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白头山中

上一章:第264章 老狗心思 下一章:第266章 六人唱戏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就在九龙司的两个重要人物冥思苦想,到底和‘梁辛团伙’之间有了什么误会的时候,曲青石已经和血河屠子等人赶到了白头山。

琼环和一众缠头弟子,并未留在不老宗的据点之内,而是在白头山下扎营,等着他们回来。

见面之下不等血河屠子开口,琼环便说道:“探清楚咯,那几个丑娃儿的法阵,就是为了‘打猎’,与八月十五没啥子关系,错不了。”跟着挥了挥手,命人把血河屠子带回来的九瓶子血送上去。

自有缠头弟子飞纵上山,给丑娃娃们送血去了,琼环这才走上两步,清凉的眸子一闪一闪,上下打量着曲青石:“你又是哪个?”

血河屠子得意非凡,走上来给双方引荐,当然也把与荣枯道恶战的事情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遍。

琼环哪想到血河屠子出去转了一圈,竟然‘顺手’把天门荣枯道给剿了,俏脸上满满都是惊讶,又认真看了曲青石半晌,终于展颜一笑,毫不在乎男女之别,攥起白皙的小拳头,锤了捶曲青石的胸口:“硬是要得!下次再打天门龟儿,记得喊上我。”

这个时候送血上山的那个缠头弟子回来了,捎带着丑娃娃的口讯,不外是‘本想远送,可还有要务在身,要施展阵法,就不再讲究这些俗礼,来日若有差遣定不推辞’之类的客气话。

血河屠子又有些不放心,忍不住追问了句:“那六个龟儿的阵法,真个与八月十五的事情无关?这事关系不小,琼环姐儿,你可莫得马虎。”

琼环眉头大皱:“大我百多岁咯,还喊我做姐儿。姐儿你妹!”

琼环的‘你妹’,早已骂遍西蛮,除了老蝙蝠没被她‘你妹’过,缠头弟子人人被她骂过,血河屠子知道这两个字在琼环嘴里就是个语气词,笑嘻嘻的也不在意,仍自坚持着,一定要她把如何确定丑娃娃只是打猎的原因说清楚。

曲青石也随之点头,说的话很客气:“曲某对丑娃娃的图谋也好奇得很,琼环姑娘要是不嫌我烦,还请把他们的情形讲一讲。”说着,曲青石又露出个笑容:“咱们要等老三他们回来再一起动身,现在时候还早得很。”

琼环泼辣,但是对曲青石还算有面子,当即也没再矫情什么,痛快开口。

血河屠子带人去找四项命格时,琼环就从白头山宗总坛告辞,言明不再打扰,率队于山脚等候同伴。丑娃娃也无心应酬她们,作势挽留了一阵也就作罢。

琼环下山后便散出手下,在山内小心搜索,以期能够有所发现,借以推测丑娃娃施展阵法的图谋。缠头弟子之中自有擅长潜行搜索之人,寻找之下,很有些意外的发现了一座地牢。

地牢无人看守,而是靠着法阵的力量,隐蔽于大山之中,并且加以封印,本来凭着缠头弟子的修为,根本就无法发现它,可是不知为什么,用来隐藏、守护地牢的阵法力量变得薄弱得很。

由此,缠头弟子也能够和地牢内被关押的人对话,牢里的人也是个丑娃娃,是不老宗的叛徒,被同门抓到之后,暂时关押在此。

这个不老宗的叛徒知道的事情很多,不过他的态度也坚决得很,要获救才肯把事情和盘托出。发现他的缠头弟子不敢做主,回来请示首领,琼环知情后二话不说,直接潜回大山,把不老宗的叛徒给救了出来。

听到这里曲青石忍不住笑了:“你们误伤不老宗,跟着赔礼道歉帮忙找命格,然后又把人家的大牢给劫了?这可有点乱……”

“乱你……”琼环眨了眨清亮的眸子,总算没骂出口:“乱个抓子么!”

