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金戈铁马

上一章:第266章 六人唱戏 下一章:第268章 槐长槐破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金色浓云层层翻腾,不断膨胀,仿佛正酝酿着一场巨大的爆炸,其间更有锵锵惊鸣,如万剑交击,响彻云霄!

不过几个弹指功夫的功夫,金色的云铺满天空,这一夜也随之化作灿灿金宵,抬眼望去目光之内,只有璀璨金辉……祥云轻轻一震,一道数十仗宽阔的金色光芒洒落山顶,仿佛一条金光大道,将白头山与祥云连接起来。

就在‘金光大道’洒落的同时,震耳欲聋的金属交击声却忽然消失了,天地之间,毫无征兆地从杀气腾腾变成了一片死寂。

金玉堂的法术成型,随时都会发动雷霆一击!

曲青石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双手抱胸,只不过怀中多了一柄墨色长剑,不知何时,他已自须弥樟之内取出了墨剑。

顾回头的声音又从山下响起,语气仍旧谦和、客气:“诸位,没有路了,下一刻这白头山便会化作死域,你们还待在上面,实在有些不智,还请下来吧。”

随着他的声音,曲青石笑了一下,开口问道:“什么法术?”

“天下皆知正道之中,攻以破月三一为最,金玉堂虽然不敢与卸甲山城的师兄比肩,不过我们修行的是金行道法,论锋锐五行为最,要是在攻势上还没什么建树,也实在有些说不去了,所以这些年里也着实花些功夫,总算天道眷顾,侥幸取得些成就,研创出一道锐金之阵,今天还是第一次拿出来。”

顾回头的声音不紧不慢,拖一拖时间对他们有益无损,自从发现荣枯掌门死后,除了不问世事的离人谷、已经没落的卸甲山城之外,其他几座天门的高手都相继赶来,随即在这方圆数百里内展开搜索,他们金玉堂负责的区域距离白头山不算远,听到丑娃娃的哭闹之后第一个就赶了过来,其他几个门宗的高手此刻还未到。

曲青石的声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:“阵法?叫什么?”

“金戈铁马。”顾回头有问必答,态度亲和,声音里全听不出一丝杀伐之意。

曲青石若有所思,点了点头,有些莫名其妙地岔开了话题:“金玉堂来了不少人吧?”

顾回头毫不隐瞒,应道:“有我和两位师兄的门下,另外还有结阵弟子,阵仗不算大,不过邪道倾覆之后,还真没有过什么事情,让咱们一下子调出百多人。”

曲青石笑了起来:“怎么,不安稳了么?这是亮剑示威呢?可惜……没什么用处的,我们不想打杀金玉堂,你们就算养了天兵天将于我何干;我们想灭金玉堂,就算你们真有天尊护佑,该打也还是要打的。”

顾回头突然沉默了。

曲青石心思狠辣,一句话便点透了金玉堂的心思!

西蛮蛊重现天下;北荒巫踏足中土;行事低调的离人谷异军突起;活佛十一与槐楼弟子扬威;坐拥破月三一的卸甲山城沦丧;乾山之内有来历古怪、修为惊人的雷法妖僧……

短短几个月之内,大事一桩接着一桩的发生,任谁都会觉得中土上乱象已现,到现在连荣枯掌门连同大队精英都明奇妙惨死荒野,诸多天门震惊之余,心中又哪能没有些忐忑。

金玉堂这次把从不曾见人的‘金戈铁马’带出来,就是为了拔剑立威、显示实力,警告四方,金玉堂矛尖盾厚,动不得。

曲青石的声音冰冷,语气却轻松得很,继续道:“金戈铁马?就算比破月三一更强,又有什么用处。需知卸甲山城当初,除了破月三一之外,可还有个大祥瑞白狼!”

顾回头的语气里满是好奇:“什么意思?白狼又怎样?”

