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死不足惜

上一章:第258章 请神大咒 下一章:第260章 枯木荣花

亲,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.guichuideng1.com打开就能访问,非常方便,记得收藏哦。

桑榆引剑激射梁辛!

梁辛的应变何其迅速,桑榆的飞剑刚动,在他周身突然荡起一串涟漪,一个小小的星阵里,附近数十名正道修士全被兜上了半空,正挡住两柄飞剑的线路。

桑榆眉头微皱,他心疼的,不是这几十个普通修士的性命,而是自己刚刚扮了半晌得道高人的辛苦,何况这些人的性命也换不来什么先机……就这么一犹豫的刹那,梁辛已经抽身退出修士阵中,避开了他这一击所笼罩的范围。

桑榆也就此收剑,顺便还一挥大袖,帮那些正道修士稳住身形。

梁辛这边急冲的势子却毫不停顿,跃到血河屠子等人身前,将缠头弟子尽数护在身后,旋即身边近百枚涟漪跌宕而起,弹指间凝化巨力,正和十步芳草砸过来的神通碰在一起!

只听一声浩荡轰鸣,诸般巨力狠狠撞到了一起,裹杂着尘土、残枝碎叶的气浪转眼席卷四周……

十步芳草的修为,比着普通的天门长老稍逊一筹,但也基本都站住了六步中阶境内,虽然不是结阵而击,但这十股力道也着实惊人。梁辛未动用阴沉木耳,只以星魂星阵御敌,这一下险些吃了大亏,被震得连连后退,身形不停晃动施展身法卸掉巨力,倒飞出去十余丈才总算站稳脚跟。

正道修士们原本把突然出现的梁辛当做极可怕的高手,可一看梁辛对上十步芳草之后立刻就‘瘪’了下去,众人心中同时松了口气,只道荣枯道仍大局在握,小妖的修为就算了不起,也只有送死的份。

仍躲在结界之内的曲青石却笑得满脸轻松,他当然知道梁辛的底细,青鳞无形,金鳞万刃,梁辛不舍得亮法宝,是憋着坏呢……

兔起鹘落,从梁辛现身,到最后荡漾星阵与十步芳草硬碰硬的一击,前后也不过几句话的功夫,等到烟尘散尽,场内安静了许多,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梁辛。

只有马三姑娘,粗声大气地欢呼一声,好像一座大山似的,向着梁辛奔过来。

梁辛忙不迭向旁边闪开两步,现身时的大宗师气度转眼变成了狼狈不堪……

桑榆自半空里落回到了地面上,挥手拦住正欲结阵再斗的十步芳草,对梁辛摇头轻叹:“阁下就隐身在侧,老道却懵然无知,这天下,太多的惊艳人物了!请问先生,怎生称呼?”

差不多两年前,梁辛曾经在三堂会审时登台露面,天下修士中又不少人都见过他,不过因为小眼的‘六十年’修炼,现在的梁辛已经从当初的青涩少年,变成了个敦厚青年,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不少,不知底细的人见了他,也不会再把他当成当初大洪台上的那个娃娃差官。

梁辛第一次被人称作‘先生’,一时还有些不太适应,不等他回答,马三姑娘就如雷断喝:“他就是日馋大当家!”

血河屠子随口答腔:“你男人?”

肥壮婆娘,偏偏要扮做小兔儿般乖巧,有些怯生生地瞄着梁辛的脸色,试探着点点头,不过那份气势么,还是睥睨天下威震四野……

血河屠子嘀咕了句:“这么好的男人,可惜了……”

马三姑娘只道没听见,回头对血河屠子说:“现在你不用死了,要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。”

血河屠子哈哈怪笑:“只要荣枯道的杂毛不捣乱,刚才骂你的那些龟儿子,老子抽死他们!”

梁辛笑得挺厚道,对着血河屠子和琅琊道:“这群正道修士算是够倒霉了,我就是不喜欢他们对荣枯道那副卑躬屈膝的奴才相,惩戒下算了,再说得罪咱的也不是他们。”

正道修士们惊魂稍定,离烈当先喝骂出口:“小妖狂妄,荣枯道仙长在此,又岂容你放肆,若有自知之名,伏地祈恕,荣枯仙长慈悲,或许饶你狗命!”

