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六人唱戏

上一章:第265章 白头山中 下一章:第267章 金戈铁马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琼环脸色一变,翻身从树上跳了下来,皱眉冷笑:“一股子铁锈味,有金玉堂的龟儿在附近!”

“桑榆死了,算算时间,天门的高手也差不多也该到了,金玉堂当然也会来。这道锐金之意,是他们发动神通搜寻附近的可疑之处,同时也有些示威之意。”曲青石的神情没什么变化,轻松道:“刚刚我已经施法,调用山中木灵遮住了咱们的行迹,他们发现不了什么的,不用理会。”

缠头弟子中有人已经取出法印符撰之类的宝贝,准备施法对付强敌,听了曲青石的话,表情全都一个样:放松之中,还带着几分惊讶。

如果不是曲青石自己点破,缠头弟子们根本就不知道,他已经施法布置下了结界。

曲青石也不多解释什么,对着弦子做了个手势,示意他接着说。

弦子惊魂稍定,先赞了声:“曲仙长的修为通神,小人佩服之极!”,跟着呼出了口浊气,继续道:“要把我那个想法说清楚,还要再唠叨两句囚禁我的那座地牢。”

白头山中有阴重凶穴‘荒时暴月’,被不老宗利用,配合一座阴阳大阵引发山势,当做了囚禁犯人的牢狱。

不提‘荒时暴月’,只说不老宗留在此处的阴阳法阵,实际上是一座子母阵,子阵为锁,就设立凶穴之内,而真正唤起山势、为子阵提供力量的,是设立在白头山宗法坛内的母阵。

弦子想出的办法,就是对法坛中的母阵加以修改,直接把它改成丑娃娃们所需的夺力之阵,因为阵法中蕴含着白头山势,刚好用之来镇压齐青。

齐青的修为就算再怎么了得,也对抗不了大山的重压。

说到这里,弦子又笑了起来:“当然,这其中还藏了我的一份私心。那几个丑娃娃的阴阳术修为比我差得远,想蒙过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!”

子母相连,催唤山势,这才让‘荒时暴月’变成了坚不可催的牢房,现在母阵被用作它途,子阵就失去了力量,弦子的牢房也不攻自破……

六个丑娃娃在卜术上的造诣远逊于弦子,自然看不透他的想法,几个人按照弦子的指点,一起动手开始改造总坛中的母阵。

本来不老宗在白头山也有个厉害弟子坐镇,可在不久之前,此人已经提前动身赶往海外,剩下的人要么就是六个丑娃娃带来的心腹,要么就是些低阶弟子,只道门内的高手在执行密令,既没有起疑,更不会多问一句。

重伤而无法稍动的齐青,一早就被丑娃娃们封印在邪鼎内,大约三四天前,他们完成了母阵的改造,先将邪鼎置于阵图中央,又花了些时间来寻找施阵必备的材料,终于一切准备停当,不料刚刚开始施展阵法,一群以黑布缠头的凶神恶煞就杀了上来……

而弦子这边的算计也稍有差错,母阵虽然被改了通途,可子阵之内,还残留了些力量,他本来伤得极重,即便这一点力量,也足以囚禁他千百年。

“不过,我还是因此得以逃出生天,这份苦心总算没有白费!”弦子的笑容更盛,丑脸上显出了一份真心实意的开心相,说话也有些忘形了:“我这个人便是如此,只要有点希望,就总要去试试看。”

别人都撇嘴冷笑,曲青石却翻手从须弥樟内取出了一片昏黄色的叶子,递给弦子:“含了它,对你的伤势有些好处。”

弦子问也不问,接过叶子纳入舌下,片刻之后脸色一喜,对曲青石认真道:“多谢!”

这还是曲青石自麒麟岛采撷的灵草,对修士的经络伤势颇有疗效,只可惜曲青石还没将它们炼化成丹,效果打了个折扣。

曲青石一笑:“你最后一句话,那个调子,和老三倒有几分形似。安心疗伤吧,以前老三放过你,我也不会再为难你,当然,得先确认了你所说的都是实话。”说着,背负双手仰望山顶,岔开话题问道:“等他们施阵夺力之后,齐青会不会死?”

弦子摇了摇头:“就阵法而言,只夺力,不会要命,不过那六个小子事后肯定不容齐青再活下去的。”

曲青石点点头,不再理会弦子,而是转头望向琼环:“这个齐青身上牵扯着不少事情,现在还不能死,等咱们启程时,我要上去把她带走。”

先前琼环和六个丑娃娃已经达成协议,彼此间落了个一团和气,曲青石要坏了丑娃娃的好事,至少要和琼环先打个招呼。

齐青到底有什么用处,曲青石自己也不知道,他的想法简单,抓了齐青之后,就把她往离人谷小眼中一扔,交给浮屠来处理,试着逼问出口供,或者看看能否破解她死而复生,化作厉鬼的法术,总之,他们对贾添的了解还太少,说不定会从齐青身上得到更多的真相。

琼环比着曲青石还积极,满脸兴奋的说道:“还等个抓子么,现在就去抢人咯!”说着就要晃动身形向山上冲。

血河屠子早就防着琼环了,见她一动忙不迭跳起来,双手大张拦住她,急道:“你急个啥子,一切自有曲娃儿安排,莽撞咯!”

