之争,怎么就变成了正邪之争,不是误会了?事关重大,你们咬定槐楼是邪道妖人,总要拿出实打实的证据来。”

秦孑微笑,又把话题引了回来:“仅凭槐楼与荣枯有所争执,的确证明不了槐楼弟子是妖人。说到底,也还都是同道之间的误会罢了。”

屠苏尽职尽责,跟着搭腔,再说出的话却没有了一点气度:“这位师兄倒真该学学我们离人谷的处世之道,同道误会,打过杀过也就算了,又何必揪住不放……诸位可见过我门下弟子向卸甲或者荣枯寻仇么?”

荣枯长老脸色青佞,一肚子都是道理,偏偏一条都讲不出来,模棱着眼睛怒视屠苏,声音低哑:“离人谷不报仇,是你们自己的事情!我荣枯道恩怨分明,山上妖人伤我掌门,上下誓死击之!”

“荣枯道要报仇,大可杀上山去,可天门同道则应严守中立,两不相帮……”说到这里,屠苏好像突然领悟到了什么,神情显出惊喜,眼睛都亮了,望向荣枯长老:“师兄果然慷慨,一语惊醒梦中人!原来离人谷以前一直恩怨不分,这个毛病可要改一改。”

荣枯长老话里的漏洞太多,屠苏或抓住破绽穷追猛打,或曲解其意夸大其词,到现在哪还是在讲理激辩,干脆都变成了两人抬杠……

屠苏的话一出口,倒是让不少正道人物心里微微一凛,荣枯弟子更是人人心惊,娃娃的意思再明白不过,今天荣枯敢上白头山,明天离人谷就敢发兵荣枯道……说不定都等不到明天。

荣枯长老又惊又怒:“小儿,你是在告诉我,我们要动手,你们便会报复么?!”

话音未落,荣枯道中就有人在心里破口大骂,不是骂屠苏嚣张,而是骂同门长老混蛋,他这是生怕离人谷不打自己,给人家敲钉转脚,把话做实去了。

当时便有几个荣枯道的精明长辈同时踏出队伍,可还不等他们开口打圆场,一股厚重、威严的压力,从白头山顶卷扬而起,宛若一道飓风,轰轰烈烈奔袭而至,直指荣枯弟子!

荣枯众人大惊失色,一群老道只觉得天上突然有一座大山掉下来砸向自己!低阶弟子根本都没有反应的机会,重压之下别说抵抗、逃避,就连心神都被重压所夺,纷纷怪叫着跌坐在地;修为高些的荣枯长辈也顾不得别人了,勉强催动身法急退如风……

大难临头,却陡然凝滞,半空里一柄墨剑斜横。

剑意煌煌,睥睨四方,白头峰上曲青石出手施压!

突兀而来又瞬间消弭的攻势,仿佛一记耳光响亮,把荣枯道的脸皮彻底给抽没了。

门中师长不顾晚辈,自己狼狈逃窜,任由低阶弟子摔倒一片……任谁见了这番情形,都会叹上一句:荣枯道完了!

其他的天门高手心中更是惊骇,谁也想不到,山上的槐楼高手,竟然还有余力。

墨剑扬威之后,自空中微微一震,发出一串轻灵长鸣,继而剑锋倒转,以剑柄遥遥相对秦孑,看上去就好像熟人间打招呼似的,随即又荡起连串欢鸣,返回白头峰。

墨剑来去如风,转眼消失不见,只留下一群仍自发呆的天门修士……片刻之后,从流连道的队伍中突然响起了几声咳嗽,蛤蟆捧着铃铛走了出来。

秦孑面带笑意,拉起屠苏退开了几步,她俩现身之后一个红脸一个白脸,最后连墨剑都‘下山助威’,闹到现在,也该有个人来捧场了,这个蛤蟆倒是知趣得很。

蛤蟆也不多说废话,直接讲事情:“在场诸位有目共睹,山顶上的那位槐楼弟子,身怀绝大神通,自从他显露行迹后,出手之间极有分寸,到现在为止,不曾伤及正道一人。倒是这道雷法邪门得很,幕后的妖人更以妖法杀害指夕师兄。”

