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修真正道

上一章:第262章 明知故问 下一章:第264章 老狗心思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桑榆已死,荣枯弟子尽数丧生,这场仗打得毫无悬念,只是到了最后,桑榆又给梁辛留了道题……

琅琊看着桑榆的尸体,面露不屑,对同伴说道:“临死还要扮作神仙模样,存的却是以善念为引,给曲二哥种心魔的歹毒心思,难怪死相会这么难看!”

梁辛暂时也不再去想自己‘明知什么了’,听了琅琊的话之后,摇了摇头:“也是人之常情,我临死前要是有坑害仇人的机会,也绝不会放过的,别说扮做得道仙长,就是扮乌龟王八我也无所谓!”

说着,他又把话锋一转,换过了话题:“不过说真的,修真正道,正在哪?正道人物我见过不少,旁的都不值一提,就连秦大家……她是好朋友,这点是不会错的,但在她身上,其实也不见什么正气的。”

说完,梁辛还怕旁人不解,又皱眉解释道:“干爹不是好人,他老人家也不拿自己当好人。我也不算好人了吧?可干爹不是正道……我不是说朋友或者仇人,我就是单纯说这个事,正道和邪道之间,到底是怎么分判的?靠长相么?”

他不解释还好,解释之后大伙都是一头雾水,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。不过琅琊听懂最后半句了,可把她委屈坏了:“你觉得邪道上人物,都是丑八怪?就没有一个好看的?”

梁辛失笑:“肯定不是靠长相,邪道上也有不少漂亮人物。”

曲青石大概理解了些,可也不太敢肯定,循着梁辛的意思问道:“你是想问,正道的修士,上到天门首领,下到普通道童,他们的行为处事,为什么都不见正气?”

梁辛点头:“就是这个意思,不见正气,还提什么正道。”

曲青石突然笑了起来:“老三,哪个告诉你,修真正道的‘正’,是正义的‘正’、是正气的‘正’?”

梁辛愣住了:“不是正气、正义,那还会是什么?”

“这个正字,是正确的‘正’,和正义正气,根本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!”曲青石的笑容不减:“你心眼里的善恶正邪,都是由自己定出的,给孤老送暖食是善、欺负漂亮寡妇是恶……可天道高高在上,俯瞰万生,哪会理会人间的正邪之分?天道不理会的事情,修士们自然也不会理会。普通人不了解修真道,所以才会会错了意思,把‘修真正道’当成了一群正义的修行之士,修真正道的本意,指的是正确的修行之路!既然是正确的修行之路,自然是向天道看齐,去理解天道对世界的影响……天道不分善恶,修士又哪来什么正邪!”

修真事,没有正义邪恶之分,更没有怜悯之心,正道修士不会把自己当做大侠,邪道人物也没兴趣无恶不作,其实说穿了,从行为处事上,大祭酒、跨两、齐青这些修士,也根本都没有什么区别,所差的也不过是他们有的和梁辛是朋友,有的和梁辛是仇人罢了!

正道为善,邪道为恶……这也只是普通人的一厢情愿,但是久而久之,早已深入人心了。

见梁辛明白了,曲青石的声音更轻松了些,继续说:“八大天门、九九归一自称正道,是觉得自己的道是正确道;不过,”说着,曲青石指了指血河屠子:“他、还有跨两等人常以妖人自居还沾沾自喜,自然也不是说自己修得道错了,只不过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场、阵营罢了。”

其实曲青石的解释,和东篱先生在‘仙祸’大课上的道理是一样的,甚至连角度都没变,就是换了个说法,梁辛自然能够理解,当下也松了口气,笑道:“这个‘正’字,你早该解释给我听,以前我还总盼着能才遇到个悲天悯人的大宗师来着……”

说完,梁辛也不再纠缠此事,抬头望向那几百名正道修士,把话题岔了开去,问二哥:“这些人怎么办?他们知道仙祸,就这么放回去有些不妥,可也不能杀了,我都答应过饶他们。”

曲青石先是面露惊愕,随即笑骂:“你出的幺蛾子,我不管,自己想办法去!”说着,闪身飘向麒麟尸体,又把它收回到须弥樟中。

曾今追随跨两参与离人谷之战的那个缠头弟子凑上来,对梁辛道:“你娃不是和阿巫锦有交情么?把这群龟儿送到草原上去,请巫士们催眠,洗了他们的记忆。”

梁辛有些踌躇:“草原巫士不喜外人,一下子送几百个修士去催眠,这动静未免也太大了些,青墨这个阿巫锦本来就做得马马虎虎,我要再给她找来这么大的麻烦,她非得被大司巫赶出门墙不可。”

那个缠头弟子对青墨印象很不错,闻言后满脸严肃,认真点头:“那咱可别再给她找麻烦,把龟儿们都杀了吧……”

血河屠子兴高采烈地跟着附和:“咱们邪道人物,出尔反尔是应该的,梁娃儿不用太当真,杀了吧,不算啥。”

梁辛摇头,不理会这伙邪魔外道,心里盘算着那数百名普通修士的去处。

血河屠子从旁边等了一会,见梁辛竟然是正经地动用心思去琢磨此事,涂满白垩的大脸上挂满了稀奇:“你这娃儿有些神经戳戳嘞?刚刚还心狠手辣,说话做事全是邪魔路子,现在又变成了阿弥陀佛的老好人?”