“莽你妹,撞你妹!”琼环修为了得,要想闪过血河屠子易如反掌,不过她还是站住了脚步。

曲青石摇头而笑:“天门里的高手来了不少,我动手的时候难免会露出行迹,肯定会把他们都招来,所以咱们动身前再去抢人,到时候抓了齐青就走,留下那六个丑娃娃和天门高手纠缠去吧!”

琼环琢磨了下,喜滋滋地笑了:“你娃儿心眼多咯!”

血河屠子也随声附和:“要得,反正那六个龟儿现在也不敢施法夺力!”

这是人之常情,缠头弟子离开不久,天门高手监视附近,六个丑娃娃当然不会现在就催动法阵,否则万一泄露出去些灵元震荡,非得惹出大祸不可。

此刻,已经到了黄昏时分。兄弟俩约定在子时,于宗莲寺汇合。曲青石算计着时间,打算两个时辰之后去抢人,剩下一个时辰来赶路,完全来得及。

剩下这段等待功夫了,众人也都轻松得很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,弦子靠在树下,抓紧时间借着灵草药力来疗伤,不料才刚刚过去了大半个时辰,自大山深处突然传来了‘咚’地一声闷响!

随即,所有人都觉得身上突然一轻。

这种感觉还很古怪,仿佛天突然变得高远了些,眼前明明是连绵山岭,可心中却升腾起只有置身空旷原野时才会有的轻松与惬意。

弦子突然睁开了眼睛,神色里满是疑惑:“是这股山间气势变化了!那六个小子催动法阵了!他们疯了么?!”说着,他加快了语速:“阵法已经正式元转起来了,六个小子正在夺力。”

曲青石的脸上也闪过一丝意外的神情,对琼环道:“我这就上去,你们留在此处,等我回来咱们便走!”话音未落,他已遁化青光,向着白头山顶冲去。

琼环轻身叱咤:“留你……个抓子么,一起去,然后直接走。”催动法术跟上曲青石。

首领一动,缠头的蛮子们全都跳了起来,呼啦啦地追了上去……血河屠子张开嘴巴还没来得及出声,一眨巴眼睛的功夫,结界里就只剩下他和弦子了,弦子正可怜巴巴地望着他:“您老好人做到底,带我一起吧。”

血河屠子恨得直跺脚,拎起弦子撒腿上山。

就连弦子都不知道,不老宗的三处阴山囚牢中,都藏着一道法术,他这边一逃脱,便有一道灵鹤振翅而起,去向不老宗的魁首传传讯。

不老宗的核心高手都已到了海外,难以赶回来,不老魁首知道那六个丑娃娃就在白头山,便传令下来,要他们追查弦子为何会逃走。

就算不老魁首再怎么能掐会卜,也算不到齐青这一节,更不曾想到那六个丑娃娃已经决意反叛,还当他们是门下弟子。

邪道灵讯传讯,比起正道来要隐秘得多,但是速度也慢得多,一来一回耽搁了不少时间,差不多血河屠子带回活血的时候,山上的丑娃娃们也得到了掌门的训令。

这一来六个丑娃娃都被惊到了,他们吃不准会不会另有同门高手赶来查看,更明白自己图谋的事情一旦败露,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虽然天门高手据此不远,虽然缠头怪物离开不久,六个丑娃娃却不敢再拖延了,匆匆准备一番之后,冒险施法催动大阵!

待曲青石等人发现异常的时候,山势已变,大阵正式运转开来,夺力法术已经正式成型了。

曲青石的身法何其迅速,前后不过几个呼吸间,就冲进了白头山宗。

而就在此刻,突然一连串歇斯底里地惨叫声,从法坛重地冲天而起!

撕裂般的惨呼,仿佛长满了铁锈的刀子,钝、残、却更显折磨,其间充满了疯狂宣泄的修士灵元,转眼弥漫天地。曲青石吃了一惊,这样的动静,数百里之内都清晰可闻,连普通人家都能听到,更何况附近的天门高手。

果然,在下一个瞬间里,空气中隐藏的灵元遽然凌乱起来,宛若一条条蛰伏得蛇,突然被猎物惊动,尽数仰起头颅,露出了獠牙。

天门高手即至!