说完,蛤蟆停顿了片刻,见没人打断他,又继续道:“雷法诡异,杀伤我正道弟子,且攻槐楼传人;槐楼传人虽然语气生冷,可今晚始终不曾出手伤人……这一正一邪之间的差别,也实在不用多说了。”

屠苏自然随声附和:“这道雷法也是个关键,妖人操控远程袭杀,却更证明了山顶上的槐楼高人是正道中人,咱们要真杀上去,岂不是让邪道拍手称快?至于槐楼弟子的态度么……”屠苏笑了起来:“高深修士,大都性情古怪,长着副臭脸孔,生着副臭脾气,倒也正常得很,大家既是同道,又哪会计较这些。”

蛤蟆呵呵一笑,突然把话锋一转:“我有几句胡言乱语,想随口说说,诸位姑且一听,不用当真……刚刚金玉堂的师兄们,打到一半突然收阵,说不定也是突然想通了,槐楼弟子是我等同道这个道理。可碍着荣枯道诸位前辈的面子,他们也实在不好多说什么,这才扯了个借口,抽身事外。”

说着,蛤蟆转头望向了荣枯道众人:“贫道心蠢口笨,实在不会说漂亮话,不过却也能明白一个道理:诛妖伏魔,我辈义不容辞,虽死无憾;可被别人当成了手中的刀子,去乱砍乱杀,这种蠢事我们不会做的。”

他一说完,流连道在此间的长老就点了点头,明确表态:“此间之事,流连弟子不敢出手,还望荣枯道兄体谅!”说着,迈开大步,领着自家的队伍和秦孑、屠苏站到了一处。

秦孑对着流连道众人微笑点头,继而又望向了敢当:“师伯,秦孑还有话想说。”

敢当笑道:“哪有那么多客套,有话就直接说,不用总打个招呼。”

“槐楼覆灭数百年,门下弟子少在人间露面,但是当年正邪之战中诸天门间结下的情谊还在,所以他们是朋友。可要是被咱们伤了心……这样的人物,我们拉一拉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,可我们要推一推,说不定就成了敌人,此间的正反轻重,还要请师伯三思。”

到了现在,谁还会再去强攻白头山,且不说离人谷的面子,就只那一柄墨剑的威风,又有几个人能担得住?秦孑不停讲道理,也不过是给大伙个台阶罢了。

敢当老道露出了一副凝重的神情,目光先后在秦孑与荣枯道之间扫过,沉声道:“同道间的误会,我们只有苦口相劝的份,却没有出手的资格,这一点是不会错的,不过……要真的同道间的纠纷才好。”

老道也不想打了,但他是此间的长辈,不能说走就走,总要交代几句场面话。

秦孑明白他的意思,笑而点头:“师伯放心,离人谷与槐楼之间有些渊源,槐楼杀伤荣枯师兄的事情,我会去问个清楚。”

敢当的神情也轻松起来,点头道:“如此便最好了。现在看来,倒是该全力追查这邪门雷法的来源了!”

这便等若表态退出荣枯与槐楼之争,他的口风一露,指夕、鉴火众人自然也不会在强出头。敢当又走到荣枯弟子跟前,所说的也不外是‘你决意复仇,我等不会阻拦,不过正道手足,一战不如一和,其他几座天门都会努力奔走、居中调停’之类的漂亮话了。

敢当这边正说着,白头峰上的曲青石,突然仰头响起了一声猎猎长啸,又有无数槐煞冲天而起,本就处在劣势的雷法,终于再也抵挡不住煞气的冲击,那片雷云被冲得颤抖不停,最终在一声轰然巨响之中,炸了个纷纷碎碎!