曲青石替梁辛回答:“老三心里有个自己的计较,待人做事,他都照着这个‘计较’来。”

血河屠子不解:“啥子计较?计较啥子么?”

曲青石应道:“具体的我也说不太好,不过我感觉着,他的‘计较’,应该是和做买卖差不多,什么事情都有个价钱,荣枯道屠了铜川,他们的价钱就是死不足惜;这伙子普通修士仗势得意,胡言乱语,本来他们的价钱也不低,但是后来死伤了一批,剩下的又杀了几个荣枯弟子,演了场好戏惹咱们开心,就抵回来了,不用死了。”

血河屠子大概明白了,琢磨了一阵之后,又追问了句:“那这个价钱,他是怎么定的?”

曲青石笑道:“又不是买米扯布,哪有个具体尺度。都是他随着心思来的,他觉得合适就成,他要觉得不划算,那就得接着算!可也就是因为他都依着自己的性子去定价钱,所以梁老三才不好惹!以前柳老大就说过他不像梁大人,倒更像干爹!”

琅琊和小活佛,前者脚步轻轻,后者落足如山,也凑上来跟着一起瞎聊,这边一下子热闹起来,单看他们那份轻松劲,又有谁能猜得到,就是这伙子人,刚刚杀了一个天门掌门,还捎带着一群长老和弟子……

只剩下梁辛自己,孤零零地站在旁边,眉头紧蹙满脸愁苦,时不时抬起眼皮,看看那群惴惴不安地正道修士们。

过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,梁辛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,琅琊实在有点看不过意了,小心翼翼的凑过来:“还没想出来那?”

琅琊把声音压得极低,生怕别人听到会让梁辛没面子似的。

梁辛不理她。

琅琊摆出一副可怜相,站在梁辛身边继续等,过了一阵子,又重复问:“还没想出来那?”

梁辛被她气乐了:“有话直说!”

琅琊嘻嘻一笑,小声开口:“我倒知道个地方,你要是暂时想不好,可以把这些人安置在那里。”

见梁辛把目光望向了自己,琅琊的眼睛都亮了:“猴儿谷里的大眼,是个好地方,那里一天抵得过外面六年,你把他们先关在里面,自己在外面慢慢想办法……对他们而言,也不过是被困上几天,对外面而言却是几十年的功夫,你做什么都不耽搁。再说三十年后浩劫东来,说不得就是一场大战,到那时仙祸恐怕也算不得什么了。”

梁辛喜道:“这个办法好的很!不过……大眼是个重要地方,事关中土气运,就把他们这样放进去恐怕不太妥当。”

琅琊早把所有的事情都替他想好了,俏生生地笑着:“把修士们弄昏,不用太长,个把月就好了,实际也就是把他们放到大眼中去睡一觉,不等他们醒来,就再把他们弄出来,什么都不受影响。”

琅琊的声音虽低,曲青石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,当即点头应道:“听起来倒没什么问题,由我来吧!”说话之间,俯身将手掌按在了地上,木灵劲力猛的一吐。

梁辛等人毫无感觉,可不远处那群修士,突然就觉得大地狠狠一颤,同时一声低沉到心脏都无法承受的闷响,从脚下轰轰炸起!

地面仿佛变成了一面巨大的铜鼓,而那些普通修士就是鼓皮上的蚂蚁,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两眼一翻,纷纷倒地,尽数被震得昏厥了过去。

修士们的修为参差不齐,可曲青石的力量却用得恰到好处,无论是一步两步的小娃还是五步大成的高人,全都沉沉昏厥,并无人受伤。

曲青石轻松施法,之后又飘身进入修士群中,来回穿梭,着实花了些功夫,确定每一个人都昏厥无疑,这才回到梁辛身边,说道:“成了,没有一个月醒不回来的,不过这个事情,得你亲自去和葫芦老爷说。”

大眼与苦乃山天猿的祖训有关,被葫芦看得极重,就连小猴子们都不许到深潭里游泳去了,要是旁人送回这么多修士进深潭,葫芦老爷肯定大发雷霆,对铜头吼上一句:把他们给我轰出去……这件事必须要梁辛亲自回去说才能办成。

梁辛琢磨了下,转头望向小活佛:“你若有暇,送我跑这个来回?”

小活佛痛快答应,此处距离苦乃山不远不近,小活佛全力赶路的话,来回用不了一天的功夫,倒不会耽搁了八月十五之会。

给修士们找好归宿之后,梁辛松了口气,暂时没急着走,而是旧话重提,问起血河屠子这一行人的来处和去向。

血河屠子说起话来絮絮叨叨,直接把事情从头讲起。

老蝙蝠带着柳亦,留在海外直接去探三宗聚首的那座小岛,跨两虽然回到了中土,但他还有些其他的事情要做,自顾自的去忙,也没有和大队汇合。缠头宗的弟子,由另一个执事琼环率领着,于不久之前启程。

血河屠子这一行人,本来也是随着大队行进的。

梁辛插口笑问:“在凶岛上我几次听跨两提过琼环,知道他们是兄妹,不过可不知道她就是缠头宗两大执事之一……那个莽撞的?”

