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槐长槐破

上一章:第267章 金戈铁马 下一章:第269章 暗道不好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琼环是六步中阶,和天门长老的修为差不多,如果齐青未‘死’,两个少女倒是能打个旗鼓相当,可齐青化鬼之后战力暴增。曾在一个回合之中击毙鉴火道长老、重创荣枯道桑皮;乾山草木成狂之役中,梁辛用残鳞对上齐青,都险些吃了大亏……

齐青飞扑而至,一双莲藕般的手臂突然化作金色长藤!

琼环实力远逊,不敢正面相抗,口中惊呼‘你妹’,倒踩罡步急速后退,同时双手一扬,周身上下无数银穗在一声暴鸣之中猛地散出,一时之间,白头山顶银光大作。

一条条穗子好像争渡的银鱼般汇聚在一起,围在主人身周一丈之处层层打转,将敌人的金藤勉强抵挡在外。

远远望去,琼环身边仿佛卷起了一场银色旋风,煞是好看。

借着‘银风’相护,琼环加快步伐想要逃开,而齐青的左肩一颤,左臂又从金藤恢复了原样,旋即皓腕轻翻,接连捏出了一个手印,口中涩声叱喝:“鬼留!”

正急退的琼环只觉得右足踝突兀地一冷,一只漆黑的爪子不知何时从地下伸出,正死死扣住了她的脚腕,让她无法再后退半步。

齐青的手印不停,再次喝令:“凝煞!”法令落处,两人之间遽然涌出了一团幽绿色的雾气,转眼欺入琼环的护身银风之内,正在急舞翻飞的银穗就好像突然落入泥沼的蜻蜓,陡地慢了下来。齐青的右臂金藤趁虚而入,直击琼环面门!

生死大劫突兀降临。

齐青甚至都来不及闭上眼睛,可就在等死的这个瞬间里,本已占尽优势的齐青突然诡异地暴退向后,那条几乎已经碰到琼环眼睛的金藤,也随着齐青一起退开。

即便是生死须臾,还是没能耽琼环纳闷,黑漆漆的眼睛瞪得溜圆,口中还‘咦’了一声,齐青仍旧在飞退,可她的神情里满是凄厉与不甘,正拼命地……挣扎着!仿佛一头正要咬断猎物脖子的母狼,突然被人拖住尾巴向后甩开。

苗疆少女这才看清楚,不是齐青自己要退,而是被曲青石抓住了脚踝,硬生生地把她拖了回去,而下一个瞬间里,女鬼齐青就好像一盏风车似的,被曲青石抡圆了,狠狠拍在了地上!

土石翻飞,齐青凄厉惨嚎。

从齐青挣裂黑鼎扑出,到她被曲青石拍得血肉模糊,前后也不过两三个呼吸功夫!

与齐青同时惨叫的,还有黑棉袄弦子,他那双死鱼眼也瞪得极大,口中反复的叨咕着什么。不过此刻场面混乱,谁也顾不上去问他究竟怎么了。

齐青看上去只是被抡起砸了一击,可实际上已经被曲青石的真元侵入身体,遭受重创,瘫软成一团,在无法稍动。她催动的‘鬼留’‘凝煞’这两项异术,也随着施术者受创而消失。

琼环刚刚从鬼门关前转了一圈,神情里居然没有一丝被惊到的样子,素手翻转,‘银风’又变回了满身零碎,顾不上和曲青石说啥,先抢步赶到齐青身边抡脚狠踢。

曲青石咳了一声,一手仍牢牢抓着齐青的脚踝,另只手把琼环拉回来:“唤大家过来,先离开这里!”

此时,天火与石云愈发的靠近了,怕用不了片刻功夫就会轰砸而至,琼环也不再胡闹,脆声高呼召集属下,缠头弟子动作迅速,转眼聚合过来,曲青石的口诀响起处,青光闪烁笼罩所有同伴,缓缓上升。

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,曲青石才没兴趣和剩下的天门去打无聊仗,他心中笃定,凭着自己的遁法,无论是天门高手还是那两道远程袭杀的神通,都追不到自己的衣角……

青光离地三尺,微微一震中便要法力急冲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又有一道墨云,自东方急行而至!