……

时近中秋,夜雾浓重,十三个缁衣僧人正围成一圈,双目紧闭翻手结印,仿佛泥胎石塑似的保持着一个姿势纹丝不动,如果不是光头上正不断渗出汗水,也真看不出他们都是活人。

和尚们在施阵。

朝阳就站在和尚们身后十余丈处。在他身旁,还有一口井。

朝阳的脸色略带紧张,双眼一眨不眨,始终盯着和尚们施法。

他知道和尚的实力,更明白他们合力催动的雷法是何等犀利,可这些和尚已经将雷法之阵发动了小半个时辰,到现在居然还不收手,不用问,敌人自然也强大到了极点。

突然,十三僧人的身体簌簌颤抖了起来,朝阳大吃一惊,他修行不浅,自然能看出,这是法术被破的前兆……对方究竟是什么人,不仅在雷法之下坚持良久,甚至还要反攻回来?!

还不等朝阳猜出结果,和尚们同时爆发出一声惨呼,一个个向后摔飞了出去,人人口中鲜血喷涌。

砰砰闷响中,和尚们重重砸在了青石地面上,尽数昏厥了过去。朝阳目瞪口呆,愣愣站在原地,全不知该怎么办了,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的深井中传出了一个声音:“怎么了?”话音落处,贾添从井中升了上来。

朝阳大喜,忙不迭跨上两步,一股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:“不久前诸位师伯对我说,他们收到齐青的求救,但是您正在施法弥补井中的裂隙,师伯们不敢打扰,却也不敢耽误了事情,便催动雷法去袭杀敌人,同时接引齐青回来,可不料……对头强横,破掉了我们的法术。”

贾添的神情是千万碎片拼凑而成的,就算是大罗金仙也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,不过他的声音里满是疲惫:“知道了,救齐青的事情我心里有数。”

说话间,贾添的身体一晃,竟险些又摔回到深井之中,朝阳赶忙抢上去,把他从井中扶了出来……

朝阳心中惊慌,贾添倒是无所谓,呵呵笑道:“无妨,就是有些脱力了,用不着担心。”说完,又摇着头喃喃道:“齐青去追桑皮,结果一去不回头……现在又惹出这么一桩事情,嘿,哪来的那么多意外!”

朝阳才刚来不久,全不知其中的前因后果,想问又不敢问,只当没听到。

“事情没有多复杂,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!”贾添一眼就看穿了朝阳的心思,笑道:“这口井承载的力量太大,如果没有特殊状况,我轻易都不会下去。前阵子桑皮死在里面,我就由得他的尸体陈于其中,不料这个老道的修为有些古怪之处,又得了井中灵元的滋补,变成了个丧物。”

贾添的确是累坏了,刚说了两句话就不得不停顿下来,喘息了一阵才调匀呼吸,继续道:“到二十天之前,桑皮逃出枯木井的时候,我才发现了异常……”

这口井刚刚‘走井’过来不久,本来就不太稳定,被鬼道士这么一折腾,又有封印出现了裂隙,不过这次贾添发现及时,不等邪元泄露成灾就开始着手修补,其间发觉和尚悟道,暂时离开了一阵,又顺便把朝阳带了回来。

随即他又一头扎进井中,直到片刻前,他才算彻底把这口井修补好。

朝阳想问问师祖,这口井到底是有什么用处,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蠢念头,贾添的修为天下无双,可为了修补个裂隙都闹得筋疲力尽,这口井的力量不言而喻,如此可怕、且重要的东西,贾添又怎么可能解释给他听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9章 暗道不好 下一章:第271章 活佛精明
热门: 恶魔的纹章 女生寝室 法蒂玛预言 潇湘月 形迹可疑的人:恰佩克哲理侦探小说集 茅山后裔之将门虎子 1/7生还游戏 夜夜夜惊魂(第2季) 北洋夜行记 天机·第四季:末日审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