曲青石也不再隐藏身份,叱喝声中手印一翻,千盏绿叶如刀,向着四方激射而去,那些想要拦截他的不老弟子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,便被法术重创。而曲青石已经跃入白头山宗的法坛重地之内。

法坛占地百丈方圆,此刻这里已经化作了一道古怪法阵,黑色与白色的气息彼此纠缠,迅速流转着,六个丑娃娃七窍流血,手舞足蹈,脸上尽数痛苦,正围着一尊黑色的大鼎疯狂地打转。

就在曲青石踏入法坛的同时,六个丑娃娃的惨叫声也突然变了调子,不再以真元呼喝,声音一下子轻了许多,却莫名其妙带上了一丝……呆滞,听上去,就像一个正被剥皮的人,被逼着念诗词歌赋似的,荒唐、无奈、更疼得无以复加!

六个丑娃娃,一句接一句,仿佛癔症似的,开始胡言乱语:

“他们,凡人,蚂蚁?那修士是什么?”

“修士是驴……”

“我也是那群蠢驴中的一头,可在半路上,你把我的眼罩揭开了……”

“纵然明白自己的资质有限,此生难登仙途,可心里还是总还留了一份侥幸……”

“这么说,你不想悟道、飞仙了?”

“我若不飞仙,在你眼里就是一块毫无用处的烂泥巴,你会杀我,然后把我的尸体送给梁磨刀示好!”

……

丑娃娃在惨叫,可语气偏偏学的惟妙惟肖,曲青石很快就听出了这是两个人再对话,正略作奇怪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梁磨刀的名字,不由得大吃一惊,立刻收敛真元,凝立一旁仔细聆听。

白头山并不算太高,没片刻的功夫缠头弟子也赶了上来,乍见丑娃娃的惨状都被吓了一跳;跟着听他们的胡言乱语,又露出了纳闷的神情。

弦子的目光里更是满满的惊骇,目瞪口呆望着眼前的情形失声道道:“怎么会这样?!”

六个丑娃娃,面皮已经疼得抽做一团,可语气仍不紧不慢,时而大笑,时而沉稳,还在举手投足、僵硬地模仿着动作,重复着镇山惨案时贾添与朝阳对话的情形,曲青石越听越差异,眼睛早都眯成了一条狭长的缝隙,眸子之中精光闪动。

时间全被耽搁了,空气中的灵元越来越躁动,天门高手正在迅速赶来,血河屠子满脸急躁,把牙齿咬得咔咔响,但是也明白丑娃娃的‘胡话’对曲青石重要之极,强忍着不去催促。

倒是一向毛躁的琼环,现在一点都没有着急的样子,站在曲青石身旁,小脸上挂着笑容,正饶有兴趣地学着曲青石眯眼睛。

还是惹来了正道人物,曲青石有些无奈;不过对天门弟子而言,这一仗打得也的确有些意外来着,大家虽然在附近搜索个不停,可谁也没想过,居然真的把妖人给找到了……

终于,第一声长啸从不远处传来,声音铿锵而尖锐,反复双剑交击时的淬响:“金玉堂秦回天!”

第二声呼喝继踵而至:“金玉堂谢回钊!”

“金玉堂,顾回头……”第三个声音里听上去比较客气,甚至还含着几分笑意:“在我们身后还有悟道三俗的诸多同道,刚刚在山上哭闹之人,还请现身吧。”

六个丑娃娃混不理会,犹自认真‘演戏’,琼环眉头大皱,对着曲青石轻轻说了句:“你娃认真听,莫管其他。”说完,转身冲着金玉堂高手的方向扬声叱喝:“现身你妹,哪个龟儿子敢上山,我就活抽他的大筋!”

金玉堂中有人怒极而笑:“定是妖人无疑,引颈就戮吧!”话音落处,天空里遽然响起一片金铁交击之声,一道厚重的金色祥云席卷而至,距离白头山也不过十里之遥了。

琼环满脸无所谓,正要催动法术迎敌,突然手腕一紧,被曲青石拉回到身旁,笑道:“我来打,你帮我记住他们说的每个字!”

能修到宗师境界的人,脑子自然灵快到了极处,想要一字不落的记住几段话全不是问题,琼环却还生怕自己会记错,点头之余又对着一群手下吆喝道:“都来听清楚咯,莫得要记错!”

曲青石则转身应向金色浓云,吐气开声,声音阴冷:“有什么神通,这便施展出来吧!不过……最好等打过之后,你们再决定上不上山。”

自有正道弟子斥骂曲青石狂妄,而压在白头山顶那道方圆数里的金色浓云,突然翻滚起来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5章 白头山中 下一章:第267章 金戈铁马
热门: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八旗子弟的世界 启示 血腥的收获 业余神偷拉菲兹 广陵剑 摸金天师(活人回避) 太和舞 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 黑色十字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