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杀一个人

上一章:第260章 枯木荣花 下一章:第262章 明知故问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梁辛可没想到会这样,失笑摇头,同时也放开了声音:“没听荣枯道的人杀上来了么?他们今天是铁了心要‘殃及无辜’了。逃不掉的,别枉费力气了。”

这些普通修士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,逃开的人也都颓然占住脚步,所有人都咬牙切齿,狠狠瞪着梁辛。

血河屠子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这个机会的,笑得得意洋洋:“你们恨他?上去打他啊?结阵相见欢啊?莫忘了,他是讲故事的,荣枯道才是抡刀子的!先前你们喊声响亮,仙长‘毁一隅而救天下’,是大慈悲,不过这份慈悲落到你们身上的时候,我看龟儿子们也拼命还手来着……”

梁辛笑呵呵地摆手,打断了血河屠子的嘲笑,望向修士们,却莫名其妙的岔开了话题:“和尚渡劫的时候,我就来了,不过没现身罢了,血河屠子也好,荣枯修士也罢,于我而言都是巧遇。”

终于,有个正道人物开口了,问梁辛:“你、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不等梁辛说话,琅琊就替他回答:“他先前根本没想过要对付你们,否则在和尚天劫时他就出手了,凭着他的本事,你们谁能活到现在?只不过你们太讨厌,又乱说话,惹恼了他!”

“你们的生死,原先他不放在心上,以后他也不会在意,让你们背上仙祸,不过是为了出口气罢了!”妖女顿了顿之后继续道:“现在他出过了气,后面么……说不定他一开心,还会给你们指条生路走,所以,你们可别再虎视眈眈地瞪着他了。”

琅琊说完,场中的修士们倒有大半都把目光挪开了,不再去怒视梁辛……谁都想活命!

人人都知道邪道不可信,但人人也都明白,因为自己知道了诸多仙祸,荣枯道一定会赶尽杀绝;可这群妖人却全没有这个顾虑,也的确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,琅琊的话句句在理,说不定真就会有条活路可走。

梁辛笑着看了琅琊一眼:“都被你猜到了?”

琅琊还以笑容:“你的性子,我多少了解一些。剩下的事情我可就猜不准了,你自己说吧!”

梁辛哈哈一笑,转回头望向修士们:“今天这一战,荣枯道必败无疑。有一个算一个,谁也回不去!”普通修士们神情各异,有的面露不信,只道梁辛在说大话;有人略显欣喜,心里恨极了荣枯道,听到他们活不了,难免开心;更多的人则神情黯淡,正邪两道上,两伙顶尖的人物待会就要大打出手,可无论他们胜负如何,自己的性命都是要丢掉的……

十步芳草人人皱眉,桑榆却已经恢复了常态,同门将至胜算大增,他又哪能被梁辛的大话吓跑,淡然笑道:“荣枯道历经大劫,征战千年却仍屹立不倒,就连魔君谢甲儿都奈何不了我们,邪不胜正,是亘古不变的道理,须知,天道难违!”

梁辛根本不去理会桑榆,径自望向那数百名修士:“想死的我不管,不想死的,就帮我做一件事!”说着,他顿了片刻,见修士们人人望向自己,才继续道:“帮我杀一个人!”

修士们均默不作声,就算想问,也没人回傻乎乎的去开口,这个时候自然有琅琊搭腔:“你让他们杀谁?”

梁辛无所谓地笑道:“这里有十一个荣枯道士,随便杀掉哪个都成,只要你们杀一人,我对魔君将岸之灵立誓,饶你们、救你们!你们谁都不用死!”

正道修士们脸上刚刚升起的那份希望,立刻又黯淡了下去,场中那十一个荣枯高手,一个是六步大成,另外十个结阵‘寸草春晖’,又岂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。

桑榆冷晒:“这就是先生的算计么?要和这些普通修士联手,对付荣枯道?”

梁辛终于不耐烦了,皱眉望向桑榆:“你糊涂么?你我之战,他们插得上手么?我拉拢他们有用么?”说着,梁辛换了副轻松语气:“你们荣枯道是‘大恶’,这群修士是‘小恶’,我就是想看‘小恶’去杀‘大恶’,这番情形,一定有趣地紧!”