说着,琼环煞有介事地掰着玉指,给他数道:“打了白头山伤了丑娃娃,人家态度却好得紧,也没多说啥子,咱们心里过意不去,自然要道歉、帮忙;怕他们有所图谋,会对八月十五不利,所以要查,想查清楚那就得劫狱……一桩是一桩,两件事,清楚得很么!”

缠头弟子这逻辑都是跟老蝙蝠学来的,神经戳戳得很,曲青石失笑摇头,没再说什么,示意琼环继续。

见曲青石面色古怪,琼环的小脸就虎了起来:“底下的事情你问他就好了么!”对着身后摆了摆手,有人搀扶着一个身着黑棉袄的矮小少年走了过来。

黑棉袄的长相奇丑,尤其一双死鱼眼醒目得很,也是头大身子小,不用问就是那个不老宗的叛徒,他的目光散乱,脸色灰败难看,就连走路都要人搀扶,显然有重伤在身。

曲青石可没想到,琼环劫走了人家的叛徒,竟然还敢带在身边,要知道他们还在白头山的范围之内,和门宗里的那六个丑娃娃,也不过山脚到封顶的距离。

琼环满脸无所谓,找了个大树跳上去坐,优哉游哉地晃悠着两条小腿,她身着苗家盛装,从上到下都挂满了亮晶晶的银饰,足踝也不例外,晃动之际发出一连串叮当脆响,说不出地悦耳动听。

黑棉袄的丑陋少年来到近前,抢先躬身施礼,说道:“仙长,我、我是认识梁、梁大哥的。”

曲青石愣了下:“你认识梁辛?”随即也恍然大悟:“老三提过,他曾经放走过一个不老弟子,叫做……弦子?”

黑棉袄赧然点头:“惭愧得很,我就是弦子,当初承梁大哥手下留情,饶了我一命,没想到现在又得他的朋友搭救,逃出虎口……”

刚刚血河屠子在讲述屠灭荣枯道的时候,弦子一直从旁边听着,自然也听到梁辛的名字、得知了他们之间的关系,见面之后先把这层渊源说了出来,虽然不是什么光彩事,但有点渊源就比没关系强。

血河屠子忍不住从一旁笑道:“还真是福大命大,要单从你身上来看,不老宗靠着相面来选徒弟,果然也有些门道。”

论到修为和在门宗里的地位,弦子都与血河屠子相似,为人也机灵得很,简单提过一句以前的事情之后,不等曲青石再问什么,就直接开口:“从梁大哥手下逃得性命之后,我修养一段,可我们不老弟子身上都有掌门种下的禁制,六个月不解就会暴体而亡,不得已之下我潜回门宗寻找破解禁制的法子,这其中的过程便不提了,总之到了最后,我给自己拔除了禁制,可是……”

说着,弦子苦笑了起来:“我却被师父给抓住了,嘿,到现在我也不知道,究竟是我命不好,还是我师父故意等着我大喜无边时,再给我兜头浇下一盆冷水!”

按照不老宗的门规,弦子要受足千日煎熬后再行刑,不过不老宗的重要人物,最近都在忙于筹备八月十五之会,暂时没顾得上对付他,只是将其锁进白头山的地牢之内,等大事了解后再来炮制他。

现在距离与梁辛约定见面的时候还远,时间充裕,曲青石也不急着催促,而是有些纳闷的问道:“怎么不把你囚在总坛,而是关到了这里?”

弦子解释道:“我们不老宗的囚笼与众不同,并未设在总坛之内,而是分别位于中土的三处山中,此处便是其中之一,这样设计,也是因为我们功法特殊的缘故。”

不止是邪道三宗,就算把中土上所有的修天门宗都放在一起,不老宗也能算是个特例,他们讲究卜术,并将之与道法结合,由此,不老宗高手的法术也多有玄奇之处。

他们的地牢设计也不例外,这三处地牢都是山阴凶戾的所在,再加以阵法配合,引动大山之势来囚禁罪人。而且阵法与山势相得益彰,彼此支持,除非掌握阵诀,否则几乎没有破解的可能。白头山中有一处山阴凶穴,唤作‘荒时暴月’,于青乌之术中算得上是凶名卓著,这才被不老宗选中了,由此白头山宗也成了他们的暗桩。

有关法术的道理,一向都复杂得很,曲青石也无意多加了解,只是点了点头,并未搭腔。

见他没有反应,弦子显得有些尴尬,讪讪的笑着:“说这些,也是想让后面的经过更好讲解。”跟着又马上扯回到正题:“我被囚禁在牢中,与外界音信隔绝,本来只有等死的份。可没想到不久之前,封闭地牢突然松动了些,我勉强调运灵觉,去探查外面发生了什么变故,这才得知,白头山里正有一群天门高人在大打出手!”