他一开口,有的是人随声附和,梁辛不禁摇头失笑:“有人撑腰,架势果然不一样了。”

这时候,以前跟随跨两、在离人谷见过梁辛的那个缠头弟子,已经把梁辛的身份告知了同伴,血河屠子早就听说过他,此刻把涂满白垩的大脸笑得全是皱纹,显得无比狰狞,走上来用力拍了拍梁辛的肩膀。

梁辛也笑着和一众缠头弟子打过招呼,随即转回头,全不去理会离烈等人的喝骂,举目望向了桑榆:“荣枯道宗的柳暗花溟,了不起的很。”

桑榆何其精明,听梁辛的语气就猜到了个大概:“怎么,敝宗的柳暗花溟,曾伤及先生么?最近四百年里,荣枯道宗曾七次调用柳暗花溟,除了最后一次是误会、早已与离人谷的师兄澄清。其余六次,均为除魔之举,天下同道共鉴。先生若被柳暗花溟伤到,那便只有一个原因了……阁下,是邪道人物!”

梁辛开口正想说话,忽然好想察觉到什么,微微皱了下眉头,伸手在自己的须弥樟位置轻轻一抚,随即抬头望向曲青石结界的方向,动了动嘴唇。

马三姑娘见他神情有异,立刻关心道:“怎了?”

梁辛笑着摇了摇头:“不是啥大事,没啥了不起的。”他的须弥樟,算是离人谷弟子的身份象征,时时刻刻都带着离人谷的气息,当初在镇山初遇桑皮老道的时候,对方一下子就认出了他。后来梁辛再见秦孑的时候,请大祭酒施法,抹掉了须弥樟透出的气息,免得将来有事连累秦孑。

梁辛抬头,再度望向桑榆:“和我是正是邪没关系,我有一番心血,还有无数熟人,都毁在柳暗花溟之下,这些人都是些平凡人、普通人,他们死的惨,我有些想不通,便想找你要个说法。”

桑榆老道气定神闲,全没有要动手的意思,甚至又退后了两步:“先生的意思,老道大概有些明白,你在怪我们……殃及无辜?除魔卫道,难免牵涉无辜,这样的事情,谁都不想,可谁也没办法,先生把这笔账全算到我们头上,未免有失公允。”

梁辛挑了下眉毛:“有失公允?这又怎么说?”

桑榆微笑道:“一来,妖人躲在繁华市集不肯出来,柳暗花溟砸下去将那一片尽数毁掉,是我们荣枯道杀了人,此事不假;可妖人的心思里,不也一样要带着周遭人一起陪葬?这件事,大伙都有份,你只怪我们,自然不公平!”

说到这里,桑榆顿了顿,突然提高了声音,气贯中元:“二来,邪道为虐天下,若要让他们得势整个中土都会遭殃,为了击杀妖人而伤及无辜,虽不得已,却是毁一隅而救天下!”

老道的断喝浩浩荡荡,响彻四野,却掩不住梁辛那份不算高亢,却足够扎实、沉稳的声音:“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,不过……荣枯道的功法修炼起来,很伤脑子么?”

刚刚被他砸得鼻青脸肿的正道修士们立刻又群起攻之……用嘴。

一时间叱喝怒骂之大起,骂梁辛逞口舌之利的有之,骂妖人假仁假义的有之,骂梁辛和马三姑娘狗男女的也有不少。

血河屠子立刻还嘴怒骂,马三姑娘却眉花眼笑,满脸欢喜,对梁辛低声道:“他们把咱俩骂到一起了……”

梁辛不理胖大婆娘,径自望向桑榆,语气轻松继续说道:“我是在恨荣枯道滥用神通,杀伤了我的无辜亲友,你却跟我扯天下?我没想着要为天下出头,只想帮朋友报仇。”

桑榆笑了起来:“如此一来便更简单了,妖人的朋友,那也是邪魔外道了,被我们杀了有什么不妥么?倒是你冒死跳出来,要和我们辩理,实在让老道有些纳闷来着。”

梁辛不胜烦扰,摇头苦笑:“我都说过,他们是平凡人,不是修士,更不是邪魔外道……荣枯道的功法必定是伤脑子的,修为越高人就越傻,怎么说也说不明白了。”

梁辛只要一笑话荣枯道宗,马上就会有正道弟子扬声喝骂,这次也不例外,离烈干脆对着桑榆深施一礼,慷慨道:“请荣枯道仙长使出神仙手段,诛杀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妖人!”