这个时候,血河屠子把声音压得极低,对琅琊道:“我以前听说,梁……他是个厚道孩子,怎么会这么邪?”说完后他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比我还邪!”

琅琊摇摇头,没说什么……

桑榆对着梁辛冷笑开口:“邪魔心思,我懒得去揣度,你要怂恿他们也无妨,老道拭目以待,看这群乌合之众,如何才能杀掉一位荣枯弟子!不过……”说着,桑榆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们可得快一点了,时间不多!”

三个方向上,荣枯道的援兵不停发出长啸,彼此呼应着迅速靠近,现在长啸声已经不远了。

梁辛笑而点头,对桑榆道:“多谢提醒!”跟着双手一分,七片金鳞再度现身,围住他上下翻飞,抖出一派妖魔气势,他转头望向大群的普通修士:“现在我要去冲十个小道士的法阵,刚才我说的话总是算数的,其他的,你们就自己掂量吧!”说完猛的长啸一声,纵身扑向敌阵!

金光绽裂,梁辛势若疯魔!而他一动,半空里的墨剑也引声长啸,遁化一道死气沉沉的黑色豪光,怒斩桑榆……

荣枯弟子也毫不示弱,桑榆唤起枯木荣花,再与墨剑战成一团;十步芳草错动身形,催动阵法迎向了梁辛。

混战再起,巨力层层跌宕,轰鸣声响彻天地!

那些普通修士神情复杂,不少人都唤出了法宝,显然想听梁辛的话,赌上这一次,可那两团恶战对他们而言,无疑是虫豸仰望狮虎扑击,就算想帮忙也根本没有插手的机会……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阴测测的声音,犹如一道细细的银线,流入他们的耳中:“相见欢,结阵待击!”

众人都是一惊,随即才反应过来,竟然还有人隐藏在侧,惊诧之下,眼前的生机似乎也更明显了些,略略犹豫片刻,几个师徒同来的小门宗率先动了起来,一动皆动,其他人也纷纷转动身形,转眼结成相见欢。

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再度开口:“想活命,便听我号令出手!”随即,声音沉默了,而墨剑的攻势却陡然猛烈了起来,剑意决绝,一击又一击重若山岳,死死压住枯木荣花,更把桑榆老道逼得连连后退。

另一个战团中的梁辛,已经把身法发挥到极限,一道道残影在无数涟漪的裹杂中,围住敌人的法阵层层打转。

十步芳草施展法阵,攻势犀利之处比着梁辛有过而无不及,木行灵元幻化诸般大神通,与敌人对攻不休,声势惊人,如果不是梁辛身法了得,此刻恐怕就已经输了。

梁辛好像打得着急了,片刻后见攻不进去,再度扬声大吼:“散散散!”金风再起,千万片细碎金鳞向着敌人喷涌而去。

十步芳草见到梁辛又散金鳞,不敢有分毫的怠慢,阵型陡然收缩,同时乙木神盾跃空而出,硬抗金鳞猛击……

就在梁辛泼散金鳞的同一个瞬间里,正与墨剑激战的桑榆老道突然发出了一串声嘶力竭的惊叫!

老道的惊呼里充满了恐惧与惊愕,连他的瞳孔也陡然撑开,老脸上满满都是惊惶与震骇,他明明白白的看到,一头身长数十丈的大兽麒麟,突然破碎虚空,恶狠狠的向着自己扑了下来!

战力卓越的乡下青年、爆碎金风的古怪法宝、惊天一击的墨色飞剑,本来笃定必胜的一战里,接连跳出一桩又一桩惊人的意外,早已让桑榆的神经绷得紧而又紧,心里更是加了一万个小心,可他做梦也想不到,现在竟然又跳出来一只大麒麟。

桑榆老道真觉得自己快要疯了……眼看着那头麒麟势若奔雷般扑过来,脑子里彻底乱成了一团,完全是本能的向后暴退,心中却无端端的升起了一个古怪的念头:这头麒麟,为啥、为啥他妈的闭着眼睛?