曲青石立刻来了精神:“是什么人?”

“卸甲山城内讧!一方是五祥瑞齐青,另一方则是一群卸甲的高阶弟子。”

弦子被囚禁的时间不短,并不知道离人谷那一战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,只道是卸甲弟子内讧,意外之余,更诧异于齐青的修为远比传闻中的要深厚得多。

地牢得以松动,也是因为这群卸甲高人在打斗中神通横扫、开山碎岭,白头山的山势被改变了些许。

事关齐青,本来听得满心无聊的曲青石,明显吃了一惊,先前他可不曾想到过,这白头山里的事情,竟然和齐青还有些关联。

不过很快曲青石的表情就平静了下来。

细想之下,这件事倒不难理解,他早就知道齐青在附近现身,追杀一个鬼道士,后来被老和尚的骨灰泼中,重伤遁走。想必是后来逃进了白头山。

她是杀掌门的凶手,不用说这段时间里卸甲弟子都在苦苦寻找她,八大天门的法术各有神奇之处,齐青重伤下泄露了气息,继而卸甲高手追踪而至,这才又掀起了一场恶战。曲青石理顺了事情的经过,正要让弦子继续讲下去,可又突然皱了下眉头,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,就此低头沉思不语。

曲青石却越想越出神,眼睛也眯了起来,弦子眉眼精明,见他在琢磨事情,就安安静静地等在一旁。

琼环坐在树上,目光可始终都留在曲青石身上,此刻见他眯眼睛,苗女也情不自禁随着他一起眯起了眼睛,她的眸子又黑又亮,微微眯起时不见威严,倒多了份妩媚……

片刻之后曲青石透出了恍然的神情,喃喃道:“齐青现身,所以引来了卸甲弟子;另外一个鬼道士也身受重伤……荣枯道大动干戈,从掌门到长老来了一大批,还说老三他明知故问……”

说到这里,曲青石笑了,抬眼望向血河屠子:“桑榆临死前,骂梁辛明知故问,这个道理我想通了!就是因为梁辛亮出来的那只铃铛!”

他想通了,血河屠子可满脸纳闷,眨巴着眼睛:“那铃铛有啥稀奇?”

“那只铃铛,是荣枯道桑皮的!和齐青大打出手,害死老实和尚的鬼道士,就是荣枯桑皮了!”

曲老二的脑筋灵光,由卸甲弟子追杀齐青,想到了荣枯道人来此是为了寻找桑皮!

他的这番猜测是先正后反,先根据线索,假设出鬼道士的身份,然后再将其代入整件事情里,果然,如果鬼道士真是桑皮的话,那所有的事情便都能解释的通了!

不久之前,齐青追杀桑皮,最终两个厉鬼在宗莲寺恶斗一场,各自身负重伤。既然门庭凋落的卸甲山城都还能追踪到齐青的气息,那根基稳固的荣枯道宗必定也有办法找到桑皮。

桑皮是掌门师弟、荣枯长老,地位非同一般,荣枯道自然不会怠慢,动用这番排场过来找人毫不奇怪,结果冤家路窄,一群荣枯高手都惨死荒野。

桑榆不知道乾山里发生的事情,见梁辛取出桑皮的铃铛,只道梁辛已经抢先一步把桑皮杀掉了,更以为梁辛明白他们荣枯道集结高手所为何来,这才有了‘明知故问’的喝骂。

梁老三明知故问的谜题解释通了,不过桑皮怎么会变成鬼道士;为什么又会被齐青追杀;而且他逃出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为何不直接向门宗求援……这其中的缘由,恐怕还得着落到桑皮身上,想弄清楚,就得找到鬼道士桑皮。