桑榆还没回答他,梁辛就遥遥对着离烈说道:“你这人讨厌地很,桑榆老道耐着性子陪我闲聊,就是因为吃不准我们缠……那个不老宗在此间的实力!他老人家觉得,凭我这点道行,敢贸然现身,必然有所依仗,为了稳妥起见,他已悄然唤请援兵,想来,这附近还有荣枯道的弟子吧!人家想等援兵到了再打,你离烈却一个劲地催促着他们赶快动手,你说,你讨厌不讨厌?”

说完,梁辛目光一转,望向桑榆:“我好奇得很,荣枯道出动重兵,来这附近搜索,又是为了找什么?”

桑榆却微笑摇头,所答非所问:“先生看事情倒是透彻地很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梁辛就笑了起来:“是这么回事,我这里有个铃铛,刚才突然铃铛猛震不休,吓了我一跳!”说着手诀一引,自须弥樟之内取出了一只模样精巧的木铃铛。

这枚铃铛,还是他上次大闹乾山,背着重伤的荣枯桑皮去追木生息、桑皮在跳入独木井之前塞给他的。

自那之后,梁辛就一直把铃铛收在自己的须弥樟之内,铃铛从来不曾响起过,日子久了梁辛几乎都把它忘了,刚才这只铃铛突然摇动了起来。

凭着梁辛的心思,马上就猜到了,是桑榆或者十步芳草在唤请同门过来接应,不料却也带动了他手里的这枚铃铛。

终于碰到了铜川惨祸的真凶,梁辛今天要做大事,他只怕待会打起来的动静太小,又怎么会怕荣枯道再有弟子过来,不过稳妥起见,刚刚铃铛响起时,他已经用比划着口型,把这事告诉了曲青石。

小白脸青衣出身,会读唇,一眼就看懂了梁辛的话。

桑榆哪想到梁辛手里竟然有自家弟子传讯用的法宝,而且还是长老配发的高级货,一时间有些发愣。

离烈却犹自嘴硬着,冷笑道:“荣枯仙长想要击杀你这小妖易如反掌,他老人家召集弟子,是为了将你们藏在暗处的同党一网打尽!你们这伙妖人,从师祖到徒孙,只要在这附近的,便难逃天道!”

离烈强辩,但死死扣中对荣枯道的恭维,还是赢了个满堂彩,身后同道们大笑喝骂,离烈声音更涨:“别说区区一个不老宗,有天门前辈在此,今天就算那个谢甲儿复生,那个将岸重活,也只有望风而逃的份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梁辛突然开口打断了他:“离烈,我问你,刚刚我说的,荣枯道宗伤及无辜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

离烈冷晒:“为杀妖人,有些损伤也在所难免,仙长为救天下而不得弃小节,仍是大慈悲!”

梁辛又望向离烈身后的大群修士:“你们怎么说?”

正道修士中自然又是扬起了一片斥骂之声。

梁辛的表情忽然轻松了许多,对着离烈点点头:“回答得很好,待会要记住你刚说过的话。”

离烈森然冷笑:“临死还想着要报复,妖人性子,死不悔改!”

血河屠子眉头大皱,低声嘀咕:“龟儿子嚣张的很,梁小娃说的那么多,总不肯动手,搞个抓子么?!”

话刚说完,身旁突然响起了一个清脆动听的声音:“梁辛翻脸了,你就等着瞧吧!”

语气清淡,声音灵动却陌生,血河屠子有些纳闷,侧头一看当即吓了一跳,失声问道:“你娃是哪个?”

本应是马三姑娘的位置上,原先的肥壮婆娘已经消失不见,换成了一个轻灵俏丽的赤足少女,像山溪中的妖精,更像长草间的精灵!

不知何时,琅琊截掉了马三姑娘的脸,又变回了本来模样,对着血河屠子盈盈一笑:“不久前还对你说过,我若洗把脸,还是有几分姿色的。”

换脸之术神奇,血河屠子可从没想到马三姑娘竟是个如此美貌的少女,张大了嘴巴愣了半晌,才总算明白了怎么回事,吐出了一口闷气问道:“换来换去,不嫌麻烦咯!”