鉴火道的离离翔羽杀阵,举烧天之火,自西方而来;承天道宗的青山压顶杀阵,挟浩荡风雷,从北方而至;这道突然出现的墨云,在移动之中没有一丝声音,那份死气沉沉的漠然,却显得高高在上。

琼环并未发现异常,她站在曲青石身边,笑吟吟的说道:“你娃救我,我不谢,下次再救还你……”

墨云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,远超两道天门杀阵,后发而先至,就在曲青石的青色浮光堪堪冲起,它便扑卷而至,死死压住了白头峰。

旋即,万道雷霆劈头斩下!

琼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她正雄心万丈打算‘救还曲青石一次’的时候,眼前陡然一黑,继而强光大作,下意识的抬头张望,清澈的眸子转瞬被银芒塞满。

琼环的心中只剩三个字:天……漏了!

曲青石也没想到这道雷云来得如此之快,惊骇之中哪还顾得上齐青,在撤散青光放众人落地的同时双手盘结高举过头,口中大吼:“槐长,长长长!”

谕令如雷,木灵成劫!随着曲青石的高声叱喝,整整一座白头峰都在刹那之间‘膨胀’开来!

一棵棵巨槐破土而出,奉令猛长,自下而上迎抗天雷,护住众人。

猫儿发怒,所以全身长毛倒竖;蛇子受惊,所以通体鳞片乍起。白头峰也是如此,无数棵巨槐涌出,让这座本不怎么巍峨的山峰转眼胀大了几成……

木灵凝聚的大槐,粗壮而强大,茂密的枝叶彼此纠缠,在众人头顶结成了一片绿色的天空,死死抵挡着雷暴的冲袭。

大木撑天时,仍有无数小槐破土,疯狂生长。不过几个弹指的功夫,大槐结出的穹顶就被狂雷击溃败,一棵棵巨树也随之崩裂、炸碎;但那些小槐树已然茁壮成形,又在‘父辈’之下,结成了一盏生机盎然的‘新天’,继续抵抗着,而此时,又有无数新苗钻出……

如此往复,轮转不休,众人头顶的绿色天空层层降低……虽是灵元之争,但却染起了无尽悲壮!

曲青石的脸色青佞,眼角跳动,口中喃喃念唱法咒,手中结印不停……

漫天雷光,妖娆迸现,还在山外的正道人物目瞪口呆,愣愣站在原地。这道雷法也是一道远程袭杀之术,且不去提它的威力、速度,真正让天门高手骇然的是:它是从哪来的?

敢当老道是此间辈分最高之人,也最先回过神,压住心中的惊愕,强笑道:“不论雷法是何人施展,都是为了击杀妖人,定是咱们正道中的前辈。”

有承天道的弟子随声附和,故作轻松地笑道:“正是,不消片刻功夫,咱们天门的两道杀阵便会到了,到时候三阵合一,妖人就算真是个邪神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份!”

可片刻之后,天门高手就人人明白,承天道弟子说错了。

离离翔羽与青山压顶,到了!

飞火流星,呼啸倾泻,可先到的雷法却没有丝毫退让之意,紫弧如链层层勾连,又死死护住白头峰,仿佛这座山已经变成他们的禁脔,决不许任何力量染指,冲进雷暴中的火鸟、巨石,转眼就被轰得粉碎。

杀阵已成,无法撤销,火、土、雷三道大阵轰轰烈烈地纠缠在一起,还有满山疯长的巨槐!

三道阵法彼此吞噬,雷阵最强,如猛虎;另两阵较弱,似猎犬;而猛虎与双犬在彼此撕咬的同时,还都有另外一个目标:白头峰,曲青石,正如毒蛇般盘身伺机的曲青石。

白头峰,乱成一团。

一个指夕道宗的长老突然开口:“这种雷法,我曾经见过。破乾山时那五个妖僧!”

这个指夕长老曾参与乾山之战,与五雷妖僧恶斗过一场,本来早就该想起来,可事发突然,一时间只顾着心中惊骇,到现在才刚刚反应过来。

说着,指夕长老望向流连道宗的队伍,最终把目光盯在了一个大嘴道士的身上:“师弟应该也还记得这道雷法吧?”