麒麟与桑榆一追一退时,梁辛的全力一击正与乙木神盾对撞在一起,轰然大响、气浪翻卷!半空里的墨剑并未去追击桑榆,而是剑锋一转,荡漾起万钧之力来猛轰十步芳草的法阵。

梁辛的重击刚散,墨剑又继踵而至,十步芳草应变极快,手印一翻再度凝化阵意,又唤出一盏乙木盾,随即爆裂声炸起,又是势均力敌的一次猛撞,神盾散碎不见,而墨剑的攻势也随之消散。

不过接连两道毫无花俏的巨力对夯,也还是把十步芳草震得气血翻涌,身形变化稍稍慢了一隙,让‘寸草春晖’露出了一丝几乎细不可查的破绽。

这时候,那数百名结阵相见欢正凝力待发的修士们,突然又听到那个阴测测的声音传令:“十步芳草,动手吧!”

话音落处,正道修士们想也不想,齐齐爆发出一声嘶吼,全力发动大阵,这个刹那中,生死不吝,就算一会还得死,至少老子也还手过。

巨力卷扬而起,裹挟着数百修士的同心一击,轰轰烈烈奔向十步芳草,相见欢!

八大天门共同研创这道阵法,其中荣枯道也出了大力,他们可做梦也想不到,有朝一日这个阵法竟然会打向自己。

普通修士的相见欢,唤起的力道与秦孑、跨两这些好手的全力一击相若,虽然猛烈异常,但是要想击毁寸草春晖却还差得远。

十步芳草并不惊慌,虽然现在阵法出现了破绽,可他们完全有把握在‘相见欢’到达前,将那丝破绽弥补……

就在他们同时晃动身形,要再踏阵位的时候,突然一道清风悄无声息掠入阵中,风中似乎还掺杂着一丝槐花香气。

清风一闪即灭,仿佛根本就不曾飘拂过,‘相见欢’已到眼前,十步芳草顾不得多想什么,各自踏住阵位,同时翻转手印,而一个瞬间里,这些道士们全都大惊失色,他们明明催动手诀,但却唤不起法阵的力量!

直到此刻他们才愕然发现,那阵槐花香风过后,他们……丢了一个人。

十步芳草,只剩九个人了,再怎么翻弄手诀,也休想再重列‘寸草春晖’!

旋即,相见欢杀到!

如果没有‘寸草春晖’,十步芳草中任意两三个人并肩迎敌,都能扛得住相见欢一击,就算其中一人独自面对,至少还有机会逃。

可十步芳草正在列阵,双脚牢牢的踏在了阵位上,所有的真元都输送给法阵,阵法没能启动……这就等若他们站在原地,甚至连护身真元都没有,就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去撞相见欢!

轰然巨响,血肉飞花!十步芳草中有三人都被相见欢击中,整个身体立刻被巨力炸了个纷纷碎碎……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。

十步芳草‘丢’了一个,死了三个,剩下的六个人心智被夺,愣愣站在原地,双手僵硬的捏着手印……他们的掌门桑榆仍在飞退中,而他身前的那头大兽麒麟似乎后力不及,很莫名其妙的摔倒了地上,激起一大片泥沙。

桑榆也终于回过神来,明白这头麒麟为啥会闭着眼睛,它是死的!

数百修士合力一击,竟真的杀了三个荣枯道士,他们却不敢松一口气,心中忐忑着,谁也不知那几个妖人会不会履行诺言,仍结阵不散……

那个阴测测的声音再度响起,带了几分笑意:“杀了三个,还不错!”这次不再是传音入密,而是直接放开了声音,让所有人都能够听到,跟着曲青石扯掉结界,自半空里现身,手中还拎着一个‘十步芳草’,那人的脑袋软绵绵的搭在胸前,显然被扭断了脖子,活不成了。

接踵变化,兔起鹘落,到了现在终于烟尘尽散,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,却让此处显得更寂静了。

莫说参与此战的众人,就连一旁观战的琅琊,俏脸上都没了血色,好容易呼出了一口浊气,让心情平复了些,侧头望向血河屠子:“你知道梁磨刀,当知道他们是三兄弟结拜,除了柳老大、梁老三之外,还有个曲老二。”

血河屠子愣愣点头,指了指曲青石:“他、他就是曲青石?一直藏在旁边?”