琅琊轻轻蹙起了眉头:“那些傻子提了不该提的人,害死了自己不算,还惹他不高兴,我换回自己的模样,他看了或许会开心些。”

说着,琅琊踏上一步,和梁辛并肩而立,又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,轻轻握了下梁辛的手,展颜而笑:“其实他们也没说什么,一会把他们都杀了便是,你莫郁郁。”

梁辛也笑了下:“他们态度不好,提到他老人家的时候,都满脸不屑,我看着腻歪。”

这个时候,一直在凝神打量他手中木铃铛的桑榆老道又复开口:“你这只铃铛,你从何处得来?”

琅琊笑语妍妍,替梁辛回答:“你回去问问你家长老,看谁丢了木铃铛呗?”

梁辛翻手把铃铛收起来,微笑接口:“或者,你回家数数看,是不是丢了个长老?”

桑榆的眸子蓦地漾出一抹精光:“你是说,这枚铃铛是桑皮的?桑皮现在何处,他的铃铛又怎么会在你的手中,”说到这里,桑榆老道舌绽春雷,倏然断喝:“如实讲来!”

“想听实话?好,我便给你说些实话!”说着梁辛突然放声大笑,七蛊星魂疯狂运转,托着他的声音直上九霄,有如雷霆咆哮绽裂苍穹!

“海陵黄渤郎,以身养剑三十几年,大功告成之日遭人袭杀,灵剑失踪。杀人的是万剑宗掌门,灵剑现在就被万剑宗当做护山大阵的中枢,如果不信,带着黄渤郎的尸骨去万剑宗的山门,灵剑会有反应。”

“千丘道太上护法,酿了一壶厚土琼,当夜四护法惨死,酒丢了。喝了这个酒会在脚心处留下三道枯黄的印记,望空山的修士,脚下就有这些印记。”

“大道堂掌门闭关十年,参悟神通,结果死在结界之内,杀人的凶手是……”

又见仙祸!

梁辛越笑越癫狂,将他所知的仙祸再度讲了出来,刚刚说了几桩,桑榆老道的神情就变了模样!

在讲到十余桩‘仙祸’时,梁辛突然收敛笑声,话锋一转,暂时不再提那些修真案子,而是指点犹自凝神倾听悬案的离烈等人:“荣枯道动用柳暗花溟摧毁铜川,就是因为有人讲出了这些仙祸,要知道那一场灾祸中,死的不止是凡人,还有大批正道修士,论身份,他们不比你们低;论修为,他们不比你们差,可也还是被天门灭了口!我本想放你们一马,你们却非得要我教给你们,这个‘死’字究竟该怎么写!刚刚大放厥词,言犹在耳,现在可千千万万别后悔!”

直到此刻,离烈才算明白了,梁辛为什么要说出这些悬案!

大笑声再起,梁辛继续把他所记得的仙祸,一桩一桩数出来!

琅琊也应和着梁辛的大笑,脆声笑道:“修真道乱不得,荣枯道的仙长这便要杀人灭口了,不,不是杀人灭口,而是要‘殃及无辜’了,诸位无辜,无辜!”

血河屠子哪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,怪腔怪调跟着开口:“仙长杀你们是为了救天下,是大慈悲心,诸位死得其所,大有荣光,等一会可要记得别还手!”

一群正道修士脸色苍白,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了一团,离烈仍咬着牙,勉强喝骂:“小妖信口胡言,挑拨离间,荣枯道仙长心智通天……”

不等他的话说完,琅琊就大笑点头:“不错,荣枯仙长心智通天,自能便知真伪!”跟着,小妖女扬起了尖俏的下颌,挑衅似的望向桑榆:“老道,你敢不敢说一句:‘荣枯道要对付妖人,请诸位同道就此散去吧!’要是不敢,就赶紧动手吧!”

而此刻,桑榆老道也终于开口断喝:“杀了!”

推荐热门小说搬山,本站提供搬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,如果您觉得搬山这本书不错的话,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.guichuideng1.com
上一章:第258章 请神大咒 下一章:第260章 枯木荣花
热门: 九州·飘零书·商博良 蔷薇犯罪事件 易中天中华史:隋唐定局 致命谎言 穿越宁采臣 龙虎风云 沉睡的森林 大唐乘风录 我在新郑当守陵人2·府库龙骨 电子之星:池袋西口公园4