流连道的大嘴道士神情严肃,手中煞有介事的托着个饭碗大的铃铛。眨巴了眨巴眼睛,摇头道:“等到你们打妖僧的时候我昏了,没见着……”

指夕长老咳了一声,摇头而笑:“是我忘记了。”随即他又望向了敢当老道:“晚辈粗通‘千里一线’,这便施法。”说完,他便请动符撰,入定施法,‘千里一线’是指夕道法中的一项奇术,施展之下能够追踪远程法术的来源,颇为神奇。

就在山下开始追踪雷法来源的同时,山上的缠头弟子现在也发现三阵互攻的情形,血河屠子先是微微一愣:“雷法不是天门龟儿放的?”

血河屠子的心思很快,略略思索之后便恍然大悟,也不管正施法中的曲青石能不能听到,径自高声提醒道:“这道雷法是为了救女鬼齐青而来的,所以要轰杀咱们,却不许天门的法术进来。”

又被曲青石救了一次的琼环满心奇怪:“雷法下来,岂不是会把齐青一起轰碎?”

血河屠子摇头:“雷法被曲娃儿挡住了没下来,若是下来,也绝不会伤害齐青,这点错不了,否则便没得道理咯!”

弦子也附和道,他和血河屠子的心思差不多,不过说起话来,比着屠子要更有条理,直接理清脉络:“天门法术,要剿灭山上的一切;雷法则是要杀掉咱们,以救齐青……”

雷暴持久,仍肆虐不休,来自天门的火、土两阵已渐渐式微,即将结束了。

始终在闭目施法的曲青石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琼环就站在他身旁,见他‘醒’来,喜滋滋的问道:“法术准备好了?”

曲青石被雷法打得心烦,早就恢复了千户大人那份阴测测的残虐像,闻言只是略略一点头。

琼环见不得他那副臭脸,撇了撇嘴巴,嘀咕了句:“凶个抓子么!还不是要大家一起逃命。”

曲青石转头望向她,目光冰冷:“怎么,你当我准备的法术是要逃命?”

琼环梗着脖子点头:“不逃……不撤走还能做撒?”

“反击。”曲青石的声音很轻。

而下一刻,他的大唱陡然响彻苍穹,即便漫天惊雷也遮掩不住他吼出的浩荡天音:

槐破,破!破!破!

咒法之下,巨槐竟层层炸裂,而每一棵大树之中,都升腾起一蓬阴丧煞气。

槐,木鬼,天性阴戾,聚化煞气。

就算最无知的庄户人家,也晓得不能把槐树种在院中的道理,就因为,槐树有煞,引鬼。

白头山上千万槐树尽数爆发鬼哭狼嚎般的应和声,枝叶摇摆乱飞,泼洒起的更是无尽阴风。

无尽煞气弥漫升腾,在刺耳的笑、闹、哭、叫之中,仿若一道来自幽冥的怒潮,狠冲苍穹!万千紫弧尽陷阴沼,就像被大手捏住的泥鳅,徒劳而吃力的扭曲着身体,却根本没法子逃脱。

雷云是法术,中途被破掉的话,即便施法之人远在天边,也会被灵元反噬,轻则伤,重则亡。三兄弟,梁辛像豹子,躁动而灵活;柳亦像鳄鱼,懒洋洋的要人命;曲青石却像蛇,你敢踩我尾巴,我就送你一身毒血!

白头山的天空,迅速黯淡了下去,曲青石全力施威,犹胜十三蛮的草木真元流转奔腾,发挥到了极限。

攻守易势,鬼槐唤起的阴煞似乎无尽无休,一寸一寸的吞噬着曲青石头顶上的一切,不停将紫弧抹掉,反攻天顶那片浓重墨云!

金玉堂的弟子们,此刻已经撤到百里之外,正悬浮半空,举目望着白头山的恶战,现在的白头山在他们眼里,就仿佛变成了一座地狱之门,滚滚煞气从中喷涌而出,势无可挡。

顾回头目光闪烁,喃喃道:“这等修为,幸亏咱们拔腿离开了。可怎么会是……”

他正嘀咕着,一个白白净净的小胖子,从金玉堂的随从弟子中闪身而出,来到了顾回头身边,搓着手心道:“七哥,我想回去打!”