血河屠子大点起头:“琼环姐儿,莽撞地很咯!”

缠头宗大队人马,这一趟行军横跨大洪版图,从西蛮之地启程,一直到东海之滨,再出海千里才能抵达目的地,他们算着日子,也不施法疾飞,就靠身法赶路,走得不徐不疾,琼环更是牢记自己的‘妖女’身份,一路都在惹是生非,前进路上只要附近两百里之内有正道门宗,缠头弟子是一定会去走一趟的。

邪道这些年隐形潜踪,三家都走精兵路线,缠头宗也不例外,虽然只有百多人,但绝大多数弟子,修为都在六步初阶和五步大成之间,另外还有个琼环压阵,正道上那些普通门宗远不是对手,被打得落花流水。

血河屠子看上去大大咧咧,粗野狂妄,可实际上他的心思颇有几分可取之处,从昨夜自正道修士中选命格的事情里,就能窥出些端倪。琼环一路走一路打砸抢,血河屠子害怕出事,一直在不停劝说,琼环却满脸无所谓,撇嘴道:“八月十五三宗合一,要是咱们赢了,长春天和不老宗的龟儿便都成了咱们的手下,接下来就是拼天门,还怕个正道啥子?!万一咱要是输了……老爹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咱们输就是死,缠头都死光了,还有啥子顾虑?”

听到这里琅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:“好家伙,这位琼环仙子,敢情是领着缠头高手破罐子破摔,一路摔到东海去。”

血河屠子也摇头苦笑:“琼环姐儿这道理是歪的么!一路这么闹,根本就走不到海边,就会被天门赶上来给灭掉,那还等得到八月十五之后!”

这天底下能管得住琼环的人,只有一个老蝙蝠,连跨两都不敢管她,血河屠子哪能劝得住,不过说来也蹊跷,从出发到现在,缠头弟子不停闹事,可八大天门始终不曾真正出手,偶尔有天门弟子赶来,但也不曾全力拼杀,都有惊无险,缠头弟子从容撤走。

梁辛也觉得不可思议,铜川惨祸时,天门四道远袭说到就到,来得何等迅速,足见五大三粗的应变机敏,可这次缠头弟子竟然始终‘逍遥法外’。

见梁辛有了疑惑,血河屠子立刻摆开了讨论的架势,曲青石赶忙把话题拉了回来:“总之没出什么事故,平安就好,接着说正题吧!”

梁辛略显纳闷,看了二哥一眼,遇到可疑之处不去参详,实在不想曲青石的作风。

血河屠子也不再多说废话,拉回了正题:“出来不到十天,洗劫的正道门宗快有二十家了,基本上是白天一家,晚上一家……一路上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,直到昨天晚上,咱们到了白头山附近。”

距离梁辛等人此刻所处的位置,西北方向上大约四百里左右,就是白头山了,其间也有个小门宗,就叫做白头山宗,规模小的很,弟子的修为也稀松平常,在修真道上勉勉强强,算是有他们这一号。

琅琊笑道:“不用说,白头山宗要倒霉了。”

血河屠子笑嘻嘻的点头:“蚊子腿上也有肉,咱们这些打劫的不该挑三拣四……当时已经到了子夜时分,这边的天劫已经开始了,咱们虽然惊诧竟然又有人要飞仙,可也没太当回事,琼环姐儿带着大伙杀上白头山,结果等到动手之后,越打感觉越不对劲……”

凭着缠头弟子的实力,就算是九九归一这样的大门宗,都没有太多还手的余地,可名不见经传的白头山宗,表现出来的实力竟颇为强悍,着实抵抗了一阵,特别是打到法坛重地时,甚至有初阶宗师现身,而且还不是一个。

缠头弟子吃惊之余,打得也就更卖力气了,他们有琼环压阵,还有几个像血河屠子这样,修为位于逍遥境初阶与中阶之间的高手,实力远胜对方,激斗一阵便打垮了敌人,突入总坛。

跟着,大伙都傻眼了……

白头山宗的法坛重地之中,正有六个人正结做法阵,不知在催动什么法术。

而这六个人,个个长相丑陋、头大脖细身子短,而且还都是娃娃。

这一下连听故事的梁辛都吓了一跳:“丑娃娃?不老宗?”

血河屠子无奈点头:“咱们哪知道,白头山宗表面上是个正道门派,可实际却是不老宗的暗桩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2章 明知故问 下一章:第264章 老狗心思
热门: 魂祭 无罪辩护 伏羲传奇 昆仑传说·天烬云殇 诡案罪6 新干线谋杀案 高窗 失落的秘符 走阴人 禁断的魔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