曲青石笑得愈发清淡了:“白狼又怎样?白狼一人身具五蛮之力,十三蛮中的二、三、八、九、十,五个人的力量,尽归白狼所有,你说他怎样?可最后,还不是死无全尸。”

顾回头吃了一惊,将信将疑中,语气也客气了许多:“阁下到底是什么人,顾回头真心请见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曲青石再度开口,不容他在多说什么:“白狼死了,肉烂、骨酥,什么都剩不下了,现在不过是一块石碑,再追究他也没什么意思,可你我却都还活着……我和你说这些,是要你明白,巨厦将倾之际,想靠着一座剑阵来自保,未免可笑了些。八大天门骄横了几百年,是时候养一养那颗敬畏之心了!”

顾回头略作沉吟:“阁下说的可是三十年后那件事?你的意思是……正经事要紧,别再忙着自相残杀?”说到这里,他突然岔开了话题,开门见山地问道:“荣枯道桑榆师伯遇害,这件事与你有关么?”

曲青石坦然回答:“荣枯修士,为我所杀。”

听他竟真的担下了这桩天大的案子,山下的天门高手既惊且怒,心情震荡之下,真元也流转奔腾,空气中的灵元随之躁动!

琼环周身银饰也齐齐发出了一声嗡鸣,不是以往时那种环佩轻碰惹起的脆响,而是法宝飞剑中的剑元感受敌意时绽放的叱喝。

琼环一心二用,一边记着六个丑娃娃的胡话,一边支楞耳朵听着曲青石与顾回头的交谈,此刻还在百忙之中抽空解释了句:“我这身穗穗,都是精炼的宝贝……”

曲青石怀中的墨剑则沉稳的很,对外间的躁动、敌意没有丝毫反应,只当它们是拂面清风罢了!

“阁下敢作敢当,气魄了得,顾某佩服。”顾回头的声音再度传来,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又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:“顾某愚笨,有件事想不通,还请指点。”

说着,顾回头猛地提高了声音,叱道:“你说大难将至,大家当齐心协力,可荣枯道的诸位师兄师伯却被你所杀。你杀人时心狠手辣,我们追凶时却变成了骄横无理自相残杀?你的道理,未免太霸道了!”

曲青石忽然大笑了起来:“荣枯桑榆罪孽深重,死有余辜!我是什么人,我家兄弟又是什么人,岂会为了‘浩劫东来’,就忍他三十年?该死就是该死,与九星连线没有半点关系。这便是我的道理了,你本不该死,它是不是霸道又与你何干!”

这个时候,一个厚重到让人觉得心胸窒闷的声音,又从山下响起:“你的道理也是我的道理,你是妖人,你害桑榆道兄,在我眼里你便是该死之人。”跟着厚重声音话锋一转,不再理会曲青石:“顾老七,妖人妄语,你未免显得太当真些,如果金玉堂不想打这一仗,便收阵退后吧,由我承天弟子来诛妖证道,以谢桑榆道兄英灵。”

曲、顾交谈之际,其他几个天门的高手已经赶到,说话的人正是承天道宗的掌门,敢当道人。

顾回头不敢怠慢,恭敬回答:“师伯教训的是,晚辈这便催动阵法,缉拿妖人!”说着转身望向白头山,语气又复轻松起来,细品之下还带着一丝无奈:“这一仗终归要打,阁下请……”

不等他把话说完,曲青石翻手,缓缓抽出了墨剑。

剑光如墨,一闪之际一座白头峰都迅速黯淡了下去!而那串清越剑鸣声,灵动、欢快,却锐意迸现,锋锐如刀,转眼横扫四野,顾回头只觉得喉间一滞,后面的话竟再也说不出来了!

顾回头被曲青石的剑意逼得说不出话,动作却毫不停顿,扬手亮出令鉴,同时踏入阵图之内,他本人也列阵其中,与其他弟子一起催动阵意。

空中那片金云之中猛的爆发出一场煌煌大响,这次不再是金属交击之声,而是……连绵不绝地锵锵号角、震天撼地的马蹄轰鸣、还有千万战士饱含战意的呐喊,旋即一支披金甲、执利刃的雄兵,真就冲出了云层,沿着那条‘金光大道’,直扑白头峰!

金戈铁马,真的是金戈,铁马!催请金灵,幻化雄兵,杀伐战阵之中,将锐金之意发挥到淋漓尽致!