顾回头吓了一跳:“胡闹!”

另一个金玉堂的长老秦回天笑道:“老九看山上的人凶悍,手痒了?”

被唤作老九的小胖子点点头,神情里略带不甘:“刚才咱就不该走。”

小胖子老九显然受宠,另外三个长老都是他师兄,可对他说话时神情都轻松微笑,顾回头饶有兴起的追问了句:“怎么,你打得过他?”

老九满脸认真的琢磨了会,最后还是摇摇头:“不好说,得打了才知道。”

顾回头又问道:“那你说,你和我之间,到底谁更能打?”

老九又沉思了,过了一阵才开口:“也不好说,得打了才知道。”

三个长老全都失声而笑,顾回头也摇头笑道:“不用打过,你比着我们另外八个加起来还凶。”

有些金玉堂的高级弟子,虽然不敢笑出声,不过也都露出了份笑容,他们这位九护法自幼苦修,有机缘更有天赋,修为远超同济,可就是脑子不太灵活,莫说问他和顾回头比试,就算随便拉过一个凡间儿童来,问他两人之间谁更厉害,他也得先打过试试再回答。

笑声之中,顾回头对着两外两个长老拱手道:“到这里就差不多了,两位师兄这就回去吧。”

他们之间早就商量好了什么事情,另外两个长老同时嘱咐了声:“你们两个多加小心,有事便摇铃!”说完,引着手下弟子继续飞遁,只留下了顾回头与小胖子老九。

老九目送着同门离开,突然又想了一件事,问顾回头:“七哥,刚才你嘀咕到一半被我打断,正说到‘可怎么会是’,会是啥?”

顾回头的神情又复杂起来,皱眉回答:“槐楼!山上人,是槐楼高手!”

“槐楼!山上人,是槐楼高手!”敢当老道双眉紧蹙,说的话和顾回头一模一样。他身后的正道弟子们面面相觑,这一仗打得,实在有些太让人糊涂了。

虽然几百年不见踪影,可槐楼终归是也曾列位天门,和他们是正道同门,一下子正邪之争变成了同门纠纷,有不少人都在犹豫着,今天这一仗,还要不要再打。

敢当老道明白众人的想法,当即冷笑了一声:“就算身负槐楼传承,他杀了荣枯桑榆,也就说明他已坠入邪道!”

敢当心里当然有自己的算盘,九星连线将近,天门都在囤积资源、研创神通以备渡劫,他们承天道宗也不例外,这些年里,他们一直在研究一道厉害神通,可其中有个关键之处,要依仗荣枯道的木尊驱驭之术。

各门功法都是秘传,荣枯道当然不会拿出来给别人。现在桑榆已死,荣枯还要新立掌门,就算拔尖的几乎死光,庸才之中可也有不少够资格争位的,论资历大家难分高下,由此另外一个评判标准也就显得尤为重要了,就是‘报仇’。

在山下修士的队伍中,就有不少荣枯弟子,其中有个辈分不低的长老和敢当达成了协议,大家杀上山去,敢当成全荣枯长老手刃仇人,报酬自然就是那份关键的木行法术了。

这时施展千里一线的指夕长老突然闷哼了一声,毫无张兆间,七窍同时喷溢鲜血!

在场之人都是大行家,惊怒之余也马上反应过来,这位长老以千里一线去追寻雷法源头,在找到对方的同时,也被对方发现,这就循着他引出的那一线灵元攻杀了过来。

指夕长老血流披面,满眼狰狞,声嘶力竭地说道:“雷法来自鸡……”

刚说到这里,他的头颅嘭的一声爆碎了,就此身亡。

敢当老道眼角直跳,雷法的来源,是一只鸡?

什么鸡,除了会打鸣,还会打雷……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7章 金戈铁马 下一章:第269章 暗道不好
热门: 恶魔岛幻想 武圣门 灵车 武林萌主 七根凶简 冒死记录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天生不凡 千门之门 阴阳鬼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