琅琊与有荣焉,得意而笑,见血河屠子犹自满脸迷糊,干脆一股脑给他解释道:“曲二哥不光有墨剑,还有一具麒麟尸体。刚刚恶战中,他扔出麒麟逼退、不,是吓退了老道士,跟着发动墨剑重击,紧随梁磨刀之后,猛砸小道士的法阵……”

血河屠子也不傻,至少那两个算命的说他不是傻子,经琅琊略一提点也就想通了事情的经过,接口道:“小杂毛的阵法被先后两道重击,显出了破绽,曲娃儿号令相见欢出手,他自己则带动结界一起发动身法,抢在十步芳草重新列阵之前,侵入阵法掳走一人,阵法没了,小杂毛们还纳闷的时候,就被相见欢给砸了!哈哈,曲娃儿,硬是要得,这份时机抓的好!”

血河屠子和琅琊你一句我一句,把发生在瞬间里的连串事情变化一一理清,剩下的六个芳草则回到了掌门身边,桑榆脸色铁青,却并不急着逃走,而是死死盯着敌人。

梁辛既不去看普通修士,也不理会桑榆老道,而是望向曲青石问道:“你出手救这些正道人物?不像你的性子么。”

曲青石把尸体随手扔还给桑榆,同时反问梁辛:“一是杀光这些正道修士,二是看一场‘小恶’杀‘大恶’的戏码,哪个让你更开心?”

梁辛乐了:“还是小恶杀大恶来得更有趣些。”

“所以我才帮了他们一把!”曲青石拍了拍他的肩膀,也笑道:“先前不是说过,你想怎样都成,我听你的!”

说完,曲青石转过头望向大群的修士,脸上又恢复了阴冷:“放心,我家老三以老魔君之灵立誓,言出无悔,你们都能活,不过现在还不能走,都留在原地,莫妄动。”

听着曲青石的语气,看着曲青石的表情,梁辛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,先是笑了下,随即又板起脸孔,学着二哥那副半死不活的阴戾神情,有气无力地开口:“七杀:妄言惑众杀,怠工脱逃杀,争拳斗狠杀,夜游梦走杀,抢饭藏食杀,胆小啼哭杀,装聋扮哑杀!总之,让你们做甚便做甚,除此之外,你们另外干什么,都必死无疑。”

一群修士面面相觑,心惊胆颤之余更激起了一头雾水,尤其‘抢饭藏食’,有五步高手琢磨着自己这都多少年不吃东西了……

别人听不懂他的胡话,梁辛和曲青石却相视而笑,满心欢畅!

笑过之后,梁辛好像才把一旁的荣枯道人想起来,有些纳闷的望向桑榆:“你家的援兵呢?该到了吧?”

桑榆笑了:“五里之遥,须臾即至!届时,荣枯道还有几道阵法,要领教两位的金鳞与墨剑。”说着,他陡然纵声断喝:“荣枯弟子,结阵现身!”

话音落处,一连串应和声响起,荣枯道援兵已近,除了饱蕴真元的长啸之外,衣袂破空声也清晰可闻了,而就在此刻,一阵雷霆般的大吼,突兀的传入众人耳中:“今天杀人,不用慈悲!”

梁辛吓了一跳,随即眉花眼笑:“好家伙,他又回来了……”,旋即他也放开声音,大声笑问:“你喊打喊杀,忘记我佛慈悲了么?”

“我慈悲,佛才慈悲,所以我佛慈悲;我不慈悲,佛不慈悲,我佛便不用慈悲了!”雷霆般的声音,断喝回答。说完后还有些意犹未尽,又大吼强调:“今天只杀老道,不讲慈悲!!”

吼声响起,妖威浩荡,一尊大佛从天而降!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60章 枯木荣花 下一章:第262章 明知故问
热门: 清洁女工之死 和平饭店 人民的主张:1789~1814法国革命史 七宗罪10:雨夜屠夫 包青天:沧浪濯缨 沉睡的人面狮身 七宗罪6:八棺尸场 玉岭的叹息 迷人的山顶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