鸿兵如龙,密密麻麻一望无际,从九天之上奔涌而至……

丑娃娃们仍在指手画脚,混不理会外界发生的事情,也不知道他们这场‘大戏’什么时候才会唱到头,曲青石眯起了眼睛,由此眼角也稍稍上挑,勾勒而起的除了那份与生俱来的阴戾之外,还有……兴奋!双指抹过剑身,大笑中叱喝道:“去吧,杀敌!”说话间就要掷出墨剑……

不料,就在他扬起墨剑,但尚未放手之际,墨剑陡然发出了一声古怪的轻响!

不是欢鸣,也不是呼啸,而是用手指去弹一座大铜钟时才会有的声音。

清澈却不失厚重,低浅却能远逸,还带着一股轻轻松松的……不屑。

‘钟声’颤颤,毫不起眼,可那份不屑,在‘金戈铁马’的喧嚣沸腾却异常清晰,仿佛雄主的轻声冷笑!

而下一个瞬间里,万马齐喑,兵甲凝立,正轰轰烈烈冲向白头峰的金灵大军突然止住了前进的步伐,号角声、嘶嗥声也随之消散,那份诡异到让人牙酸的安静,突兀降临……

墨剑斜横,金甲止步!

曲青石固然吃惊不小,顾回头更是惊骇欲绝,施阵不曾有丝毫的差错,更没有敌人扰乱阵位,甚至现在大阵还是在正常运转的,天上那道金色浓云之中,锐金灵元仍在不停凝化着金甲武士……但是他的大军,在墨剑之前却不肯再踏进一步,任凭金玉堂弟子再怎么催促也纹丝不动!

金锐火烈,五行灵元之中,以这两种最为暴躁,由此他们的法术出手后,常常连主人都难以控制,杀易活难,可这一次……又在连番徒劳努力之后,顾回头额头见汗,金甲传回的信息渐渐清晰了:墨剑当前,金甲敬畏!

顾回头甚至都有些怀疑,再这样相持一阵,他的‘大军’,说不定便会倒戈而击,从山上浩浩荡荡地杀下来。

金玉堂的弟子们,此刻心中都翻腾起惊涛骇浪。其他天门的高手却一头雾水,没人会相信、更不会想到‘金甲敬畏’这种事情,眼看着那支气势惊人的大军从天上冲杀出来,还没到白头山却又止步不前,还道是金玉堂改了主意,不肯出力狠打。

众人正皱眉间,顾回头又传令同门:“撤阵!”

最犀利的法术无效了,这一仗还打个屁!

到现在为止,对方也只守未攻,顾回头可不想再去自讨没趣,逼着人家杀下山来。到了现在,他还哪能不明白,金玉堂今天亮出大阵,不是耀武扬威,而是找耳光来了。

金甲缓缓后退,隐匿云中,旋即,刚刚还遮天盖地、睥睨乾坤的金色浓云,在轻震之中散碎、消失,又露出星幕……

在金玉堂的弟子中,有个不起眼的白净小胖子,见状身形微动,想要出来说话,可他才刚一迈步,顾回头就低声道:“回去,莫开口!”

金玉堂撤阵,天门同道随之大哗,承天道的掌门敢当更是踏上两步,与顾回头四目相对:“顾老七,你们什么意思?!”

顾回头的神情复杂到了极点,想要交代两句,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当着诸多同道的面前,金玉堂亮出辛苦磨砺几百年的大阵,大有将‘破月三一’取而代之,成为正道第一攻锐之势,输了没关系,但是输到‘不敢打’,他们的脸皮就别要了;可不认输,只要山上的敌人随口几句话就能揭穿真相……顾回头他天生口齿伶俐,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,愣愣发呆。

这时候曲青石自山上开口:“为何撤阵,想捉活口么?”