关于鬼道士的事情,牵扯着梁辛大闹乾山、草木成狂之役,不是一句两句能够解释清楚的,曲青石也就任由血河屠子糊涂着,对弦子做了个手势,要他继续向下讲……

变鬼之后的齐青,修为直追六步大成的大宗师境界,比起有枯木荣花相护的桑榆也毫不逊色,恶战之下,来追击的卸甲弟子全军覆灭,不过齐青也伤势加重,勉强逃进深山。

白头山宗是地主,又是不老宗的暗桩,山中发生了顶尖高手的恶斗,自然逃不过他们的耳目,驻守于此的首领不敢怠慢,赶忙传讯出去。

此刻八月十五在即,全天下的邪魔外道都在向着东海之滨汇集而去,当然,除了琼环这一路缠头老爷不停惹是生非之外,其他人都是隐形潜踪,小心行军。

那六个丑娃娃本来也是向着海滨潜行的,接到白头山宗传讯的时候,他们正据此不远,也就顺路赶来查看。没过多长时间,让弦子颇感意外的是,那六个丑娃娃竟然偷偷将阵诀解开,联袂来探望他。

见面后,丑娃娃们直言相告,他们已经在大山里找到了齐青,继而发现,齐青是个鬼!

不老宗精研命理,深谙阴阳之术,其中便有一项与鬼谋力之术,这六个丑娃娃擒获齐青之后贪心大动,想要夺她的力道为己用。

要知道齐青虽然受伤极重,可伤得是她的阴煞命脉,一身浑厚真元尚存十之四五,这份力量对于几个六步初阶的丑娃娃来说,无疑是龙肝凤胆。

而且如果施术成功,夺来的力量还能帮他们冲破身上的禁制,从此重获自由身,当然,这么做等若反叛,可这个诱惑实在太大,六个丑娃娃甘愿冒险一试。

弦子以前在不老宗颇为得宠,阴阳术的修行曾经得到过不掌门地认真指点,六个丑娃娃来找他,也是为了请他帮忙,来设计这个夺力的阴阳阵法。双方约定,如果弦子帮上了忙,事成之后他们就放他逃走,弦子当即点头答应。

这个时候,有个跟随着血河屠子去办事的缠头弟子,插口问道:“你娃就信了那六个龟儿?”

血河屠子要精明得多,冷笑道:“那六个龟儿要夺不成力,就还得给不老宗当龟孙,自然不能让这件事败露,弦子要是不答应,马上就得死!”

曲青石随口评论:“何况,这件事要真成了,六个丑娃娃就是不老叛徒了,真要放了弦子也是顺手而为,于敌有损之事,多半还是会做的。”

弦子也点了点头,死鱼眼上翻,丑脸上脸上浮起一抹苦笑:“就是这个道理,这事对我而言,至少是一份希望,有得赌总比等死强,而且……我也不是没有机会!”

有弦子帮忙,施法夺力的设计就顺畅了许多,不过他们还有个重大的难题需要克服,就是这个夺力法阵蕴含的力量,必须要比着被夺者的力量更强大,只有这样才能在施法途中将齐青镇住。

凭着几个六步初阶的丑娃娃,想要打造出一座比齐青力量更大的阵法出来,又谈何容易。

不过弦子却想到了一个办法……

弦子正说着,遽然一股饱蕴锐金之意的淬厉重压,从远处席卷而至!

压力无形却有质,仿佛一阵狂猛而迅疾的风暴,转眼席卷四野,以缠头宗弟子的修为,竟人人都打从心眼里感觉到一阵惶恐不安!

缠头弟子都是桀骜之辈,三刀六洞也不眨下眼睛,但此刻在心中升腾起的恐惧,与性子、修为全没有半点关系,只是最单纯的本能,好像豺狼突然嗅到了熊罴的味道。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4章 老狗心思 下一章:第266章 六人唱戏
热门: 阴阳禁忌 秦书 易中天中华史:隋唐定局 生命的交叉 残棺 超脑2:雪山 独战天涯 风筝 暮眼蝶 诡域档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