顾回头的表情不变,心中却是一喜!曲青石这句话轻轻松松抹去了金玉堂的尴尬,更向顾回头表明:随意你们怎么去编借口,我不会去揭穿。

墨剑神奇,此刻曲青石心情大好,顾回头也不是罪大恶极之人,帮他解围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,而且曲青石虽然狠辣,但不是个混蛋,荣枯道死有余辜,已然伏诛。剩下的那几个门宗,可也不一定就要分出生死,把修士们都杀光了之后,三兄弟也只能光着膀子去拼‘浩劫东来’了。

周围人多,顾回头也不对山上多说什么,而是摆出一副焦急神色,对着敢当老道和一众同道躬身告罪:“门宗传讯,急招我等返回,不知出了什么变故。”

八大天门加在一起,也没有几个糊涂蛋,顾回头一时间也找不出合适的借口来遮掩此事,干脆施展‘门宗急召’遁咒,等回去了大伙再集思广益。再说曲青石放了金玉堂一马,他们要还留在这里看热闹,肯定是要丢人的……

敢当老道神色狐疑,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皱眉问道:“什么事情如此突然?可用我派人随行?”

顾回头自然推脱,甩下几句漂亮话之后,带队匆匆离开。

金光遁化,顾回头和一群同门走得飞快,转眼就没了踪影,剩下几座天门的高手面面相觑,都有些发懵,敢当老道最先冷笑了一声,没再评论金玉堂的事情,对诸位同道说道:“降妖伏魔,正道共当!”说着,自怀中取出一枚铃铛,轻轻晃动了几下,这才继续道:“青山压顶,顷刻便至!”

人群中一个红袍老道闻声开口:“鉴火道请与敢当师伯并肩为战!”说完,也摇铃传讯,通知门宗发动离离翔羽杀阵!

今夜天门聚首,都是因为得知了桑榆的死讯,派来的都是重要人物不算,在他们动身之前,门宗内也都开启了大篆,承天道与鉴火道早就准备好了远程杀阵,只等训令传回便会立刻发动。

敢当老道沉声而笑:“一石一火,便是流星火雨了,我倒要看看山上的妖人,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。”

余下还有指夕、流连两座天门,门下高手也纷纷祭起法器,只等两道杀阵袭山之后,便要并肩冲杀上去!山上的妖人能诛灭荣枯道,实力不同凡响;刚刚金玉堂那一仗又是如此邪门,到现在谁也不会在去单打独斗,汇合重兵一击溃敌才是正确道。

大家都是明白人,什么‘对妖人不用讲究道义’之类的废话干脆免去。一道道法撰燃放,升起护身甲胄;各式法宝呼啸,荡漾无尽杀意……大伙的心思,早就明明白白的写在其中了。

片刻之后,西方的天空变得通红,无尽烈焰狂猛急冲,几乎是沿着天穹烧了过来;而北方向上风雷滚动,乍一望去是连绵不绝的乌云,可细探之下便会发现,哪是什么乌云,那是一块块堪比山岳的巨石,接踵连天,轰鸣而至……

铜川屠城,时接连而至的四道远程袭杀,都是仓促列阵,论威力,大致与六步中阶的杀伤力相若,而现在这两道即将奔袭而至的杀阵,事先准备充分,威力与当初相差天地!

就在此刻,山顶法坛中,六个丑娃娃中的一人,突然柔声笑道:“有位青衣大人,他早就醒来了,一直纹丝不动,偷听着咱俩说话,稀奇吧?”

说完这句话,六个丑娃娃的脸上同时显出了一份解脱、轻松,随即他们就好像被剪断吊绳的木偶,手脚歪斜的摔倒在地,再不稍动了。

琼环目光锐利,一扫之下就看出他们都已气绝身亡,略显诧异道:“说死便死咯?戏演完了?”

曲青石神情一喜,不看六个丑娃娃,而是闪身扑向法坛中央的黑色巨鼎,笑道:“死得刚刚好,咱们这就走……”

不料,就在曲青石的手指堪堪触及黑鼎的瞬间里,那只鼎子突然炸了个四分五裂,千万残片呼啸而起,激射曲青石。

与此同时,本应昏迷的齐青不知为何也恢复了力气,口中尖锐嘶叫,十指入钩扑击而出!不知是不是巧合,她的迅猛一击,正向琼环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6章 六人唱戏 下一章:第268章 槐长槐破
热门: 搞鬼: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 第二死罪 希区柯克悬念故事全集 听尸(心灵法医原著) 飘香剑雨 血剑红尘 飞凤潜龙 腐蚀花园 真相推理师:复仇 破镜谋杀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